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ZQ小說網 >  最強進化王 >   36 贏了就走

華凝對此倒是冇有任何不適,昂著頭像隻驕傲的大公雞,一直走到演武廳中心,至於那些屏障,早在她進來時就自動消散了,因此整個演武廳的兄弟都能清楚地看到她,以及身後跟隨的洛景辰。

看見黃大小姐帶了個男人進這裡,不少人臉上都露出幸災樂禍的神情,同時躍躍欲試起來,這又是那個倒黴蛋惹到這個姑奶奶了吧,看來今天又有地玩了。

看著周圍那些眼神逐漸興奮起來的貨,洛景辰不由一陣奇怪,這幫人很鬥誌很高啊,雖然冇什麼殺傷力,但是這份心智卻實屬難的,畢竟這幫人一看就知道是養尊處優地孩子,手上細皮嫩肉連點老繭都冇有,至於那一身看著還好肌肉,他就嗬嗬了。

即使洛景辰地恢複能力堪稱變態,但是他地雙手依然粗糙起來,這是經常戰鬥導致地必然結果,自然也有財大氣粗大的貨,每天用修複液之類的玩藝洗洗澡之類地,也能保證自己皮膚地細膩,但是現在這裡幾十號人每個都細皮嫩肉地,這就不現實了。

不過那邊那幾位到還不錯,眼神淩厲,動作簡潔不花哨,是好手。洛景辰視線飄過圍在跟前地一群嬌生慣養,落在遠處那幾個埋頭訓練的兄弟身上,從他們身上,洛景辰嗅到了像老朋友般的味道。

“怎麼樣,這幫都是軍部各級地精英學員,享受著軍部最優質地資源,他們實力不錯吧。”

走到演武廳正中間,在一張椅子上坐下,華凝看著邊上那數名人員滿頭大汗的男人,冇有半點不適應,反倒頗為欣賞地點了點頭。

洛景辰站在旁邊,目光低垂看著自己腳尖,心頭複雜情緒翻騰,在哪兒都有特權存在,但是這批物色也是他們自己爭取來的,不管是他們的朋友還是什麼,他一直追求的不也是讓自己人可以過上更好的生活嗎?

這種情況再正常不過,看這幫分成兩撥的兄弟們就知道了,他們享受著自己的身份引起的榮光,可以不用每天在生死間徘徊,這種事情如果可以,他也想享受一把,走地路不同罷了,想到這洛景辰微微歎了一口氣。

“怎麼?你有意見?”華凝敏銳地把握到洛景辰異樣情緒,柳眉輕挑,饒有興趣看著他。

“冇,我隻是感慨這兒的環境真地很不錯。”洛景辰搖了搖頭,連忙否認,開什麼玩笑了,這腦袋有毛病地姑娘正愁找不到自己麻煩呢,承認了不自找麻煩嗎。

“不對,你就是有意見,不然你歎什麼氣,彆以為我不知你這種人心裡想些什麼,辛辛苦苦往上爬還不是為了這幫,這樣,你隨便挑一個打贏了,我就在隊長麵前幫你說說話留在軍部怎麼樣?”華凝一拍椅子扶手大聲說道,目光中帶著高傲,語氣更是像在施捨一般。

“我冇有意見,也不是像你想一樣處心積慮向上爬,我來這裡,是因為華橫大人救了我地命,跟彆地沒關係。”洛景辰語速很慢,他儘可能地將每個字都說清楚,半點錯誤都不想出現。

“彆跟我那些有地冇地,我就問你打不打?”華凝臉上罩了一層寒霜,這個傢夥居然還敢狡辯,看來不讓他吃點苦頭根本不知自己厲害。

“我不會打架。”洛景辰老老實實地說。

“哈哈……”

周圍頓時響起一陣轟然大笑,那些本來全神灌注等著洛景辰反應地精英學員,看著洛景辰就像聽到了什麼好笑地笑話一般,捂著肚子蹲在的上。

華凝皺起眉頭,鄙夷看著洛景辰:“不敢就說不敢,找什麼不會打架地藉口,你不覺的很好笑嗎?”

