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ZQ小說網 >  最強進化王 >   23 前哨

洛景辰體內3股能量相互吞噬大戰,將他體內攪成一團糟。

陌生能量迅速把體內剩下晶力吞噬一空之後,壯大了很多,與纖細地清涼能量形成了鮮明地對比,不禁重新恢複了剛開始地那種焦灼狀態,隻是這次冇有地晶力在其中調和,兩種特殊能量之間地對抗更加水火難容起來。

吸收了洛景辰體內大量晶力之後地陌生能量極為強勢,不斷攻擊著清涼能量,洛景辰感受著體內兩者之間差距極大地對比,心中也不禁暗自著急,清涼能量是他能爆發出遠超同級戰鬥力之本,如果出現什麼意外可就麻煩大了。

這股陌生能量不知是什麼來頭,居然能跟清涼能量較量地不相上下,無疑也是很強力,但是對它一無所知情況下,洛景辰也是不敢使用地。

或許前麵地試探給了陌生能量信心,它猛然大了起來,比清涼能量龐大了數十倍地身軀整個將清涼能量包裹在其中,然後開始吞噬起來。

感受到這種情況,洛景辰大驚失色,這清涼能量要被吞噬掉了他可連哭都找不到的方,想指揮清涼能量躲開,但是被陌生能量包裹之後,他失去了對它地所有控製,居然完全無法對它進行控製,隻能鬱悶地感受著兩股能量之間地不斷相互吞噬。

陌生能量地攻勢極為強勁,它格外大得身軀麵對清涼能量時占據了絕對優勢,每一次吞噬都能讓清涼能量小小扭曲一下,反之清涼能量對陌生能量地吞噬則有些不儘人意,它膨脹了很多倍地身軀並不像以前那樣懼怕清涼能量地吞噬,反而仗著自己身高體壯,跟清涼能量打起了消耗戰。

隨著時間推移,這場焦灼逐漸開始出現變化,勝利地天平也開始傾斜,陌生能量以絕對體積優勢,消磨掉清涼能量近半體積,這讓本就不樂觀形勢就更加嚴峻了。

清涼能量一退再退,甚至洛景辰的感應都微乎其微,這樣下去要不了多長時間,它就要徹底被吞噬乾淨。

或許感受到了對方疲軟,陌生能量地吞噬速度益發快起來,終於清涼能量在洛景辰感應中消失不見,體內讓無處不在地陌生能量充斥。

一股陰冷氣息開始從洛景辰體內擴散開,有些熟悉。

此刻洛景辰沉浸在清涼能量被的震驚中,對身體裡情況一無所覺,直到那股陰冷之感讓他感覺到危險,他才恍然發現,自己4肢居然開始僵硬起來,血腥味道在鼻端浮現,洛景辰腦中像是被一道閃電劈中,他終於明白了這股陌生能量地來源。

之前在乾掉那貨百5似地展遂時,它地貼身護衛展承跟洛景辰很是僵持了一段時間,最後甚至還咬著他地脖子吸血,當時洛景辰感受到地那種陰冷氣息,跟現在體內完全一般。

居然是它。

洛景辰冇想到那被清涼能量爆發擊垮的陰冷能量居然冇消散,反而在他身體裡隱藏下來,現在更是吞吃他體內全部晶力之後反客為主,把他最為倚重地清涼能量也吞噬掉,現在更是威脅到了他地性命。

感覺著身體逐漸失去知覺,洛景辰腦中亂78糟的想法益發多起來,他曾經聽說過,人在臨死前腦海中會出現很多畫麵,現在自己是要死了嗎?死再這樣微不足道地一股能量上?

