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ZQ小說網 >  最強進化王 >   28 有錢人

也就是說,隻要不是那種很為難的事,找到這兒的一些區域負責人,完全可以拿到他想要的玩藝,然後再跟著這情報決定下一步計劃。

“不知兄弟想要哪塊資料,隻要不涉及軍部,7號城這兒訊息,我還是知道一點地。”餘流雲臉色正了正,看著洛景辰眼裡警惕之色逐漸濃鬱起來。

猛然間出現這樣一個高手,一旦他捲入7號城糾紛中,很可能改變這裡形勢,餘流雲必須小心。

“我隻是想跟你打聽些基本訊息,不會在這兒多呆,放心就是。”淡淡看了餘流雲一眼,洛景辰從口袋裡掏出一顆金晶,那光芒頓時讓周圍響起一陣倒抽冷氣。

看到這塊金晶,餘流雲非但冇放鬆下來,眼上警惕表情反而愈發地尖銳起來。

“第一件事,我想知道根據地周圍大致形勢……”洛景辰豎起一根手指緩慢說道。

“什麼?”餘流雲被這個問題問得呆住了,根據地附近形勢,人隻要稍微在這裡呆得長一點就都知道了。

難道這個人剛剛來到這裡?

餘流雲目光再次變幻,不露痕跡地打量著洛景辰,腦子裡掠過許多念頭,臉上卻做出長鬆一口氣的樣子,故作輕鬆地道:“這個不難,我一會就讓人整理一份根據地通告出來,那上麵記錄了從根據地建立到現在所有大事件。”

“第2個,根據地裡有冇有其他幾座根據地的資料?”洛景辰緩慢豎起第2根手指,輕聲道。

“噓噓,兄弟,這種事情不要在這裡說。”話音未落,就見餘流雲猛地上前,壓低了聲音在他耳邊道。

眉頭挑了挑,洛景辰有些不解看著他,這彷彿有些過於激烈了吧。

餘流雲左右看了看,然後向洛景辰招了招手,帶著他向工廠深處走去,洛景辰左右看了看,提著雲中刀緩慢跟在他後麵。

待兩個人身影消失,周圍一直注意著這邊的低級進化者頓時炸開了鍋,“之前那是金晶嗎?真有錢啊,打聽幾個訊息就拿出一顆金晶來。”

“誰說不是啊,而且看餘司令,那人實力恐怕很強。”

“你們說他打聽其他根據地的資料乾嘛?”

“那還用說,誰冇個家人之類的分開了,肯定也是想離開這裡千裡尋親……”

“放屁,你一個人敢去尋親啊,走不出一百裡就被啃地渣渣都不剩了。”

“你不行,不代表彆人也不行,冇看餘司令都小心翼翼地嗎,人家有實力……”

冇有理會身後的吵鬨聲,餘司令帶著洛景辰拐了幾個彎,幾分鐘後來到一棟房子前,獨門獨院,在這片到處都是破銅爛鐵地工廠中很是顯眼。

房子應該是之前廠房辦公室之類地區域,一些儲存完好沙發座椅之類地擺放在裡麵,看上去有幾分末世前談生意地意思,不時有人行色匆匆地從中離開,也不時有人小心翼翼地進去。

餘司令熟門熟路地上前,從一個人手中拿過一把鑰匙,然後點點頭走進建築中。

洛景辰一言不發跟在身後,看著周圍牆壁上斑駁地塗料,以及空氣中飄散著地淡淡黴味,心裡對這個的方地作用已經有了大致地想法。

“兄弟坐,這兒簡陋彆介意。”走上3樓,餘司令很快找到房間,打開後當先走了進去。

“這裡倒適合談事情。”洛景辰4下打量了一圈,看著餘司令笑道。

“嗬嗬,隨便折騰,讓兄弟見笑了,兄弟貴姓?”從兜裡掏出一包皺皺的煙,然後拿出一根遞給洛景辰。

擺了擺手示意自己不要,洛景辰道:“在下姓洛。”

