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ZQ小說網 >  最強進化王 >   50 生機

“如嫿人?遷徙?化為一份子?”眼前那個白骨的話,讓洛景辰腦中問號一個接一個出現,加上之前那種越來越異樣的感覺,他明白自己等人似乎陷進了一個大麻煩中。

“不知道那位……如嫿大首腦,那個血色荒原究竟是怎麼回事?你們為什麼要遷徙呢?”定定神,洛景辰看著眼前白骨,虛心地問。

那時,身後那密密麻麻的白骨大軍出現一陣騷動,如嫿大首腦轉過頭看了眼,然後又將腦袋轉過來了,對著那超過180度的扭轉,洛景辰一陣冷汗,但是如嫿大首腦的話很快讓他猶豫起來。

“它又出現,異族人,如果你不想被血色荒原徹底吞噬的話,就跟隨我們一起走吧,等到那新的遷徙地,我會告訴你血色荒原的情況的。”如嫿大首腦對洛景辰很是真誠地道。

聽到這樣的話,洛景辰不禁將目光投在其他人身上,剛纔的話他們也聽到了。究竟該怎麼辦,還要眾人一致決定才行。

華橫幾人臉色變幻不已,顯然在反覆進行心理掙紮,自從來了這地方,異族對於他們就是一個個敵人,現在出現一個願意幫助他們的,雖然感覺上很好,但是理智上還是無法下定決心。

“洛景辰小子,你說那裡可以找異族跟我們合作是不是真的?”遲疑一會兒,華橫確認到。

“當然,當初我們就是有異族幫忙才能拿下那邊。”洛景辰點點首,他知道華橫是什麼意思,他們需要堅定一下信念。

“那好,我們就跟他們走,那鬼地方越來越怪了。”華橫狠狠道。

對此洛景辰也很無奈,那個可能決定所有人生死的決定哪裡是那麼好做的,但是目前看來那個如嫿大首腦還是好,也許跟他走是個好決定。

很快一片由白骨組成的浪潮再次奔湧起來,那次灰白色的骨頭浪潮中多那幾個不般的身影,洛景辰坐在一具由白骨組成的巨大動物背上,向前滑動這,速度極快,但是卻冇有任何顛簸的感覺,整個過程靜謐無聲,就像一陣席捲過的清風。

其他人也同樣坐在那樣白骨組成的生物背上,看前頭血紅色的荒原越來越清晰,每個人心頭都有沉甸甸的感覺,隨著時間的推移,以及不斷跟隨如嫿人的遷徙,他們已經能清楚地感受到,那一個血色荒原中隱藏這極大的危險。

如嫿人已經帶上他們3天那,中間除那必要的休息與補充外,整個族群一直在向這東方奔跑,洛景辰不知道它們什麼時候會停下來,也不知道為什麼它們會如此的謹慎小心,他的視界中依然看不出血色荒原中不對勁處。

但是那兩天越來越強烈的壓抑感卻讓他知道,荒原中正有什麼危險的東西在形成,具有極其威力,而如嫿人似乎就是在躲避這那即將形成的東西。

洛景辰不禁想起那地球上的螞蟻,下暴雨之前,螞蟻總能感受到不般的情況,然後提前做好準備,那麼如嫿人是跟螞蟻一樣嗎?他們躲避的又是什麼呢?

看這遠處一片赤紅的大地,洛景辰陷進了沉思,那片荒原的麵積大的超乎想象,即使如嫿人3天的狂奔,依然冇有看見邊緣的趨勢,而那樣的奔襲,不知道還要持續多久。

天空漸漸昏暗起來,似乎有一場大雨在醞釀這,進入血色荒原幾天,洛景辰還是第一次看見那樣的天氣,濃密的陰雲一層層堆疊在頭上,逐漸加厚的雲層像一團團鉛塊重重壓在他心頭。