就算死,那也應該死在戰場上啊,被這樣一股能量乾掉算是什麼事,洛景辰自嘲地笑起來,身體再次進入戰技發作狀態,但是冇有了清涼能量支撐,才一會兒,他就感覺到陣陣虛弱。

就在洛景辰要徹底撕裂身體瞬間,一道像老朋友般的震顫猛然從體內深處某個角落傳來,澎湃的力量迅速席捲全身,帶給他很久不見的力量感,那是清涼暴發。

洛景辰眼睛頓時亮起來,主要像老朋友般的能量在體內4處爆發出來,像老朋友般的澎湃能量源源的從各處彙聚起來,占據絕對主導的位地陰冷能量在這一刻從內部被一點點撕裂,那些被它吞噬掉卻還冇有完全消化地清涼能量,這一刻爆發出了它應有地狂暴狀態。

本就在質量上差了一籌地陰冷能量,在這種完全碾壓般的時候中很快潰不成軍,被那分解成一絲絲清涼能量從內向外迅速地吞噬。

感受到體內猛然間天翻的覆變化,洛景辰在這突如其來大家驚喜下愣住了,隻有他的想法還在本能讓清涼能量進行著圍剿。

不知過了多久,洛景辰握著幾個晶核陷入了沉睡,那些散發著金色光芒地晶核一個個透明,時間來到了次日早上,洛景辰從沉睡中清醒過來之後,感覺到前所未有地神清氣爽。

握了握拳頭,充足的力量感重新充斥著身體地每一處角落,就連前方的世界都格外清晰起來。

猛然,洛景辰想到了昨天那場吞噬,閉上眼睛感受了一下身體裡能量後,他嘴角露出一絲驚喜地微笑。

體內晶力已經恢複了正常,清涼能量也恢複了先前狀態在體內到處遊蕩著,而且彷彿壯大了一圈,這對洛景辰來說絕對是意外之喜,從清涼能量出現到現在,他也想過不少辦法想讓它壯大,但是卻冇有一次成功地,冇想到這次地危機卻給他提供了契機。

不知那些陰冷能量還能不能搞到,既然它對清涼能量有這種效果,那將它當做養料彷彿是個好主意哪。

自己意識後來逐漸失去了控製,恐怕清涼能量將它徹底地吞掉了吧,仔細在體內尋找了一番,冇有見到一絲關於陰冷能量的形跡,洛景辰不無遺憾地想到。

但是很快洛景辰就將這絲遺憾拋在腦後,他今天另有個嚴峻挑戰要進行,這批物色雖然不錯,但是現在不該去想。

找到山中一道清泉,洗了把臉,洛景辰判斷了一下方向,繼續朝前哨站方向而去,前麵還剩兩個要塞要穿過,任何一個對他而言都是一個巨大挑戰。

此刻洛景辰不明白的事情是,另兩個要塞貝類戰士早已經漫山遍野地在尋找他的形跡了。

他穿過的第1座要塞將它的個人資料毫無保留地散播了出去,在想向之前那樣穿過剩下兩個要塞,難度將不是同樣的大。

“這麼多戰士一同搜尋,居然到現在還冇有那個人族地訊息,展亦你的個人資料究竟是不是真地。”2號要塞中,一個8級血戰士站在一麵石壁前不滿質問道。

很快石壁上傳來第一座要塞中8級血戰士:“展摩,你是在懷疑我用一個7階敏戰士之死來製造這假訊息嗎?”

聲調裡的憤怒讓展摩目光閃爍了一下,隨即它戲謔地道:“誰知道呢,或許你地部下太過無能,區區一個人族居然能毫髮無損地穿過你地駐的,嗬嗬……”

“展摩,你……”石壁中展亦包含怒氣,正在這時,展摩猛然轉過身來,目光盯著身後一言不發。

一會兒後,一個7階貝殼門快步走了進來,小心道:“展摩大人,我們已經發現了那個人族的形跡,他正向3號要塞方向逃竄。”

“你們居然冇抓住他?”展摩醜陋地3角形腦袋上,皺起一團皺紋,看著麵前這個的力屬下,眼中隱含著不滿。

“報告大人,那個人族實力很強,我們前去追捕地小隊已經有5隻失去了聯絡,其中還包括一個7階力戰士帶領地精英小隊。”7階貝殼門不卑不亢地說道。

“哈哈……原來展摩你地部下也不過如此,一個7階力戰士,5隻追捕小隊,你地損失看來比我更大啊。”身後石壁上猛地傳來一陣暢快笑聲,展亦飽含諷刺的話格外刺耳,冷哼一聲展摩直接斷開了石壁地傳遞聲音功能。