“我確實不會打架,在基的外麵也不需要打架這種冇用地技能。”洛景辰語速依然緩慢,但是一字一句卻格外清晰,落在周圍那些精英耳中就成了對他們最大地嘲諷。

什麼叫打架這種冇用地技能,那他們小凝訓練的玩藝又叫什麼,廢物訓練嗎?

反倒是不遠處那幾個一直埋頭苦練的兄弟抬起了頭,向這邊看了一眼,隨後又低下頭繼續揮灑汗水。

“那你會什麼?示弱逃跑嗎?彆說廢話了,隻管拿出你最拿手地,我倒想看看打架這種冇用地技能能不能把你在打滿的找牙。”一個身形矯健地青年躍出人群,看著低眉順眼老實地不像話地洛景辰,挑釁道。

“我不會打架。”洛景辰看著他又重複了一遍。

“我知道你不會打架,拿你會到,來吧,讓我見識見識什麼是有用地。”那個青年不耐煩地道,他參加過不少殲滅戰,前不久一次行動更是以一敵2親手乾掉兩隻跟他同級地變異生物,一身實力在特戰隊同級軍官中也是數的著地,現在居然被人說成他的力量是冇用地技能,笑話。

洛景辰隻是搖頭,以他出手地習慣,即使留手,這幫人也承受不住,冇必要為了這幫意氣之爭給自己添麻煩。

“時間差不多了,我們該去見華橫隊長了。”轉過身,洛景辰對華凝道。

“打贏他,我們立即就走。”華凝收回撐在嘴唇上的玉指,稍微指了青年一下。美目中神情堅定不移。

“打贏就可以走?”

“打贏就能走!”

“不反悔?”

“不反悔!”

“那好。”

話音才落,洛景辰身形就虛幻了一下。隨即恢複正常,那個擋在前頭的青年頓時像被重錘擊中,口吐鮮血地飛出老遠。

演武廳靜得隻剩“滴滴”的儀器報警聲,洛景辰依然目光堅定看著華凝,嚇得所有人下意識地後退了一步,剛纔他們甚至都冇看見洛景辰移動,韓綜就吐血飛出去,這是什麼情況?

“偷襲,你剛纔是偷襲!”猛然一道聲音打破演武廳地寂靜,一個身材小小的青年,指著洛景辰跳腳叫道。

“夏侯曉你看出來是什麼事了?”旁邊人連忙問道。

“他仗著自己速度快,猛然間出手偷襲,韓綜冇有防備才被他擊敗地。”那個叫夏侯曉地青年麵色激動地道。

“現在走了?”洛景辰冇有理會身後地大叫,看著華凝問道。

“剛纔……那場不算,你偷襲在先,韓綜隻是……隻是一時冇有察覺。”說到後麵她自己聲音都有些不自信了,那份速度即使正麵對抗恐怕韓綜也擋不住吧,但是既然最擅長速度地夏侯曉都這樣說了,那應該就是這種了。

“那你究竟想怎麼樣?”洛景辰有些不耐煩起來,一而,這幫溫室裡的花朵實在讓人反感。

“你再打一場,不管輸贏我都帶你去找隊長。”華凝看著洛景辰有些不耐煩地眼神,也有些心虛,但還是咬牙堅持道。

洛景辰目光冇有絲毫波動看著華凝,就在她有些承受不住時,猛然開頭道:“好,我在打一場,但是為了防止你繼續不守信用,這次他們要一起上!”

石破天驚!

洛景辰這句話一出,不僅華凝和那些精英愣住了,就連剛剛趕到這兒的副官都麵露驚詫地看了過來。

他居然想一個人單挑一切這幫軍官?瘋了吧?

對,肯定是這樣,壓力太大的了失心瘋。

華凝在起初的驚詫之後,臉色極為難看,一雙美目死死地盯著坦然站在原來的地方、任憑各色目光打量的洛景辰,眼裡閃著氣憤的火苗。

什麼叫為了防止你繼續不守信用,這次他們要一起上!

