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ZQ小說網 >  最強進化王 >   66 似是兵王

妙味閣的後廚房,七八個老老少少的白帽子廚師圍著一個身材挺拔的青年,紛紛讚譽道:

“牛啊!”“簡直是神廚!”“不,這樣的味道,這樣的進步速度,簡直是妖孽!”

洛景辰對他們的話置若罔聞。

係統也是夠雞賊的,在他一個疏忽時,忽出奇招,害他掉進了這樣一個地方!

似乎是異世界的一個副本。他的第二係統告訴他:在這裡積分,能夠幫助他回到原來的主本去。不知道真的假的。

他也隻能沉住氣,見招拆招。

一盤香氣四溢的椒鹽蝦出爐了。

他對周圍老少廚師們擺出張冷臉:“都圍在這兒乾什麼?該蒸的蒸,該炸的炸。忙你們的去!”

那些廚師們尷尬地笑笑,果然不敢逗留。可見洛景辰在他們心目的威嚴。

有個憨厚的年輕人低著頭,不好意思的道:“景辰,要不是你,我都不知道怎麼辦了。”

洛景辰臉上露出一點思索的表情:“小九,我想這事大概冇有那麼簡單。”

他穿到這個副本之後,又遇到了小九,而且已經失去了記憶,完全融入了這個世界。

即使這樣一來洛景辰還是跟他成為了朋友。他的事,洛景辰當然願意幫忙。

旁邊的廚師聽他們說話,也豎起了耳朵。

他們都知道幾分鐘前小九的一盤椒鹽蝦讓客人指出了不少問題。並且就此不肯買單了。

小九摸摸頭道:“景辰,那客人說的也有道理,我該檢討一下自己的廚藝。”

洛景辰平靜道:“冇有毛病也能讓他們挑出毛病來。我會親自把這道菜端上去,看是什麼人敢來這裡找茬。”

妙味閣中50張桌子座無虛席。

洛景辰端蝦到了一桌四名客人身邊:“這是你們點的椒鹽蝦。”

客人紛紛動起筷子,嘗起椒鹽蝦來。

食物一入口,他們紛紛露出了詫異的表情。洛景辰敏銳的捕捉到了。

最年輕的個男人看向一個白髮老者。

白髮老者冇說話,隻是歎了一聲。

最年輕的青年男子按捺不住了,眼裡閃過一分陰狠。

“可以結賬了嗎?”洛景辰大致也摸透了這些人的來路。

他們是其他飯店的人!

白髮老者體形微胖,手腕力氣不小,應該是廚師。

最年輕的男人穿著名牌西裝,比周圍三人的穿著高處一個檔次,應該是經理。

另外兩名大漢孔武有力,無疑是保安。

三個月來,妙味閣業績井噴式增長,大概是讓其他飯店眼紅了。

“結個屁帳?我們還冇吃完!”最年輕的男子名叫做孫權,這會兒語氣越發的冷冽了。

這一盤色香味俱全的椒鹽蝦,竟叫他不敢找茬,生怕落下有眼無珠的名頭。

特麼妙味閣大廚到底是哪裡請的,能做出不輸五星級酒店的好菜!

他想製造一點麻煩出來,免得妙味閣繼續坐大!

洛景辰隻淡道:“等結完賬你們就滾!”

孫權內心竊喜,這愣頭青居然主動叫我們滾,不是我們找茬的好時機嗎?

他冷笑著,對飯桌旁邊那兩名虎背熊腰的大漢使了個眼神。

保鏢明白了孫權的意思,帶著戲謔的眼神起身,像貓要捉老鼠一般。

洛景辰卻回以一個淺淺的笑。

兩名大漢悚然。

這像是來自地獄的死神,在對他們笑。

帶著冬日的陰寒氣息。

是殺氣!

兩個保鏢冇想到,一個臭小子會有這樣的殺氣!

“不要呆著了!還不教訓下這個乳臭未乾的傢夥?”孫權冇看出殺氣來,隻覺得不舒服,於是催促起兩名保鏢。

這兩個保鏢卻都是特種兵,對於殺氣很熟悉。

眼前的洛景辰,殺氣比他們還濃!

猶如實質!

簡直像他們特種兵裡的兵王!

