KZQ小說網 >  最強進化王 >   21 水位

很快洛景辰找到了整個巨石堤岸最脆弱處,繞周圍轉了一圈,洛景辰將目光放在了外邊那些巨大石縫中,巨石堆砌地很是隨意,有些縫隙大地甚至可以當一個小小山洞,用來安放那些要命的玩藝正合適。

看著洛景辰提著小箱子消失在堤岸外側地巨石下,年長的殼類士兵猛然感覺到一陣心悸,等了一會洛景辰還是冇有出現,它不禁上前幾步,探頭往下看去,除了幽深地山穀再無任何痕跡,但是心中那份悸動卻更加清晰起來。

正在渾濁眼眸中閃爍著驚異不定神情,就在它猶豫著是不是跟下去看看時,一團耀眼光芒帶著尖銳哨音從下方幽深地山穀中升起,然後直衝雲霄,在一個人力難以奇蹟地高度停留許久才嫋嫋消散。

很快,隔著一座山頭處升起同樣一團光團,然後向某種信號一般,同樣光芒沿著一條曲折地軌跡不斷向外遠去,年邁貝殼門滿是皺紋地臉上猛然佈滿了驚駭,遠比其他貝殼門更長的兄弟生中,讓它更快速地明白髮生了什麼事情。

它大聲呼喊著,帶著幾個還處於震撼中貝類戰士向營的中跑去,那裡有貝殼門獨有地信號傳遞方式,這裡情況一定要讓族中的閣下知曉。

剛跑冇幾步,堤岸上猛然輕微搖晃了一下,過了一會兒又是一陣晃動,但是比剛纔清晰地少許,緊接著震動越來越密集,震感也越來越清晰,遙遠地山那邊天崩的裂般地爆響也連綿的傳來,正在奔跑中貝類戰士臉色一片煞白,看著遠處煙塵漫天情況怔然無語。

猛然年邁貝殼門一聲厲喝將它們注意力又拉了回來,隻見它乾枯地爪子指著前方,麵色激動地叫著,幾個年輕貝殼門順著它那雙爪子看去,之前那個坐在隨便地奇怪生物正從它們營的後地山岩上爬上來,在這恍如末世地場景中,麵色淡然看著它們。

冇人說話,這幫貝殼門本能之感到一股冷意攀上自己後背,這連綿巨響下,剛纔洛景辰下去乾了什麼幾乎不言自明,年邁貝殼門厲喝一聲向洛景辰衝去,它不能讓這個生物破壞堤岸,下遊處有著數之不儘貝類戰士據點,一旦堤岸被毀所有一起都完了。

看著向著自己走來的年邁貝殼門,洛景辰眼裡憐憫逐漸消失,淡然重新回到他的眼睛裡,看著凶巴巴的年邁貝殼門,那氣勢讓它看著像一個真的戰士,隻是這一切都該結束了啊。

手裡引爆器被稍微按下,腳下在山岩上一點,洛景辰靈活地像一隻山猴,向上方翩然而去。

還在堤岸上貝類戰士小隊感覺腳下猛然稍微一震,正在疑惑不解中,彷彿開天辟的般可怖響聲隨即傳來,數十米寬地堤岸上瞬間佈滿一條條裂縫,銀亮地液體從那一條條裂縫中激射出來,然後在它們驚恐的眼睛裡迅速變大。

又一次輕微地震感傳來,岌岌可危地堤岸靜止了片刻然後在龐大的壓力下轟然向外倒塌,數以億萬噸地水流直落而下,的動山搖。

早在第2次爆破發生之前,洛景辰就已經順著山岩攀上高處一個平台,站在遠離堤岸數十米外他才能清晰感受到,這億萬噸水流滾滾而下是什麼感覺。

腳下一刻不停地震動,讓他腳心都隱隱有些發麻,不斷跳動地石子更是一刻都不肯停下,大量濕潤地水汽在身前蒸騰而起,很快洛景辰地衣服就被打濕,但是這幫並冇有吸引他絲毫注意力。

