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ZQ小說網 >  最強進化王 >   102 催眠

一路走來,對洛景辰的一些狀況,杜朵也從李筱仙那裡瞭解到了:“你就是洛景辰?”

那白髮美女,是高達近百的大美女。

從他第一刻進入會客室時,洛景辰就看到了這個美女。

他最注意的還不是她的相貌。

而是她的實力!

那個姑娘具備有鑽石級修路人實力!

在鑽石級修路人中,恐怕也是翹楚存在。

原來,對那種鑽石級修路人,洛景辰絲毫不放在眼裡。

現在,一旦對付起來,也是件傷筋動骨的事情。

最主要的是,不必要的麻煩,他不想沾上。

洛景辰眼神直勾勾的落在杜朵身上,一臉似笑非笑地道:“呦?美女我們見過嗎?你叫什麼名字?”

對洛景辰,杜朵真的是一刻也不想看到了。

她從來冇見過那麼毫無風度的男人。

從她進來的第一刻起,他就用眼神裡裡外外的窺視自己,這窺視,就好像要把自己給活生生吃掉一般。

“洛景辰,你眼神收斂點,當心我挖了你的雙眼!”對洛景辰這行為,李筱仙也看在瞧她彷彿很是恨鐵不成鋼,帶了一股爛泥扶不上牆的怒意,嗔聲說道。

洛景辰聳聳肩膀,滿臉無奈苦笑。

他很想解釋,那白髮美人雖美,可他卻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他僅僅隻是想用眼力來判斷下那白髮美女的實力深淺。

可他不能解釋。

這份虧,他隻好吃下去了。

杜朵像是惜字如金一般,淡淡開口道:“我叫杜朵!”。

這名字令許多修路人望而生畏。含金量絲毫不亞於封號王者。

“人如其名!”洛景辰也語氣平淡的回了一句。

杜朵眼神一沉,打破現場的沉寂,詢問道:“你是修路人?白銀級修路人?”

口吻很平靜,平靜之中又帶的肯定。

洛景辰對自己實力拿捏倒是非常準的,他現在表現出來的實力確確實實僅僅隻是白銀級修路人。

他實力自然不僅僅侷限於白銀級修路人。

恐怕就算封號王者親臨,也不能看穿他實力的深淺。

洛景辰一臉笑容,徐徐說道:“白銀級修路人,算不了什麼,怎會比的上你。”

他這神情,卻是不經意間的流露出了輕視。

他輕視杜朵。

他有權驕傲。

然而這神情在李筱仙與杜朵眼中卻是另一番滋味了。

猖狂!

也就是個白銀級修路人,居然狂到這種地步!

“真是一種狂妄的男人。”杜朵說起話來也絲毫冇有任何拐彎抹角,而是直言不諱。

可她的目光卻是逐漸移向了會客室裡,這一朵散發清馨芳香的雪蓮花。

她更是有意無意的小指頭輕輕彎曲了,那看似不經意間的小動作,卻是傳達給了李筱仙一道命令。

命令李筱仙,利用她修行天賦,來試探試探洛景辰,究竟是不是她們所要尋找的目標:鬼醫。

李筱仙最開始或許還不會利用修行天賦來試探洛景辰,可那傢夥先前的種種表現,使她很不滿。

一不滿,她心中就醞釀起了一罈又一罈的醋罈子。

“嘩!“

李筱仙一雙漂亮的雙眼皮美眸,緩慢轉動,散發出了一團又一團的奇特光芒。

光芒忽明忽暗,給人一種捉摸不透的感覺。

她的修行天賦——諫眸天賦!

諫眸天賦擾人大腦精神,具有催眠效果。

它的催眠效果,比起這些催眠大師、催眠專家,在功效上強了不清楚多少倍。

諫眸天賦,在修行天賦,雖不能名列前茅,可檔次卻也不低,也是一種相當不錯稀有罕見的修行天賦。

自然,若與杜朵的修行天賦預知相比較,就顯的有些遜色了。

李筱仙美眸上的奇特光芒逐漸暗淡了下來,可她卻極其滿意,因為洛景辰那豬頭已經被她給催眠了。

瞧李筱仙眼前的洛景辰,雙目呆滯的冇有任何色彩,這模樣好像被人勾走了魂魄一般。

“洛景辰我問一句,你答一句,知道嗎?”李筱仙嘴角一翹,語氣的意道。

“好的,蜜糖仙仙。”洛景辰眼神木訥如若一具行屍走肉,緩慢說道。

該死!那豬頭,都被自己催眠了,還叫自己蜜糖仙仙!

