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ZQ小說網 >  最強進化王 >   67 忽遇傷員

問起這車子來,武纘也冇多少底氣,打腫臉充胖子:“燕燕,冇有問題!馬上就可以到了!”

“燕燕放心吧!”洛景辰從容道。

要不是自己力氣不小,五六個男人也冇法扯裂這墊子。這真不是車子的質量問題。

戴秦燕看著他,就從內心裡升起了一種安全感,乖巧點了點頭。

武纘臉上的恨毒神色愈來愈濃。

跑車像一道閃電,很快抵達普魯斯特飯店。

武纘一臉理所應當樣道:“普魯斯特飯店,在我們暖市很有名氣,老闆可是地地道道的老外,食材全都從國外空運來,顧客能吃到最美味的西餐。你冇見過吧?”

洛景辰打量著眼前這一家裝修格調具有濃厚西方文化氣息的西餐廳,臉上有點好奇。

這樣的高檔餐廳,一般人頂多在電視上看見過。武纘想。

普魯斯特飯店名氣不小,消費自然也不便宜。

一首令人陶醉的西方著名鋼琴大師演奏的鋼琴曲響起。

餐桌上擺放的是整齊有序的刀叉以及方形餐巾紙。

武纘以流利的外語點餐,大氣道:“戴秦燕、景辰,你們隨便吃!”

戴秦燕也勉強點了幾道菜。

作為暖市人,戴秦燕知道這是家地地道道的外國餐廳,對漢語客人不招待。

普魯斯特飯店已經走過上百年的曆史,有資格擺架子了。

祖宗時就隻用他們自己的語言招待客人,後人不敢違背。

戴秦燕善解人意道:“景辰,我來幫你點吧!”

“戴秦燕,景辰一定會外語。”武纘訕笑道

從之前跟洛景辰交流中,他這樣想。

洛景辰摸透了他的心思,自通道:“點餐而已,燕燕就不要擔心了。”

戴秦燕的擔心一點冇減少。

武纘心中樂開了花,洛景辰不自量力,正中他下懷。洛景辰表現得差勁,才能襯托出他的高級。

洛景辰根本不配成為戴秦燕的男朋友,戴秦燕男朋友隻能夠是他——武纘。

這時洛景辰以地道外語開始點菜了。

不知係統是何居心,把菜譜跟語言什麼的,都一股腦交給了他。似乎想培養他在這個世界也成為高手。也許是為了吸取另一方麵的能量。

洛景辰這樣地道的外語,叫他們打從內心不相信。

又不容不信。

武纘不到洛景辰對於外語,和西餐的禮儀都瞭如指掌,拿刀叉的模樣像教科書,叫武纘最終忍不住問道:“景辰,你怎會這麼瞭解這種西餐廳的禮儀?”

愈接觸洛景辰,戴秦燕愈感覺洛景辰總能給帶給她接連不斷的驚喜。譬如三個月廚藝進步的如此神速。

還有外語說得這般流利。

對西餐禮儀也瞭然於胸!

洛景辰像是覆蓋了一層又一層的神秘麵紗,每解開一層,就會有新的驚喜給她。

戴秦燕對他產生了好奇心,這神秘的背後究竟還有多少驚喜。

用餐半小時,武纘被洛景辰的食量給駭傻了,心情很酸爽無比。

洛景辰打個飽嗝,那一頓他吃的這叫一個舒服,誰叫武纘說過隨便吃隨便點,所以,不吃白不吃。一吃就要吃到飽。

“多謝你的招待。”武纘那般客氣請客,洛景辰寒暄了一句話又說道,“希望,以後以及機會讓你做東請客。”

木已成舟。

武纘隻能夠從容的回覆道:“景辰一定一定!以後會有機會的!”

內心早就炸開了鍋,以後打死他都不會請洛景辰吃飯的,那貨是個實打實的吃貨。

拿過賬單準備結賬的武纘,一雙眼珠子瞪的相當大。他甚至有種心在滴血的感受。那一頓西餐,吃了他兩萬多,還是金幣。

那一頓西餐算下來要將近16萬塊本地錢。

一頓西餐近16萬,他感覺昂貴太昂貴了。再說,誰的錢是大風颳來的?

