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ZQ小說網 >  最強進化王 >   42 長眠

身後那個龐大的骨製獵頭者終於徹底形成,那堪比一個籃球腦袋上,黑洞洞的嘴大張著,隻是少了裡麵噁心的口條,上千米長的手臂上就連那些最細小的關節都清晰可見,它從坑洞中站立起來,胸口以上高出地麵的部分就像一棟拔地而起的高樓,即使幾十公裡以外都清晰可見。

在它所造成的影子下方,洛景辰一行人正竭儘全力地向前奔馳著,就像大象腳下的螞蟻,無論多快速度,想脫離大象籠罩範圍了,都需要一個緩衝時間,而在這個時間中,也許大象隻是稍微抬一下腿,就能追上來,然後將他們碾成塵埃飄散。

頭頂上傳過來的恐怖氣息,以及籠罩下的嚇人陰影,都在清晰告訴洛景辰一件事,他們冇有時間了。

隻要這個骨製獵頭者稍微揮動一下它的手,他們就會被會瞬間掃滅,連一點渣渣都不剩,即使他們中有4個8級中段以上的牛人,可在這種可以碾壓一切的可怖力量麵前,他們8級實力也顯的那麼弱小。

前方距離顧空2人的房頂已經近在咫尺,隻要再從前麵那個房頂上借力一下。然後跨越這段隔空距離,就能到達那裡了。看著前方情況,洛景辰在心裡默默道。

這時身後那個巨大的陰影,帶起一陣風壓,撕裂虛空,擠爆空氣,在一陣讓人心驚肉跳可怖爆響中轟然落下。

華橫,小眼睛男人,容景陽,寧寧,這一刻一切這一切都在他眼中遠去,就連他們急速奔跑的劇烈喘息聲都漸不可聞,洛景辰眼中隻剩下前麵那個彷彿天塹同樣的兩棟建築之間距離,以及那正在逐漸養成的虛空牽引通道。

洛景辰全身暖流能量在這一刻被無限壓縮,在那種遠超他全身細胞承受極限地高度壓縮下,洛景辰皮膚表層眨眼間就出現一層血色薄膜,就像全身都裹在一層血液之中。

而他氣息在這一刻也降低到最低點,緊緊跟在他身後的4人,看見這一幕,眼中同時閃過堅定神色,不拚命,他們一個都彆想活下來。

瞬間又是幾道隱晦的力量氣息波動起來,華橫身上被一層耀眼地金黃籠罩,整個人瞬間就變成了閃閃發光地金色,那柄被他視若生命地戰錘突兀出現在手中,然後向著後方虛空一錘砸下。

巨錘在空中飄忽變幻,時而輕如飄葉,時而沉重如山,但是那一抹軌跡卻快地超人想象,瞬間就擊落在身後虛空中,一道清楚的波紋從戰錘下方蔓延出來,然後纏繞上華橫軀體,帶著他瞬間就消失在原來的地方。

而邊上3人也不遜色分毫,一直嬌媚的寧寧發起狠來同樣讓人心驚,兩根不知從哪裡來的尖刺落在手中,幾乎在同時,她柔細的腰肢就擺動起來,兩根尖刺就像一個鑽頭在她身前快速旋轉,然後帶動她軀體跟著轉動起來,一道無堅不摧的穿透力量在這種轉動下迅速形成,然後稍稍一震,向前方電射而去。

容景陽不知用了啥辦法,全身上下彷彿溶解了一半,變得有點兒虛無透明,深深地看了洛景辰一眼後,同樣消失在原來的地方。

而那個小眼睛男人則是最慢地,全身團成一個球一半,在空中迅速滾動一下。然後向前急速彈飛,這樣一來洛景辰反而成了幾人之中最慢的一塊。

他皮膚表麵的紅色益發厚重起來,帶著一股濃重血腥氣息,就好像全身血液都被擠壓出來似的,事實上也確實差不多,洛景辰體內差不多近一半的鮮血都被他用這種特殊辦法消耗掉了,引起的好處就是,現在體內已經充滿得無法形容的力量,就像一個充滿了氣體地銅球,那些能量已讓壓縮再壓縮到近於液態了。

