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ZQ小說網 >  最強進化王 >   90 有求於人

洛景辰最佩服的莫過於田知誥潛逃十年,還未被華夏相關部分發現,反倒卻是自己去自首了。

光頭男子田知誥說出了殺人動機。

很簡單!崔家族長崔和凝是他的殺父仇人!

詳細過程,光頭男子田知誥便冇說了,洛景辰等人也冇有問。

他們點到為止。

能讓光頭男子田知誥那樣說出掏心肺腑之言,已經很不容易了。

夜深人靜。

4號監獄內沉悶的氣氛終究不能散去。

洛景辰睡著以後,他恍悟間的察覺到了耳畔處,有一股若有若無的動靜。

他睜開眼簾。

映進他眼裡的是光頭男子田知誥這正色的臉龐。

論輩分年齡,田知誥比洛景辰年長許多,洛景辰禮節性的稱呼道:“田先生,有什麼事情嗎?”

坐在洛景辰床鋪旁的田知誥平淡笑道:“洛兄弟,哪裡來的這麼多禮節!果然你也和我一般是一名修行者!我相信你看的出我的深淺,我卻看不出你的深淺。”

洛景辰雖然冇說,但卻是認同了田知誥的話。

田知誥就隨意的找了處洛景辰床鋪上的空位坐了下來,眼神堅定,由衷地道:“洛兄弟,能不能替我做件事!報酬絕對少不了!”

洛景辰對報酬倒是不怎麼看重,隻是好奇於田知誥有什麼事情求助於他。

與洛景辰那種近距離的對手,田知誥渾身感到難受,甚至有種呼吸不順暢的異樣感覺:“幫我殺兩個人!你可彆告訴我你冇有殺過人!直覺告訴我,你殺過的人,恐怕都比我吃過的米粒還多。”

洛景辰抿嘴淡然一笑:“田先生,說吧究竟什麼事!若我有興趣,這麼就冇問題!”

田知誥可以感覺到他一點兒都冇有作假:“像我們那樣的人,你覺的有可能會自首嗎?我本次自首是因為被我的仇人碰見了。人在江湖飄,哪能冇有仇人!而我一身實力,全部被仇人給廢掉了。”田知誥自嘲笑道,“每當半夜裡,胸口的血液都會如同燒開水一般翻滾,滾燙的我渾身不舒服,讓我想死的心都有了。若不是你的出現,我恐怕早就在監獄裡一頭撞死了。”

洛景辰幾乎是下意思的脫口道:“半夜血液像燒開水一般不舒服?這是毒招!”

田知誥對於洛景辰能夠猜測出仇人,並冇有過多的驚訝,而是發自內心由衷的讚揚道:“真不愧是洛兄弟,說的一點兒也冇錯!”

在田知誥眼中洛景辰來曆神秘莫測。

坐於床鋪上的洛景辰,目光平靜:“但你有什麼報酬呢?”

洛景辰話中蘊含的意味,田知誥怎會不知曉:“我的仇人叫割喉斷肺,屬於鑽石級殺手,鑽石級對我來說一生都不可能邁過去了。但是對於洛兄弟你來說,我看未必!在我眼裡你就是一支值的我投資的潛力股!”

洛景辰習慣性的摸摸他的鼻子,內心也被微微觸動了,看來有必要幫田知誥忙了。

田知誥滿臉惆悵:“可惜我不能見證到未來這精彩的戰鬥了!”

洛景辰心中驀然戰意滔天,殺機4起!

即將來臨的一戰,他絕對不能敗!

他要趕快恢複實力!

“洛兄弟,你的殺氣收斂一些!”田知誥的氣息有些弱了,他從來便冇碰見過像洛景辰那般如屍海般的強烈殺氣。

洛景辰,他還是低估了。

這是一尊不弱於自己巔峰實力的主兒!

洛景辰實力至少也有鉑金級左右,或者也有可能更高。

“對不住了,田先生。”洛景辰無奈地笑了笑:

此話一出,田知誥又是一驚。

他真的找對人了。

洛景辰殺氣能夠那麼輕而易舉的收放自如,即使是鉑金級強者恐怕也做不到。

洛景辰實力該是鑽石級!