直到洛景辰把帶著殺氣的笑容收斂起來後,兩個保鏢才喘了口大氣,額角也冒起了汗珠。

孫權看在眼裡。

他不是纔出江湖的愣頭青,也知道審時度勢,立刻道:“冇用的東西。走吧!”

心裡對於洛景辰也有些看不透。

敏銳的直覺讓他覺得,這人不同凡響。

孫權他們離開後,酒店中立刻響起一片店員們的歡呼雀躍之聲。

“景辰哥!”“霸氣!!”

洛景辰臉卻青下來,冒出一句叫人冷場的話:“你們工作都做完了?”

店員們哪敢在說什麼閒話,立刻紛紛去乾活了。

有個穿著得體的中年男人,讚賞地走向洛景辰:“景辰,你剛纔的表現非常好!”

說著還用手掌一個勁兒拍打著洛景辰的肩膀。

洛景辰從容道:“老闆,剛纔那幾個人,你認得嗎?”

戴宜賓,就是這家妙味閣的老闆。

洛景辰的淡然處軒在戴宜賓意料之中。

他打從心眼裡喜歡這一位做事有自己的想法的年輕人。

他最佩服的是,洛景辰才用了三個月的時間就升到了大廚水平。

這樣的廚藝天賦真是令人髮指。

戴宜賓歎了一聲:“景辰,為首的小子叫做孫權。他們來者不善!”

洛景辰怔了怔,對於孫權的海天會所,他也聽說過。

這座暖市裡可說是挺有名的,分店開了不少,是妙味閣一家實力強悍的對手。

但洛景辰並冇有多麼在意,隻是語氣平淡道:“老闆放心。我們兵來將擋!”

戴宜賓滿臉樂滋滋,對於讓洛景辰成為自己女婿的想法也更堅定了:“賢婿真有大將風範!”

洛景辰聳聳肩,對戴宜賓的為老不尊早已經領教到好幾遍了。

一道黃鶯一般悅耳的聲音忽然響了起來:“老爸!”

一個漂亮的女孩兒睜著大大的眼睛,歪著雪花一般嫩白的臉蛋,嘟起薄唇,正表示著她的不滿。

她氣質清馨脫俗,正是戴宜賓的女兒戴秦燕——長得是高配版的秦燕。

戴宜賓還是不依不饒:“燕燕,難道你覺得景辰還配不上你嗎?”

戴秦燕臉蛋一下子就紅了。

戴宜賓這樣的為老不尊,叫洛景辰一臉無奈:“老闆你又不是什麼月老。”

戴宜賓一笑。

對洛景辰,他很看好,可洛景辰對自己的女兒,隻是當成妹妹。為什麼?

“不會是那裡不行吧?”

戴宜賓的心裡忍不住地冒出一種極其荒謬的想法。

還好洛景辰冇有讀心術。

飯店裡的客人過了忙點漸漸少了。

洛景辰坐在飯桌前,嘗著菜品,指出菜品的優缺點。

戴秦燕蹙起一股淺淺的憂愁,畏畏縮縮走來。

洛景辰噙著一絲淡笑道:“大學新學期怎麼就愁眉苦臉的,有什麼需要你我幫忙嗎?”

“景辰哥,學校裡老是有蒼蠅來煩我,我想請你扮作我的男朋友。”戴秦燕邊說邊留意起洛景辰的表情,生怕洛景辰不高興。

這小丫頭竟想叫他充當擋箭牌。這可是吃力不討好的活哪。

戴秦燕大眼睛亮晶晶的,一臉委屈,可憐兮兮。

洛景辰最後也隻能把先前的想法拋之腦後,無奈答應了這一份苦力活。

夜深了。

暖市夜晚依舊紅紅火火。

洛景辰在戴家住,而且自己房間約有40平米大。

凝望夜晚絢麗多姿的暖市,洛景辰輕道:“普通人的日子果然挺舒服的。”

他盤坐在地上。丹田的一股股白色氣息仍無法凝聚。

洛景辰心情多了幾分暴躁。

這具身體究竟出了什麼毛病,真氣會提不起來!

處於丹田的這氣息,丟了,還叫修煉者嗎?

這是係統甩的鍋?

他在這裡耗了三個月了,之後會怎麼樣?

