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ZQ小說網 >  最強進化王 >   45 可怕對手

看著這洛景辰盯著雲中刀,竟連眼睛都一眨也不眨一下的樣子,其他人不禁麵麵相覷,雲中刀現在情況的確是非常詭異:它通體赤紅,就像一塊燒紅了的烙鐵,到他們那個級彆想找到一柄趁手的兵器,難度不小,如果雲中刀損壞,對洛景辰的戰鬥力將是一個沉重打擊。

“洛景辰小子,你彆難過,我華老跟你保證,回到根據地,拚了老本我也給你重新搞把好刀。”華橫想到之前洛景辰扔出雲中刀是地決然,心裡下定決心,拍起來他的肩頭作出了一個保證。

“對對,洛景辰,回到根據地我們合力幫你重新鍛造一柄好刀,保證不比你現在差。”其他人聞言也紛紛應聲道。

“謝謝大家地好意,但是不用那,雲中刀冇什麼事,等它恢複正常就好。”洛景辰被華橫地一番話驚醒,心中不禁湧起感動,華橫能作出了一個樣子的決定,已經下定那很大地決心,一柄好武器地代價,甚至能讓他那個級彆的兄弟資產縮水大半,那個代價不可謂不重,但是他就那樣毫不猶豫地說出來。

用暖流能量將雲中刀包裹起來,洛景辰小心地將它插回刀鞘,一陣一把顫動後,雲中刀徹底地沉寂下去,樸實無華的就像一根金屬條,完全冇有任何武器的凶悍意味。

拍拍刀鞘,洛景辰仰起頭道:“我現在戰力大損,後麵可就靠大家護著了。”

一番話讓其他人心不禁放下來,洛景辰說那話意思已經很明白了,那件事就此結束,他們也不欠他什麼,如果感覺過意不去,剩下的路上多出點力氣讓他偷偷懶就行。

對於那個要求,冇人會不答應,本來洛景辰就是一個嚮導,做好他地本職工作再好不過,有那那第一場地經驗教訓,相信接下來他們地路會好走不少。

將沉壽核心剩下的玩藝兒收拾下,在冇什麼危險的值的注意地之後,一行人趁起來夜色走了那個破爛不堪的山穀,周圍的物體基本上被之前戰鬥的可怖波動嚇跑,因此一行人地行進速度相當快,反正也不用特意去尋找方向,按照先前經驗,一路向前就好,係統自然會指引他們到達最終目地的。

就在洛景辰等人離開後冇多久,那片破爛的山穀中猛然悉悉索索出現不少,矮小身體上,全副武裝地穿起來金屬鎧甲,手中揮舞起來粗大狼牙棒地醜陋生物,如果洛景辰還在那裡地話一定可以認出來。

它們跟他第一次遇見地的穴人極為相似,可在一些細節卻有起來很大地不同,它們總是不耐煩地來回走動起來,身上關節雖然也已經變形退化,但是卻冇有的穴人那嚴重地畸變,身上濃烈地硫磺味道,彷彿一點就起來,加上那不安分地動作,讓它們顯的極為暴躁。

那是另外一隻的下種族,而且是安然在的下紮根地種族,的田流族人。

那片山穀區域地沉壽,跟的下地的田流族人一族相當交好,的田流族人需要沉壽核心分泌出來地一種特殊液體,來用於族中地材料鍛造,而沉壽核心也需要每隔一段時間就鑽進的下,吸收那無儘地化金之力,兩者相互合作地很是愉快,但是現在沉壽核心居然死那。

尤其是下麵的兄弟報告,沉壽核心身上地那顆破滅之瞳也就不見了。那更讓化金憤怒,那顆破滅之瞳可是連族長大人都心動地寶物,如果不是沉壽核心比較能對付,而且它身上又確實有不少好處地話,的田流族人一族早就殺那它取出破滅之瞳那。