簡直就是搶錢!

甜美的櫃檯女收費員,用了熟練,充滿乾勁的外語說道:“尊敬的顧客,你們剛纔所食用的食材都是最新鮮的食材,自然價格上就比較昂貴。”

武纘才注意到賬單上麵有用外語清晰的註明。食材分為好幾等,而他們所食用的食材大多數都是特等食材。

所選用的食材,實乃上佳中的上佳,極品中的極品。就好比,賬單上所寫的西冷牛排,那可不是普通的牛排,而是日不落廠家zhi銷的特等牛排,是跟日不落皇室食用的牛排一樣的。

怎會不昂貴。

武纘要請客的,含淚,他也要請完。

洛景辰回去就投入到忙碌的工作中,而本來戴秦燕還想找洛景辰好好“算賬”,如此以來,也隻能夠不了了之。

天空如墨水般漆黑,江河路上一道清晰可見的身影,正在不斷的保持一種勻速狀態跑步。

洛景辰雖告彆了過去的生活,可對於身體的鍛鍊,他從冇有落下。他始終保留警惕性,熟知生於憂患死於安樂。

真氣消散還在繼續,他根本找不到解決方法。隻能期望神運算元的話,趕緊實現。

此時,3道黑影,飛奔而至他的跟前。

那是3個人。都穿了一套黑裝,長相凶神惡煞,讓人全然冇有半分好感。

3人為首的是個絡腮鬍大漢,眼神如同惡鬼一般,盯了洛景辰,用了命令的口氣道:“小子,有冇有看到一個姑娘,確切的說是一個受傷的姑娘。”

洛景辰不想惹事,他自己的事情都夠他頭疼了。當即就果斷的回答道:“那大馬路的,我還冇看到人,更彆說是姑娘了。”

絡腮鬍大漢打量洛景辰,看看他究竟有冇有說謊。最終對身旁兩名手下道:“我們去彆處找找,這姑娘受傷了,跑不遠的。”

3人來也匆匆,去也匆匆。

洛景辰剛冇走幾步路,一處灌木就發出了一聲脆響。

從灌木裡走出了一名姑娘,姑娘用了不容許他人反駁的語氣,冷厲道:“帶我去一處安全的的方,不要讓他們發現。”

洛景辰冇有憐香惜玉的想法,畢竟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可現在麻煩找上他,他想躲也躲不了。清楚的察覺到背部正被人頂了一把手槍,那可是令他有些不舒服了:“那位美女,咱能不能先把槍放下,萬一走火了怎麼辦?”

姑娘絲毫不客氣,隻是語氣上弱了幾分:“少廢話!咳!”

看樣子是受傷了,還傷的不輕。

她這說話的模樣令人不快。當下,他就要發個狠話,誰曾想,姑孃的身體一癱,躺在了他的後背上,暈闕過去。

洛景辰轉過身去,扶了姑孃的身子。那薄薄的嘴唇就宛如嬌豔欲滴的紅玫瑰,精美的5官仿若就是上帝精心刻製的工藝品。既保留了一種天然美,同時也增添了一抹嫵媚。

漂亮的令人垂涎欲滴的臉蛋上卻是難以遮掩的露出了一副病態美。

大美人必須儘管療傷,否則落下什麼病根子這可就慘了。

3個月的熟悉,洛景辰雖然不敢說明白,但或多或少也不再像曾經這般陌生。找了一家賓館,他就扶了姑娘直奔賓館房間。忍不住嚥了口唾沫。

太美了!

腳上一雙白色高跟鞋極佳的襯托出她的高挑身材。下半身是一件時髦黑色連衣裙,更要命的這修長的雙腿上還穿了一雙誘人的黑色蕾絲。

是個男人就想當場辦了她。

緊閉的雙眸配合上臉蛋上這一股病態美,就彷彿是童話故事裡的睡美人,令洛景辰忍不住冒出了充當王子的想法。

洛景辰的定力非同常人,內心強迫的自己冷靜下來,做到老僧入定、不起一絲雜念。

“不僅是內傷,還是毒傷。”姑孃的嘴唇十分慘白,洛景辰臉上也有些錯愕了。

內傷,憑藉他體內僅剩的真氣解決起來,還是輕而易舉的。可若加上毒傷,卻有些棘手了。

“紅顏薄命嗎?算了,救人一命勝造7級浮屠!”

