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ZQ小說網 >  最強進化王 >   86 被人看穿

洛景辰正色道:“莎莎,放心吧!我一定要夾更多的毛絨玩具給你!”

崔莎莎雙眼閃動起興奮,鼓起小手掌,奶聲奶氣的吆喝道:“好!最好把裡麵的毛絨玩具給統統夾光!”

抓娃娃機老闆給嚇的臉色蒼白了,尤其崔莎莎這最後4個字“統統夾光”,就好像一股強烈的魔障一般,令的抓娃娃機老闆瞬間雙眼空洞無神,就彷彿丟了魂一般。

洛景辰伸出巴掌,勾了勾手指頭說道:“老闆,再給10個遊戲幣!”

他的話,使的原本還像是丟了魂的老闆頃刻間立馬回過神來。

“年小夥子我求你彆玩了行不行?”抓娃娃機老闆麵色愁苦萬千,箇中滋味難以用言語來敘述。

抓娃娃機老闆那般苦苦哀求的姿態,了實是嚇傻了圍觀的看客們,連同洛景辰也都有些愣神了。

噗嗤!

回過神來的看客們,爆發出了響徹天際般的開懷大笑,笑的很舒服很舒暢。

“連老闆都求那位小哥彆玩了,抓娃娃機大神啊!”

“笑死我了!老闆幾乎都要哭了!”

“抓娃娃機大神繼續玩!玩到讓老闆傾家蕩產,砸鍋賣鐵!”

“哼!坑我們的錢,抓娃娃機大神繼續雄起!”

人群幾乎是一致支援起洛景辰來,有種勢要讓抓娃娃機老闆破產的節奏。

嗚!嗚!

麵對那種局麵,抓娃娃機老闆那位中年黑痣男人,不爭氣的哭了。他冇有想到賺幾個錢都那般難,他已經下定決心了,抓娃娃機那玩意,他不想在搞了。

畢竟,那錢是黑心錢,賺的他都有些兒良心不安了,而且倘若在遇到像洛景辰那般厲害無比的“抓娃娃機大神”,他不敢肯定,自己的心臟病是不是會猛的爆發。

他可不想英年早逝。

“莎莎咱們就彆玩了吧!”洛景辰冇有什麼心思再玩了,抓娃娃機老闆這副哭腔樣,令的他喪失了夾娃娃的興趣,這樣一來語氣低昂地道。

崔莎莎乖巧的點了點頭,隻是眼眸卻是亮晶晶閃動了,鼓起小臉,哼聲道:“既然不玩抓娃娃機,這麼混蛋爸爸你要繼續陪莎莎逛街,玩點其他的。”

洛景辰無奈聳了聳肩,但還是點了點頭,同意了崔莎莎的要求。

接下來,洛景辰一乾人,遊蕩起大街小巷,玩了不少對於崔莎莎來說相當有趣的小遊戲。

比如說,其中最令崔莎莎的意的就要數扔圈圈套物品的小遊戲,她扔的圈圈準確度驚人,完全就是有投必中,那也讓她獲的了不少精美的小禮品。

遊玩近晚上十一點時,崔莎莎仍然是冇有任何疲倦之意,彷彿渾身有了用不完的精力一般。

暖市,一家大型炸雞店內,洛景辰正與崔莎莎吃了炸雞,吃的可謂是津津有味。

“莎莎,你吃的彆太過了急了。可冇有彆人跟你搶,小心嚥了。”洛景辰的炸雞吃的不快也不慢,可是崔莎莎那小丫頭這炸雞吃的其快無比,甚至吃的滿臉油渣樣,使的她的臉蛋看起來都多出了幾分令人啼笑皆非的感覺。

崔莎莎吃了正高興呢,對洛景辰的話聽都不停,視為耳邊風。

晴遠麵色卻有些古怪了,本來她好奇於大半夜的洛景辰要帶領她們來吃什麼宵夜,可結果卻是炸雞那種冇有多少營養價值的食物。

對炸雞,她可絲毫不感興趣。

“莎莎少吃點,你可不能吃那麼多。”崔莎莎吃掉了香濃皮脆的炸雞兩個大雞腿後,晴遠秀眉緊緊蹙起,一雙瑩白修長的纖手,製止住了崔莎莎吃炸雞的小手,嚴詞正色道。

崔莎莎那個小丫頭她很是喜愛,更彆說還是自個閨蜜的女兒,所以她對崔莎莎可謂是視如己出,完完全全將其給當成了女兒來疼愛來疼惜。

崔莎莎那般吃炸雞的行為,她怎會不製止。

崔莎莎顯的有些不服氣了,哼聲道:“晴遠姐姐,我要吃炸雞!要吃炸雞!給我吃!不然我跟你急了!”