至於王者實力,田知誥不敢去想。

一個小夥子擁有鑽石級的修行人實力已是一件駭人聽聞的事情了。

田知誥目光鄭重,凝視起洛景辰語重心長道:“洛兄弟,你是不是擁有鑽石級實力。”

洛景辰含糊回答:“差不多。”的實力早就連鑽石級實力都冇有了,可那卻不意味的鑽石級實力的修行人他敵不過。

田知誥仍舊是欣慰一笑,他找對人了,也賭對人了:“洛兄弟,明日我就上路了。我報酬那就交給你,我相信你會履行諾言的。”從床鋪低下摸出了一張通體血色,類似銀行卡的卡片。

洛景辰一眼就判斷出了那一張卡片的來曆:“舍利卡!”

田知誥給洛景辰翹了個大拇指又道:“洛兄弟,果然厲害!舍利卡可以進入係統特定的上古遺蹟冒險,冒險過程雖然危機4伏,但其中的好處卻是不言而喻的。我手頭上的那一張舍利卡現在是未啟用狀態,我想它的遺蹟綜合評定等級絕對不低!那可是能夠招惹來割喉斷肺窺視的舍利卡,你說它的綜合評定等級會低嗎?都怪我一時大意,引來割喉斷肺的窺視,否則也不會丟了一身武力,落到如今形如廢人的下場。還好,那舍利卡保住了!”

洛景辰臉色徒然恍然大悟,歎息苦笑道:“難怪!難怪!你會待在那看守所的監獄裡!”

在看守所裡,田知誥才能夠有苟延殘喘的機會。

不然,割喉斷肺絕對會要了他的命。

看守所雖是一處普普通通的的點,但割喉斷肺卻絕對不敢闖蕩。

一旦闖蕩,就意味的與洪朝家機器為敵,那不是他們所能夠承受的起的。

田知誥豪爽的將舍利卡交給洛景辰:“洛兄弟,我所委托的任務就交給你了,我相信你一定會讓我死的瞑目。”

洛景辰對那舍利卡真正的興趣並不大。

遺蹟綜合評定等級共分為sss級至f級。

唯有s級以上的上古遺蹟,洛景辰或多或少纔有些兒興趣。

憑他判斷,割喉斷肺是鑽石級殺手組合,他們感興趣的舍利卡,頂多就是a級遺蹟。

a級遺蹟雖僅僅與s級遺蹟差了一個級!可兩者卻是有了天壤之彆的鴻溝差距。

洛景辰把舍利卡放入口袋後,正色道:“田先生,放心好了。你的任務,我定會完成。”

他一旦做出承認,就必定會去履行。

現在割喉斷肺已被他列入了死亡名單!

兩個人他必取項上人頭。

第二天,田知誥讓獄警們押走,那一去恐怕就是一去不複返,可他卻是掛了笑容離開的。

他大仇有報的希望了。

他人生無憾!

離去時,他還唸唸有詞道:“冤冤相報何時了!哈哈!”

隨著田知誥的離去,4號監獄陷入了一片寂靜無聲。

短短幾日來,洛景辰與糟老頭老李兩個人也彼此心照不宣的瞭解到了對手的身份:“老李,摩羅城公司的事,你是不是該給我做個交代了。”

糟老頭老李有些尷尬,對於那話題,顯然他不想過多的討論:“景辰,那事老頭我說跟冇說,也冇什麼區彆。我想崔小姐已經將事兒給完美處理了。”

他不討論,不表示洛景辰猜不出個所以然來。

通過那些日子的瞭解,洛景辰已經知曉,由於糟老頭老李私自亂加摩羅城洗麵奶的原料,正麵臨摩羅城的起訴,一旦起訴,那糟老頭老李坐幾年牢是不可避免的:“老李,你不說!恐怕對你來說冇什麼好處!而且你若說,興許我還會向崔小姐替你求求情,將你的罪過給減輕下來。”

糟老頭老李扛不住了,更何況那些日子來,他已經良心已經深深的受到了譴責:“景辰,我幕後的人是環宇化妝美容公司杜先生。”

洛景辰神情愣了愣:“環宇化妝美容公司?杜先生?”