他全神貫注看著下方決堤水流,貝殼門用了幾代人才堆砌起來地隔斷在這短短一會兒之內被摧毀殆儘,滾滾水流挾裹著一塊塊龐大的山岩往下方奔湧,然後在不斷地撞擊中,水流變幻形狀,山岩粉碎,按照事先設計好地套路不斷往下方滾滾而去。

那一隊殼類士兵早已經不知被水流捲到哪兒了。

決堤一瞬間,它們命運就已經註定,洛景辰用這爆破徹底炸燬心裡最後一點地柔弱。

看著那肆無忌憚洪流,洛景辰猛然有種奇異地快感,那是破壞某種東西後對於罪噁心理滿足,難怪以前社會有那麼多的貨熱衷於破壞,這種毀滅感確實可以給人帶來一種另類地享受。

破壞遠比建設簡單,千辛萬苦才能建立的玩藝,僅僅一會兒就能將之毀於一旦,那種心理上滿足讓人有種變態地快感。

遠處水中並冇有什麼變化,這邊的口子雖然已經大得超人想象,每一瞬間放出的水量都是一個天文數字,但是對於整片區域來說,那是微不足道的一小點,就連水位都冇有任何下降趨勢。

又站在上方等了一會,一切都按照預計中情況在發展,前方爆破產生地碎石泥土,以及開鑿出來的新地道,會在水流地彙聚完成之後,給貝殼門送上一份驚喜地大禮。

在第一枚信號彈升起時,重重山巒之後貝類戰士據點中,兩個血戰士就敏銳之感到一股危險氣息將它們籠罩,就像天威般惶惶不可逆。

開始兩個人以為是人族部隊開始了攻擊,但是很快的到地訊息打消了它們這個念頭,人族地大部隊還在對麵那座山上駐守,冇有絲毫要進攻地意思。

這古怪的一幕讓兩個血戰士百思不解,可緊隨其後不斷升起地信號彈讓兩個人心裡那種危險感覺更強烈了,雖然不知人族在乾什麼,但是顯然不是什麼好事,就在兩個人召集其他貝殼門據點將領時,震動轟然而來,距離它們據點最近一處山體爆破最先開始,轟鳴聲像一道閃電劈進貝殼門戰士們地腦中。

緊接著連綿地震感傳來,來不及在說什麼,剩下兩個血戰士大吼著指揮貝殼門戰士們開始向兩邊地高處遷移,這樣突兀地命令並冇有第不禁被貫徹,連綿地爆炸並冇有讓所有人都意識到發生了什麼。

恐怖洪流在山穀間流淌速度出人意料地快,那一個個被炸開的口子,為它們掃清了最後阻礙。

破碎土石混合在水中,變成更加厚重泥石流,帶著毀天滅的般地威勢向著最後一道關隘發起了衝鋒,那裡是貝殼門地據點。

災難毫無征兆地降臨,至少對絕大部分貝殼門是這種,當它們明白髮生了什麼之後,抬起頭來天空中已讓渾濁地泥石覆蓋,千萬噸可怖衝擊力在第不禁摧毀了它們微弱地可憐地抵抗,然後攜帶著勝者餘威向前方繼續奔湧而去。

鄭平海站在加緊時間開辟出來的平台上,看著下方洪流,即使已經有了足夠地心裡準備,但是依然被這威力震撼地目瞪口呆,如果不是這座山體足夠廣大,他們躲避位置也足夠高,現在他們也應該跟下麵那群殼類戰士一般在泥石之間掙紮了吧。

目光從望遠鏡中收回,鄭平海向身後襬了擺手,早在嚴陣以待地高階進化者組成地特殊小隊毫不猶豫地消失在山林間,他們有一個統一地稱呼,捕手。

專門用來對付那些從山洪衝擊下僥倖逃生地殼類士兵,一直到天色昏暗夏利,滾滾水流才終於變緩下來,下方山與山之間地小道變成一片菏澤,偶爾還能看見一條條大魚在水中不斷翻騰,試圖尋找到更多地氧氣。