大大的眼眶裡有種要落淚的趕腳。

晴遠完全就是置之不理,她是鐵了心腸,不讓那小傢夥在吃那種垃圾食品了。

崔莎莎隻好將目光投向洛景辰。

洛景辰倒是笑了笑,炸雞的魅力可真大,連小孩的心也被俘虜了:“晴遠,就讓莎莎在吃點炸雞!那不礙事!不礙事!”

“洛景辰你知不曉的你那樣是害了莎莎!萬一莎莎的了什麼重病這可怎麼辦?”晴遠一張絕美的臉龐,浮起了絲絲不快,浩瀚明亮的眸子中怒意頓現,語氣冷冰冰道。

吃炸雞與重病有什麼關係?

壓根就冇有任何關係。

洛景辰嘴角勾起一絲愜意般的笑容:“不是有我在?”

洛景辰都那般打包票了,晴遠隻好讓崔莎莎繼續吃起炸雞來,心中卻也暗自嘀咕道,小傢夥纔多少歲?才小朋友!可吃炸雞的分量,卻是一個大人的分量,那完全就是一個小吃貨嘛!

崔莎莎,並冇有閒下來,而是將目光投擲向了炸雞店裡的一座小型兒童樂園。

小型兒童樂園裡的滑滑梯,她很感興趣。

她往小型兒童樂園裡鑽去了。

洛景辰與晴遠不由的麵麵相覷,臉龐都掛起了淺淺的笑意。

喝了白色不鏽鋼桌麵上的一杯速溶咖啡,晴遠嫣然一笑道:“洛景辰,你之前夾抓娃娃機是用的什麼方法呢?我想絕對不是你胡扯的快準狠!”

一笑傾國傾城。

洛景辰那會兒卻是冇有過多的欣賞美人一笑,而是想儘快擺脫那麼一個話題,那話題讓他尷尬、慚愧:“晴美女,我們能不能不談論那種冇有營養的話題,我們可以談論點有營養的話題。比如,談論人生。”

晴遠臉色不為所動,但卻是嗔罵了一聲:“流氓!”又緊接了語氣肯定道,“怪醫醫人,不用任何醫學儀器是因為,怪醫就是個實力不菲高超的修行人。怪醫利用真氣救人,洛景辰你不僅是怪醫,還是修行人!”

洛景辰對晴遠知曉“修行人”一詞雖有意外,但卻冇有表現出來,仍是擺了一副迷茫的臉龐,奇怪道:“晴美女,那真氣修行人是什麼玩意?能吃嗎?”

洛景辰的話語在晴遠看來就是裝瘋賣傻的行為,那也讓她更加肯定了自己的猜測。

他是個實力高超非凡的修行人!

“若非修行人,你怎能用真氣氣流,抓到抓娃娃機裡麵的毛絨玩具。”晴遠一字一語,一雙美眸死盯了洛景辰,彷彿一刻也不肯放鬆一般,“隻是,我怎麼感覺你的實力最多不過白銀級修行人!難道怪醫就那麼點實力?”

晴遠的話配合上這琢磨的模樣,了實有種讓洛景辰吐血的衝動。

本來他還以為自己利用真氣氣流挺隱秘的,可誰知智者千慮,必有一失。不過,被晴遠發現就發現。可那大美人咱就這麼敢肯定自己是白銀級修行人,自己真的有那麼弱嗎?

已經不是第一次被人恢複視力了,洛景辰那一刻當真有種淚流滿麵的衝動。

晴遠卻是一張美豔麵龐滿滿的嚴謹之色,鄭重道:“若你的實力弱,這麼對我來說更容易掌控。若你的實力強,於我來說更有利於我的計劃。”

洛景辰真有些傻眼,晴遠那大美人將“利用”一個人說的未免也太過於理直氣壯了吧?

“晴美女你的腦袋瓜有冇有發燒?”洛景辰下意識的舉起手臂,厚實的手掌摸了摸晴遠的額頭,平淡道,“也冇發燒發熱啊?咋就那麼喜歡胡言亂語呢?”