可是現在沉壽核心被殺,破滅之瞳消失,那個訊息一旦傳回族內,負責跟它交易地化金第一個要倒黴,想到那恐怖火海灌體的痛感,化金就渾身發顫,咬起來牙發出一道道命令,就算把邊上翻過來,也要找到那幫膽敢染指它們的田流族人一族寶物地傢夥。

等到那幫吞火人消失在麵前,化金不耐煩地坐在一塊巨石上,矮小身體中那顆彷彿要爆開的心臟逐漸平息下來,看著這一片狼藉的山穀,臉色逐漸凝重起來。

長時間生活在地底下。化金對周圍山石地顏色極為敏感,雖然上麵蒙上了層厚厚灰塵,但是下麵那幫碎開的部分還是可以輕易看出,那些石塊是剛剛碎裂冇多久。

那一發現,讓化金不禁心中一跳,小心地在周圍看了一圈之後,臉色徹底陰沉下來,從那道開裂的山穀,到前方那幾個突兀大坑,那一切都是在很短的時候內出現的,甚至連那焦土都還在散發著焦糊味道。

那也就表示,在很短的時候內沉壽核心就被人殺死在那裡,而且還連一點有價值的玩藝兒都冇剩下,下手的人不管是實力還是經驗都相可怕,火焰心裡不禁有些擔心起來,他那點實力彷彿並不足以追擊那樣子的對手啊。

皺起來眉頭想那半天,化金猛地拍起來大腿立起身,充滿招呼起來屬下地士兵,亂糟糟地鑽進身後一個剛剛開拓出來的洞,很快就不見。

而剛剛走了片區域地洛景辰等人,剛剛將包裹放下,搭起一個簡易的篷帳。清澈地小溪從山間流出,在眾人麵前蜿蜒出一塊很棒的弧形區域,他們的篷帳就在溪岸邊上。

一場惡戰讓每人精神上都有些疲憊,何況幾個傷員還需要充足地休息,那樣安排自然不會有人有意見,基本洗漱之後,洛景辰鑽進那自己的篷帳,看著這深邃地夜空,他腦中又浮現出之前兩次地經曆,摸那摸身邊地雲中刀,他無聲地呢喃道。

“我們來那!”

深得天空中不時有流星劃過,看著這那個在地球上絕對無法所見純淨,洛景辰的精神漸漸放空,目前那片星河不斷放大嗎,洛景辰陷入一種詭異的舒緩情境中去。

不知道多久以後,洛景辰發現意識中出現一個個火紅的小點,就像畫布上甩上的紅色顏料,一動一動的跳躍起來,同時一片廣袤深沉的黑色出現在眼前,跳動的紅色在黑色上極為顯眼,隨起來意識的拉高,洛景辰恍然發現了像老朋友一樣地場景,那塊起起伏伏的區域不正是他們之前翻越過來的山脊嗎。

看到那個洛景辰不禁凝神注視起來下方,那塊起起伏伏的區域,迅速在眼前放大,很快一個像老朋友一樣地不規則圓形出現在麵上,那是之前被他們毀掉的小山穀。

然後洛景辰目光再度調轉,看向那幫不斷跳動的火紅小點,隨起來注意力的集中,它的真實麵目也漸漸出現在洛景辰眼前。

“地穴人?”在看清那幫火紅色的瞬間,洛景辰驚疑道。

但是很快他就否定那那個結論,因為那些生物身上穿起來的衣物,跟地穴族有起來很大的區彆,那幫金屬的製品,很是高階精緻,絕不是地穴族的水平能做出來的?,難道是另外那幾個地下種族中的一個?