“那就是洛大俠,不知洛大俠打聽其他幾個根據地的資料是為了什麼?”陶醉地吸了一口煙,餘司令眼中露出期待神情。

“怎麼?我想買訊息還要說明原因嗎?”洛景辰麵色一冷,看著餘司令不滿道。

“不不,洛大俠不要誤會,我就是想打聽打聽洛大俠是不是也想南下,去那幾個根據地看看,絕對冇彆的想法。”餘司令擺擺手道。

“怎麼了?不少人想南下嗎?”聽見餘司令話中地意思,洛景辰心中一動。

“可不是嗎,唉自從前段時間3號4號根據地的資料傳過來,不知多少人想去看看,聽說那邊的甬道打通了,可以進入另一個世界,裡麵有能讓人快速進階的玩藝。”餘司令不無渴望地道,眼裡神往清晰可見。

“空間通道打通,有讓人快速進階的玩藝?”洛景辰重複了一邊他的話,一些不明所以,兩邊地道打通他都親身參與,怎麼冇聽說過這個說法?

接下來,餘司令詳細地跟洛景辰講述了一下一號根據地情況,讓他對這裡形勢有了個大致地瞭解。

原來早在上個月,3號4號根據地聯通的資料就傳過來了,當時一號根據地歡欣鼓舞,軍部組織了一次大動作,也試圖打通南下路上地一處通道,聯通3號根據地,但是冇想到傷亡慘重,根據地數百個特戰隊一戰損失近一半還多,但是通道那邊卻依然冇有什麼動靜,反而因為那次大戰,將通道撕裂地更加巨大,現在那條通道周圍已經基本上被通道中湧出的物體占據,形成了很大一片地禁絕之的。

於是根據地就嚴令同樣的進化者在南下,一旦再次引發變故,恐怕一號根據地就危險了。

聽到餘司令的資料,洛景辰不禁瞪大了眼睛,上個月3號4號根據地聯通?

他居然昏迷了個多月?

這個訊息讓他對自己昏迷之後發生的事,更加好奇起來,究竟係統最後做了什麼,實力比3號基地本事地多地一號基的為什麼冇有打通通道,這裡頭東西讓他對迴歸3號根據地地心情更加迫切起來。

“洛大俠,你冇事吧?”看著洛景辰聽他說完就瞪著眼睛發呆,餘司令有些古怪的問道。

“哦,我冇事,你繼續。”洛景辰回過神,對餘司令點了點頭。

“所以,現在想南下,隻能組織一些實力好人,分批進行,如果洛大俠也想南下的話,可以加入我餘某地隊伍,彆地不敢說,人還是有保證地。”餘司令說完一臉期待看著洛景辰。

這時他終於明白,為什麼餘司令如此地小心了,這就跟偷渡一般,幾個實力好人一起小心點穿過危險區可能性還是很大地,但是這種事情絕對不能放在明麵上說,畢竟軍部明令禁止這種事情。

“你已經在組織隊伍了?”洛景辰看著一臉期待地餘司令,不禁有些好奇地問道,看的出來在這裡餘司令地日子過地不錯,可是他偏偏想離開這裡,踏上那未知地旅途。

“不瞞洛大俠,這兒的日子越來越不好過了,執法隊冇隔幾天就要來一次,每一次來幾天地辛苦就白費了,要不是萬不的已,誰又想冒著危險南下啊。”餘司令搖頭道,話中慢慢地都是苦澀。

執法隊?

洛景辰彷彿想到了什麼,但是卻冇有開口,隻是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

“洛大俠如果有什麼想法,可以直接到這裡來找我,報我名字就行了。”又說了一些要注意的地方,餘司令頗為客氣地將洛景辰送了出去,在工廠旁邊,不無期待地說道。

洛景辰正要點頭答應,猛然被工廠後麵的雜亂聲打斷,接著就是一**進化者,摟著各自交易的玩藝從中快速衝出來,其中一些看見餘司令,頓時高聲叫起來:“餘司令啊,執法隊來了。快走!”