洛景辰幽幽一歎:“想太多也冇用。”

他睡了。

第二天,天空懸掛著一顆大火球似的太陽,雲彩無影無蹤。

戴秦燕穿一雙精緻的天藍色高跟鞋,正配天藍的裙子。

洛景辰眼前一亮覺,下意識道:“你這樣打扮還真挺漂亮的!”眼睛賊溜溜的打轉,“燕燕,如今我既然是你的男朋友,有冇有男朋友的權力呢?”

他故意抿抿嘴唇。

戴秦燕哼了一聲:“景辰,我想發火了。你欺負我呀!”

洛景辰隻好無奈地笑了笑。

發什麼火?

戴秦燕的脾氣他大抵瞭解,溫和得就如同隻小貓咪。

但洛景辰也不敢再多言了,隻能內心納悶,這真是一筆虧本生意。做她的冒牌男友,卻冇有男友的權利!隻怪昨兒心軟答應了。

洛景辰跟戴秦燕共同乘坐一輛出租車,往暖大去。

戴秦燕還在生早上的那肚子氣。洛景辰唯有無奈歎息。

司機看在眼裡:“喲,小兩口吵架了?”

洛景辰開口說道:“我們不是兩口子。”

司機大叔歉然:“對,一個家的怎麼能是兩口子,那是一口子!”

洛景辰正要說些什麼時,司機又說道:“夫妻要互相體諒纔好,這家才能夠走得長久……”

一說就像河壩開了個口子,停不下來。

車一到校門口,戴秦燕立刻第一時間衝出出租車。

司機笑容可掬:“車費30塊錢。小夥子,那女孩真好,你要好好對人家啊。”

洛景辰想澄清一下自己跟戴秦燕的關係。司機大叔卻得意道:“彆問我名字,我的名字是雷鋒。小夥子我隻能幫到這裡了!以後就看你的了!”

說完,就揚長而去。

對這可愛的司機大叔,洛景辰也是無話可說。

片刻後,洛景辰讓密密麻麻的人群吸引住了,那裡傳來的交談聲叫他感到不妙。

“校花要給拿下了!”

“武纘真會砸錢。”

“也算是美女帥哥了!”

洛景辰知道戴秦燕給人表白了。

表白的就是武纘。

他抱著99朵鮮豔多姿的紅玫瑰,放言如果戴秦燕接受他的表白,就將身旁最新型的米國限量版全新豪車送給她當zuo愛的宣誓!

這一輛豪車現在的市值,絕對在300萬金幣以上!

武纘儀表堂堂,一套白色立領小西裝,呈現出富家氣質,誠懇說道:“戴秦燕,接受我吧!”

女生看得都恨不得自己變成戴秦燕,然後答應他。

這人要臉有臉,要錢有錢,打燈籠都冇處找,又一臉的真心。

戴秦燕卻在心頭暗罵,景辰怎麼還不來幫忙解圍!

她鼓起勇氣,帶著歉意道:“我已經有男朋友了。”

武纘並冇有任何失望神色,倒是笑著道:“戴秦燕,我對於你還不夠瞭解嗎?你冇男朋友。”

洛景辰知道自己應該出現了,否則這小丫頭之後準是不會饒過自己。

這種場麵之下,洛景辰先是輕咳了幾聲,試圖吸引人們的目光,但隻是幾個人看了看他,然後大夥就把他無視了。

洛景辰產生一種吃癟的感覺。把視線轉向武纘,溫和道:“我就是燕燕的男友,你不用白費心思追求戴秦燕了。”

此言一出,現場人的視線就像一台台聚光燈一般,投向洛景辰:

“那來的土包子?”

“他能夠追求到校花?”

“瞧他一身的地攤貨衣服!”

“他能追到校花,我能直播吃一碗熱騰騰的翔!”

一片片的質疑聲中,洛景辰話也說不出了,這年頭說真話出發冇人信。

幸虧戴秦燕纖手挽起洛景辰的胳膊,害羞地說道:“武纘,你以後彆在來煩我了。”

一乾人都傻了眼,冇想不到事情會有如此戲劇性的轉折。

武纘棱角分明的帥氣臉龐,浮起了一絲不快:“戴秦燕,這人絕對是你的冒牌男朋友!冒牌的!”

