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ZQ小說網 >  最強進化王 >   79 意不在馬

“完了!完了!景辰!景辰!”年輕女郎一張臉蛋慘白無比,喃喃自語失神道br/>

陰虎更是傻眼了,擺出了瞪目結舌樣。冇想到那窮鬼居然被馬哥稱之為“景辰”!

頃刻間,陰虎臉色煞白的可怕,語氣充滿畏懼道:“那怎會?那怎會!”

陰虎不相信,年輕女郎也同樣不相信,可事實卻是擺在他們眼前,容不的他們不信。

“景辰,那幾個傢夥的罪你了,你說要什麼處理,這就什麼處理。”馬宗勝臉上掛了憨笑,恭恭敬敬道。

洛景辰倒是冇有想到還會遇到那麼個熟人,對陰虎、年輕女郎那種狗眼看人低的惡劣行為,他內心也隱隱不快,不過正與戴秦燕吃飯呢!

那種事情,他也懶的處理。

“那種小事情,還用我出馬?你來處理,再好不過了。”洛景辰撇了眼馬宗勝,緩慢說道。

“好咧!”馬宗勝眼前一下子一亮,洛景辰給他表現的機會,他自然要好好把握住,絲毫冇有拖遝猶豫就開口說道。

馬宗勝處理事情的手法並冇有多複雜,直接打個電話叫有思館的管事來,開除這尖酸刻薄的年輕女郎,再來直接將陰虎如同一條喪家之犬一般轟出有思館,同時放言,以後暖市紈絝的聚會,陰虎再也不必參加了。

處理完事情,馬宗勝臉掛笑意的離去,他可不敢打攪洛景辰的泡妞大計,而且他也不是個電燈泡。

“景辰,為什麼這人稱呼你“景辰”,難道你認的他?你來暖市可冇幾個月,我怎麼不曉的?”戴秦燕好奇的大眼睛,落在洛景辰身上。

洛景辰隨意應了句,搪塞道:“燕燕,你景辰是誰?風流倜儻、廚藝一絕,認的的人稱一聲景辰,有什麼大不了的?”

洛景辰那般趾高氣揚的行為,令的戴秦燕心生不悅,嗔罵道:“景辰,給你點陽光,你就燦爛!”

“……”洛景辰無言以對,以往稱呼他景辰的人雖然不多,可這個不是位高權重的人,完全可以完爆馬宗勝那種紈絝無數條街。

“景辰,剛纔這兩個人太慘了吧!”戴秦燕黛眉微微一蹙,有些傷感道,“這姑娘被辭職了,以及這男人卻是被轟出去,那也…”

洛景辰撇了撇嘴,眼神一沉,打斷戴秦燕的話,冷冷道:“燕燕,那些就是你的缺點。單純善良,那可能是你的墊腳石也可能是你的絆腳石。如果我是依依不捨的的道道的普通人,麵對剛纔這種局麵,你知道會生什麼嗎?”

“我會冇有尊嚴,被人侮辱,而你會被人吃豆腐,那還是最輕的結果。”洛景辰緊接了又加重語氣道。

噗嗤!

聞言,戴秦燕微笑,眼神賊溜溜的轉動,反駁道:“可景辰,若你是個普普通通的人,會來有思館嗎?”

洛景辰聽完戴秦燕的話,隻好手扶住額頭,做出無語裝。

一頓飯局,約莫2o多分鐘便也悄然結束了。

結賬時,洛景辰拿出賬單,語氣有些愕然,喃喃自語道:“天殺的,一頓飯吃了19萬塊錢!”

賬單上列了琳琅滿目的價格,不僅有這些菜品的價格,甚至服務員端盤的服務費也算入其中。

“景辰,你不會冇錢想吃霸王餐吧?”戴秦燕臉頰抹過一絲絲笑意,奚落道,“誰叫景辰你剛纔胡亂點菜!”

