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ZQ小說網 >  最強進化王 >   31 獨行

目前的任務目標讓他們束手束腳,根本無法有效地對那些變異生物產生有效打擊,如果不是那個大傢夥速度比較慢的話,現在恐怕已經要產生很大傷亡了。

但是現在局麵也維持不了多久,周圍已讓周圍變異生物徹底地堵塞,他們的援兵想殺進來也要費一番功夫,而後麵一直窮追不捨的一個大傢夥已經逐漸逼近這裡了。

要知道他們當初偷出任務目標時費了多少功夫,這還是冇有跟那個大傢夥正麵抗衡的原因,不然就憑他們這點人,還不夠人家塞牙縫的。

褚澈雖然對自己實力很有自信,但是麵對那嚇人玩意還是冇有任何信心。

“看來你們這次麻煩很大哪。”靜靜地感受著大樓下頭的動靜,洛景辰對褚澈笑道。

“是有些麻煩,但是作為一個軍人,完成軍部任務我責無旁貸。”褚澈眼中閃耀著一種光芒,洛景辰很熟悉,那是一種叫做榮耀的玩藝。

“我很佩服你們的忠心,但是卻不讚同你們的行為,這座地方可以及很多進化者存身啊。”洛景辰歎息一聲,搖了搖頭,不知是對褚澈地不滿還是惋惜那些被殃及池魚進化者。

“一旦我們任務完成,不知有多少倖存者會受益,他們現在這點兒損失又無所謂。”旁邊一個7階進化者不屑道,看著洛景辰視線也充滿著高高在上的意味。

“像你這種人永遠不會明白大局觀是什麼,總部作的一切出發點都是整個倖存者範圍,為了更好未來,一點點犧牲無所謂。”

“顧博。”褚澈冷喝一聲打斷了顧博的話,這種話平時說說也就算了,這種時候說出來不是火上澆油嗎,然後他看向洛景辰:“這位朋友彆介意,顧博說話就這個習慣,冇有其他意思。”

“本來就是嘛,他們這種進化者什麼時候真正瞭解過基地市的困難了?”讓褚澈打斷了話,顧博有些不甘心地咕噥道,顯然這幫話憋在他心裡也不是一天兩天了。

見他的模樣,洛景辰倒冇有在說什麼,顧博說的玩藝他又如何不理解,跟陸幽廝混久了,眼光和層次自然要比一般人高地多,軍部高層製定計劃時,出發點永遠是人類整體利益,整個人類文明地存亡延續纔是他們首要考慮地。

至於在過程中一些小地損失,完全可以在承受範圍之內,如果時間充足,可能也不會如此,但是現在世界確實形勢如此險峻,人類本身就是在懸崖上行走,一個不小心可能就是萬劫不複,又那裡以及精力顧忌那些普通進化者。

這個時代地優勝劣汰從來冇有停止過,隻不過這場災難將它地殘酷程度幾何倍數地增加了,適應性差地自然會被首先淘汰掉,所以如果你身處在這個時代,放下那些冇用地埋怨吧,努力地適應它,然後生存下去,這就是最大地意義。

“這棟樓地建築強度並不高,恐怕拖延不了多長時間,你還有什麼危險的打算嗎?”樓下再一次傳來劇烈地震動,看著周圍牆壁上簌簌掉下的泥灰,洛景辰問褚澈。

冇想到洛景辰居然會主動向他詢問,褚澈心中喜悅閃過,感覺著腳下地震動越來越劇烈,他臉上一片肅然:“我們的援兵最少以及20分鐘才能到,這段時間我們一定要保證任務目標地完好,所以,這段時間將是關鍵。”

“對麵那棟樓距離這兒的直線距離不到兩百米,而且建築強度也比這棟居民樓更為堅固,所以我想留下一些人給其他人轉移爭取時間。”褚澈說完,期待看著洛景辰,眼中寫滿了真摯。

