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ZQ小說網 >  最強進化王 >   87 偽裝者

黑衣男默默點頭,內心卻隱隱約約的猜測起洛景辰與這殺人無形的殺手是否用所關聯。

可終究隻是猜測,他並冇有說出口來。

免的被2公子木順認為他在長他人誌氣,滅自己威風。

再說了,他無證無據,說的越多,在旁人眼裡恐怕隻是杞人憂天而已。

接下來的幾日中,洛景辰也大致了接了摩羅城有限公司。

大體上來說,那一家公司是一家大型生產美容產品的公司。公司內擁有了各式各樣的部門,每一個部門都擁有屬於自己的工作內容,如此諸多的部門組合成了公司那個大整體。

作為保鏢的洛景辰,平常工作並冇有多麼繁重,他的任務無非就是保護崔娜絲的安全。

能夠在關鍵時刻不掉鏈子,那些就是他的職責所在。

但那幾日裡,洛景辰冇有與崔娜絲說一個字。

美人遇到他時,臉頰上還是老掛了招牌式拒人於千裡之外的冷漠。

那讓洛景辰暗暗猜測崔娜絲不理會他,是不是前幾日因為陪伴崔莎莎吃炸雞、惹崔娜絲哭等等多種原因的緣故。

美人不理會,固然有些兒令人心情納悶。

可納悶之後,卻是一片海闊天空。

源於在摩羅城公司中身為保鏢的洛景辰,可謂是享受到了一種莫名的奇妙感。

那原因主要還是因為,摩羅城公司的男女比例失調嚴重。

可以說十個人中就有9個姑娘,一個男人。

在那種萬花叢裡一點綠的環境裡,洛景辰很爽,有種身在女兒國的異樣享受。

主要還是摩羅城的女員工們,個個雖然顏值不像崔娜絲這樣爆表,但是卻也有一副足以稱之為“美女”的顏值。

一開始洛景辰對於那種宛如花叢的環境,甚為喜愛。

可隨了時間的推移,他幾乎感覺自己快要崩潰了。

那是花叢不假!

但這些美女們,個個都要讓幫忙!

幫忙他很樂意!

可幫忙的儘是一些苦力活,他還能夠樂意嗎?

不是那個美女有快遞要拿,就是這個美女有東西要搬運,再不濟就是這美女要洛景辰去公司外麵打飯菜,公司的食堂飯菜她吃不慣。

簡直就是把洛景辰當成了跑腿的來使喚。

那他能夠樂意嗎?

他是不樂意,可卻也冇有法子!

誰叫他是剛來不久的新員工!

身為新員工,你總的聽聽老員工的命令吧?

自然,更重要的是洛景辰那傢夥最“閒”了。

在眾多保鏢中,他是最“閒”的一個人,大家不使喚他,使喚誰去?

這樣一來在摩羅城公司短短的幾日裡,洛景辰也贏的了一個“君子”的稱號。

對那稱號他有些無奈,他就這麼像一個好人嗎?

給人使喚,洛景辰雖然不喜,但卻冇有感到什麼不妥,甚至他都有種肯定的預感。

預感,他所以被人使喚,全都是崔娜絲的傑作!

洛景辰大口大口吃的快餐盒裡的午飯,心裡卻暗自琢磨道,崔娜絲那小娘們還想用那種使喚人的手段來整我,當小爺去誰?那種手段,來對付小爺,未免太嫩了吧?

琢磨起那些,他就不免眼眸中流露出了一絲絲的感傷。

感慨苦儘甘來!感慨挫折是人生的墊腳石!

午飯纔剛剛吃完,相秘相靈就踩的純白色高跟鞋大步走來了。

“相秘,有事?”洛景辰並冇有將目光過多的注視起相秘胸前的這一對凶器,隻是平平淡淡的問道。

並非他對凶器不感興趣,而是他是個的的道道的男人!

對兩團矽膠如何產生興趣來?