“哪裡會冇有錢!”洛景辰白了戴秦燕一眼,語氣莊重道。

當洛景辰準備刷卡結賬時,櫃檯前方的高顏值美女收銀員卻是笑容可掬道:“先生女士們,你們的賬單馬哥已經幫你們結算了。”

洛景辰微微怔了怔就與戴秦燕結伴離開環境優雅,金色水晶大吊燈高高懸掛的有思館。

離去途中,戴秦燕還將洛景辰坑了一把。

戴秦燕說,本次請客,不算洛景辰請的,下次要讓他補請一次。

對此,洛景辰隻好納悶的同意了。

與姑娘講道理,很難。

接下來的兩日中,洛景辰也已經通過賓館的網絡上,瞭解到摩羅城有限公司,正在應聘的一些職位。

職位不多,卻也不少。

有財務部副主管、職業美容師、保鏢、司機……

顯然,洛景辰有諸多選擇,可他卻是有些蛋疼了。

那些職位,都需要6年以上的工作經驗,冇有工作經驗這你連那門坎都邁不過去。

文憑是一道敲門磚,工作經驗何嘗不是!

那使的洛景辰相當氣憤!

好在天無絕人之路,保安那職業不需要任何工作經驗,隻需要你擁有足夠的格鬥技巧、擒敵技巧,以及一些保安基本常識。

“保安是摩羅城最基層的職位,難不成我要從保安乾起?”洛景辰內心甚為憋屈,可他也冇辦法。

“算了,保安就保安吧!好歹包吃包住!”洛景辰嘟囔了一聲,也不再抱怨了。

乾保安咱了?就算乾保安,他也自信能夠成為最為出色的保安!

一旦有些作為了,那保安隻好是過去式,升職加薪,這還不手到擒來。

可正午出門,前往摩羅城應聘保安的洛景辰,他他錯了。

“本次保安,我可是準備好久了。”

“哼!你瞧瞧老子那8塊結實的大腹肌,應聘還不是個什麼簡單事。”

“我每天每夜都舉了5o公斤的啞鈴,本次應聘我一定會成功!”

“摩羅城是我們暖市漂亮妞最多的公司,拚了我那一條老命,我也要應聘成功。”

放眼望去,是密密麻麻的人群。少到18歲,下到45o歲,少說也有近千人。

不就是應聘個保安嗎?隻招十人,卻是來了千人!

洛景辰忍不住脫口道了句:“那淘汰率高達99%,那尼瑪是在考公務員嗎?就一保安工資就3千塊錢一個月,那競爭未免太大了吧?”

“那位兄弟,你那話可說錯了。”依依不捨相貌普通,皮膚略顯黝黑,孔武有力,渾身處處都是肌肉的猛男,突兀般的跳出來對洛景辰說了一句話。

洛景辰臉色頗為好奇的注視起那年紀約2o猛男,問道:“那位朋友,我哪裡講錯了?”

“兄弟,那保安工資是3千一個月冇錯!可你不會冇有注意到摩羅城後麵以及一大堆福利製度吧?比如,節假日工資照算,年年都放獎金……”猛男一連舉出了摩羅城十幾個福利措施。

“諾,兄弟,你看看你後麵的人。”猛男又指了指洛景辰的身後說道。

洛景辰不明覺厲的扭頭。

一群人,正在快馬加鞭的趕來,場麵當真是盛況空前,人頭攢動。

“那尼瑪,究竟是在應聘保安,還是在準備高考?”洛景辰吐糟了一句,心裡卻莫名的感到本次應聘有些兒壓力山大。

壓力山大不外乎洛景辰擔心會有黑幕!

要不然憑藉他的實力,他還是自信的認為自己作為依依不捨保安還是綽綽有餘的,或者用“大材小用”那個詞套在他身上在適合不過了。

關於應聘保安已經66續續的展開了,洛景辰抽到了第364號牌子。

“真是有的等了。”洛景辰注視了手掌心上的這一塊號碼牌,略顯苦笑道。

“兄弟,有緣啊!”猛男笑的大手拍起洛景辰的肩膀,拿出自己的號碼牌給洛景辰一瞧,笑嗬嗬道。

猛男的牌子是第365號。

洛景辰臉色浮起一絲喜意,輕笑道:“還真是有緣!”

“媽蛋!那是什麼應聘模式?纔剛進去就被轟出來?”

“我就說了幾句話就叫我離開,那也太…”

“你還好,我這是一句話都冇說,就說我不符合要求,有冇有天理!”

“應聘考官就看了我一眼,就說我不適合保安那職位,她以為她的眼睛是火眼金睛嗎?哼!”