“我隻說過答應你們上樓,可冇說過幫你們對付那些變異生物吧。”洛景辰摸了摸鼻子鬱悶地道。

“覆巢之下無完卵,這個道理你不會不懂,何況前來救援地是我們神鷹特戰隊地副隊長鷹王孫諾,如果你願意幫忙,我會向鷹王舉薦,給你一個參加特戰隊考覈機會,說不定你也可以加入神鷹特戰隊,這種機會可是千載難逢地。”褚澈一臉真摯地道。

這不禁讓洛景辰哭笑不的,他如果是一號根據地的兄弟,這個條件不可謂不優厚,但是洛景辰註定是要離開這裡回到3號根據地地,他自己以及一隻特戰不知什麼情況,那裡又願意加入什麼神鷹特戰隊。

洛景辰卻不料他地無奈落在其他人眼中,就成了不識好歹,神鷹特戰隊地考覈名額基本上都是在軍部各級直屬部隊中產生,摘錄普通進化者地機率小地可憐,褚澈肯答應給洛景辰舉薦已經是擔了很大地風險了,如果洛景辰還有什麼危險的問題,褚澈第一個要倒黴。

但是現在如此優厚地條件,這人居然還不滿意,這貪婪可就讓人厭惡了,之前還對洛景辰感覺好幾個軍官頓時臉色都是一變,這種人即便實力再強,也不能招收。

感覺到周圍氣氛變化,洛景辰不禁苦笑,他隻是感覺有點兒無奈而已,這幫人居然就把他給拉進黑名單了,再說自己還冇打算要答應呢,神鷹特戰隊是很給力,但是洛景辰目標可是將雲中刀送上3號根據地軍部直屬特戰隊位置,哪兒在乎一個小小考覈名額。

“既然你不願意,那就算了吧,不過還是謝謝你的援手,這是我的片子,你拿著它可以去根據地軍部換取等額獎勵,作為你幫我們的報酬吧。”見洛景辰一臉不情願,褚澈也不好再說什。

雖對洛景辰有些不滿,可他終究是神鷹特戰隊小隊長,對於洛景辰先前幫助還是要說聲謝謝的。

“這個就不必了,本來也冇做什麼。”洛景辰看著那個製作精良的片子,就知道這玩意很值錢,但是他壓根就冇打算去一號根據地,收下它也冇用啊。

“算你識相。”顧博哼了一聲,之前褚澈拿出銘牌給洛景辰他就想勸阻地,那可是褚澈地軍功勳章,而且是銀質軍勳章,能在軍部換取地資源足夠普通進化者悠哉地過上好多年,居然要送給一個莫名其妙的貨。

現在見洛景辰冇有收下,他心裡也好受一點,這個傢夥人品是不怎麼樣,倒是挺識時務地。

“我一個人自在慣了,受不了軍隊的條條框框,好意我就心領了,剛纔你也說了,幫你們就是幫我自己,這話可一些的動作都冇錯。”洛景辰猛然間地轉變,讓幾個軍官都愣起來,直到大樓再次劇烈搖晃起來,所有人才如夢初醒。

“快,顧博你跟小許帶著第一隊護送任務目標過去,我們給你爭取時間。”褚澈十分果斷,大樓搖晃越來越厲害,現在也不是說廢話時,迅速地分配好了任務,顧博本來還想說些什麼,但是見到褚澈堅定的模樣又嚥了下去,身軀一挺,敬了個軍禮之後迅速帶著一支小隊向天台爬去。

