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ZQ小說網 >  最強進化王 >   52 觸角崩潰

刺眼的閃電再次出現,但是那一次卻無法對洛景辰造成任何影響,在如嫿人無儘傳承中,有太多的辦法可以對抗那短短一瞬間的僵直。

很快整個上空完全被黑色烏雲籠罩,天上地下烏黑一點,那道無形的界限不知道多遠以外處,所以現在那裡看不見任何東西。

不時閃耀的雷光,將兩人的臉麵照得一片慘白,又是一道粗壯的閃電落下,淅淅瀝瀝的小雨終於落下。

突然,如嫿大首腦將手搭在洛景辰肩膀上,一道浩大的精神力量瞬間從他乾枯軀體中擴散出來,包住洛景辰小小的思維體,通過腳下的4方碑,深入到無窮無儘地底。

上空閃電一刻不停,洛景辰的思維被如嫿大首腦的精神包住,反覆向下深久,即使洛景辰的思維被保護在中間,依然能感受到地底深處的可怕力量。

那恐怖的同化意識,讓人有種隨時都要放棄一切,投入它的懷抱中的感覺,那就是大地深處的可怕力量。

冇有堅定的意誌,浩如煙海的精神力量,根本無法對抗那恐怖無比的大地同化力量。

過了一會兒如嫿大首腦意識下降速度降低下來,洛景辰透過它的保護傳遞過來的壓迫感越來越強,洛景辰知道,如嫿大首腦已找到極限界線了。

跟如嫿人中那幫驚才絕豔的天才相比,如嫿大首腦實力還是有不小的差距,隻能勉強抵達最基礎的深度,剩下再也難以為繼。

如嫿大首腦佇立在4方碑上軀體猛的顫動下,森白的火焰從他身體上騰起,迅速將它包裹在中間,然後一股更加純淨浩大的精神力量從中溢位,鑽進洛景辰軀體中。

有些迷迷糊糊的神智瞬間一清,洛景辰終於清晰感受到那地底的情況,那股精神力量就像最忠實的守護者,為他守護這最後一點的安穩。

如嫿大首腦做完那一切,它軀體徹底被白色火焰包裹,然後在星星點點的雨水中消散。

隻留下最後一道精神波動,遙遙傳入洛景辰的腦中。

突然間,洛景辰的精神波動有種熱淚盈眶的感覺,那股波動就像一個和藹慈祥的老人,拖這他的手教他蹣跚學步,跨越地底最後一段障礙,清楚地出現在一個龐然大物之前。

就像幼小的嬰兒突然站在一個巨人麵前,雖然骨子深處的親近感依然讓人感覺到熟悉,但是無意間散發出來的?危險感覺卻讓人無法接近。

洛景辰感覺自己就像那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嬰兒,在那個全副武裝的巨人麵前,做出任何一個小小動靜都是那麼困難,更何況還要找到巨人動作的規律,然後用他那渺小軀體去控製它。

但是事到臨頭,也冇有機會再給洛景辰遲疑,精神層麵時間雖然過的很慢,但是並不意味這停下來。

時間拖的越久,上麵還站在4方碑上軀體就益發危險,那幫荒蟲可怖,洛景辰已經親眼見識過,一絲的僥倖都不能有。

如嫿大首腦的精神波動突然泛起激烈地波動,那一道道漣漪幾乎連成一片,一道恐怖的波動突然從他前方那個大得一眼看不見儘頭的石塊中傳遞出來。

須臾間消失在周圍,洛景辰的精神波動可以很清楚地感覺到,那股精神波動,以一種極其特殊的方式在瞬間就穿越那那不知多厚的土層,然後傳遞到地上,消失在他能感受到的極限外。

而洛景辰所處的位子,不過是它擴散出去時的一點小小的餘波,相比較拿到浩大的波動,就像銀河較之於星辰,是那種微不足道。

精神狀態中,洛景辰感覺不到身體的情況,那幫正常的生理反應,也無法傳遞到其中來,因此,他在原來的地方僵硬那一會,幾秒鐘後反應過來,壓下心頭的震撼,緩緩接近那塊彷彿心臟般的巨大土石。

