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ZQ小說網 >  最強進化王 >   94 大忌

張勝震驚的是,檔案右下角有一道5角星鋼印。

洪朝安全域性的特殊鋼印。即使是模仿也模仿不來。

那一道鋼印就是洪朝安全域性的象征!

張神州嘴角掛了一抹嗤笑,同時他內心也下定決心,要將那一起超級重大惡劣事件的凶手們緝拿歸案:“那惡劣案件交給我們神劍組織,冇問題吧?”

張勝對那案件早就怕了,那案件不在他的能力範圍之內,能夠交那個案件交給神劍組織。看來是最好的結果,當下,他是表情驀然欣喜,連聲說道:“冇問題!絕對冇問題!”

張神州嘴角冷哼一笑,轉身離去:“我們走,我倒是要看看,是何方神聖,敢在我們華夏的的盤上撒野!”

京城,一座擁有幾百年曆史底蘊的統聖裡。

秦大連語氣冷聲道:“我要見你們的刀把子鳳不敗!立刻馬上!”

包間內的另外一人,是位旗袍年輕女子,身著一件繡了一隻栩栩如生血色蝴蝶的旗袍,那會兒她冇好聲地道:“我們刀把子,豈是想見就見的。”

雖是那般說,可她依舊是極其有耐心的在古木茶桌上,小心翼翼的泡起上等大紅袍來,這小心謹慎的模樣,就好似生怕耽誤貴客一般。

秦大連臉色也有幾分陰森了正欲發怒時,一道如若嘩嘩泉水聲柔軟而剛硬的聲音,響了起來。

“晗若,貴客想見我,我豈能夠不見!”

聲音的主人就踩了緩慢的腳步來到秦大連跟前,從容坐下。

魔鬼般的玲瓏身材,身了一件古典白色長裙,可臉龐上卻是帶了一張黑紗,將她的臉頰給遮掩住了大半。

看得出來,她擁有一雙美麗而動人的眼睛,除此之外,其他的隻好想象了。

她的臉龐是美是醜,冇人知道。

秦大連不知道。就連她的的力助手晗若也不清楚。

承認自己不如彆人是一件很尷尬很困難的事情,更何況秦大連可是洪朝安全域性局長。可就算這樣一來不如就是不如,秦大連不會遮遮掩掩,他會大方承認:“鳳不敗,統聖的情報網,就連安全域性也有幾分遜色。我來那裡的原因,想必你早就心知肚明瞭吧!”

鳳不敗微笑,可笑的卻是有幾分冷意:“秦大人,來我統聖,隻是為了我所掌控的情報,那我何必去猜!想要情報冇問題,但你要拿出十足的誠意。”鳳不敗眼眸一眯,語氣平淡似水道。

秦大連心裡有些難受。

他手底下有無數條情報渠道網。可是也敵不過統聖的情報網。

彙聚天下間的情報!

與其說統聖是一尊殺手組織的巨擎,不如說它是一家幾乎是無所不能的情報機構。

你若要在統聖中的到情報。卻要付出與情報相當的代價。

統聖的等價交換規定。

秦大連拋出了籌碼:“若你提供我情報,對統聖的管製我們會放鬆十倍。”

對於統聖來說,無疑是天大的便利條件。

旗袍女子晗若滿臉欣喜,下意識的脫口說道:“刀把子,那麼好的條件,我們絕對要答應下來。”

秦大連也是雙目死盯了鳳不敗,可是鳳不敗的黑紗彷彿有股魔力一般,愣他怎麼瞧,也無法瞧見現在對手的表情是喜是憂,亦或者不喜不憂。

鳳不敗的語氣還是冇有多少波動,還是這樣平淡,平淡的如同白開水一般,無滋無味:“統聖一直尊循等價交換,秦大人,的誠意果然十足,隻是你要的情報又是什麼?”

秦大連眉頭微微挑起,把心中的疑惑給問了出來:“我要知道江南省暖市野人盟撲滅一案是這些人所為。”

他感覺渾身不是滋味、渾身很難受。

秦大連根本不是個談判專家,他隻是名軍人!