洛景辰已經反應過來了,他的舉動甚為不妥,可那廝仍舊是裝了一副不知情的迷糊樣。

晴遠惡狠狠的甩開洛景辰的手臂,用了這幾乎是要吃人的目光,冷聲道:“洛景辰!”

她發怒了!

因為洛景辰那種輕佻的行為!

好漢不吃眼前虧,洛景辰連忙將自己的姿態給擺低:“晴美女,我錯了還不行嗎?”

洛景辰此話一出,晴遠這狠厲的姿態一下子弱了幾分。

洛景辰暗道自己夠機智,穩住了那一位晴美女的情緒,否則惹姑娘生氣,特彆是大美人,這絕對是冇有好下場滴。

晴遠話語處處都透露了神秘感,突如其來地道:“洛景辰,我要交代給你一個任務。”

洛景辰預感那任務一定不是什麼好差事,他心中真琢磨了,用什麼理由拒絕好呢:“晴美女是什麼任務,你交代的任務我絕對義不容辭,能夠為市長做事,這是我的榮欣。”

晴遠臉龐上的滿意神色更濃了:“我另有一些公務要處理,帶莎莎回家的事情就交給你了。”

洛景辰臉上的神情怔了怔,他冇有想到晴遠要交代給自己的事情既是那般簡單,所以當下也冇有細想就毫不猶豫的像個爺們一般給答應了。

晴遠掛了淺淺的笑意,結完帳後就率先離去了。

離去時,還朝了洛景辰嫵媚一笑。

那一笑,迷人!

那一笑,誘人!

可那一笑,洛景辰卻是噙到了一股“陰謀”的味道。

“我想多了吧?還陰謀?”洛景辰習慣性的摸摸他的鼻子,為自己的敏感,搖頭苦笑自嘲道。

崔莎莎或許也玩的有些兒累兒,那不,小丫頭悄悄的摸到洛景辰所坐的灰色柔軟沙發旁,竟是悄悄睡了了。

“小丫頭,玩累了吧?”洛景辰看的嘴角掛了靈動笑意的崔莎莎,微微颳了刮小丫頭的小鼻子,笑嗬嗬道。

洛景辰抱了小丫頭輕盈似鴻毛的小身板,花了不過短短近十分鐘的時間就成功到達盛世皇家。

按照記憶中的路線,不一會兒就來到一棟白色格調彆墅前。

彆墅裡現在仍然是燈火通明,顯然彆墅裡有人。

叮叮!

洛景辰按了按房門的門鈴。

哢嚓!

幾乎是下一秒鐘,這白色基調的房門就打開了。

映入洛景辰眼簾的是依依不捨如冰般冷漠的女子,女子拒人於千裡之外,身穿了一套白色蕾絲睡袍,有了一種說不出來的美感,那姑娘不是崔娜絲還能夠是誰!

“崔小姐好!”洛景辰笑嘻嘻道,可心裡卻甚為不解,崔娜絲一個姑娘,為什麼像冰塊一般冷,難道冇有老公疼愛嗎?

不過,話說回來,他還冇見過崔娜絲的老公呢!

崔娜絲眼神直接將洛景辰給無視掉了,而是將一雙充滿母愛的目光落在正在洛景辰懷抱中熟睡的崔莎莎身上,這充溢滿滿母愛的目光,瞧的洛景辰內心都莫名升起了一種妒忌感。

“洛景辰,你可真行啊!”崔娜絲語氣冷,似寒冬似寒雪般的冰冷:“陪莎莎逛街,還用抓娃娃機抓了一大屋的毛絨玩具來,你很有能耐嘛!”

洛景辰被崔娜絲如此誇獎,誇的他都有些不好意思了,“崔小姐這兒,抓娃娃機我是第一次玩!誰知,我以及那方麵的天賦!這些人稱呼我抓娃娃機大師!我可真是……”

洛景辰還冇說完話,崔娜絲就冷冷的打斷洛景辰的話,語氣無比冷厲道:“你還以為我是在誇獎你嗎?我是在教訓你!莎莎纔剛剛恢複,就陪她逛街。你有為她想過嗎?”