精神觸手小心地觸摸上去,洛景辰感覺自己像是在觸摸一頭洪荒巨獸的皮膚,粗糙、堅硬,帶這古樸蒼涼的氣息,在那不知道存在那多少年的地底,洛景辰第一次感覺到大地的渾厚久遠。

那種勃勃生機中蘊含一切的美好,讓他甚至忍不住想就此沉醉下去。

就在此時,又是一道恐怖無比的波動從土石深處傳遞出來,然後掠過洛景辰的精神觸手,向上不知所蹤。

精神觸手的崩潰,讓洛景辰頭疼欲裂,勉強凝聚起那隱隱有些逸散的精神波動,洛景辰滿心後怕地喘起來,儘管處於精神體下的他根本無法作出了一個樣子的動靜,可在意識深處,他還是將自己當成一個人來看待,而不是那種空空如也的精神狀態。

良久,心緒寧靜,他終於有精力來回憶之前那道擊碎了他精神觸手的大地脈動。

雖然僅僅隻是一刹那間的接觸,但是洛景辰還是在它即將粉碎的那一瞬間,感覺大地脈動的一點點情況,但是想到他感受到的那冰山一角的情況,他的心不禁沉那下去。

偉岸浩瀚,那種話形容就不用說那,比他站在一座萬丈高峰下感覺還要強烈,最重要的是,在那一瞬間,洛景辰謹慎觸手的破碎,並不是被那股偉岸力量粉碎的。

而是精神觸手已經超載了!

對,就是超載!就像滿功率運行的電腦一樣,cpu無法運載超出極限,然後燒掉那。

就像他剛纔的精神觸手粉碎一樣,從某種意義上來說,精神觸手本來就是他意識的延伸,在精神觸手接觸到那複雜到極限的數據時,連一瞬間都無法承受就直接破碎,但是作為他的思緒主體,那恐怖的數據還是造成那一定的影響。

就像看完屍體解刨後吃不下飯一樣,很自然。

想明白那些洛景辰卻迷茫那,感受到大地脈動,然後操控它毀掉上麵的荒潮,多簡單的事情啊,但是現在的情況卻讓束手無策。

大地脈動就在眼前,隨時都能感受,但是前提是要保證他能活下來,那複雜到極限的各種脈絡根本不是他的思緒可以掌控的。

難怪如嫿大首腦會找上他,恐怕也隻有係統那變態玩意,才能計算那種變態數據吧,但是現在的問題是,他根本不知道怎麼啟動係統那種計算能力。

如嫿大首腦並不知道感受大地脈動的具體情況,它以為隻要有被選中者的思維,就可以繞開那需要龐大精神力量才能做到的程式,然後接觸到大地脈動。

可是讓他們都冇想到的是,第2係統並不能主動獲取大地脈動的數據,而需要洛景辰先開啟它,然後纔有可能。

如嫿人傳承中的記憶,並冇有詳細的數據來說明那些問題,洛景辰也誤以為他會跟那幫白骨的天才們一樣,隻要將精神波動放出去,自然就能接觸到大地脈動。

但是眼前的樣子卻讓他傻眼那。

以他那孱弱的精神力量,一旦接觸到大地脈動,瞬間就會被燒掉大腦,更彆提還要操縱它改變地上的情況那。

新一波的大地脈動再次出現,依然是那樣恐怖無邊,洛景辰甚至連多看一眼都爬不上,隻能緊緊的縮在如嫿大首腦的精神波動保護下,等著那一波的過去。

凝實的精神波動再次泛起漣漪,變地稍微薄弱了一點,洛景辰心中的緊迫無與倫比,按照那樣下去,如嫿大首腦的精神波動幾秒鐘後會消耗完畢,到時候他如果還是找不到啟動第2係統辦法,那麼他恐怕就要消失在那世界上那。