想到當初地穴族跟他講述過的訊息,洛景辰皺起那眉頭。

那幫地田流族人族人並不知道洛景辰已經看到了它們,幾人一小隊,謹慎小心向起來前方摸索和,每個小隊中,還有一個像獵犬般的生物,不時的在地上嗅探起來什麼,然後對起來個方向撓那撓,那支小隊就會迅速改變方向。

那些田流族動作極為輕盈,身體輕輕地扭動幾下就能瞬間鑽進地麵,尤其是在高空俯覽,洛景辰能清楚地發現那些傢夥簡直就是土行孫,很短時間內就能穿越上百米距離,然後它們會再次鑽出來,重新確定方向。

是來找他們的,看見它們不斷調整方向,洛景辰頓時明白那那些田流族的打算,精神收斂,洛景辰在空中計算一下頭那幫雙田流族距離他們營地距離,心中稍安。

有足夠時間讓他們應對。

然後洛景辰想退出那種奇妙的狀態,清醒過來吧,洛景辰對自己說道。

嗯?冇有反應。

再來一次。

還是不行。

再來

不知道嘗試過多少次,洛景辰頹然地發覺,他根本無法從那種詭異的狀況中脫離,他隻能在那虛空中看著這下方的一舉一動,不管發生什麼都無法做出反應。

那種感覺真是讓人噁心啊。

抬起頭看著四周深沉無儘黑暗,洛景辰心裡湧起憤怒,那種情況不可能無緣無故的發生,最有可能的就是他的思緒被某種東西侵入,而有那個能力的,據他所知,隻有係統一個。

該死的係統,它究竟想乾什麼!

“你很憤怒?”突然,一個空曠的聲音響起,洛景辰感覺自己就像處在一個大得房間中,那聲音剛一響起,周圍就是無儘迴響。

“你是係統!”洛景辰心中一緊,但是很快反應過來,看著這目前黑色,沉聲問道。

“係統?可以那麼說吧,但是我不是它,它也不是我。”那道聲音說起話來很有禪機,但是此時此刻洛景辰根本不想聽它說話。

“你是誰我不關心,那裡是哪裡我也不關心,我隻想知道,你什麼時候把我送回去,我的夥伴還在下麵,他們即將麵臨危險,我需要幫助他們。”

“夥伴,多麼讓人嚮往的情感啊。”那聲音歎息那一聲,彷彿帶起來無儘遺憾,旋即對洛景辰道:“既然你是第一個能接觸到我的人類,那就好好使用我留給你的東西吧,它或許可以讓你拯救越多同伴。”

說完那道聲音再也不見蹤跡,洛景辰環顧4周,依然是一片黑暗,再看下麵,那幫紅色小點已經距離他們營地很近那,心中的焦急更甚,如果他不去提醒,那些田流族瞬間暴起,營地中的幾人肯定要吃大虧,看它們對土石控製,簡直出聲入化。

不管事先佈置的預警設施有多精妙,都不可能對內部產生傷害,而打洞對那些田流族來說真的像吃飯喝水般簡單。

“喂,你究竟是誰,送我回去啊。”洛景辰對起來黑暗又叫那幾聲,冇有一點迴應,他徹底死心那,看來那個傢夥真的走了,可是把他仍在那裡又是怎麼回事?

看著這下方黑暗中點點紅色,洛景辰強迫自己冷靜了,幾次長長的深呼吸,他終於平靜那很多,開始仔細回想起來他來到那邊經過,從他躺在帳篷裡看星星開始。

一步一步地精神變化,一直到出現在那裡,洛景辰詭異地發覺,那從頭到尾居然冇有任何讓他感覺到不對處,一切都是那麼順其自然,好像發生那一切,根本就是命運安排的一樣。

搖頭,將那種感覺甩出腦海,洛景辰皺起那眉頭,那個聲音說它不是係統,係統也不是它,然後就說給自己留下什麼東西就了,還能在坑點嗎?

想到那洛景辰又是一陣鬱悶。

但是很快他就發現了不對,他情緒起伏的有點太劇烈那,那跟他之前的狀態很不符合啊,而且似乎在那裡他情緒特彆容易受到影響,很容易就因為一點小事情就起伏波動。

洛景辰看著這那幫紅色的小點點,不禁陷入那沉思。

他開始回憶之前那道聲音出現時的狀態,似乎在那時那道聲音中就冇有任何感情波動,有點隻有無儘平靜,已經空曠。

對,就是空曠!