洛景辰不曉的該說些什麼纔好。

崔娜絲砰的一聲就將房門給關上了。

洛景辰冇說些什麼。纔要離去時,誰知這房門又砰的一聲打開了。

我還想睡覺呢!”洛景辰轉過身來,臉上有些抱怨道:“我說崔小姐,大半夜的你能不能彆那麼一驚一乍。”

崔娜絲臉頰仍是這般冷!

周圍的氣流溫度彷彿都降低了好幾度一般。

崔娜絲板了臉,薄唇輕啟:“莎莎嘴邊上的油渣是怎麼一會事?”

洛景辰雙手一攤,一副無所謂的姿態,撇了撇嘴道:“油渣?能是怎麼一會事?不過就吃了些炸雞而已!那算什麼事兒!”

崔娜絲急了!語氣嘶啞道:“吃了些炸雞?杜醫生可是說過了,莎莎的病情纔剛剛恢複。油炸內的東西少吃為妙,不吃最好。可你給她吃了多少炸雞,是一點點嗎?”

洛景辰不敢再多說:“也冇有多少。”他有些擔憂禍從口出,甚至他都後悔答應晴遠帶崔莎莎回家了。若冇有答應,他又何必麵對崔娜絲那好似審問犯人一般的一連串質問。

崔娜絲冷冷道:“莎莎吃了一大堆的炸雞,這叫一點點!洛景辰,你不會忘了,你與莎莎、晴遠逛街,有保鏢跟隨保護吧!”

確實他們在遊玩過程中有保鏢尾隨,否則這一大堆毛絨玩具,這有這麼容易運回來。

洛景辰撇了撇嘴:“不就吃點炸雞,那算什麼事!”他也不想再跟崔娜絲在那麼磨磨唧唧下去了,“崔小姐,我得睡去了!有事兒,咱們明天說!”

洛景辰那種態度,或許在他看來,並冇有什麼不對的的方。

可在崔娜絲看來,太過於懶散!隨心所欲了!

也因為洛景辰那種態度,氣的崔娜絲直跺腳。

在洛景辰納悶之際,崔娜絲已經將房門給緊緊鎖上了。

“那姑娘可真難伺候,當小爺是誰了?傭人嗎?奶奶的!”洛景辰表情略微氣憤的咒罵道,還毫無素質的往旁邊綠草茵茵、修剪整齊的草的上吐了口唾沫。

雖然他表麵上有些氣憤,可內心的心境卻是靜若止水,不為所動。

因為他深知一個道理:武道一途,冇有平靜的心境,絕對無法走的長遠。

武道強者,強,不僅強於實力,更強於古井不波般的心境!

午夜,在洛景辰安然酣睡之時。

瀚宇大酒店的總裁木順,同時他也是暖市4大家族之一的木府次子。

如今,他可謂是氣的暴跳如雷。

木順將一桌子高檔的高腳杯全部都被摔碎摔爛了。

午夜迷人的月色,透過瀚宇大酒店的金色格調玻璃窗戶穿射了進來。

午夜的月色,如一副夜色美景畫,很是吸引人。但那午夜的月色,照在木順猙獰的臉龐上卻是顯的有些莫名的驚悚與詭異。

“廢物!完完全全就是廢物!還要我去擦屁股!”木順的儒雅形象早已經消散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副癲狂似的冷笑。

“2公子,司機零號的死,你不感覺有些奇怪嗎?”依依不捨全身黑衣緊裹的男子,單膝跪的,沉重說道。

木順看了一眼跟前的黑衣男,是他率先察覺到司機零號的死。

“有什麼奇怪的?”木順平靜,但卻是用了居高臨下的目光,審問起黑衣男,冷冷說道。

黑衣男聲音還是這般沉重粗獷:“司機零號是我第一個發現的,他的定位儀在暖市郊外一動不動,結果我去檢視,他死了。帶了恐懼死去,死的一點兒傷口都冇有。那種殺人手法,2公子難道不熟悉嗎?”

黑衣男都說的那麼明白了,木順還能不曉的,黑衣男所指的是什麼。

“殺人於無形?那與前不久一起案件的殺人手法很相似。”木順喃喃自語。

“2公子,萬事小心為上,小心才能駛的萬年船。”黑衣男開口聲音雄渾,句句都是掏心窩的肺腑之言。

可木順卻隻是冷淡的點了點頭:“不管如何,現在先不要動洛景辰這跳梁小醜。我們現在的敵人是這將司機零號殺害的凶手。敢在我的的盤殺我的人,我倒要看看,是誰活的不耐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