無腸公子坐在一片切割整齊山岩上,看著下方一片汪洋,眼神空洞不知在想些什麼。

河圖已經回來,但是跟它一起離開地幾百河族精銳還剩不到一半地數量,而且基本上各個帶傷,暫時也失去了戰鬥力,信號彈一響,不管它們麵臨多少困難,都必須要引爆炸藥,很多河族根本就是直接在自己身上引燃之後衝進那些險峻地營的中。

早在河族戰士離開前,無腸公子就有這種心裡準備,但是當它看著麵前損失慘重地隊伍後,還是不可抑製地感到憤怒,鄭平海根本就冇將它們當做自己人看。

眼中閃過怨恨情緒,無腸公子看著逐漸暗淡的遠山默然,遠處重新響起喧嘩聲,廝殺聲在逐漸黯淡地天空下遠遠地傳來,將它驚醒過來,看著有條不紊地向山下開赴人族部隊,心中那些怨恨竟冰雪般消融,越跟他們接觸時間長,就越能感受到人族的本事。

這不僅僅是在武器裝備上地優勢,而是人族幾千年傳承下來,與河族貝殼門完全不同地兩個體係,他們在麵對敵人時更精密,更有效,也更容易比它們活下來,這就是無腸公子這一天中觀察到的玩藝。

水流奔騰速度遠比普通人行走要快速地多嗎,一下午過去,遠處正麵戰場也已讓捲入這場災難中,明白一切貝類戰士不惜代價地派出大量地殼類士兵試圖剿滅他們這幫跗骨之蛆。

但是這幫人族實力出乎意料地強勁,短短時間中已經擊退了貝殼門數次地進攻,而且隨著時間推移,這種優勢以及越來越大地趨勢。

貝殼門彷彿也明白這樣下去不行,從傍晚到現在一次攻擊都冇有,直到現在才又反撲上來。

夜晚暗淡燈火下,鄭平海不斷傳出命令。

漫山遍野的貝類戰士在這一道道命令地阻擋下,足足幾十分鐘冇有寸進,但是那群殼類戰士地數量彷彿無窮無儘,一波剛剛擊退,另一波已經衝了上來,其中不乏一些實力強悍地精銳。

正在前方隊伍艱難抵抗時,幾道氣勢恢宏的人影從下方衝上來。

那些嚴密的陣型在它們麵前就像一層紙一般脆弱,隻阻擋了短短一瞬間就被撕裂。

雖然很快那道被撕裂地防線就被後麪人族戰士阻擋,但是畢竟出現了裂縫,很快在貝殼門悍不畏死地衝擊下,最前沿人族隊伍開始潰敗。

就像點燃了個信號,各處地潰敗先後出現,在那幾個氣勢恢宏貝類戰士帶領攻擊下,很快退守到山峰地另一麵。

這時,鄭平海猛然派人找到了無腸公子,然後帶著一頭霧水地它向一個方向走去。

“究竟是要做什麼,為什麼不能跟我們說清楚?”前方帶路地士兵一路上不管無腸公子怎麼詢問都是那樣一個回答,讓它好奇地同時心裡也憋了一股火,即使有求於它還是這樣嗎?

但是前麵地帶路地士兵對這幫根本充耳不聞,隻是默默地在前麵帶路,就在無腸公子的耐性快要被全部消磨掉時,士兵地腳步猛然停了下來,轉過身道:“到了。”

無腸公子一呆,轉頭4下看去,目光及處波光粼粼一片,不知不覺這裡居然已經接近山下水流處了。

“帶我來這裡乾什麼?鄭平海長官呢,我要見他?”無腸公子皺著眉頭看著那個士兵。

“少族長稍安勿躁。”不等他迴應,一道聲音從後方傳來,鄭平海臉色蒼白,身體上隱隱散發著血腥味,他受傷了?無腸公子心裡微微一動。

“這次請少族長來這裡,是有一件事想拜托少族長。”鄭平海看著無腸公子皺起眉頭,心裡微微歎了一口氣。

“哦?”無腸公子大為驚奇看著鄭平海,這個冷血的貨以及事求到它頭上。

“這幫戰士,每個都是有功之臣。我實在不忍心看著他們跟我繼續送死,還請少族長帶上他們一起離開。”鄭平海一揮手,大量地傷員從各處出現,靜默地站在原來的地方。

“帶上他們離開,鄭平海長官地意思是叫我帶軍離開?”無腸公子咀嚼了一下鄭平海的話,猛然反應過來。

“不錯,300裡水道已形成.以少族長能力,抵達後方安全區域冇有問題,還請少族長多多擔。”鄭平海誠懇地說道,剩下行動這幫傷員如果參加死亡率肯定會居高不下,這幫都是他一手帶出來的兵,怎麼可能眼睜睜看著他們送死。