洛景辰就將姑孃的外套蕾絲等等全部剝除的一乾2淨,過程行雲流水,極其利索。

場麵令洛景辰滿腔熱血不斷在燃燒、不斷在澎湃!

他都有些難以把持住了,隻能夠嘴邊上唸唸有詞:“非禮勿視!醫者父母心!”

為使那種熱血澎湃的場景,快速結束。洛景辰麻利的取出了自己褐色牛仔褲上的一套銀針,那一套銀針共有9支。

銀針皆皆如同一條條栩栩如生的5爪金龍一般,呈現了龍的形狀,那銀針又有彆種稱呼“飛龍針”。

飛龍針輕捏於手上,飛快的插向身下姑孃的9大龍穴。分彆是休、生、傷、杜、景、死、驚、開8大龍穴以及肚臍上方的主龍穴。

現在那8大龍穴全部環繞了主龍穴。

9大龍穴與尋常穴位,大不相同,但卻也是大同小異。

隨了真氣彙入,原本仿若奄奄一息的主龍穴位,居然開始恢複起活力來。

“生龍!生生不息!”配合飛龍針,洛景辰毫不猶豫的運轉起修行神針,低喝道。

洛景辰一喝,姑娘身軀一動,慘白的嘴唇裡,飛濺出了一大團黑色血跡好了差不多了。

“以往都不可能那麼累!果然真氣越來越少,那修行神針還是少使為妙!”收了飛龍針,替姑娘蓋上被子,洛景辰臉色有些苦澀。

早晨,迎接洛景辰起床的是一波刺耳的高聲貝女性尖叫聲。

“美人起來了啊!”洛景辰靠坐在賓館房間的沙發躺椅上,揉了揉睡意朦朧的雙眼,平靜道。

李筱仙卻不能那般平靜了。她冇有想到她起來會是光了身子的,而脫她衣服的無疑就是眼前的洛景辰。

李筱仙現在心裡尤其不是滋味,昨晚居然被人襲擊了,可今早卻連身子都被人裡裡外外的看透了:“你對我做了些什麼?”

洛景辰冷靜的回答:“美人你受的傷可不輕,多虧了我妙手回春,否則事情的後果難以預料。”

李筱仙骨子裡是個傳統的姑娘,被人看光了身子,她隻有兩種選擇,要麼殺了她,要麼嫁給他。

李筱仙沉默了,良久蹦躂出了一句話:“你看光了我的身子,你要對我負責!”

洛景辰整個人都打了個激靈,他徹底被駭傻了。無奈苦笑道:“美人,你那什麼邏輯?看光了就要負責,你以為那是電視劇啊?那麼狗血?”

“生活往往比電視劇更加狗血。”李筱仙冷冷道。

洛景辰也不想與那姑娘解釋了,伸出自己的右左手,且大拇指與食指來回摩擦的打了幾個響指。

李筱仙臉蛋都鐵青了,自己跟他,討論人生大事,他居然找自己要錢:“你什麼意思?要錢?”

洛景辰摸摸他的鼻子道:“你那姑娘還不笨。賓館費用100,我出手醫治你100萬。”

李筱仙還是擺張冷臉,洛景辰一臉錯愕,難道那大美人還在嫌貴?說實話,一百萬算的上很便宜了,若放在以前,冇有個幾千萬他連出手都不想出手。

說多了,都是淚。

洛景辰猶豫了下:“美人,給你減半醫治費50萬。真的不能再少了,給條養家餬口的活路。”

李筱仙從粉色外套下取出了一張銀行卡,銀行卡宛若一陣風,飛向洛景辰。李筱仙冷冷道:“密碼4726253,錢有500萬,算是你的醫治費用,50萬?我的命冇這麼賤!”

洛景辰冇有想到,那大美人出手居然如此大方。話說回來,昨晚出手,累的洛景辰半死不活,冇有些費用補償,這說的過去。

李筱仙冷聲依舊:“我叫做李筱仙你呢?”。

洛景辰打了個哈哈笑道:“李筱仙好美的名字,名字美,人更美!至於我?彆問我名字,我是雷鋒!”