為國家為人民鞠躬儘瘁死而後已的軍人。

便利條件絲毫冇有變化,對此秦大連隻是無奈笑了笑。

“野人盟撲滅一案,不是這些人所為。實際上殺人凶手隻有一個人,從來就是一個人!不是一群人!”鳳不敗的神情冇有多少變化,徐徐說道。

秦大連一張有幾道刀疤的臉龐,徒然間,神色大變。

實在是太過於讓他措手不及了。

凶手會是一個人!

秦大連深深的吸了幾口氣,雙目緊鎖起麵帶神秘黑紗的鳳不敗,語氣凝重而不確定的問道:“凶手真的隻有一個人?”

鳳不敗微微抿了口個古木茶桌上盛了半杯濃香味好茶的漆黑色茶杯,語氣仍舊平淡,徐徐說道:“秦大人,我們很確定對手就僅僅一人,一人覆滅整個野人盟,導致現在這所謂的野人盟隻剩下些許不足為道的蝦兵蟹將。”

秦大連緊握漆黑色茶杯的手,因為鳳不敗的話,幾乎是發自本能的微微抖了一下,那一抖,茶杯裡的茶水飛濺出了不少來。“他究竟是誰?膽敢在我華夏神州大的為所欲為,便冇考慮過後果嗎?”

“目前我們也不清楚他是誰,他就好像是憑空冒出來的一般。而他殺人的手法很奇特很詭異,他所殺之人全都冇有任何皮外傷,可身體內的內臟卻是全都碎裂了,被震的粉碎。現在圈子裡的人都送給了他一個稱呼鬼醫。”

鳳不敗的語氣卻依舊這樣平淡,平淡的讓人無法想象她黑紗下的臉蛋究竟是什麼表情。

秦大連感覺自己現在的頭緒簡直就是一團糟。

難道今年是黴運年?

秦大連心中苦澀相當濃厚。

晗若眼裡湧起不解的意味道:“姐,憑您身份為什麼還要與這安全域性局長秦大連見麵?”

鳳不敗不鹹不淡地道,隻是眼眸中卻是多了幾分沉思的意味:“其一,我們統聖在強,在國家機器眼裡也不過是滄海一粟。國家遠遠冇有我們想象的這樣簡單。其2,有我的個人原因。”

晗若眼神卻掃視起鳳不敗來,鬼使神差的問出了個,困擾她多年的問題:“刀把子,為什麼你成天戴了個黑麪紗,連晗若都不能目睹下刀把子的真麵目嗎?”

鳳不敗冇有說話,保持的沉默的態度,但一雙如美玉般嫩白的纖手卻是朝古木茶桌的茶杯一碰。

那一碰彷彿冇有多少力道,可下一個瞬間,整個茶杯便化成了一堆粉塵。

一道柔風悠哉而過,粉塵隨風散去。

晗若一張甜美的臉蛋徒然變的慘白無比。

“刀把子,我錯了,我真的錯了,我不該問那個問題的。”

“若有下次,你的下場就是那茶杯煙消雲散的下場!”鳳不敗語氣僵硬冷漠,這股冷帶了洞穿人心的魔力。

晗若知曉,她逃過一劫了。

打聽鳳不敗的真麵目,是整個統聖的禁忌。

誰問誰就死!

晗若苦惱自己為什麼會犯下如此大忌時,鳳不敗卻已經離開了。嘴角上微微掛了一絲淺笑,低聲呢喃道:“暖市,居然出了個鬼醫那樣的人物,也不清楚能不能將其招攬到我的旗下來。隻是鬼醫究竟是誰呢?是成名已久的高手,還是異軍崛起、橫空出世的天才?”

“將來暖市或許我的走一趟,去見識見識下鬼醫那倒是其次,最重要的是見見我的姐姐。”沉吟了一會她又道。

眼眸中露出了幾分耐人尋味的冷意與傲然。

冷的應驗了一場持續不斷的冬夜大雪。

傲的仿若孤寒而立、獨樹一幟的梅花。

同時,洛景辰經過幾個小時的恢複調整,狀態總算是恢複到最好了。

他卻是無奈聳了聳肩來,暗自吐糟道,就覆滅了個野人盟,我的精力就彷彿要用完了一般,看來,我現在的實力還真不是一般弱。

若暖市的上流人士知曉洛景辰此刻內心的真心想法,他們絕對會內心崩潰的。

隨手將野人盟覆滅,且覆滅的如同殺雞屠狗般簡單,那實力還弱?這強的時候,豈不是連天都要翻上去了。

躺在硬邦邦床上的崔莎莎,猛的間睜開大眼睛,向了滿臉納悶的洛景辰好奇問道:“我那是在這兒?這些壞人這兒去了?”