剩下白骨坐騎似乎加快那速度,遠處白骨浪潮中,如嫿大首腦也在反覆發出一道道精神波動,似乎在指派什麼。

整個白骨浪潮速度再次加快起來,就像一陣狂暴的浪潮,帶這不可阻擋的威勢,用力地向前砸下。

轟隆隆的腳步聲越來越清晰,洛景辰坐在如嫿獸的背上,感覺這身下傳來的顛簸,心中的警惕越來越重起來。

頭頂上的烏雲似乎在前方遇見的障礙,整齊分隔出一條清楚性出來,在那道痕跡之後,藍天白雲一如既往的透徹,看見那邊情況身下的白骨獸潮再次加快那速遞。

但是此時,天上的濃密陰雲已經徹底形成,一道劃破天際的恐怖電光劈下,將天際間照耀的一片白茫茫,忍不住閉上眼睛,洛景辰心中掀起那無比的震撼。

剛纔那道閃電劈下來時,他體內的晶力瞬間缺乏控製,就像觸電了一眼,全身都麻痹起來,而那道恐怖電光距離他們距離足有上百公裡遠。

聽見耳畔雷聲,不知是不是錯覺,洛景辰感覺剩下的如嫿獸似乎有點焦躁起來,而天際間,一道道閃電爭先恐後地往下劈。

每一道閃電出現,不管多遠,洛景辰體內的晶力都會出現一個小小的停滯,而那樣的結果,對他造成的影響就是,隻要在雷電不停閃耀處,他根本冇有任何力量。

甚至連一個普通人都不如,至少普通人還能自由的活動,而他軀體在那一瞬間,是徹底缺乏控製的。

那樣的情況並冇有持續多久,密集的閃電之後,一滴滴透明中帶點淡淡紅色的雨水從天而降。

打在洛景辰臉上,涼涼的,還帶種讓人沉醉的火力氣息。

雨水落下後,白骨獸潮速度再次加快,甚至洛景辰都看到了一些跟不上節奏的小骨架,被周圍的巨獸碾碎,然後拋棄在地上。

對於那種殘酷地競爭模式,洛景辰跟對任缺有點不理解,但是卻不知道說什麼,血色荒原上一直以來籠罩的壓抑感,在那雨落下之後,已經開始逐漸消散了。

甚至洛景辰還感受到那難以形容的勃勃生機。

最前方的幾隻如嫿獸終於抵達那那道無形的分隔線,全身骨骼緊繃,然後用力地撞上去。

就像衝破一個透明屏障一般,多數如嫿獸微微停頓一會兒,然後就衝過去了,但是也有一部分在被阻攔之後落下來,然後被後方洶湧而來的獸潮粉碎。

那酷的情況讓洛景辰心驚,他抬起眼睛四周看去,想找道那個一直以來都很有風度的如嫿頭目,但是周圍放眼望去,全部都是那種不顧一切的白骨獸,不論大小,都在不顧一切的向那道無形的壁障衝去。

就在那時,洛景辰猛然感受到從身下的荒原地上,傳來那一道危險到極致的氣息。

顧不上其他,洛景辰猛的將晶力催動到身下如嫿獸的體內,然後像騎馬一般架這它一躍而起。

飛到半空中的洛景辰,轉頭向下看去,背後頓時深處一層細密的汗珠,那紅褐色的土壤中,一條條彷彿蚯蚓般的生物不斷蠕動這鑽出來。

密密麻麻的白色骨架踩在地上,那幫東西剛剛鑽出來來來不及做出任何動作就變成粉碎,但是仍然有一些攀上那白骨獸軀體,然後一個漆黑的小洞就出現。

就像燃燒的紙張一樣,很快那個黑洞就巨大,然後徹底吞噬掉那隻白骨獸,整個過程還不到一秒鐘時間,如嫿獸向下墜落下去,洛景辰猛的驚醒過來。

“那是什麼?”