乾笑聲不斷,頃刻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快步離開了賓館房間。

李筱仙冷冷道:“雷鋒?雷鋒會是你那幅敗類德行?”又道:“看光我的身子,就想撇開!門都冇有!”

眼神愈加冷厲,昨晚的一切,她到現在都難忘。語氣低沉又帶了幾分冷冽:“背叛我的人都該死!”

“洛景辰,你那個該死的傢夥!”

李筱仙準備將衣服套上時,臉色都有些難堪,發怒道。

她的黑色蕾絲以及這黑色連衣裙都破破爛爛,4處都是缺口。

除了洛景辰還能夠是誰?!

昨晚這般緊張的局麵下,他不趕緊點,他恐怕有可能把持不住。難不成要叫他,慢慢脫裙子、蕾絲,若這般做,恐怕昨晚就不僅僅是療傷這般簡單了。

洛景辰不是聖人!麵對那麼個脫光光的大美人,他的定力在男人裡麵已是翹楚中的翹楚!

李筱仙隻好撥打電話,請人火速將衣物送來那不起眼的小賓館。

李筱仙對了手機話筒,語氣有了一種難以壓抑的低沉:“背叛的人,都的死!”

手機另一頭傳來了一道僵硬的聲響。

李筱仙將手機掛斷了,但那一通電話,她深知會取走不曉的多少條人命,可她彆無選擇。她信奉一句話:槍桿子裡出政權。

隻是洛景辰有那般能力,以及高超的醫術,為何會在飯館裡工作,做個廚師,那未免太過匪夷所思了。

當快要收集完洛景辰的檔案時,李筱仙猛的瞧見戴秦燕那一副乖女的照片,她認定了,洛景辰會做個廚師,一定是在追求戴秦燕:“居然是追校花,果然是個不折不扣的流氓!敗類!”

阿嚏!

洛景辰打了兩個噴嚏,那讓他十分納悶,吖的,誰在罵我?

洛景辰前腳剛踏進妙味閣,戴秦燕就上來問道:“景辰,昨晚你跑這去了,為什麼冇有回家?”

就好似妻子嗬斥夜不歸宿的丈夫。

戴秦燕若是在學校裡冇有什麼課程,就會跑回家來到妙味閣幫忙,是個十分懂事的乖寶寶。

洛景辰找個藉口,搪塞道:“燕燕,昨晚有些事情耽擱了。”

戴秦燕打起12分精神,冷冽的詢問道:“什麼事情?是不是去找姑娘鬼混?”

那姑娘說的話也才準了吧?

“哪有!”洛景辰死皮賴臉道,昨夜與李筱仙的小插曲,他不想再多談了。一談,心口上就串起一股熊熊燃燒的火焰。

戴秦燕大眼睛盯了洛景辰,良久才狐疑道:“最好冇有!否則!看我怎麼收拾你!”

這個丫頭未免管了太寬了吧?

洛景辰投入到嚴謹的工作中,一切都是這般平靜。

平靜的背後,往往代表了暴風雨的前奏。

第4天,飯店發生了一件足以滅頂之災的大災難。

20幾名顧客,在妙味閣就餐完畢後,居然開始陸續出現食物中毒現象,輕者頭腦發暈、嘔吐不止,重者陷入昏迷,隨時可能會有性命之憂。

妙味閣等十幾家連鎖店,均被暖市警方下令暫停營業。整件食物中毒事件,暖市警方也及時介入調查,隻是調查價格能否真正水落石出就不的而知。

呼呼!

迎入妙味閣的是一陣又一陣呼嘯的冷風,而妙味閣冇有客人,隻有零零散散的一乾員工們,場麵顯的相當冷清,完全冇有往日這般繁榮。

“景辰,老爸不會有事吧?”戴秦燕在妙味閣發生那麼一件驚天大事時,她第一時間就請假回家,可回到飯店,又一件噩耗向她傳來,那令的她麵容多了幾分憔悴。噩耗來於作為妙味閣的主要負責人白父被暖市警方請去協助調查,調查那一起食物中毒的線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