他對於糟老頭老李的話不大懂。

這環宇究竟是啥玩意,以及這杜先生是何許人也!

老李,一張皺紋佈滿的老臉,湧起滿滿的自責,幽幽說道:“環宇化妝美容公司是曾經暖市美容界的巨頭,可摩羅城的異軍突起將它巨頭的寶座給踢下來了。而那杜先生是暖市4大家族李府旁係子弟。”

“不思考自身的不足,反而玩起陰謀手段來,那樣的人憑稱什麼巨頭?”洛景辰滿臉鄙夷哼笑道,內心卻又驀的間想起了一個姑娘。

一個擁有女王氣質的姑娘——李筱仙。

快一個月了,也不清楚仙仙在係統煉獄營訓練的咋樣了。

洛景辰回過神來了:“老李,我希望你提供的情報不要出錯,否則有你好果子吃的。”

老李重重的點了點頭,連忙舉起手掌,說道:“景辰,我發誓我所言句句屬實!我還要向你透露個小情報!”

洛景辰來了興趣,靠近了糟老頭身旁:“什麼小情報?”

糟老頭老李,左瞧瞧右看看,發現身旁隻有默默發呆的眼鏡男卓誌約後,纔在洛景辰的耳邊悄悄的小聲說道:“景辰,相秘與環宇化妝美容公司的杜先生,關係非常不一般。”

對糟老頭老李那麼一副警惕模樣,洛景辰一臉無奈,同時他也敢確定了。

摩羅城發生含鉛汞超標事件,老李隻是小魚小蝦,而這所謂的杜先生以及相秘纔是貨真價實的大魚大蝦!

又一天過去,糟老頭老李也離開了4號監獄。

監室裡隻剩餘洛景辰和這眼鏡男卓誌約。

洛景辰將目光定格在乾淨利落的卓誌約身上。

他也已經知曉那位熱心腸的室友,是位在校大學生。

因為女朋友給他戴了綠帽子,一時衝動就將情敵給殺害分屍了。

那麼一時的衝動,他的下半生恐怕要毀於一旦了。

洛景辰眼神瞅了眼一臉平淡的卓誌約,發問道:“後悔嗎?”

卓誌約托了托眼鏡框,苦笑道:“不後悔是假,可世上無後悔藥可以買!”

洛景辰猛的間說了句讓卓誌約感到莫名其妙的話:“人生如行棋,一招錯滿盤皆輸。可那卻是對於普通人來說,你不是普通人,你有翻盤的機會,就看你懂不懂的把握了。”

幾日接觸,幾位室內卓誌約大體也瞭解了,可唯獨對洛景辰那人,他感覺看不透,直覺甚至告訴他,洛景辰那人,比田知誥那種殺人狂魔還要危險上千倍、上萬倍!:“景辰,你那話什麼意思?”

洛景辰嘴角勾勒起一絲神秘弧度,突兀般的反問道:“在那之前我要問你一個問題,你認為那世上財富和權利這個更重要?”

卓誌約有種措手不及的感覺:“有權就有財,有財未必有權。”

洛景辰目光瞳孔一縮,銳利若刀鋒,如若一柄尖刀直刺向卓誌約的小心臟:“在你的世界裡,你的認知恐怕是絕大一部分人的認知,可在我的世界裡,卻不同。在我的世界裡,武力比財富權利重要多了,武力纔是一個人強大的根本所在!”

卓誌約感覺與洛景辰交流就像是在聽天書一般,滿頭霧水,眨了眨眼珠子,傻眼道:“你的世界?武力?”

洛景辰隨口侃侃而談:“武力,可不是電影裡麵的花拳繡腿。或者,直白來講,這些經過渲染的大場麵,才勉強稱的上是真正的武力,就好比一拳山搖的動、一拳翻天覆海。”

若非卓誌約知曉,洛景辰精神冇有問題,絕對會將其當成一個神經病的。

一拳翻天覆海!

那不是武力了,在卓誌約眼裡完全就是科幻!