臉上露出一個笑容,隻是再這樣血色皮膚下顯得有點兒猙獰,洛景辰瞧了一眼已經將他甩在身後的數人,雲中刀在手臂上稍微一劃。

一股血劍從傷口中飆射而出,還未射遠,就被一股古怪的能量包裹,同時洛景辰全身上下無數道小小傷口出現,一股股血劍從中飆射而出,此刻如果能看見他身下地狀況的話,就能發現他現在就像一個篩子,全身上下到處都是孔。

但是隨著這幫血劍地射出,洛景辰感覺全身上下那種隨時都會爆發出來的力量已經消散了很多,他此刻也有了一些餘力來調整自己前行地方向和角度。

這一切都是在眨眼間發生,從洛景辰全身暖流能量壓縮,到華橫4個人地提前爆發,這一切都隻在瞬間發生,而洛景辰壓縮能量的行為,卻把這時間稍微地延長了一點點,此刻上方那個恐怖的手臂已經近在咫尺,後方那個高樓頂端已讓它地底端碰到,剩下近百米距離,恐怕連一秒鐘都要不到。

而就在此刻,洛景辰終於將身體中那股快要爆開地力量控製住,勉強將自己方向對準那片已經擴大到3個平方左右大小地道,然後鬆開束縛體內緊緊束縛地那股能量。

麵前驀然一黑,洛景辰發現自己瞬間失去了對周圍情況地接受能力,就像自己處於一片虛空之中一般,但是這種感覺隻存在了不到那麼一瞬間,洛景辰頓時發向自己已經跨越了之前與牽引通道之間的幾十米距離,出現在這邊天台上。

速度居然比華橫等人更快,成了確確實實地後發先至。

體內猛烈發作虛弱感,幾乎將他淹冇,勉力保持著站立姿態,他將目光看向上空,那隻巨大無匹的手已經粉碎了前方那棟高樓近半身體,正帶著一股沉重的影子往下落下。

下一刻,華橫等人出現在天台山,一隻將手指按在牽引儀器上地顧空,瞬間鬆手,還未擴展到極限牽引空間,瞬間收縮坍塌,在天台山留下一個微不可查地小黑點,下一刻,巨臂帶著毀天滅的的可怖威能落下,附近所有建築瞬間成為齏粉。

被那股恐怖的東西能量包裹席捲,洛景辰幾乎在孫靜就昏了過去,就像陷入了最深沉地睡眠,對外界一切他都失去了感覺。

不知過了多久,他感覺到自己臉上一陣清涼,那已經沉在腦海深處的想法逐漸清醒過來,然後他睜開了眼睛。

麵前是寧寧那張冷淡但是卻絲毫不減媚意地漂亮臉龐,看見他睜開眼睛,眼中閃過驚喜:“你終於醒了。”

“我睡了多久?”洛景辰輕聲問道,嗓音很正常除了有些沙啞冇有任何不適,這不僅有些出乎他預料。

“13天,你再不醒過來,我們就準備提前離開這裡了。”寧寧把手中一塊東西放下,然後從旁邊拿起早已經準備好的力量液,幫洛景辰紮上。

從石板床上坐起,洛景辰看著這個陌生的東西。

他們應該是在一個山洞中,右邊遠處黑暗中滴嗒水聲顯示著這兒的深度還很不淺,右手邊有一道石壁,半掩在那條坑坑窪窪地道處,看上頭痕跡應該是被直接從山體中挖出來的,而除了這幫,整個山體中在冇有任何東西,就連塵土都極為罕見,顯然是前方的寧寧地功勞了。

“他們在外麵警戒,那些東西每天這個時候都會來試探一番,再過一段時間,它們可能就失去耐心了,好在你提前醒來了。”寧寧看著洛景辰打量著這處洞穴,在旁邊向他輕聲訴說著這段時間發生的事。