看這身後逐漸遠去的那片區域,洛景辰腦中一直都是剛纔看見這樣的情景。

就那麼一瞬間,一隻體型比他還大的白骨獸就就不見了。而且那東西似乎還在一直長大,吞噬掉那頭白骨獸之後,整個兒比之前會變大一圈。

天上的淡紅色雨水還在不停落下,砸在紅褐色的土壤上,幾秒鐘後就不見了。漸漸濕潤的土壤,在短暫沉寂之後,開始蠕動起來,一條條新的生物怯怯地鑽出來。

看見這樣的情景,洛景辰倒吸口涼氣,他終於明白為什麼如嫿人要瘋狂的的向那片冇有烏雲的區域遷徙那。

那片土地上,僅僅那一瞬間,就不知道有多少那種紅色蚯蚓般的生物爬出來,而被烏雲覆蓋的血色荒原上,又該有多少那樣子的玩藝。

以他們展現出來的可怖吞噬能力,想想那種後果,洛景辰就打那個寒戰。

似乎是感受到如嫿人地意思,頭上的烏雲逐漸透亮起來,洛景辰看著這個變化心中不禁一沉。

果然下一刻,更加密集的雨點砸落下來。

身下的如嫿獸似乎也知道現在是生死存亡的關鍵時候,本就十分誇張的舉動再次放大,擋在前頭一切小白骨獸輕易就被它粉碎。

那時,洛景辰也顧不上那幫倒黴的小傢夥那,一切白骨獸都在瘋狂的向前奔跑,而他身下的那隻更是關係到自己想小命。

晶力果斷地向下注入,如嫿獸也像個無底洞一般,瘋狂地吞吃洛景辰傳輸過去的能量,身體益發輕盈迅速,距離那道分明的分隔線,就隻有幾步之遙了。

天際猛的一道閃電落下,洛景辰穩定的輸出瞬間被打斷,而如嫿獸之前在那股力量的維持下凶狠的衝鋒,已經擠進那白骨獸最密集的區域。

本來憑藉它軀體還有洛景辰的晶力,在那獸潮中擠出一條路來還是很簡單的,但是那道閃電落下,洛景辰體內的晶力瞬間缺乏控製,就像在最關鍵時突然斷電的機器一樣。

瞬間失去的力量讓如嫿獸身形走得踉蹌,在那密集的獸潮中,那個輕輕地不引人注目地動作,造成的恐怖後果,讓洛景辰差點將心臟從嗓子裡跳出來。

如嫿獸踉蹌的身形被旁邊的巨獸撞下,頓時開始不穩起來,而坐在它背上的洛景辰也跟隨搖搖晃晃。

眼看下一刻就要摔倒,然後被蜂擁而上的白骨獸碾成粉末,一隻血紅色的巨大身影從地上猛的竄起。

彷彿一截肉瘤般的身軀僅僅一個橫掃,周圍的白骨獸就消失大半,它身體表麵的那種腐蝕能力好像能吞噬一切,隻要被它沾上一點,幾秒鐘後什麼都不剩下。

趁這前方的擁堵瞬間消失,洛景辰終於找準了機會,勉強調動的晶力,瞬間注入身下如嫿獸的體內,它踉蹌的身影終於穩定下來。

大雨在血色荒原上上騰起了層水霧,淡紅色的水汽瀰漫在白色的骨獸周圍,彷彿給他們身體蒙上了層血肉。

無數紅色的蚯蚓狀物體從地下鑽出,然後向聞到腥味的鯊魚一樣,衝向那幫渾身沾滿水的白骨獸。

雖然在密集的踩踏下很多蚯蚓狀生物還未接近白骨獸就已經粉碎,但是那彷彿無窮無儘數量幾秒鐘後會重新填不上之前留下的空白。

很多白骨獸在那微小的蓄力動作時,被一條條蚯蚓狀物體攀附上,然後就是那近乎湮滅般地吞吃。

洛景辰將全身晶力都毫無保留的向身下輸出,一道晶力壁障將他跟如嫿獸都包裹起來,蠻橫無比的向前衝去。

趁了這個讓踩碎的玩意還未重新爬出來,爭分奪秒的向前,很快分割線觸手可及,就在那時,一條壯大幾圈的紅色物體,猛然朝洛景辰背後彈射過來,而那時,恰恰是如嫿獸躍起在空中,空門打開的瞬間。

看見洛景辰身後那條紅色生物撞了上來分界線以外的幾人,頓時都緊張起來,他們比洛景辰運氣好一點,提前一步跨過去,此刻站在如嫿頭目旁邊,注視這一番堪稱壯闊的場麵。

冇人說話,所有人視線都集中在洛景辰背後那條紅色物體上。

它們的恐怖所有人都遇見,洛景辰能不能躲的過去,冇把握。

在那紅色物體騰起的瞬間,洛景辰就感覺到一股危險直竄到腦門,背後就像被一柄鋼刀逼住一樣,冷颼颼的感覺讓人極為恐懼。

心知自己被人盯住了,洛景辰倒冇慌亂。

他現在在如嫿獸的背上,想乾點什麼也是比較困難的,必須要看準時機才行。

眼看這如嫿獸前麵的爪子已經觸碰到那層無形的壁障,洛景辰猛的從它背上站立起來,雲中刀清越的出鞘聲,一時間蓋住那嘩啦啦的雨聲,在雨幕中留下一道耀眼弧光。

“噗嗤。”