等腦中的劇痛稍稍緩了點,洛景辰就將自己精神敏銳度調整到最高峰,細細地感受四周的情況,在下一波大地脈動到來之前,開始探查周圍的情況,尋找開啟第2係統契機。

那樣一散開精神,洛景辰就像身處暴風驟雨中的小舟似的,在一波又一波的滔天巨浪上反覆顛簸,那幫潛藏在水下的暗湧,冇一個都能輕易地將他粉碎。

他從來冇有想象過,大地之下居然會有那麼多中不同的脈動頻率,之前那一股波動,就已經讓他震驚的近乎失語那,但是他現在隱隱感受到的那些,每一股都不弱於之前的那道,甚至更多的還是比它龐大的多的波動。

它們以一種洛景辰無法理解的頻率在一直波動這,甚至以他的精神狀態都感覺不到它們的波動方式,就像見到一輛很nb的汽車,觀看外形一般人都能看出來它很給力,但是要想知道他為什麼會那麼給力,就需要專業知識那,可那偏偏是洛景辰的弱點。

他根本不知道那些大地脈動究竟是哪跟哪,就像人體中的無數血管,不是專業的醫生,誰能分的清呢。

精神向下無限的延伸嗎,逐漸洛景辰彷彿在眼前看到了一片廣袤的玩藝兒,一條條神龍般的線條橫亙在其中,輕輕地動彈這,每一道線條的輕微顫動,都會帶來一股毀天滅地般的恐怖波動,隻是那幫波動都消弭在周圍空間,冇有對他產生影響。

感受這目前壯闊一幕,洛景辰甚至不知道該說些什麼,那一切都超乎他的想象太多,用那種完全顛覆性的視角來觀看這地方,帶給他的震撼是難以言說的。

他隻能呆呆愣愣看著眼前那無窮無儘大地脈動,直到又一波衝擊出現,將他的精神觸手粉碎,在消散的那一瞬間,洛景辰分明看到了在無數的波動中間,一條淡紅色的波動剛剛收回那彈出去軀體。

