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ZQ小說網 >  最強進化王 >   32 神來一刀

吞噬掉一座城市?

並不是不可能,變異生物生長的速度,很多時候都是遠遠超出人類預料,如不不加乾涉放任自流,到最後倒黴地依然是人類自身。

“現在到達這兒的應該不是它地本體吧,一段分身?”沉默一會,洛景辰出聲問道。

“自然,它地本體好像去了南邊地道入口那裡,隻有一部分分身留在這裡,不然軍部也不可能釋出這個任務。”褚澈看著下麵不斷從裂縫中探出來的尖銳觸角,臉色堅定。

一段分身就吞吃近千名精銳特戰隊員,其中不乏8級強者,即使他冇覺醒天賦能力,那也說明這個荊棘鬼藤有多可怕了。

“那我們就給它留下點足夠深刻記憶吧。”

褚澈愕然,轉過頭髮現洛景辰看著下頭的觸角,眼中閃動著讓他不能理解的狂熱。

8級進化者啊,這個荊棘鬼藤能乾掉那種級彆的牛人,用來試驗自己這個新科7階伏天學徒在合適不過了,看看這個新稱呼下,究竟擁有著什麼樣地力量吧。

掃描功率從70%直接跳動到120%,眼睛中傳過來的灼熱感,彷彿要將它焚燬,但是洛景辰依然一動不動地盯著那不斷靠近的巨大扁觸手,注視著上麵每一根尖刺劃過的弧度。

陣陣扭曲在麵前出現,洛景辰雙眼佈滿血絲,前方的鬼藤觸手也被蒙上一層從容的血色,在那一刻,鬼藤觸手速度再一次爆發,短短距離瞬間被縮短為零,眼看著觸手上地尖刺就要刺入身體,洛景辰停頓軀體動了。

超乎他視力捕捉範圍地一刀,在鬼藤觸手即將拍擊在他身體上的瞬間,輕若無物地揮了出去。

“崩~”

像老朋友般的斷裂聲響起,那截觸手在觸碰到洛景辰體表地晶力壁障之後斷為兩截,整齊斷麵上,一層半透明液體瞬間滲出,將傷口包裹,鬼藤觸手不甘心地扭曲甩動,陣陣呼嘯在空中響起,腥甜氣息更加濃鬱幾分。

看著另外幾根包圍過來地觸手,洛景辰臉上的笑容濃鬱起來,通紅地雙眼逐漸閉上,雲中刀垂落在身側,他居然就那樣毫無防備地站在原來的地方,等過數根觸手地接近。

洛景辰地奇怪動作並冇有影響到鬼藤,在它眼中,麵前這個人類是它預定地養料,必須要死。

幾根觸手相互纏繞著呼嘯而來,將洛景辰周圍空間全部封死,避免他一會再次向後閃避,一朵重新綻放地食人之花露出它猙獰地口牙,往下方彷彿已讓嚇傻了地洛景辰重重咬去。

一閃而過地拍擊依然快地不可捉摸,洛景辰嘴角露出一絲意味深長的笑容,暖流能量狂暴地在體內奔湧起來,快到巔峰地撤步、抽刀,一柄凝實地恍如實體的刀在他身前閃過,悄無聲息地冇入上方掉下的幾根龐大觸手中。

隨著洛景辰那一刀地揮出,樓層中猛然陷入一種奇怪的寂靜中,彷彿一切都靜止下來,一切光芒都那閃過地刀光掩蓋,如果不是洛景辰還保持著那種揮刀地姿勢,之前那驚魂一瞥就好像錯覺一般。

“啪嗒。”

一塊碎石從頂上掉落下來,在堅硬地的板上摔地粉碎,就好像在水池中扔進一塊石子嗎,平靜地有些奇怪的氛圍終於開始解凍,洛景辰揮出一刀後就靜止地姿勢開始變換,雲中刀在空中劃過一道優雅的弧度落下,洛景辰手腕稍微翻轉將它重新收回在身側。

那張牙舞爪地觸手也重新露出它猙獰地本來麵目,一根根毒刺蠕動好像張大的嘴,轉眼就將洛景辰籠罩在其中,然後狠狠地吞噬下去。

樓層中重新恢複了寧靜,那幾根觸手將洛景辰吞噬之後就冇了動靜,靜靜地躺在的板上一動不動,身體上那種虯勁緊繃之感彷彿在慢慢消失,就好像吃飽了之後地猛獸,在慵懶地曬著太陽放鬆一般。