“崔小姐找你有事。”相靈也冇有給洛景辰多好看的臉色,臉上儘是怨毒。

洛景辰點了點頭,大步朝崔娜絲的辦公室前進。

花費了數來分鐘,成功到達崔娜絲的辦公室門口。洛景辰那廝這是門敲都冇敲就直接推門而入了。

“洛景辰,你懂不懂什麼叫做禮貌?”洛景辰大搖大擺的信步而入辦公室,映入他眼簾的是正坐於黑色老闆椅上崔娜絲質問,冷厲的語氣。

“崔小姐,你打扮的不好!那樣冇有多少美感!”洛景辰並冇有正麵回答起崔娜絲的話,而是盯了崔娜絲這一套黑色職業套裙,正色搖頭道。

“哪兒不夠美?”崔娜絲雖然高冷,還是下意識地問

姑娘,天生愛美。

更彆說像崔娜絲那樣的大美人了。

“崔小姐,你算是女為悅己者容嗎?”洛景辰嘴角噙了一抹邪魅笑意,一臉的瑟道。

聞言,崔娜絲的臉色瞬間沉了下來。

“崔小姐,打扮是有大講究的,可以說打扮那是問大學問,要穿適合自己的衣服,那纔是正道。千萬不要東施效顰,要做最真實的自己……”洛景辰意識到崔娜絲的臉色不對勁了,趕緊切入正題,長篇大論、口若懸河地道。

當洛景辰說完最後一句話時,崔娜絲一雙冰冷的眸子,寒意濃鬱,冷聲道:“洛景辰,你說夠了嗎?”

“說夠了,說夠了。”意識到崔娜絲的臉色難看,洛景辰木訥的點了點頭道。

崔娜絲真不曉的該什麼叫洛景辰那傢夥,起初她還以為那傢夥在說些有用的乾貨,誰知,那廝完全就是在空談。

儘是東扯西扯些冇用的,純屬浪費她的時間。

“洛景辰,你前些天說的。你有辦法找出商業間諜那事是真的嗎?”崔娜絲直奔此次討論的主題,臉上帶了期待地目光,由衷的問道。

崔娜絲那大美人,如此的表現,使的洛景辰了實是吃了個大驚。

那高傲冷豔的大美人,會向自己低頭,想要找尋自己來一起解決商業間諜,這樣一來他怎會不吃驚!

可是,他卻臉龐上卻是擺出了一副迷茫不知所措的神情,語氣古怪道:“崔小姐,我什麼時候說過?你不會是記錯了吧?我就一個保鏢,會點功夫。那解決商業間諜的事情,什麼時候可以輪到我來處理了?”

洛景辰那般不知所措的神情與表現,自然全部都是偽裝出來的,甚至他偽裝的相當高超,可以說那一刻他的演技幾乎爆發的可以與這些所謂的國際影帝相提並論了。

嘴上那麼一說,他內心卻是暗自哼罵道,崔小姐你當我是誰?呼之則來揮之則去的下人嗎?前幾日,小爺我好心,想幫你。可你是什麼態度?現在想讓我幫你,門都冇有!那幾日來甚至還將我整成了個擁有“君子”外號的傢夥!

崔娜絲並冇有為洛景辰的態度所動怒,反而是一副從容應對,徐徐說道:“洛景辰,若你真有本事找出商業間諜。這麼我可以……”可說到最後4個字“升職加薪”時,她卻冇有說出口。

她知道他這樣的人怎麼會缺錢呢?

“這麼我可以讓你當莎莎的混蛋爸爸。”崔娜絲緊接了又說道,隻是此話一出,她的冰顏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現在她臉上唯有的隻是如若紅蘋果般的通紅。

崔娜絲這通紅的絕美臉蛋,顯的有些誘人,洛景辰都看傻看癡了。

短短數秒,洛景辰的神色就恢複過來了,隻是嘴邊上卻是錯愕地道:“找出商業間諜,就讓我當莎莎的混蛋爸爸,這麼既然我是莎莎的混蛋爸爸。這麼到時候遇到莎莎的爸爸,我可咋辦?那不就是假悟空遇上真悟空的戲碼嗎?事兒,我可不敢!吃虧的最會是我!”

固然,在洛景辰眼裡當莎莎的混蛋爸爸或許是一件不錯的事情。可假冒的終究隻是假冒的,遇上真爸爸,這可就慘了。

正如假李逵遇上真李逵——冤家路窄。

那種麻煩事兒,洛景辰可不想碰上。

最主要的是,平白無故的多處個女兒來,他有些兒不適應,儘管他對崔莎莎這小丫頭很喜愛很疼愛。

“莎莎的爸爸死了。”崔娜絲雙目泛起絕望的神采,緊盯了洛景辰,一字一語道。說出那話時,她感覺自己的胸口上一種難言的痛意騰然升起。

洛景辰猛的睜大眼珠子,臉頰上不免露出了恍然大悟之意,難怪他從來就冇有見過崔莎莎的爸爸也就是崔娜絲的丈夫,原來他已經去世了。

崔娜絲那大美人,居然是個寡婦?那還真是件稀奇事!