從摩羅城應聘室中一群又一群人,懷了沮喪抱怨表情的應聘者,滿懷不甘的走了出來。

顯然,他們被淘汰了。

洛景辰瞅的是目瞪口呆,那什麼應聘模式?

“兄弟放鬆點,不就個應聘,不難的。”猛男拍了自己的胸膛說道。

洛景辰懷疑恐怕那應聘另有玄機,不過卻冇有多言,隻是點了點頭。

與猛男進行短暫的交流後,洛景辰才知曉,敢情那傢夥居然是位退役軍人,難怪身上有隱隱約約的一股暴戾氣味。

那傢夥恐怕殺過人!

否則,身上絕不可能有那種氣味。

雖然,現如今是和平時代,可是各國私底下,多少還是會有勾心鬥角的行為。而且在洛景辰的記憶中,不少外國私人勢力組織,都打的華夏那一塊肥肉的心思。

生小規模的衝突,在所難免。

猛男那傢夥恐怕在軍中也有不低的職位,隻是不曉的他為何會退伍,對此,洛景辰卻也識趣的冇有追問。

洛景辰最驚奇最啼笑皆非的卻是,猛男那傢夥的名字與他的體型簡直是一模一般,單姓一個字孟,全名孟楠。

“孟大哥加油,我相信你一定能夠通過應聘。”時間如同流水,一分一秒都在流動,輪到孟楠時,洛景辰咧嘴笑了笑,加油勉勵道。

“洛兄弟弟,借你吉言!”孟楠一張普通的臉頰露出陽光般的笑容,徐徐說道。

待不久後,便也輪到洛景辰應聘了。

洛景辰走嚮應聘室,內心莫名一喜,暗道,看來孟楠這傢夥是應聘成功了。也對,這傢夥結實的身板下恐怕也有一身不俗的武力。

咯吱!

洛景辰推門而入。

應聘室裡佇立了數十名壯漢,當中端坐著個姑娘,顯然她就是應聘考官。

壯漢們皆是用了戲謔的目光向洛景辰掃來,對此他也冇有絲毫在意,依舊是從容不迫的注視起麵前神色冷清,不苟言笑的女子。

那女子,臉上有些許皺紋,卻也是個具有成熟韻味女子,年齡約莫在4o來歲左右。

“洛景辰,我們摩羅城保安目前隻招聘十個人,我們需要的是精英中的精英,你行嗎?”作為應聘考官石碎琴,冷聲開口道。

石碎琴神情越來越冷了,明顯她認為洛景辰不足以勝任保安那職位。

那個男子要肌肉冇肌肉,也冇有給人一種威懾感,給人的儘是一種手無縛雞之力的感覺。

那個男子,做保安?恐怕不行!

石碎琴心中暗暗想道。

“我不行,以及誰行!”對手的問答,洛景辰這是鼓起胸膛,自信地道。

他說那話。看來並冇有什麼不妥,以他的能力,那保安還真是小意思。

隻是他那話,落在石碎琴的口中就是自負了!無比的自負!

“你不行,你應聘失敗了。”石碎琴語氣平淡道。

洛景辰一口老血就差點冇吐出來,他應聘失敗?那什麼歪理?他自信有錯嗎?

還不等石碎琴說話,洛景辰就被一乾人掃的出門了。

“那…”洛景辰滿臉呆滯,直接呆在原的。

應聘仍舊是在繼續。

洛景辰卻神色有些難堪了,回想起剛纔,他終算是明白自己錯在這兒了。

他的自信在彆人眼中卻是自負,那一點他或許錯了,但卻不是錯的太離譜。

他錯就錯在一開始進入,冇有展現自己的實力撂倒應聘室裡的這十幾名人高馬大的壯漢。

這些壯漢纔是應聘的主要內容。

撂倒他們,來證明自己的價值!

可這些壯漢在洛景辰冇有任何威脅感,冇有威脅感,再加上害怕麻煩,他就采取不予理會的態度了。

因此,他應聘失敗了。

“敗的不冤!”洛景辰摸摸他的鼻子,微微一歎。

如今,他還真有種大意失荊州的感慨。

“爸爸!”一道奶聲奶氣的聲音,在洛景辰耳邊毫無征兆的響起,令的他差點瘋狂。

他結婚都冇有結婚過?哪裡來的小孩?騙鬼去吧?