漸漸,那些堅硬得即使子彈也難以傷害表層,開始鬆軟,一條條裂紋出現在上麵,將觸手錶麵分割成一塊塊大小相仿的部分,露出裡麵那細緻得彷彿機器織出來一般的纖維層。

洛景辰雙眼慢慢睜開,看著麵前生機迅速消逝地鬼藤觸手,眼中閃過一絲茫然,麵前仍然能看見那神來之筆的一刀,可是他心裡卻怎麼也記不住那一刀究竟是怎麼用出來的。

這種情況之詭異已經超乎了他想像力的範圍,雖然他已經弄清楚了荊棘鬼藤那詭異攻擊的原因,但是發生在他自己身上地這詭異一幕卻又如何解釋?

前方被鬼藤觸手徹底撕開的牆上,一團火光伴隨著劇烈地爆炸聲湧進來,失去了強悍生命力支援的鬼藤觸手,很快被火焰點燃,然後順著觸手往下不斷蔓延,一直燒到大樓底部鬼藤根莖位置才逐漸熄滅。

從邊上窗戶看見這一幕,洛景辰臉上忍不住露出一抹笑意,總算冇有白挨那兩下,這個時候,下方層疊的觸手猛然像受了某種刺激一般,紛紛朝洛景辰位置爬升上來。

窸窸窣窣在黑暗中不斷響起,聽的兄弟頭皮一陣發麻,洛景辰剛剛縮回身體,側麵就是一聲呼嘯傳來,空氣中地焦糊味道中夾雜上一股若有若無地腥甜。

心中一凜,洛景辰頓時屏住呼吸,一層薄薄地暖流能量壁障在體表形成,將他嚴嚴實實地包裹在其中,然後他身形如電,向大廈裡間地電梯井快速衝去。

既然已經摸到了荊棘鬼藤地弱點,還是早點離開地比較好,幾根觸手他還能順手收拾掉,要是幾十上百根一起來,除非他能掌握之前那種水平地一刀,不然還是有多遠躲多遠。

看見洛景辰轉頭就跑,側麵剛剛攀爬上來地格外粗壯地鬼藤觸手,猛地向前彈出,滾圓軀體瞬間扁平,狠狠地拍了下來。

洛景辰隻覺的頭上一暗,好像被一座小山頭壓頂,可怕的壓力讓他彷彿踏進了泥潭,不管怎麼掙紮都無法擺脫那越來越可怕的壓迫,以至於他就連走一步都極為困難。

濃烈的危機感,讓洛景辰脖子後麵地汗毛根根豎起,雖然他心裡知道現在感受到的玩藝都是假象,但是他卻冇有辦法從中掙脫出去,心急之下,洛景辰狠狠地在舌頭上咬了一口,濃烈的血腥味頓時溢滿口腔。

在這股強烈痛感地刺激下,他精神一清,那強烈地恍如實質地壓迫感頓時出現一個小小空擋,全身晶力鼓盪,雙腳在的上用力踩踏,身體猛地彈起,速度之快遠超平時。

剛剛脫離那片區域,樓層中一聲轟然巨響,駭然轉過頭,洛景辰發現之前他站著的那片區域已經徹底消失,一個足有十幾個平方地大窟窿黑漆漆那裡。

而窟窿邊緣,就在他身後不到一步距離,剛纔如果在慢上那一瞬間,他現在恐怕就要跟那塊預製板一般了。

嘩啦聲響,落入樓下地觸手又猛地抬起,見狀洛景辰那裡還敢停留,雲中刀灌滿晶力向上方迅速劃出3刀,腳下用力一跺,直接將那塊割裂地預製板撞破。

狹小地空洞僅容洛景辰一人通過,等那根格外粗壯地觸手衝破阻擋,洛景辰已經衝上了第十層。

失去了洛景辰的形跡,下方觸手不甘心地4處抽動起來,很快大樓也跟著猛烈晃動起來,洛景辰踉踉蹌蹌地繼續向上攀爬,爭取早點甩開身後那些要命的玩藝,但是這一次地顫動時間遠遠超乎他想像力的,下麵地荊棘鬼藤觸手瘋狂地扭曲撕扯,一副誓不罷休的模樣,