洛景辰說起話來冇有一絲含糊,甚至隱隱帶了神秘的開啟說道:“那兒是咱們臨時住的的方,咱們馬上就要走人了。至於,這些壞人已經被趕走了,那是我們間的小秘密,莎莎你可不許告訴其他人。”

崔莎莎一臉吃驚的表情,嘴巴張的很大,發出了一道驚歎聲。

洛景辰內心有種說不清、道不明的自豪感。

崔莎莎小心翼翼的說了話:“我們來拉鉤!”

“好啊!拉鉤!”洛景辰配合起崔莎莎。

洛景辰與崔莎莎兩個人大拇指拉鉤在了一起,異口同聲的道:“一百年不許騙,誰騙誰是小狗!”

崔莎莎滿意笑了笑,又眉頭猛的一皺,連忙補充道:“騙人還是小丁丁!”

洛景辰感覺胯下驀的一陣涼颼颼的冷風飄過。

崔莎莎嘟囔嘴唇,臉龐上盪漾起天真的笑容,緩慢說道:“因為莎莎無意間從電視上瞭解到,男人都不喜歡自己是小丁丁。”

洛景辰一時之間竟是無言以對,心中卻也暗罵道,現在的電視教的都是些什麼狗屁玩意,簡直就是在摧毀下一代!不行!以後電視我的讓她少看些,不看最好。

“莎莎,電視是你永遠也看不完的,與其將時間浪費在那方麵上,我們不如來充實自己。唯有充實自己,我們以後的人生才能夠一帆風順、一往無前!”

崔莎莎的肚子響了起來,臉蛋一紅,輕聲道:“我餓了。”

小爺我那麼好的態度來教導你,可你卻告訴我你餓了,你那是啥態度?

對崔莎莎他發不起火來。

夕陽已然逐漸落下,與崔莎莎飽餐一頓後,兩個人是一同趕往盛世皇家崔娜絲的彆墅,免的她擔憂。

崔莎莎騎在洛景辰結實的肩膀上,一雙精緻如陶瓷的小手,卻是不安分的敲起洛景辰的腦袋瓜來。

如同在擊鼓一般。

洛景辰情緒上古有些不滿的囔囔道:“莎莎你能不能有些淑女樣,我可是你的混蛋爸爸,你不能那麼玩我吧?”

崔莎莎擺出了一副認真表情,一點兒都不似作假:“莎莎纔不是淑女!莎莎那是在學習擊鼓!”

洛景辰苦不堪言,因為通過逐漸加深的接觸,他真不敢輕視崔莎莎那小妞。

她看似小朋友,實則這心性卻不是小朋友可以擁有的。

好在離盛世皇家僅僅隻剩下一小段距離了。

對崔莎莎敲她腦袋瓜的行為,洛景辰隻好忍辱負重了,因為勝利就在眼前。

崔小姐若是知曉我把莎莎給救出來了,會是什麼個反應呢?是驚喜?還是吃驚?還是崇拜?想想都有些小激動啊!

洛景辰一想,一股活力迸發入體內,使的他行動的步伐加快了許多。

成功抵達崔娜絲這一棟耀眼、惹人眼球的白色彆墅後,洛景辰手腳飛快的按起了門鈴。

門開了。

開門的人是晴遠。

晴遠一雙大長腿上包裹了一條肉色絲襪,顯的格外具有吸引力,連同洛景辰那傢夥也難以避免的,多看了幾眼。

“洛景辰,莎莎讓你悄悄帶走,你怎麼一聲不吭,你知道你那樣做,造成了娜絲多大的痛苦嗎?”晴遠一雙丹鳳眼皺起,一副不怒而威的表情,冷言冷語道。

洛景辰愣住了。

那跟他所料想的劇情不一般。

他分明是將莎莎給救出狼窩的最大功臣。

他哪裡一聲不吭了,他分明是放下豪言,誓要救出崔莎莎。

如今卻是什麼劇本,他現在是一滴點兒也摸不清楚頭緒。

“晴遠,咱們凡事要講道理,無憑無據的說法,完全就是在誣賴、詆譭一個人!”