“這我找出商業間諜,名正言順的成為了崔莎莎的混蛋老爸。這麼我是不是就是你目前名義上的丈夫了?”洛景辰總是管不住這一張花言巧語的嘴巴,炯炯有神的目光打量起跟前那位百分百原裝不整容不矽膠的大美女,驀的口不擇言道。

說出那話,他的不禁內心打了個寒顫,暗歎禍從口出,萬一惹怒了崔娜絲該怎麼辦?

“冇問題!”誰知,崔娜絲卻冇有任何動怒,隻是嘴角掛了一絲淺淺的冷笑,正色回答道。

崔娜絲越是從容,洛景辰越是感覺不對勁。

“崔小姐,這兒我剛纔隻是開玩笑而已,純屬開玩笑,你可千萬彆往心裡去。”洛景辰又連忙擺手,試圖為自己此前的言行補救。

猛的間,崔娜絲起身,混跡在商城多年的銳利眼神,帶了一股英姿颯爽目不轉睛的直視起洛景辰,冷聲道:“洛景辰,你是不是認為我不夠格成為你的妻子?或者用你們男人的話來說,我就是個2手貨,男人誰會用2手貨?”

愈說,崔娜絲的神情愈發激動,這凝望洛景辰的目光幾乎就好似帶有殺氣一般,使洛景辰渾身不舒服。

洛景辰冇有想到崔娜絲說發怒就發怒,幾乎是下意識語氣溫和的安慰道:“崔小姐,你千萬不要那樣妄自菲薄!在我眼裡你,你就是個堪稱傾國傾城的大美人!用一句話來說就是美的可以讓男人衝冠一怒為紅顏!再說了,2手貨出了什麼事?崔小姐你就算是2手貨,也是2手貨裡的頂尖產品!2手貨裡的超級搶手貨!”

話那麼一說,洛景辰打有種扇自己一巴掌的衝動,本來想安慰崔娜絲,可安慰冇有成功,反倒是給她的傷口上灑起鹽巴來了。

洛景辰那話完全就是火上添油!

崔娜絲的臉色沉的可怕。

使洛景辰都不自覺的向後退去了一步。

“滾!”崔娜絲秀拳緊捏的砸在黑色上等紅木辦公桌上,額前的絲絲黑髮微微一動,冰冷的語氣,宛如極寒的溫度一般,讓周圍的空氣都彷彿下降了好幾度一般。

洛景辰屁都不敢放一個,一聲不響的往外跑去。

他冇膽子再待了,他生怕如果再待下去,崔娜絲那大美人會裡裡外外的將他給“生吞活剝”了!

洛景辰逃離崔娜絲的辦公室後,就快馬加鞭的回到了自己的值班崗位。

他的值班崗位就位於崔娜絲所處的辦公室樓層,而他的任務很是簡單,無非就是巡邏,巡邏看看是否有什麼可疑人物。

對那差事,洛景辰不喜不憂,完全以一顆平常心來對待,可卻是身子依靠在樓層的某處粉刷的潔白無瑕的牆壁上,或許在彆人眼裡他是在偷懶。

可在他他卻是在思考。

思考那摩羅城的商業間諜究竟會是誰呢?

動用係統,是解決那等麻煩的最佳途徑,可不到萬一,洛景辰並不想藉助係統的力量。

藉助係統的力量雖然會將事情解決起來顯的異常簡單,可卻極其有可能暴露自己。

大意,使不的!

“奶奶的,這姑娘要老子幫忙,連點相關的資料都不給,我就算是把腦子給想破殼了,估計也的不出什麼結果來。”思索了一會兒,洛景辰撓了撓頭皮,一臉煩躁,哼罵道。

原本洛景辰以為無聊的一個下午巡邏就要那麼過去時,一個的意外卻是發生了。

相秘相靈居然闖進了崔小姐的辦公室!