又向上攀爬兩層,觸手頓時絕跡,隻剩下一些冇頭蒼蠅般地變異生物在到處遊蕩,看見這批物色,洛景辰也冇有絞殺心理,真正有威脅地早已經跑到上方去了,還留在這兒的連炮灰都算不上,一旦鬼藤地觸手伸到這裡,它們幾秒鐘後會變成養料。

下方鬼藤觸手彷彿仍然冇有罷休地意思,在大樓地不斷晃動中,幾根格外粗壯地觸手一路橫衝直撞,迅速向上攀升,感覺下麵傳過來,洛景辰也不在猶豫,將雲中刀咬在嘴裡,抽出掛在腰間地匕首,翻身跳出窗外。

兩柄bi首灌注晶力之後,貫穿牆壁就像切豆腐,洛景辰咬著雲中刀,就像蜘蛛人一般,沿著大樓外牆迅速向上攀援。

短短兩分鐘不到,洛景辰已經爬到大樓側麵頂部,從這裡跳上去,然後再向上兩層就是天台。

將一柄bi首插在牆壁上,洛景辰伸出一隻手搭在樓頂邊緣,小心感受著周圍的情況,剛想要縱身跳上去,旁邊窗戶中猛地探出一隻枯瘦地爪子,青色皮膚緊緊貼在骨頭上,尖指甲寒光閃閃。

在牆壁上稍微一劃,近3十公分厚地混凝土牆壁就被切出一道可怕的劃痕,一個身材小小的沉淪者猛地從中探出頭來,看著洛景辰臉上露出一個狂熱表情,猛地縱身從中爬了出來。

眼看著這隻敏捷係沉淪者就要從中鑽出來,洛景辰顧不上在觀察樓頂周圍情況,手臂猛地用力一拉,身體頓時向上翻越過去,下方敏捷係沉淪者地尖銳爪子差之毫厘地在腳底劃過。

剛剛躍上樓頂,還未等站穩,洛景辰就發現周圍變異生物一個個好像吃了興奮劑一般,一窩蜂地向他衝過來,甚至有地都在大樓搖晃中摔落下去,一時之間他隻能狼狽向天台那邊跑去。

短短時間,天台已經坍塌大半,密密麻麻地變異生物正圍繞著最後那片完好區域一個勁地撲擊,每有敏捷係地變異生物試圖衝上去,上麵就會想起幾聲槍響,然後一刀寒光閃過就再無動靜。

“不愧是一號根據地地精銳。”看見這一幕,洛景辰在心裡讚歎一聲,然後猛地衝向前方幾隻正在向上攀援太巨大了變異生物。

晶力壁障對於這幫平均隻有6級地變異生物來說牢不可破,洛景辰毫無顧忌地紮進變異生物最為密集地區域,晶力戰刀跟著他腳下地節奏,每一步踏出,必然有一刀揮出,幾秒鐘後將變異生物浪潮撕裂出一個龐大的空隙。

“看來你地收穫不錯。”看著洛景辰輕盈地向上攀爬,褚澈收起鮮血淋漓地戰刀,遞出手掌。

“雖然麻煩多了點,但是收穫確實有一些。”搭著褚澈地手臂跳上天台,洛景辰看著下方重新彙聚起來地變異生物感歎道。

“看來你乾了了不的的事,我還是第2次見到荊棘鬼藤這麼瘋狂。”站在天台邊緣,可以很清楚的看見下方荊棘鬼藤不斷地從的下彈出觸手向大樓包裹上去,而最前麵地幾根觸手已經伸到了大樓一半以上地高度。

“第2次?”洛景辰愣了一下。

對此褚澈並冇有多說,意味深長地笑了笑,然後大步走向通往對麵大樓地繩索,此刻天台山剩下幾個士兵立即緊緊跟在他地身後。

半空中地繩索重新繃緊,幾個士兵迅速向對麵滑落,甚至他們已經看見了自己戰友那像老朋友般的麵孔,臉上洋溢歡喜是如此讓人感動,幾個士兵受到感染,也忍不住笑起來。

“小心。”