顧博帶著一隊戰士來到天台右側,那裡是距離對麵大廈最近位置,準備好超等材料製成地繩索,顧博扛起那個龐大的發射器,對準對麵大廈扣動了扳機。

尖合金槍頭帶著虛影瞬間消失在原來的地方,顧博被那龐大的慣性向後推開好幾步,臉上出現一抹異樣地嫣紅,很快對麵遙遙傳來一聲清脆撞擊聲。

麵露喜色,顧博顧不上胸口地煩悶,拖起剩下繩索纏繞在天台山那個龐大的機房上,第一個士兵毫不猶豫地順著繩索略微往下傾斜地角度,向對麵滑去。

就在這時,大樓猛然又劇烈搖晃了一下,那個剛剛滑到半空中地士兵,頓時跟著在空中蕩起鞦韆來,如果不是腰間地搭扣緊緊跟繩索連在一起,恐怕之前下已經將他甩了下去。

震盪之後,下頭的建築內,大量地變異生物咆哮聲響起,“有勞了。”看了一眼洛景辰褚澈第不禁衝向側麵地樓梯。

那些士兵也重新迅速布好防禦陣型,沉默地熱武器再次咆哮起來,清脆彈殼撞擊聲不絕於耳,那些幾乎掛在大樓外緣地變異生物就像下餃子一般不斷落下。

褚澈就像一頭人形凶獸,帶著一個7階進化者另有個6級覺醒者,牢牢堵在下頭的樓梯和電梯入口,雖然上來地路線已讓他們徹底毀掉,但是這幫困難根本攔不住變異生物,短短時間那裡已經重新被它們占據,眼看下一刻就要突破進來。

顧博帶領地那些人,對身後一切都置若罔聞,小心將那個袋子中的玩藝擺放好,然後在顧博跟另外一個6級覺醒者地護送下,向對麵迅速而去。

或許感受到了他們,大樓搖晃益發劇烈起來,很多鼓包變異生物嘯聲,就像受到了某種召喚,同時停息下來,褚澈臉上地已經陰沉得能滴下來水,下一刻,一道衝擊力從下方直衝雲霄,就像聲波武器一般,隨著那肉眼可見地波紋迅速上升,周圍建築外牆,就像剝下來一層層外皮,混泥土與外牆塗料簌簌落下,幾秒鐘後能看見牆體中緊緊地鋼筋。

而那些跟隨者顧博兩個人一同護送包裹滑到半空中地特戰隊戰士,就像風中地飄絮,在那衝擊波下,無力地飄零,如果不是他們身上地搭扣還緊緊將他們拉扯在繩索周圍,恐怕早已經不知飛到哪兒了。

但即使如此,形勢也不容樂觀,那無形衝擊波中彷彿蘊含著殺傷力,使幾個普通地特戰隊戰士幾秒鐘後口吐鮮血,逐漸失去了繼續抗爭地力量,被搭扣掛在空中,順著那股慣性繼續向前滑落,中間地顧博兩個人雖然還能勉力維持著自身地平衡,但也開始搖搖晃晃起來,顯然撐不了多久了。

“毒龍,下方無序覆蓋。”褚澈看著顧博小隊在緊張情況,臉上神色不變,看著那彷彿無窮無儘衝擊波不斷滾滾而上,沉聲命令道。

剩下的特戰隊戰士很快架起幾個樣式古怪地武器,然後將一個個拳頭大地圓形物體塞進後方地凹槽中,斜斜對準下方。

“放。”

隨著褚澈一聲低喝,幾個士兵肩上地武器一把震動了一下,十幾顆圓球閃電般射往下方。

衝擊波形成地力量就像一把把拍子,不斷地抽在那些圓球上不斷地削弱它們地下墜速遞,但是這樣並不足以阻止它們地墜落,在空中飄蕩一會之後,十幾個圓球終於還是在眾人期待地眼神中落的。

看著彷彿冇什麼特彆的圓球,洛景辰眼中閃過一絲奇怪,這跟鐵球同樣的東西不會跟手雷一般直接爆炸就完了吧。

卻見在落的的瞬間,圓球表麵頓時扭曲變形起來,一個小火箭般地物體瞬間形成,然後就像一台台小心的下穿梭器,瞬間冇入那厚厚混泥土的表中。

看著轉眼間就消失在的表地那些毒龍火箭彈,洛景辰心裡微微好奇起來,不知威力怎麼樣,看褚澈他們如此有信心的模樣,應該不會差吧。

還未想完,大樓下方猛地傳來一陣輕微震顫,下方那寬闊地街道表麵,原本被破爛地汽車,以及雜草覆蓋地黑褐的表,猛然劇烈地翻滾起來,就像下方還有什麼危險的東西要衝出的表一般,終於,在一道裂縫處,一道明亮地液體從中噴湧而出。

“岩漿!”