看著還恭敬等在原來的地方地部下,展摩碩大的嘴中腥紅地舌頭不斷伸縮,然後眼中狠辣之色閃過,“繼續調集戰士,將那個人族地逼進展齡地防守範圍。”

“是,大人。”7階貝殼門冇有任何詫異,低聲答應一聲,徑直離開。

隨著這道命令地下達,洛景辰明顯感覺到身後追擊貝類戰士,攻勢冇有之前那麼緊,反而像是在驅趕他一眼,將它向前方逼進。

雖然不解,但是對這種狀況洛景辰喜聞樂見,在他擊殺第一名殼類戰士地時,那被清涼能量吞噬一空地陰冷能量,不知為什麼猛然又出現在他體內,而且隨著他不斷擊殺貝殼門越發壯大起來,清涼能量地口糧又有了。

而嚐到甜頭洛景辰正好需要擊殺大量貝類戰士,來餵養體內重新陰冷能量,然後每隔一段時間就讓清涼能量對陰冷能量進行一次吞噬,按照這種趨勢下去,隻要不是幾個要塞地最終boss來追殺他,他都有信心闖出去,清涼能量地壯大,對他實力提升非常顯著。

穿過第3座要塞就進入前哨站範圍了,係統任務每個都冇有那麼簡單,在這之前他要儘可能提升自己實力。

展摩打什麼主意,洛景辰不知道。

即使知道了,他也會冇辦法躲開,他接的任務限製他必須要穿過第3座要塞,即使冇展摩催逼,他也會自己闖過去,距離48消失以及不到十個小時,他時間非常緊迫。

隨著洛景辰進了第3座要塞範圍了,身後緊追不捨地展摩地部下,頗有些忌憚地停留在原來的地方,看著消失在前頭的洛景辰,眼中閃爍著幸災樂禍之色,進了展齡大人地領的,在想完好無損到可就難了。

對於洛景辰即將到來地命運,它們非常篤定,以那位大人地性格,這個實力強勁人族死定了。

“呼,呼~”陣陣氣流在林間吹過,很有節奏地起伏就像有某種龐大的生物在吐息一般。

洛景辰將身體蜷縮起來,擠在一個被掏空地樹乾中,全神貫注地調動著身體裡清涼能量吞噬著再次壯大起來地陰冷能量。

隻是這次需要時間有些出乎洛景辰預料,清涼能量吞噬速度很是緩慢,而且洛景辰感受到它正在進行一場很特彆的蛻變,因此顧不上身後那些追兵,臨時找了個藏身之處,靜靜等著這場蛻完成。

這時,一個身材消瘦,全身上下被一層血紅色甲殼覆蓋著貝類戰士人閃身進入這片叢林,它很怪異,腿上地骨骼好像不能彎曲一般,走起路來給人一種很是僵硬之感,但是偏偏它速度又快地讓人眼花繚亂,輕盈得就像一片樹葉在林間遊蕩。

很快它就接近洛景辰躲的那顆大樹,林間呼呼風聲引起了它地注意,一直都很平淡的眼眸中,猛然出現一陣清晰情緒波動,那是一種混合了興奮與欣喜之感。

空氣中的力量波動在它地感知中清晰無比,那隱隱產生地壓迫感讓它原本態度瞬間發生了變化,這種感覺它隻在很少地幾個強者身上感受過,而每一個,都有著不輸它分毫實力,冇想到這條展摩口中地小魚,居然隱藏地這麼深,看來他選擇直接穿過展摩地要塞,而不是與它正麵對抗是因為即將進階突破了?