原來,眾人當時雖然險之又險地趕在最後時候鑽進了牽引通道,可在通道還冇有徹底閉合時,遭到了那隻巨臂拍擊。

那恐怖的力量彷彿影響到了牽引通道穩定。

他們在空間通道裡幾秒鐘後被甩了出來,然後就在這片山區碰見了那群難纏地詭異生物。

洛景辰聽見這批物色,不禁有些無奈,難道每次抵達這個空間都要這樣嗎,好像冇有一次是順利過來地,隻是不知這兒的方位啊,距離前哨站有多遠,按照係統習慣,顯然不會讓他們輕易就找到的方地。

“我出去看看。”洛景辰撐著石床就要立起身,長時間深層睡眠,加上其他人不斷地用晶石給他補充能量,現在他並冇了種大病之後地虛弱感,就連體內那些耗得血液都重新生成了大半。

從那條彎彎曲曲地道一直向外走,幾秒鐘後聽見山體外部傳過來的隆隆巨響,就像有無數的兄弟拿著鼓槌在敲擊山體一般,同時響起地以及華橫鬱悶。

“景陽,左邊,十點鐘方向,乾掉那一批。”說完就是一陣的動山搖。

洛景辰心中著急,3步並作兩步,很快衝出了山洞,麵前一切頓時開闊起來,柔和光線照耀在身體上,給他帶來了很久不見的溫暖。

正在揮舞著巨錘地華橫,感覺到這兒狀況,頓時驚喜地叫起來,“你小子終於舍的醒過來了,趕緊來看看這幫的混帳算什麼事,老子要被它磨死了。”

其他幾個方向的兄弟看見洛景辰從山洞中鑽出來,也是一聲歡呼,可憐地剛到這裡就被這幫不知什麼玩意的貨堵住,走也走不掉,殺也殺不完,十多天地折磨終於可以解脫了。

洛景辰點了點頭,視線投到下麵那些形狀怪異的物體身上,眼中光芒閃爍,開始主動鑒定起這幫生物情況來。

“沉壽:吸收山間特殊能量迅速繁衍,並靠吞噬同樣的東西陸續冒頭屍體不斷進化地奇特生物,擁有者近乎不死之身的力量,每次死亡並被同樣的東西陸續冒頭吞噬,它們地力量都會提升。”

看著這個奇怪的介紹,洛景辰頓時不冷靜了,看著華橫還在揮舞著大錘,不斷地屠殺著這近乎無窮無儘沉壽,頓時叫了起來:“停手,全部停手,不要殺掉它們。”

聽見洛景辰的叫喊聲,其他幾人有些古怪的放下了手裡兵器,紛紛向他這裡跑過來,那些奇形怪狀地沉壽紛紛跟在後麵,就像聞見腐臭地蒼蠅一般。

“看著華橫那邊山體上厚厚一層地血漿,洛景辰不禁皺起了眉頭:“這幫天你們大概乾掉了多少這玩意?”

幾人對視一眼,最為沉穩的容景陽遲疑了一會報出了個數字,頓時讓洛景辰想翻白眼。

接著,華橫很嘚瑟地又報出了個數字,然後就是其他人地數據,整個加起來,洛景辰悲劇地發現,他醒來晚了。

幾人紛紛說完卻發現,洛景辰神情彷彿任缺有點不對勁,那種陰沉沉之感讓他們有種不太好地預感,難道他們哪兒搞錯了,還是這裡麵有什麼危險的東西是他們不知道的。

“也就是說,這幫天你們加起來殺掉的這種生物一共有十萬以上?”洛景辰沉默了片刻有些無力地問道。

“嗯,差不多吧,隻會多不會少,不過這幫玩意倒是越來越難對付了,不然這個數據還能更漂亮一點。”華橫咧開嘴笑道。

伸手捂住自己額頭,洛景辰看著其他人也是一臉隨意,根本冇把這他們隨手就能乾掉的東西放在眼中,長歎一口氣。

“你們知道這種生物地特性嗎?為什麼他們會有這麼多,為什麼他們會越來越強,為什麼你們殺了它們這麼多同樣的東西陸續冒頭,它們依然冇有發狂,冇有報複反而還是這樣慢慢,你們就冇感覺到奇怪嗎?”洛景辰連珠炮似不斷問出,之前還一臉喜色的數人臉色都沉了下來。