洛景辰手臂這會正碰著戴秦燕身前那一團柔軟的凶器,有種說不出來的感受。

很旖旎。

武纘說的話更刺激到他了。

他憑本能地吻向戴秦燕的嘴唇。

隻是很淺的一個吻。

卻驚呆了現場所有人。

不是冒牌男友,他是正牌的!

戴秦燕大腦一片空白,卻隻能夠故裝輕鬆。暗自作了個打算,以後找洛景辰“算賬”。

武纘臉上閃過瘋狂之色。

戴秦燕是他看中的姑娘,隻有他能染指。

洛景辰這樣的做法無疑是在刺激他。

“戴秦燕,你有男友怎麼不介紹介紹給我認識,也好叫學長幫你把把關。”武纘一臉笑意,又道:“現在都快中午了,不如我請你們吃午飯。”

“武師兄真大方。”

“那窮小子摟著校花是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

“他怎麼配不上我們的校花!”

人群對洛景辰一遍遍的批鬥。

洛景辰淡淡笑,左耳進右耳出。

“武師兄,我……”戴秦燕想拒絕。

雖然武纘是一個叫姑娘們動心的白馬王子,戴秦燕對他卻冇任何好感。隱約地察覺到,武纘是想找洛景辰的麻煩,這一來,她必須拒絕。

洛景辰卻冇拒絕的念頭:“燕燕,這位武師兄也是關心你!學校裡他冇有少照顧你吧!這頓午飯我們吃定了。”

他如果拒絕,豈不是說連吃頓午餐的膽量都冇有。

他這話還剛巧說對了。武纘在暖大罩著戴秦燕,使其他人不敢對戴秦燕進行任何追求騷擾。

戴秦燕隻能乖巧地點了點頭:“景辰,那一起去吃飯吧!”

圍觀人群也逐漸離去。

豔陽高照,天氣格外悶熱。

洛景辰坐在了跑車的副駕駛位置上,戴秦燕則坐在後車座。

跑車的弧形曲線,透出一種幽深的氣息。

武纘瞭解到洛景辰的背景,感覺就是一土包子,給他提鞋都不配!

來幾百個這種情敵,武纘都不怕!

武纘炫富:“景辰,我這車是日不落來的。名叫閃電,要600萬塊錢。”

戴秦燕倒吸了幾口冷氣,她家雖也有十多家連鎖店,盈利也不到200萬。

600萬對她,是筆天文數字。

然後戴秦燕露出柔情的笑容,投向洛景辰的視線也多了幾分讚賞。

是洛景辰自加入妙味閣作為員工的三個月,使妙味閣突破了以往的業績。

他是妙味閣的第一大功臣。改良了妙味閣的一些菜品,看起來隻是很小改良,卻使妙味閣盈利終於接近200萬了。

武纘對戴秦燕的表情變化很不解。內心陰暗麵也開始湧現,越是難到手的女孩,他越想得到手好好玩玩。

洛景辰看似隨口道:“這車值600萬嗎?”。

武纘風輕雲淡地笑道:“物超所值!我們坐的這些墊子都是用豬婆龍皮提做成的,三四個大漢一起撕也冇法扯裂。”

洛景辰唇角揚起一股邪魅的弧度,不過冇任何人發現到。

1分鐘以後,跑車發出一聲撕裂聲響,武纘跟戴秦燕下意識朝著聲源處望去。傻眼了。

洛景辰把豬婆龍皮墊子撕下來了一大塊。臉上一副古怪神情:“抱歉。我想瞧瞧它的牢固程度如何,誰知這也太不結實了啊!會不會是偽劣產品?”

武纘裝出大度模樣,對洛景辰一笑而過:“可能這個墊子出廠的時候出了某些問題吧!”

內心卻在滴血。

這樣大的一塊豬婆龍皮墊子被撕下來了,一定要整個換掉,否則多不好看。

可換下來要十多萬以上了。

畢竟這墊子可是定製的。

這怎會會是假冒偽劣產品!

閃電出廠的時候,做過幾百道測驗,不可能出現程度的失誤。

但目前就隻有這樣解釋了。

武纘看不清洛景辰的深淺,但洛景辰早已把武纘看透了。

在洛景辰眼中,武纘太弱小了,完全就是隻弱雞。

戴秦燕一雙大眼睛忍不住環顧起跑車四周:“武師兄,這跑車會不會也出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