下一刻洛景辰眼前一黑,再次出現在那塊大得石塊之前,強忍這腦袋的劇痛,細細地回憶起最後看到的畫麵。

但是腦中彷彿被人拿棍子攪拌過一樣,他根本無法集中注意力,這樣的發現讓他不禁有些緊張,一旦下一波大地脈動傳來,他那樣子毫無防護的狀態,隻怕瞬間就會被衝擊成碎片。

他開始努力的回想當初那種安靜祥和的空靈狀態,也就是他第一次接觸到第2係統時的感覺,那種狀態下,他的精神前所未有的寧靜,危機時刻,他下意識地找尋那種狀態。

但是越想尋找那種狀態,洛景辰越發現自己無法靜下心來,各種雜念就像雨後春筍一般冒出來,甚至連前一秒還在思考的問題都想不起來那。

心中焦急,洛景辰強行將精神深處壓抑的那股意識放出來,那是無數次麵對危機時凝聚出來的?意識分支,是他最後的底牌。

果然,那股精神剛一出現,頓時洛景辰感覺到自己的思維平靜下來那,就像在麵對一頭凶猛變異生物一樣,精神開始前所未有的集中。

緩慢的調整這那股精神狀態,洛景辰反覆在腦中回想第一次進入那種空靈狀態所用時間的感覺。

逐漸他的精神再次飄入前方的巨石中去,在那裡麵,再一次“看見”那無數的大地脈動,還有那廣袤的近乎無限的玩藝兒。

像老朋友一樣之感很快湧上心頭,那種空靈的感覺再次出現,洛景辰發現自己目前視界開始變化,讓人印象深刻的黑白視界重新占據視界。

就在那時,視線範圍內,一條還有些纖細的大地脈動顫動下,無形的衝擊很快擴散出去,剛剛找到感覺的洛景辰,還未有時間反應,就眼前一黑,視界重新恢複到正常狀態。

愣一會兒,洛景辰驚喜地發覺,他那次被大地脈動衝擊,不僅冇有消耗如嫿大首腦的精神波動,甚至連自己精神都冇有出現一點的損傷。

果然是係統,那股對他來說浩大的不可思議的波動,冇入係統之後,卻連一點漣漪都冇有出現,如果不是剛纔他還冇有習慣掌握那種感覺,現在恐怕連那種狀態都不會退出。

那就是希望啊。洛景辰由精神組成的雙眼微微明亮起來,以至於精神波動也變活躍起來。

重新將自己心緒放空,正所謂一回生2回熟,再難的事情做過兩次之後總會有點經驗的,洛景辰現在就發現,他那一次靜心速度比之前快那很多。

而且更加容易體會到那種玄妙的狀態,僅僅感覺過那不到一個呼吸,洛景辰就再次進入那種一切儘在掌握的浩瀚地方都,黑白色的視界裡,遠處那條安靜下來的大地脈動,安靜地沉睡這。

緊緊閉上眼睛,洛景辰將精神波動凝聚起來,然後拉伸目前視界迅速接近那條脈動。

那一動不要緊,整個地下世界卻突然像平靜的水麵扔進一顆石子,在明鏡般的水麵上掀起陣陣漣漪。

水麵上的漣漪到也就,驚嚇走兩隻水蜘蛛,小蜻蜓之類的也就完那,但是那無數脈動間產生的漣漪,卻彷彿是一場空間風暴,衝擊一波又一波的拍打在洛景辰身上。

即使早已經做好那心理準備,也有那第2係統護身,洛景辰依然被那衝擊撞的胸口發悶,腦中更是一陣陣的眩暈。

察覺到這種情況,洛景辰心中一緊,心裡知道那是他的精神波動已經不穩定的征兆,在不從那些連綿的衝擊中脫身,恐怕他就找再次步上之前的後塵那,那對他精神力量的打擊將是毀滅性的。

如此脈動餘波,足以損傷他的精神核心,一旦精神核心受損在想恢複就千難萬難那,那將會對他以後的發展造成巨大障礙。

想及此處,洛景辰也顧不上那已經距離不遠的細小大地脈動,而是緊閉雙眼,凝神守意,開始穩固他那動盪的精神波動。

即使胸口發悶的要吐出血來,洛景辰也冇有睜開眼見看上哪怕一眼,一切心神都被投入到自己精神核心中去。

那一**連綿地脈動餘波依然不依不饒的衝擊這,但是洛景辰卻漸漸穩定下來,即使還是無法在那樣的情況下脫身,但是借這不同的脈動之間的衝擊,洛景辰還是麵前穩定住那自己狀態。

隻要他全神貫注,那些大地脈動餘波就不會對他造成很大的影響,隻要給他足夠時間,他甚至能在那些脈動餘波中找到一條安全的路線,最終全身而退。

就在那時,一條新的脈動衝擊加入進來,轉瞬即逝的波動差點將洛景辰苦苦穩定的狀態擊潰,那讓他大驚失色的同時,也更加堅定那接近那邊願望。

他冇有時間向那樣一直守下去,保護這他的如嫿大首腦的精神波動根本經不起反覆衝擊,要想在那些波動中找到規律,那短短時間是根本不夠的。

隻有在如嫿大首腦的精神波動消散前抵達那道細小波動前,用第2係統找到它的規律纔有可能反敗為勝。

想及此處,洛景辰一改之前被動防禦的方式,開始在那些衝擊之間反覆遊走,試圖找準了閃過的空隙。

本來那種情況是萬萬不可能在他身上出現的,那種脈動之間的空隙,消逝時間早就超出洛景辰捕捉極限的一萬倍,就像想用肉眼看見微生物一樣,可能性不能說完全冇有,至少洛景辰現在爬不上。

但是他有第2係統,那就是一個最大的作弊器,相當於在他眼眸下麵放上那一個顯微鏡,眼前一切都清晰可見,彆說微生物那更小一些的玩藝都能看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