後方驀然傳來一聲嘶吼,是褚澈,隻是聲音中蘊含情緒卻讓他們有些疑惑,他們已經如此接近對麵大樓,甚至就是幾個呼吸地功夫,疑惑中,急促地槍聲響起,幾個士兵驚訝地扭過頭,第一眼看見地,是一隻在迅速接近他們地變異生物。

小小的身軀靈巧之極地在繩索上跳躍,後方子彈還未抵達它就已經先一步離開,幾槍下來,根本冇對它造成任何影響。

褚澈解開搭在腰間地一道搭扣,頓時滑落速度暴增,手中步槍更是以極限地射速噴吐著子彈,向著前頭的變異生物追去。

那隻小小的變異生物猛然停了下來,蹲在繩索上,扭頭對迅速靠近的褚澈露出一個詭異笑意,然後張開滿是尖利牙齒的嘴,向著下麵手腕粗的纖維繩索上狠狠咬去。

刀劈斧砍,水浸火燒都能安然無恙地超纖維繩索,在這隻變異生物地尖銳牙齒下,就像甘蔗一般飽含汁水,它地口涎落在上麵,很快將其腐蝕出一個大洞,然後尖利地牙齒輕易就把它撕下來一大塊。

看見這樣的一幕,前方幾個戰士顧不上再拿槍射擊,兩隻手不斷拉扯,試圖讓自己下落速度可以更快一些,而迅速滑落地褚澈也猛地停住身形,看了一眼變異生物嘴下的口子,雙臂交錯攀援向後方迅速退去。

進化者地計算能力相比較以前的低級人類,無疑要高上許多,這種情況放在以前,可能褚澈還要試試能不能趕在繩索斷裂之前乾掉那隻變異生物,但是現在,隻看了一眼那隻變異生物一口咬出的口子,褚澈就知道無力迴天,繩索斷裂已經成為定局。

現在能做地隻是在它斷裂之前給自己爭取到足夠時間,避免到時候所麵臨地局麵太過艱難。

下方鬼藤觸手彷彿也發現這是一個難的地好機會,伸展地觸手根根直立起來,向著上方不斷生長,就像沖天而起地針板。

上方繩索上,變異生物裂開嘴巴,又是一口狠狠咬下,手臂粗繩索晉升一點表層連接,而這一點在兩邊數百斤地重量拉扯下,正不斷地延展拉長,也許下一刻就會徹底地斷裂開。

兩邊進化者同時加快了手上,手上攀援地力量經過漫長地傳遞,在中央位置一把彈動了一下,然後那僅剩的一小點連接,就在眾人眼睜睜下從中斷裂開。

幾個特戰隊戰士就像折翼地鳥兒,向著下方猛然墜落,而褚澈在繩索斷裂的瞬間,藉著最後下狠狠地拉扯力量,快速向身後地大樓而去。

一隻隻變異生物從窗台中躍出,張牙舞爪地撲向半空中地褚澈,但是剛剛飛躍出窗台,上方就響起連串地槍聲,帶著巨大動能地子彈撕裂它們堅硬得表皮,嵌在肌肉中,然後打破它們本來地躍動節奏。

彷彿下餃子一般,一隻隻變異生物不斷地往下墜落,然後被那些直立地鬼藤觸手貫穿,很快變成它本身地一部分,讓鬼藤地生長勢頭更加瘋狂幾分。

洛景辰端著步槍,雙眼無神看著前方,手中不斷地扣動著扳機,將一隻隻可能威脅到褚澈地變異生物擊落,直到手中兩隻武器同時發出哢哢地空響聲,他才從那種茫然中回過神來。

短短十幾秒間,大好形勢逆轉,他冇想到鬼藤居然如此狡詐,毀掉繩索,哪怕他們處於樓頂,依然還是甕中之鱉,早晚要被它包圍地。

就在此時,下頭的鬼藤再次發生了變化,一團彷彿無數線團纏繞而成太巨大了物體從的下湧出,然後將大樓底部兩層包裹在其中,那些觸手也在這一刻紛紛調轉方向,將尖端對準大樓地本身,然後狠狠刺入。

大樓前所未有地劇烈震顫起來,洛景辰駭然發現自己居然感覺到了失重感,就像腳下地天台猛然坍塌一般,整個人狼狽往下摔落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