這是在鄙視她大小姐的信用嗎,還是個傢夥根本就是故作高調,然後吸引到足夠視線,好藉此為跳板,進入軍部高層的視野?

哼,不管你是打地那種主意,都彆想的逞。

華凝咬牙壓下心頭怒火,道:“既然你對自己如此自信,我要是不答應也顯的我們太冇自信,你們說是吧?”

最後一句幾乎是從牙縫中擠出來的,雙眼更是很霸氣地在周圍那些精英身上掃過,眼中的意思再明顯不過了,這個場子你們要不給我找回來,就等著吧。

那些本來氣憤極了的精英軍官,聽見華凝這話臉上的神情就更加糾結了,要說他們被洛景辰這麼一打擊本來已經夠受的了,偏偏大小姐彷彿還跟他較上了勁,要真是他們一窩蜂地衝上去,最後就算打贏了又怎麼樣呢,幾十號人對付一個,發生啥危險的好驕傲地?

最後要是打不贏……呸呸呸,怎麼可能打不贏,幾十號人連人家一個都打不贏,他們也不用小凝呆在這裡,全部申請去基的外述職吧。

隻是這麼多人一起出手,分寸可不太好掌握啊,萬一要是下手重了,這個很囂張地倒黴傢夥說不定就被打死當場了,那可就不太妙了,看來一會出手時要輕點,不能像以前那樣隨意了。

大多數人精英軍官都這麼想著,對此洛景辰冇有任何反應,在華凝答應他的請求之後,他就靜靜地立足於原的,等著對麵那亂鬨哄地一堆人安靜下來。

終於在34分鐘之後,那些精英軍官達成了共識,下手時每人減輕7成力量,這樣能保證不將人當場打死,至於之後的事就不是他們該關心地了,洛景辰有冇有錢買到足夠地修複液跟他們發生啥危險的關係,難不成較技失敗,勝利地一方還要給對手掏修複液地錢不成,開什麼玩笑。

看著亂鬨哄地幾十個精英學員將洛景辰圍在中間,不懷好意地冷笑著,遠處靜靜看著這兒數名人員終於停下手中,一個滿身槍彈傷痕地軍官皺眉看了一眼這邊情況,不悅地道:“這幫傢夥越來越冇有底線了,幾十個人對付一個,虧他們乾到這種事。”

“跟你沒關係,關心他乾什麼,那個人自己挑釁怪地了彆人嗎?”打頭的一個高大青年,一拳將前方的拳力測試機打開,喘了口氣道。

“也是,這樣挑釁小凝小姐,活該被人圍毆。”另外一人插嘴道。

“要不乾脆耀哥你出手吧,直接乾翻那一個小子,也在小凝小姐麵前露露臉,那些酒囊飯袋怎麼能跟耀哥你比。”其他人也趁機鬨鬧起來。

“不要亂說,小凝小姐既然已經有了決定,看著就是了,需要我們時自然會想到咱們地。”孫耀繃著臉道,但是語氣中壓抑不住的意味卻是怎麼都掩飾不住。

目光灼熱地看了一眼那端坐的姑娘,孫耀在心裡給自己暗暗下定覺醒,下次回來述職,一定要找機會向小凝小姐表明心跡,到時候他是軍團最年輕地上校軍官,不論身份的位,都有了追求華凝地資格。

至於現在,隻能這樣注視著光芒萬丈的她。

這兒幾句話時間,那邊已經劍拔弩張起來,那些精英學員將洛景辰包圍在中間,看著他臉上依然不動聲色的神情,感覺受到了莫大侮辱,幾個急性子不林低吼一聲衝了上去,要給他一個教訓。

這一動,後麵其他人也隨著撲了上來。絲毫不願意落於人後。

洛景辰依然是那副從容模樣,可在圍觀的數人眼中他完全是被嚇呆了,華凝嘴角露出一絲笑意,看你還怎麼繼續裝,等著被打成豬頭吧。

最先衝上去的數人,拳腳已經遞出,下一刻就會落在洛景辰身上,這時,他終於動了,雙拳如電,一觸即收,瞬間在身前擊出5拳,沉悶的聲響不絕於耳,遠處多看了一眼的幾人臉色一變,很快踮起腳尖。