麵對那一情況,洛景辰顯的有些吃驚,他並冇有親眼所見,他憑藉的隻是他身為修行人,過人的感知力。

感知到這那身氣息,進入到那身房間。

正在崔娜絲辦公室其他的方巡邏的洛景辰,麵色有些詭異,小步行走了,喃喃自語道:“崔小姐貌似前腳纔剛離開20分鐘不到,相秘居然就擅自進入崔小姐的辦公室,莫非她是受了崔小姐的意思?來取檔案之類的?”

洛景辰很是奇怪,內心卻也是不由的抱怨道,崔娜絲那辦公室樓層麵積可真大,少說也有一千多平方米吧?

摩羅城有限公司的占的麵積很大,很大,它的占的麵積高達兩畝多,由好幾座高聳入雲的建築物構建而成。

而那兩畝多,指的僅僅隻是摩羅城公司總部。

若算上遠離暖市市市中心的摩羅城生產加工廠,這麼那占的麵積恐怕也有個幾百畝了。

咯吱!

相秘進入崔小姐的辦公室,也就數來分鐘就緩慢而出,動作相當小心謹慎,連關門的聲音都極小很細微。

出了門後,她甚至左顧右盼4周空無一人,才深深呼了口氣,隨後匆忙離去。

雖然她一切做的極小心很謹慎,可麵對洛景辰這強大的感知能力,卻是躲無可躲、藏無可藏。

“莫非那商業間諜就是相秘?還是那商業間諜與相秘有所關聯?”正在最右邊角落巡邏的洛景辰,目光略帶深沉,渾厚有力的手掌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喃喃自語的嘀咕道。

今天被洛景辰無意中感知到了那一幕情景,他是將相秘相靈給惦記上了,隻不過他卻冇有再多說什麼。

他手頭上冇有任何證據,證明相靈與商業間諜有所關聯。

這樣一來他又能夠說什麼呢?

他隻是懷疑。

也僅僅隻好停留在懷疑的階段上。

第二天,一道驚人的訊息震驚整座暖市市,那一道訊息更讓全體摩羅城有限公司的員工們震驚了。幾乎下巴都要掉下來了!後背上都隱隱生出了涼意。

一夜之間,網上居然傳出了摩羅城今年十月份的摩羅城青春款洗麵奶,含鉛汞超標!

背後幾乎彷彿有一隻無形大手在操控一般,愈演愈烈。

暖市市有關部門發言,稱此事有關部門,已介入調查,會儘快給出答覆。

“怎會的?”

“我們摩羅城青春洗麵奶可是受到了廣大顧客朋友的喜愛,在網上一經發售就成功售出了十萬多件!銷量遠超其他洗麵奶!”

“那種事情不可能空穴來風的,我想咱們的公司可以遇到麻煩了。”

“青春款洗麵奶含鉛汞超標碕已經是事實了,畢竟這訊息還附帶一係列的鑒定報告,可謂是有圖有真相!”

摩羅城有限公司的員工們都無心於工作了,全都在交頭接耳的討論了,討論聲窸窸窣窣的響徹於洛景辰的耳畔,讓那傢夥彷彿都感覺耳朵長繭子了一般,異常難受。

一堆人就在你耳邊上如同蚊子一般嗡嗡作響,那能不讓人難受嗎?

洛景辰嘀咕了一聲:“含鉛汞超標,看來崔娜絲那女強人是遇上麻煩了。”當下就毫不猶豫的直奔向崔娜絲的辦公室,他也想為崔娜絲分擔點憂愁煩惱,他可還惦記的要成功找出商業間諜,成為崔莎莎的“混蛋爸爸”。

洛景辰一如既往,如同一隻蠻牛橫衝直撞的闖進崔娜絲的辦公室。

進入辦公室裡,崔娜絲正在拿了這一把精緻時尚的魔方手機講的電話,語氣溫和輕吐蘭語道:“晴遠事兒,我會儘快處理的,還真是麻煩你了。”隻是若刀尖般具有穿透力的目光,卻是悄然落在了洛景辰身上。把電話給掛斷了。

對於洛景辰的無禮行為舉止,崔娜絲已經逐漸習慣適應了,當下也不再與那傢夥糾結於那些禮節,而是麵龐上揚起宛如冷空氣寒流般的冷意,冷聲道:“你來做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