“那你們呢?”無腸公子看著滿臉激昂之色地鄭平海,不禁問道。

“我們?自然要拖住這幫傢夥,給陸將軍留下足夠時間了。”鄭平海看著無腸公子傲然道,這一切地安排到現在已經水到渠成,隻要能將這幫貝殼門拖住一夜,明天就是收穫勝利時。

看著臉上帶著驕傲地鄭平海,無腸公子猛然發現自己說不出話來,即使之前還對他恨之入骨,但是這一刻鄭平海無愧於軍人這個稱呼。

在鄭平海將受傷地戰士全部交給無腸公子帶走之後,洛景辰也終於收到了地很久不見的係統提示聲音。

“觸髮型任務:空間節點探索,任務分支劇情變更。”

“任務要求:“協助河族奪回被貝殼門占領地發跡地曼市任務變更,協助河族完成一場戰爭地勝利。(當前完成度50/50)

“任務提示:最大程度地消滅貝殼門地有生力量,是保證戰爭勝利之本。”

“任務獎勵:特殊功勳值兩千點”

一場大水直接讓洛景辰完成了剩下20%的任務,山洪規模之大就可想而知了,至於死了多少貝殼門,對正麵戰場造成了什麼影響就不是他所要憂慮的事了。

那是陸幽要考慮的。

他雖很想去正麵戰場看看,是否能給陸幽一些幫助,但是就在上個任務分支劇情完成瞬間,一個更事情需要他去做,他重新的到了關於那個觸髮型任務:空間節點探索任務相關提示,而且給他設定了個必須執行任務流程。

“觸髮型任務:空間節點探索。”

“任務要求:“最近時間,貝殼門哨兵經常襲擊3號根據地空間節點,它們有可能在計劃著某種陰謀,請將此查清!”

“任務提示:48小時之內抵達空間節點,逾期未抵達自動視為放棄任務。”

“任務提示:貝殼門高階戰士擁有難以想像中的權利,可以試著從它們身上找到襲擊地真正原因。”

“任務獎勵:特殊功勳值。”

“任務失敗:抹殺!”

看上麵坑爹地提示,洛景辰隻能放下前去正麵戰場地想法,調整方向向貝殼門大本營3號基的前哨站方向而去,說真的,係統在算計他們方麵地效率高可怖,根據那張粗略地的圖洛景辰大致估算了一下,要想在48小時之內趕到前哨站他少不了沿途要直接穿過幾個比較大地要塞,那裡可不想之前乾掉地那些據點,其中可是有8級強者坐鎮地。

這樣一來,如果冇有很好計劃的話,這個任務地初始階段根本無法順利度過,更不用提後麵地那些了。

一邊翻山越嶺向前行進,洛景辰一邊這樣思索時該怎麼解決這個問題。

不知不覺天空開始泛白,抬起頭確認了一下方向洛景辰前行時更加小心起來,這裡已經進入了第一個要塞地範圍,隨時都有可能出現貝殼門地巡邏隊,一旦被髮現,那可就不好玩了。

貼在一塊凹進去岩壁上,目送著下方兩個氣息在6級左右貝類戰士走過,洛景辰小心鬆開一隻手,身上披的一層偽裝布拿掉,然後悄無聲息地跳了下來。

沿途這種情況已經經曆了好幾次,現在洛景辰做起這幫動作來顯的駕輕就熟,將偽裝布裹在身體上,洛景辰沿著那條開鑿出來的陡峭小路艱難向上攀升,沿途還要躲避不時巡邏隊,他地前進速度極為緩慢,這樣下去政正午之後都不一定能穿過這個要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