洛景辰低頭一看,那是個粉嫩玉雕的漂亮小女孩,他與跟這小女孩有過一麵之緣。

“崔莎莎,你怎麼在那裡?”洛景辰有些驚呆道。

眼前是個套了件白色絨毛外套,黑色小短裙,白色高筒靴打扮儘顯時髦的小女孩不就是崔娜絲的女兒崔莎莎嗎?

那纔過去多久?也就十來天最多了!

可她恢複的未免太快了吧?

不過,轉眼間,洛景辰卻也是想通了,若配合起名貴藥物,崔莎莎病情的恢複確實會是飛快的。

“莎莎,我可不是你爸爸,你要叫叔叔。”洛景辰板了臉說道,他可不想還冇有結婚就有個女兒,儘管那個女兒很漂亮很可愛。

“不要叔叔!我就要爸爸!”崔莎莎如同美玉般晶瑩剔透的小手,拉了洛景辰的大手,撒嬌道。

洛景辰一時也無語了,卻也頗為好奇的問道:“莎莎,你怎麼在這裡?”

“爸爸,我偷偷的告訴你。媽媽在工作,她一工作起來就特彆瘋狂,什麼都顧不住,我就偷跑出來了。”崔莎莎小聲地道。

洛景辰卻也啞口無言,敢情崔娜絲那冰山美人,還是個貨真價實的工作狂!

他內心驀然的冒出了個想法,我有必要教導教導這冰山美人了!要教導她!孩子比工作更重要,重要了千倍萬倍!要不然,指不定,這天那麼漂亮的小女孩走掉了,這可咋辦?

對崔莎莎那小女孩,洛景辰是自內心喜愛疼愛的。

要不然,當初何必費這麼大的勁去醫治她!

要知道,醫治完崔莎莎,洛景辰那傢夥的真氣可是又消散了不少。

良久,洛景辰深深的呼了口氣才說道:“莎莎,你現在應該回到你的媽媽身邊,要不然她會擔心的。”

“我不要,我就要爸爸!”崔莎莎笑的如月牙般甜美,嘟囔道。

洛景辰額頭黑線串起,再次強調道:“莎莎,我不是你的爸爸,我是你的叔叔!自然你也可以稱呼我為哥哥!”

“無賴!”一道刺耳高聲貝的尖銳女聲,驟然響起。

洛景辰望去,說話者是位高顏值的美人。

美人上身套了一件黑色緊身皮衣,看起來英氣十足,年齡不過2o多歲左右,身下更是穿了一條黑色包臀短裙,漂亮的臉蛋上戴了一副黑框時尚眼鏡。

但那位美人正用了一種審視的目光,審視洛景辰。

好似,洛景辰犯了多大的罪過一般。

“相秘書是吧?我與你井水不犯河水,你剛纔的話有些…”洛景辰瞄到了美人黑色皮衣左邊上有一塊銀色胸針,胸針上寫了一行字“總裁秘書相靈”,那讓他臉色頗為不悅道。

“拐賣兒童,死到臨頭,還不認罪!”相靈哼笑,打斷洛景辰的話。

洛景辰傻眼了,那都是什麼和什麼?

自己這兒拐賣兒童了?那都是些無中生有、莫須有的罪名吧?

洛景辰內心嘀咕不已,他也現自己的處境有些尷尬了。

那不,此前應聘室裡的這應聘女考官和數十幾名壯漢,那會兒正虎視眈眈的盯了他。

石碎琴眼裡儘是輕視,冇想到應聘裡會混進來一個拐賣兒童的傢夥,拐賣的還是總裁的女兒,那讓她暗中悄悄的指揮起身邊的壯漢。

她無非要這些壯漢們做的就隻有兩點要求。

第一要求,確保崔莎莎的安全。其次要求,給洛景辰那傢夥掛點彩,然後交給警局處理。

“那傢夥也太不知死活了吧?”

“應聘失敗,綁架總裁女兒,那肯定能夠上明天的頭條大新聞!”

“現在的人啊!太瘋狂了!”

“就是,這心理承受能力也太差勁了,不就應聘失敗!奶奶的,此處不留爺,隻有留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