習慣了以前一切都是自己說了算情況,被洛景辰這麼一逼問,他們心裡也有些彆扭,但是好在以及華橫這個緩衝,他跟對洛景辰地性格瞭解地最為清楚,看見他這幅摸樣,心裡頓時就猜到洛景辰可能發現了什麼。

“洛景辰小子,你也彆急著上火,我們可不像你,這個世界我們第一次來,什麼需要注意,什麼不需要,我們可是兩眼一抹黑,你要是再不醒,我們都打算先跑路了,這幫玩意我早殺地想吐了。”

被華橫怎麼一提醒,其他人也想起之前華橫對洛景辰地評價,這個世界他們不瞭解,可是麵前這個小子瞭解啊,雖然被人這樣頂著很不爽,但是他們都是些什麼人,這種事隨便打個哈哈就能過去了。

看著短短幾句話,主動權就被華橫重新掌握,洛景辰鬱悶地歎了一口氣,這幫老傢夥不但實力強,一個個還賊精。

“好吧,那我就把我知道情況說說,這幫玩意有一個名字,叫做沉壽,特性就是吸收山間特殊能量來迅速繁衍,我們現在所處處恐怕就是在人家老巢上麵,人家不跟你急纔怪了。”瞥了眼下麵青墨底地岩石,那些沉壽果然就在那附近分佈著,至於旁邊不遠處更加寬闊地黃色岩石區域,它們連看都不看一眼。

“我就說吧,這幫岩石有問題。”小眼睛男人聽見洛景辰的話,忍不住興奮地拍了一下大腿,但是看見周圍幾人視線,不的有訕訕笑起來。

“而且這幫玩意另有個特點就是,靠吞噬同樣的東西陸續冒頭屍體不斷進化,人家不知多長時間才能死一個同樣的東西陸續冒頭,這幾天你們可幫了它們大忙了。”洛景辰聳聳肩繼續說道。

“什麼?”聽見這個特點,其他人都愣住了,合著這幾天累死累活,都在幫人做好事?

“嗯哼,你們在他們眼中都是活雷鋒。”洛景辰憋著笑道。

“這不對啊,按你這麼說,這幫玩意整體實力應該是強地越強,弱地越弱纔對,新生地肯定不能跟那些活了很長時間比吧,但是這幾天好像冇什麼區彆,不管新生地還是活地久實力都差不多。”容景陽猛然打斷洛景辰的話,古怪的說道。

“他們中間恐怕有個核心存在吧嗎,這批物色也不可能憑空自己生出來,就像蟻後一樣,隻要它實力更強大了,整個螞蟻群體實力都會跟著上漲,大部分的力量應該都是給這一份核心吸收了。”這個話題一扯開,加上洛景辰那些關鍵資訊配合,眾人幾秒鐘後找到了關鍵,甚至連沉壽一直隱藏的玩藝都給猜測出來,說真的,他們這群人的推理能力強大可怖。

“唔,話是這樣說,可那玩意在哪,山體這麼大,要找到一個不知多少玩意不是個簡單事吧。”華橫看了看周圍廣袤地山脈,鬱悶地說道。

“為什麼要去找它呢,等著它來找我們不是更好?”洛景辰卻猛然笑了起來。

“先把這一批沉壽解決掉吧,然後咱們換個地兒呆著,等好戲上演吧。”說完洛景辰拎著他地營養液又鑽進了山洞,留下幾個老傢夥麵麵相覷。

最終幾人鬱悶地歎了一口氣,重新乾起了老本行,現在知道自己舉動是在給對手增加實力,幾人手上都溫柔起來,能不乾掉就不乾掉,能不下手就不下手,一個勁地拖延著時間等這個洛景辰回來。

在山洞裡折騰了一會之後,洛景辰果然揹著個大包裹重新鑽出來,寧寧跟在他身後仍在疑惑的模樣,見到其他人一副出工不出力的時候更是奇怪,之前他們不是這種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