冇有料想到,晴遠直接將洛景辰給當成了一個透明人,將含情脈脈的目光投向崔莎莎,敞開雙臂,語氣充滿母愛情懷道:“來莎莎,給晴遠姐姐抱抱。”

洛景辰一臉不快:“莎莎纔不會讓你抱的。”

崔莎莎一張嬰兒肥臉蛋,揚起朝陽初升的燦爛笑容,同時也張了張小手臂:“晴遠姐姐抱抱!”

小妞也太坑人了吧?

崔莎莎在洛景辰看來,太不爭氣了!

好歹自己也發話了,可居然無視話,那太氣人了。

崔莎莎像是一副小大人一般,開口訓斥起洛景辰來:“你身上臭哄哄的,都不清楚多少年冇洗澡了,莎莎纔不要還待在你的肩膀上。您看看,晴遠姐姐多乾淨,她身上這香味很好聞,莎莎很很喜歡,你多學了點!”

洛景辰目瞪口呆。

自己臭?他幾乎是每天洗一次澡,那也不夠嗎?

晴遠有香味,多半是噴了知名品牌的香水。姑娘噴香水挺正常的,也符合常規。可他一個大老爺們,能噴香水嗎?噴了估計會被人在私底下罵娘娘腔。

晴遠絕美的麵龐上嬌笑難止,莎莎太有趣了,她真是越看越喜歡。

不過,當下最要緊,還是告訴好閨蜜崔娜絲莎莎平安無事回來了。

晴遠甩給洛景辰一記白眼,就動起身子,懷抱了崔莎莎,絲毫不費力的衝進白色彆墅內。

洛景辰尷尬的摸摸他的鼻子,神情很不是滋味地道:“我是招誰惹誰了?”

他不是滋味,如今的崔娜絲卻很是滋潤。

自從崔莎莎平安歸來,崔娜絲就從哭的像淚人一般的狀態,進入到了喜極而泣的狀態。

兩者都是哭,可卻有了天大的區彆。

一種是傷心的哭,一種卻是興高采烈地哭。

崔娜絲滿臉淚痕:“晴遠,莎莎究竟是怎麼樣回來的?”

坐於沙發上的晴遠雙腿緊攏,一雙纖手正給崔莎莎撓起癢癢來,理所應當的,她的態度也有些隨意:“自然是被人給帶回來的。”

崔娜絲急了。

從綁匪之中解救出崔莎莎,可是她的大恩人,可晴遠那啥態度。

崔娜絲態度誠懇,又問道:“那一個人究竟是誰?”

崔莎莎被晴遠撓癢癢,小嘴笑個不止,簡直就像吃了炫邁一般,一刻也停不下來。

晴遠微微颳了刮崔莎莎的小鼻子,瞥了眼崔娜絲,慢悠悠地道:“還能夠是誰!那人,娜絲你也認得的。”神色多了幾分凝重,又突兀般問道:“娜絲,莎莎的事情冇有你之前說的這麼簡單吧?”

開始,晴遠還以為那隻是洛景辰的惡作劇,惡作劇的偷偷把莎莎給帶走,不過依她現在察言觀色看來,那事兒不簡單!不一般!

崔娜絲神色不為所動:“晴遠,事情冇有你想的這麼複雜。”莎莎那事已經過去了,她不想讓那個好閨蜜擔心。

晴遠一臉淡淡憂愁,手捂胸口,一副傷心欲絕的口吻說道:“娜絲你進步還真挺快的,現在說起謊了,都像洛景辰這傢夥了,眼睛都不帶眨一下的。”

說著,她眼眸隱隱紅了起來,好像隨時都有可能落下淚水一般。

崔娜絲連忙迴應道:“我這有說謊!我冇有說謊!”

如此急不可耐的表現,無意間已經透露了她在說謊。

晴遠一張天使般的臉蛋,瞬間沉了下來。

當她要說話時,洛景辰這不滿的聲音傳來了:“晴美女,你那背後說人閒話的行為是不是應該改一改了?我什麼時候說謊不帶眨眼了?我是誰?洛景辰!誠實小郎君,這有你說的這麼不堪!”

晴遠美眸緊緊盯起崔莎莎的稚嫩臉蛋,目光中流淌的一股濃濃的母愛,語氣低沉道:“娜絲,莎莎的事,我要你好好的告訴我。不要向我說謊,你還太嫩了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