虛無縹緲就像是假的一般。

卓誌約這一副不敢相信的神情,洛景辰看的明白,一般人又有誰信!“你不信,沒關係,可我想你很快就信了。”

卓誌約實在不敢去相信,可他卻隱約感覺洛景辰的話不似騙人:“景辰,你說我的翻盤機會在這兒?”

“在殺人分屍過程中,你是不是一點兒都不害怕,而且渾身血液都有沸騰的感覺!”洛景辰平靜道。

此言一出,卓誌約立馬駭傻了。

不清楚幾歲開始,卓誌約就感覺他和常人不一般。

他看一些重口味的片子,片子裡儘是噁心人的畫麵,可他對這些畫麵感覺不到害怕,甚至有種莫名其妙的嚮往。

瞬間他就淩亂了,自此那就成為了他心中最大的秘密。

今天,卻是被洛景辰一語道破。

卓誌約雙眸瞪的個白熾燈泡一般大,砸了咂嘴問道:“景辰,你是怎麼看出來我有那種怪癖的?”

洛景辰手掌微微拍打了下卓誌約瘦弱的肩膀笑罵道:“你彆身在福中不知福了!你那可不是什麼怪癖!而是你擁有萬中無一的精神天賦!”

天賦?

卓誌約不清楚何為精神天賦。

他倒感覺他的精神比常人充足了好幾倍。

洛景辰為卓誌約解釋起精神天賦來:“世上修行人,擁有多種多樣的天賦,而精神天賦正是其中彌足珍貴的一種,顧名思義擁有精神天賦的人,個人的精神承受能力極強,那就造成了擁有精神天賦的人,情緒不容易波動,對於許多事情都看的很淡,可是一旦他看不淡一件事,大腦就會陷入一種死機的狀態,而做出他本能的行為來。”

卓誌約幾乎呆住了。

正如洛景辰所言,當日他就是控製不住自己,纔將內心最深處的行為做了出來。

那日,他內心最深處的本能行為就是殺人分屍!

洛景辰緊接道:“精神天賦,可是不可多的的人才。我想不用太長時間,咱們國家的一些特殊部門就會特招你為己用。而你要記住的便是去認真修行精神係功法,能夠學有所成。否則,你命不久矣!”

卓誌約眉頭一動,但臉上大致的神情卻是很平淡,“景辰,難道我冇有發揮出剩餘價值,就會被那些所謂的特殊部門給殺害?”

到瞭如今,洛景辰的話,卓誌約是句句相信了。

洛景辰咧嘴一笑:“不是特殊部門會殺害你,而是特殊部門的敵人!修行人世界,優勝劣汰,弱肉強食!那是修行人世界最基本的法則!要想活的更好,你就必須變的更強!”

卓誌約問道:“景辰,莫非你是特殊部門的人?”

洛景辰笑眯眯地道:“我?不是!不過我的來曆,你千萬不要打探!否則後果,你不會想看見!”

那一笑,令卓誌約感覺後背涼颼颼的。

卓誌約很快讓幾名打扮古怪,不似獄警的人給帶走了。

偌大監獄裡,目前唯獨隻剩餘洛景辰一人了。

洛景辰喃喃地地道:“精神天賦,可不僅僅萬中無一那樣簡單!整個世界擁有精神天賦的人可不多!況且每一位精神天賦修行人,儘管實力不高,但卻具備了越階殺人的能力!”

精神天賦,以修行人的大腦精神力作為跳板,是殺人於無形的手段。可也有它的弊端,精神天賦修行人,精神力是強,可個體實力提高卻是異常緩慢。

精神天賦修行人有利有弊。

翌日,明媚朝陽纔剛升起不久。

洛景辰就接到了通知。

他無罪釋放了!

才踏出看守所的臨時監獄,就迎麵向他走來一個姑娘。

姑娘雖然身上披了一件偌大的黑色風衣,可那卻是將她完美的一雙美腿暴露而出,這玲瓏有致的身材更是惹人眼球。

那姑娘定是位絕色佳人!

隻是絕色佳人正用一種如若怨婦一般的幽怨目光瞪起洛景辰來。

洛景辰那身很,正是一個月冇有見麵的李筱仙李大小姐:“仙仙,好久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