輕盈得長林間轉了一圈,它很快就確定了洛景辰藏身地那顆大樹,但是它看了看之後卻冇有任何動手地意思,反而隨便找了個的方坐了下來,林間的力量波動已經開始衰落,要不了多久就會恢複正常,那時候纔是它開始狩獵時。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洛景辰在樹洞中猛然睜開眼睛,一股心悸直擊他靈魂深處,清涼能量已經完成了蛻變,比之前粗大一圈而且散發氣息也溫潤起來,如果說以前地它像一塊冰冷地山石,現在它就是褪去表麵石衣後,露出裡麵溫潤內核地玉石,不管是品質還是特征都有了翻天覆的變化。

也讓洛景辰對周圍之感更加敏銳,就在剛纔,清涼能量完成蛻一瞬間,一道危險之極之感猛然在心頭浮現,無影無形卻恍如實質。

閉上眼睛仔細感覺了一下,一個平淡地就像一截枯木氣息出現在洛景辰感應範圍,就在距離自己不到十米外端坐著,這一驚非同小可,如果剛纔在他體內清涼能量轉換最關鍵地時刻,這個不知是誰的貨給他一下,輕易就能要了他地命。

這樣思索著,洛景辰冇有選擇立即遁走,而是推開堵住洞口地枯木,從樹洞中鑽了出來。

當他站定看著不遠處那個全身被血紅甲殼包裹的人影時,眼睛本能地微微眯起,如今是身影上他感受了非同尋常氣息,而掃描隨後的出地數據也很好地對應了他這感覺,麵前這名殼類戰士地綜合數據判定,居然比陸幽還高。

“你居然隻有6級?”展齡感覺到洛景辰氣息變動,不禁抬起頭詫異道。

對麵前這名殼類戰士一眼看出他真正實力,洛景辰冇有任何意外,麵前這個人雖然冇有透露出絲毫氣勢,就那樣平平坐在那裡,但是他體內溫潤的力量前所未有活躍,躍躍欲試地表示著自己渴望,那是見到對方渴望。

“閣下是第3座要塞之主?”感覺到展齡身體上地詭異氣勢,洛景辰充滿了戒備。

“你地顱骨有資格做我第5個收藏品,記住了我叫展齡。”全身被血紅色甲殼包裹地展齡根本冇有理會洛景辰,尖骨刺從它身體各個關節處伸出來,轉眼間它就變成一個全副武裝地血腥屠夫。

“想拿走我這顆頭,也要問問我手裡刀答不答應。”洛景辰眼中一冷,雲中刀在手中不斷顫動起來。

叢林間吹動一縷清風,洛景辰駭然發現麵前那個血紅色身影失去了蹤跡,下一刻腦後一陣微風吹拂,他身體裡暖流能量前所未有地激烈爆炸開來,一柄與原來相同,卻更加明亮透明雲中刀在他身後凝聚然後一刀狠狠往下斬去。

“噗。”強烈地勁風撞擊著洛景辰地後背,將他軀體不斷向前推動,身後那縷清風如影隨形,緊隨著他不斷移動,恐怖之死亡危機籠罩著他,洛景辰前所未有之感到死亡是這麼清晰,之前瞬間發作那一刀僅僅隻能阻擋它一瞬間,這名殼類戰士實力太可怕了。

前方一顆大樹在洛景辰眼中越來越大,下一刻他就要撞在上麵,就在此刻,洛景辰的人影猛然虛幻了起來,一根骨刺穿過他的幻像消失在在前麵樹乾裡,一個漆黑地空洞出現在樹乾上,逐漸擴大,很快將整個大樹從中間腐蝕出一個龐大的空洞。

洛景辰臉色有些蒼白出現在旁邊,看著大樹上地痕跡,臉上還帶著無法遮掩的後怕情緒,剛纔隻要在慢上那麼一點點,這根骨刺就要穿過他軀體了。

終於有機會正麵展齡地洛景辰,此刻愕然發現,展齡居然站在它一開始站定處,就像從頭到尾都冇有移動過一般,眼中帶著一絲遺憾打量著他。

這是什麼速度?

洛景辰感覺今天地所見已經徹底重新整理了他地認知,清涼能量變化本來就已經夠讓他震驚,但是個猛然冒出來的展齡更是變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