洛景辰腦中靈光一閃,彷彿抓到了什麼重點。

那道聲音的狀態一定和控製那裡有關係,洛景辰反覆輕聲唸叨起來那句話,腦中開始那急速旋轉,然後習慣地想調動掃描的能力來幫助計算,但是試那兩次之後,洛景辰突然發現,竟然冇有任何反應。

而且似乎從始至終掃描都冇有反應,那太不合理了。

不管在什麼時候,掃描從未停止過工作,那是那麼長時間以來係統強悍實力保證的。

但是在那裡,在那個不知是什麼處,係統實力遇到那阻力。

“係統?可以那麼說吧,但是我不是它,它也不是我。”突然,那道空曠的聲音從洛景辰心底浮起,腦中激烈地轟鳴那一聲洛景辰呆愣住那。

係統,那道聲音也是係統!

隻有同樣級彆的力量才能相互遮蔽對方,也隻有那樣那道聲音纔會對他的問題作出那種回答,它也是係統,但不是現在控製起來的球地那個係統,是那個意思嗎?

洛景辰的大腦前所未有的高速運轉起來,那個巨大到震撼訊息讓他很難集中起注意力,但是為那弄明白他這樣問,他又隻能細細地思考起來一切的可能,那種感覺還真是奇怪啊。

第一個可以接觸到它的人類,是指之前那種空靈的狀態嗎,包不包括地球上的人類呢?

每一個問題都有無數種可能的答案,而每一個答案背後都對應起來各自不同的結局,那一瞬間的超高速思維,甚至讓洛景辰產生一絲強烈的噁心感覺,就像被扔進那離心機告訴旋轉那十分鐘。

強忍起來那種呼之慾出的感覺,洛景辰繼續思考起來存在的可能,眩暈感越來越強烈,目前世界似乎模糊成一片,就像成像時冇有對焦的鏡頭。

突然在那極度的眩暈中,洛景辰猛的清醒下,就在那一瞬間目前黑暗被撕裂那一道縫隙,透過那裡隻見那星空。

那讓他沉醉其中純淨星空。

那道一閃而過的星光成了洛景辰最大動力,腦中的眩暈感此刻也變地不那麼讓噁心那,一個個念頭在腦中浮現,然後迅速被排除掉,身體上的強烈反應跟精神上的絕對平靜變成了一個鮮明的對比,從未有過那麼一瞬間,洛景辰感到如此的寧靜,那是掌控一切之後的心如止水,任何衝擊都無法在其中掀起一絲漣漪。

目前黑暗消失,胸中成正比堆疊的噁心消失,下方那起伏的黑暗消失,那幫密密麻麻的小紅點消失,一切都消失。

出現在洛景辰目前是那純淨深得天空,閃耀的星辰彷彿一顆顆璀璨的珍珠,耳邊還有微弱的蟲鳴聲傳來,遠處山風吹過,輕輕地沙沙聲響起。

洛景辰猛的從們躍起,看著自己毫無變化軀體,剛纔的經曆彷彿做夢一般,或許那就是一個夢吧,不然如此真實,怎麼會在瞬間讓一切都就不見?

搖頭,習慣地打開掃描,洛景辰正要爬起軀體僵硬那。

他就像一個泥塑般靜止在那裡,雙眼圓睜彷彿看到了什麼不可思議的事情一樣。

但是真實的情況確實是隻見那不可思議的事情。

掃描消失!

不錯,就像在那片奇怪的東西中一樣,掃描消失。

取而代之的是一個他從未見過的介麵出現在眼前,一樣是虛擬視界,一樣可以操縱,但是一切都跟掃描不一樣。

之前發生的是真的!

有一個新的係統也是真的!

他脫離那原係統控製更是真的!

那一切的真實發生在眼前,洛景辰竟然害怕起來,他害怕那些隻是一場真是的美夢,一旦醒來就要徹底破碎,空留下無儘遺憾讓人追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