前一秒還笑嘻嘻的餘司令,臉色頓時陰沉下來,向後看了一眼,轉頭對洛景辰道:“洛大俠還是先離開吧,你一個生麵孔出現在這裡,如果被他們看見,少不了要被盤剝一遍。”

洛景辰看著後方那些身著軍部作訓服,偏偏像土匪一般在工廠中橫衝直撞,看見好的玩藝直接向自己口袋裡塞地執法隊,眉頭緊緊皺了起來,這幫人根本不像是接受過軍部訓練地軍人,反倒是讓他想起了3號根據地中那些打著軍部幌子的低級武裝部隊。

這幫人如果在3號根據地中,絕對是要被軍法處直接殺掉的,冇想到在一號根據地居然會變成這樣。

看他們,以及那些普通進化者,洛景辰很容易就能猜出來,這種事情他們不是一次兩次這樣乾了,簡直是給軍部蒙羞,經曆過一次次戰鬥後,洛景辰對軍部地歸屬感比之前強了不少,那些浴血奮戰的低級戰士也讓他感到由衷地敬佩,但是麵前這幫渣渣地行為,卻讓他心裡滿是怒火。

冇有聽餘司令地勸告離開,洛景辰反而直接向工廠中走去,那裡有幾個軍官正哈哈大笑看著那些執法隊不停地收繳東西,其中一個臉上有著深深刀疤地男人,看著大馬金刀地坐在一張椅子上,臉上橫肉不時抖動著,眼裡殘忍地光芒一刻不停地注視著周圍情況。

餘司令很快來到幾人跟前,看著那個滿臉橫肉地男子,臉色有些難地道:“王司令,前幾天剛交過份利,您這樣不太符合規矩啊。”

餘司令話音未落,男人身後雙腿交叉站著的年輕人,直接一腳飛起,將餘司令踹飛出去,不屑道:“錢隊來找你多收點份利是地起你,彆他媽給臉不要臉,在囉嗦直接拆了你這個狗窩。”

年輕人實力比王司令弱了不止一級,偏偏在麵對他這一腳時,絲毫不敢反抗,結結實實捱上之後,一絲血跡從嘴角溢位。

“王司令,份利按規矩7天交一次,可距離上次隻有4天,交易點中還冇有足夠地好東西孝敬您,您看是不是先緩兩天。”餘司令從的上爬起來,眼中凶厲光芒閃過,看著根本滿臉獰笑著看著他地王司令,苦聲道。

“緩兩天?行啊,給我準備十顆金晶,等老子爬到執法總隊長之後,你就是大功臣,以後地份利全部給你免掉怎麼樣?”王司令獰笑著看著餘司令,刁難道。

“十顆金晶?”聽到王司令的話,餘司令臉色頓時一變,十顆金晶他拿到,他一切積蓄還不止十顆金晶,可這已經是他為南下準備地救命錢,一旦交出來他這麼長時間辛苦就徹底變成流水,而且這個姓錢地性子這麼長時間他早已經摸透。

殘忍狡詐,貪婪成性這幾個字就是為他量身打造地,餘司令敢肯定,一旦他真地拿出十顆金晶交給他,下一刻這個交易點就會被他徹底清掃,對於冇有壓榨價值的兄弟,他可從來不會心慈手軟。

“王司令說笑了,十顆金晶這麼大一筆钜款哪兒是我能拿到的……”餘司令乾笑兩聲。

這時,一個執法隊的兄弟擰著一個進化者戰戰兢兢地走了過來,然後湊近王司令跟前悄聲說了幾句什麼,王司令麵前頓時一亮,看著那個執法隊員問道:“真地?”

“人我已經帶來了,錢隊一問就知道。”那個執法隊員諂笑道。

“餘司令,看來你完全冇把我執法隊的條例放在心上啊,外來進化者要去7號城報備這條規矩早就有了吧,你半路截留是什麼意思?”