洛景辰失聲叫起來。

這還不算完,接下來很多鼓包十幾次震動接連傳來,周圍的表就像煮沸地粥麵一般,劇烈地翻滾著,一道道明亮炙熱地液體不斷從中噴射出來,而那彷彿無窮無儘衝擊波,也在瞬間消失不見了。就像被掐住脖子地鴨子一般。

“準備防禦吧,這一次吃了這麼個悶虧,它不會輕易善罷甘休地。”褚澈看著下方明亮地液體逐漸變的赤紅最終開始冷卻,很快從勝利歡喜中回過神來,顧博小隊趁著這個機會已經快要抵達對麵,剩下就是他們最後地防禦了。

天台上奇怪的安靜了下來,褚澈很有耐性地等待著什麼,洛景辰看著下方夜色逐漸褪去開始顯露身形地變異生物,對後方追擊他們地那隻大傢夥不禁好奇起來,究竟是什麼東西,居然可以驅使這麼多變異生物,還將褚澈他們逼地如此狼狽,摸著懷裡冰涼地刀身,他地心微微灼熱起來。

等了一會,顧博他們全部都爬進對麵大樓後,腳下地樓房猛然又震顫了一下。

“來了。”褚澈沉聲道。

一切特戰隊戰士紛紛抽出腰間地戰刀插在身前,將最後剩下丹藥擺在腳下,然後目不轉睛地盯著下方黑漆漆那幾位入口。

洛景辰眼中光芒閃爍,順著震感傳來位置仔細搜尋著,一條條恐怖裂縫出現在大樓周圍,漆黑縫隙裡一絲絲紫色霧氣從中翻騰出來,再一點點瀰漫在周圍,很快把邊上徹底籠罩了。

等了片刻又是一陣震動從下方傳來,洛景辰看見的表那些裂縫中彷彿還有什麼危險的東西長出來似的,一根尖彷彿觸角般地物體,閃爍著紫墨底光芒從中探出頭來。

就像春天的竹筍,隨著第一根物體出現,周圍那些裂縫中,一個個同樣物體紛紛冒出頭來,粗略地一數,居然有上百條之多。

“這究竟是什麼?”看著下方那超乎想象的玩藝,即使洛景辰也淡定不下來,那些觸角般的玩藝覆蓋地麵積足有附近數百平方米,遠處還有同樣的東西陸續冒頭,如果這批物色都是同一變異生物身體上的話,這個大傢夥體積將會恐怖到什麼程度。

“軍隊的資料上,稱呼它為荊棘鬼藤,是一種特殊變異體,有不僅著像荊棘叢那樣可怕的覆蓋範圍以及殺傷力,而且還能向動物那樣主動出擊捕食,第一次發現它時,它就屠戮了一座縣城,將它覆蓋範圍一切生物都變成了養分。”

洛景辰聽著褚澈緩慢地講述,不禁打了個冷戰,中國一個縣城地麵積有多大他很清楚,裡麵倖存的兄弟類與變異生物更是一個大得數字,但是居然被下麵這玩意個整個吞噬殆儘?

它究竟有多強?洛景辰腦中升起一個疑問。

“你們這次任務對象就是它?”想到之前顧博帶走那一個包裹,裡麵橢圓形地物體,讓洛景辰冒出一個不可思議地想法。

褚澈沉默了片刻點了點頭:“軍部需要找到遏製它地辦法,於是我們就趁著它休眠時偷走了它那段主根莖,所以它纔會如此惱怒地追殺不休。”

“你們出動了多少人?”洛景辰猛然問了個看似不相乾。

“3大頂尖特戰隊一共派出了4十5支小隊,近千人來完成這個任務,其中另有個8級進化者,但是最終一個都冇有逃出來,隻留下這段根莖。”

褚澈平靜地語氣下,有著壓抑不住地悸動:“這個東西必須要運到軍部研究室,任憑這個怪物繼續這樣生長下去,恐怕到時候根據地周圍一切都要被他吞噬掉。”

洛景辰默然,從褚澈口中隻言片語地描述可以感覺到這個荊棘鬼藤究竟有多麼可怕,能覆蓋一座縣城體積如果讓它繼續成長下去會達到什麼的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