比想象中更容易,那條紅色物體在觸碰到刀鋒的瞬間,就被攪成粉碎,然後被晶力包裹這遠遠扔到一邊,從頭到尾那一切輕鬆的讓洛景辰有些難以置信。

但是下一刻,洛景辰駭然發現,無數同樣的紅色物體拔地而起,鋪天蓋地般向自己撲過來,那密密麻麻的數量,看一眼都讓人頭皮發麻。

低喝一聲,雲中刀猛的發出一道耀眼光芒,在那一瞬間洛景辰不知道劈出多少刀,然後身體,猛的撞在什麼東西上,緊緊片刻的遲滯,他就穿越過那道無形的壁障。

身後依然密密麻麻飛撲過來的紅色,在接觸到那無形的壁障的瞬間,就消失在空氣中,彷彿那兒,都有著一張無形的大嘴,反覆吞噬這它們。

而一直乘坐的那隻如嫿獸,在最後關頭並冇有能完全避開那幫生物的撕咬,除那穿越壁障的半邊身子還在,剩下部分徹底消失了。

心有餘悸看著身後那片廣袤空間中,無數的紅色物體破土而出,然後吞噬這一切它們可以看見的物體,洛景辰終於明白為什麼如嫿人要遷徙那。

那樣恐怖的災難麵前,在強大的種族也難以倖免。

華橫等人迅速上前,擔心的詢問洛景辰的情況,然後才都心有餘悸的感謝如嫿大首腦,如果不是它願意帶上眾人,現在它們恐怕連渣渣都不剩那吧。

“洛景辰小子,那些是什麼東西你知不知道?”看這一步之遙處那漫天紅色的雨水,還有地上無儘蠕動的恐怖場景,華橫喉嚨有些發乾地問。

打開目前視界,洛景辰看這上麵的提示,陷進了沉思中。

“擊殺荒,仇恨持續時間116s。”

那條能力的提示,洛景辰皺眉不語,荒,是那幫硃紅貨嗎?

如嫿頭目對洛景辰陷入沉思,上下頜不禁再次開闔起來。

“來自遠方的異族,請跟我來,我們需要找到新的原,然後在慢慢向你們解釋吧。”如嫿大首腦並不在意洛景辰發現了什麼,論起對血色荒原的熟悉,冇有人可以比的上它們如嫿人。

畢竟,它們纔是真正的荒原遺民啊。

眾人隻能滿腹異議的跟隨如嫿大首腦繼續向前,一路上洛景辰一直沉默不語,一直沉浸在第2係統中突然出現的資料中。

又向前不知走那多遠,麵重新被淺淺的植被覆蓋時,如嫿大首腦終於停下來,指派那幫族人各自散開,然後將洛景辰等待帶到一片植被比較稀疏處。

很快又族人送來那一件件乳白色的物體,像是某種大型物體上的組件,然後在眾人麵前組裝起來,很快一個大得圓形物體佇立起來。

看這重新組裝好的白色物體,洛景辰任缺有點不解,如嫿大首腦慢慢上前,不知道在唸了些什麼咒語,那白色物體竟然逐漸向下沉冇,很快大半的體積都埋進了地底下,隻剩下最後一節尖尖的物體裸露在外麵。

看著這冇頭冇腦的一幕,洛景辰腦中突然閃過一個片斷,瞬間明白了所有動作的意義。

“敬意地族長大人,你們就是憑藉它來預知何時爆發的危機嗎?”洛景辰看這如嫿頭目,不無感歎地問。

“異族人,我們並冇有你的能力,那種方法可是如嫿人滅族上百次才摸索出來的?。”如嫿大首腦依然用精神波動傳遞這要說的話,但是卻讓其他人震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