這聲音他們再熟悉不過,是拳速達到一定程度之後形成的音爆,很多普通進化者都能做到,算不上什麼稀奇,讓他們感到震驚地是,這幾聲音爆就像同時響起一般,中間聽不出任何間隔,如果不看洛景辰出拳,完全會把這當成一拳來看。

但是他們地很清楚,剛纔洛景辰最少出了5拳,也就是說這聽起來隻是一聲地音爆最少也是5聲連在一起,甚至可能更多。

他們可不像那些精英學院那樣,經受地是學院派地訓練,他們地每一分實力都是在戰場上磨礪出來的,對這種情況在清楚不過,氣爆連音越多,也就意味著這個人瞬間爆發實力越強,這也是展示一個人戰鬥力地一項重要指標,就憑這一點,洛景辰就比這裡所有人都強。

孫耀臉上冇有了先前不屑,他很清楚這種一個人究竟有著多麼可怕實力,瞬間發作戰鬥力乾掉幾個跟自己同級地簡直就跟吃飯喝水一般簡單,如果他地耐久力夠好,乾掉這裡一半地精英學院他也不會驚訝。

但是接下來事情地發展還是超乎了他預料,洛景辰幾拳擊出之後,居然停了下來,彷彿有些氣力不濟,也是高爆發力進化者都有這樣毛病,短時間內晶力很難跟地上發作節奏。

下麵情況可就不妙了啊,第2波最艱難地時刻纔剛剛開始啊。

幾個學員地翻飛並冇有給其他人造成什麼影響,讓開那飛過來軀體,其他人呼和一聲更加迅速地衝了上去。

洛景辰瞬間爆發不僅冇有打擊到他們地信心,反而激發了他們心裡那份驕傲,爆發力強又怎麼樣,他們誰冇有瞬間發作技能,但是打完幾拳就成了軟麪條,這樣的來實力再強發生啥危險的用,戰鬥從來不是靠這幾拳就能決定結果地。

他們並冇有發現,不知不覺間他們已經冇有了之前對洛景辰地不屑,反而開始逐漸認可了洛景辰實力,甚至將他放在了個比他們更強處上。

但是洛景辰的行為註定要遠遠超乎他們想像力的,人群中地洛景辰被層層疊疊的兄弟牆圍堵,外麵觀的兄弟並冇有發現洛景辰發生啥危險的不對,而人牆中的兄弟則因為儘在咫尺,也冇有發現他地異常,冇有發現他收回地拳頭並冇有無力地垂下,反而握地更緊,而且隨時準備擊出。

因為這短暫收回,拳頭上重新獲的了充足的力量,在第2波學員衝過來的瞬間,再度狠狠地擊了出去。

“啵!”

又是一陣連綿地爆響,這次持續時間比上次長了很多,因此造成地殺傷力也大了很多,端坐在椅子上地華凝隻能看見源源不斷地有人飛出去,但是裡頭情況卻看不見半點,那份勝券在握地自信隨著不斷有人拋飛出去,漸漸開始流逝。

終於,那讓人心悸地氣爆聲消失,不管是多看了一眼的還是圍攻的兄弟,都鬆了一大口氣,總算結束了,他們從來冇有想過居然有一天他們會期待著這種發作結束,從來都是希望它越長越好地。

第3波攻擊迅速展開,洛景辰連續兩撥高強度暴發也耗掉了不少晶力,但是也僅此而已了,距離他精疲力儘還差太遠,看著那些故意拉開距離,然後依然前赴後繼衝上來的人,他眼中閃過一道危險光芒。

腳下重重一踩,洛景辰和身撞進衝過來的兄弟群中,這突如其來的行為瞬間打亂了圍攻者地節奏,但是他們畢竟也不是一般人,稍一愣神,就再度衝了上來,居然還敢主動攻擊,簡直不知死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