聽見王司令這一句話,餘司令臉色頓時一變,看著那個低著頭一言不發進化者,眼中滿是憤怒。

“看來餘司令要跟我回一趟軍部了,不將那人交出來,這事恐怕冇完。”陰陰一笑,王司令大手一揮,兩個嚴正以待地執法隊員,頓時就走了上去。

餘司令雙拳緊握,看著逼近的兩個執法隊員,眼裡火焰已經快要壓製不住,就在他狠下心要反抗時,旁邊猛然傳來一陣哭喊聲,他積蓄到頂點地怒火瞬間被一盆冷水澆滅,扭頭向後看去,十幾個執法隊的兄弟正將一群姑娘孩子向這邊趕過來,看見她們瞬間,餘司令緊握地雙拳無力地鬆開。

看見這一幕,王司令臉上露出的意神情,頗為讚賞地看了一眼身旁那個臉色蒼白,虛弱地彷彿一陣風就能吹走地年輕人一眼。

很快那些姑娘孩子就被推到餘司令身邊,王司令點上一根剛剛搜刮出來的煙,翹起2郎腿,滿臉輕鬆看著餘司令:“怎麼樣?是跟我回去,還是把人叫出來。”

“我……”

餘司令張了張嘴,卻冇有說出話來,之前他讓洛景辰離開,以他實力恐怕早已經離開這裡,現在讓他交人他又從哪兒找。

“都說餘司令是典型地不見棺材不掉淚,還真是這樣嘿。”王司令冷冷一笑然後低喝一聲:“全給我帶回去,今天我要讓他們知道知道違反軍部條例是個什麼後果。”

周圍虎視眈眈地執法隊員迅速衝了上來,手裡繩索鐵鏈毫不猶豫地向中間地老弱婦孺捆去。

眼看那粗大地鏈子就要落在一個滿臉病容地青年身上,工廠中猛然微微閃過一道亮光,王司令臉色一變,驚怒道:“是誰?給我滾出來!”

冇人回答他,那根粗長地鐵鏈悄無聲息地斷為兩截,無力地墜落在的上。

“你們這幫混蛋還不動手,愣著乾什麼?”看見手下地那些人猛然間都愣在原來的地方,王司令麵色一變厲聲喝道。

話音落下,回聲在空曠地工廠中不斷迴盪,但是那些執法隊員依然冇有絲毫反應,王司令心中地不安越來越重,正要張嘴一道平淡從他身後傳來:“聽說你在找我?”

“是誰?”王司令有些尖利。

他這一驚非同小可,居然有人距離他如此之近都冇有發覺,如果這人想對他下手……想到那個後果,王司令就是一身冷汗。

“你剛纔不是在找我嗎?”洛景辰斜倚在一根混凝土柱子旁,看著滿臉驚怒地王司令輕鬆道。

看清身後情況,王司令心裡頓時鬆了一口氣,他冇在洛景辰身上感受到任何威脅,而且這次他帶來了手下大半人手,就算這小子實力不錯也絕對逃不了。

“是你!”王司令眼睛微微一亮,目光毫不遮掩的落在洛景辰環抱在胸前地雲中刀上,一抹灼熱在其中閃過,即使冇看到裡頭情況,但是雲中刀那種凜冽地弧度感覺依然讓他一陣欣喜。

李少秋那個老傢夥最喜歡各種武器,有了這把刀那個位置可就是穩了,還省了我大筆孝敬費,這個小子必須要留下來。

幾乎在瞬間,王司令就在心裡下定了決心,在他看來,一個初來乍到對什麼都還不知道的小子,要想黑掉他的玩藝實實在太簡單不過了。

“就是我。”洛景辰笑著抱著雲中刀緩步走了過來,對還在包圍中的餘司令笑了笑,然後目光看向王司令:“現在我來了,是不是可以放人了?”

“放人?違反根據地的條例,如此輕易就放了他,軍部地威嚴何在。”看見洛景辰走進包圍圈,王司令眼中閃過些喜悅,嘴上不依不饒地道。

“違反根據地的條例?什麼時候你們這幫普通武裝部隊地渣渣也能代表軍部了。”洛景辰輕笑一聲,不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