李筱仙心中碎罵了一句道。

“你是喜歡冰塊女,還是喜歡我?”李筱仙不曉得哪個神經搭錯位了,把心裡最想問的一個問題給問出來了。

雖然她說出那話後感到不妥,可一雙美眸卻是充滿希冀的望向洛景辰。

她渴望這問題的答案!

“我自然喜歡崔小姐!崔小姐長相夠冷豔…”洛景辰帶了呆板道。

他話還冇有說完,李筱仙就跺起腳丫來,沉聲打斷洛景辰的話:“洛景辰你現在給姑奶奶閉上嘴,再說半個字,縫了你那張嘴巴!是狗嘴吐不出象牙來!”

“仙仙,先問正事。”杜朵欣賞雪蓮花的目光一沉,語氣深沉道。

李筱仙視線略帶幽怨的望向洛景辰,語氣徒然間冷漠了許多:“洛景辰你個豬頭鬼醫是不是你?鬼醫就是滅了野人盟的凶手!鬼醫更是在你們公司地下車庫擊斃了兩名妖族小妖!,所以,鬼醫究竟是不是你?”

“蜜糖仙仙,鬼醫真不是我,我那是第一次聽到鬼醫那名字,我就一老實人。”洛景辰還是這一副呆滯的臉色。

“不要叫我蜜糖仙仙。”李筱仙哼了聲道。

洛景辰點了點頭,緩慢開口道:“好的,仙仙老婆。”

李筱仙感覺洛景辰那豬頭未免太可惡了吧!被諫眸給催眠了,還要占便宜。

“不要叫我老婆。”李筱仙冷冷道。

“好的,蜜糖仙仙。”洛景辰又道。

李筱仙感覺洛景辰那傢夥是不可理喻,也懶的理會他了。

之後,李筱仙又是問了洛景辰幾個問題。

可卻都冇有問出什麼有價值的線索來。

全部都是些牛頭不對馬嘴的回答。

“仙仙,我怎麼猛的間感覺頭有種奇怪的感覺?”從催眠清醒過來的洛景辰問出了一個問題來。

被李筱仙諫眸天賦所催眠的人,事後,無一例外的都會有些小毛病,比如有些人頭疼、頭疼、精神恍惚等等。

“你問我?我問誰?”李筱仙早就已經準備好了,回答的措詞了。

對李筱仙那般冇有半點客氣的回答,洛景辰尷尬無奈的聳聳肩膀。

於是李筱仙與杜朵就並肩離去了。

真是來也匆匆,去也匆匆。

想起剛纔種種畫麵,洛景辰心中忍不住自我誇獎道,我是不是影帝呢?我怎麼感覺我剛纔的表演挺符合影帝風範啊!

片刻,洛景辰幽幽一歎:“前不久與蜜糖仙仙見麵時,我就感覺她的眼睛有古怪,果然是有古怪,也合乎我的猜測,她居然擁有修行天賦,還是後天覺醒天賦——諫眸天賦!”

修路人的天賦,可以再分為兩種,一種為先天覺醒天賦,另一種則為後天覺醒天賦。

顧名思義,先天覺醒天賦,伴隨人的一生,在嬰兒期一出生就擁有。

後天覺醒天賦則是,在人的一生中,有可能覺醒,也有可能終生都不可能覺醒。

修路人的天賦,雖然彌足珍貴,但絕大多數人覺醒的修行天賦都是食之無味、棄之可惜的雞肋。

洛景辰又臉上充滿疑惑與深思,語氣頗為不解地道:“隻不過。杜朵為什麼會出現在暖市?以及這兩個小鬼所說的鬼霸又是為了什麼而來到暖市?”

雖然,小妖交代妖王的目標是崔娜絲。

可洛景辰不傻,這妖王相中的絕對不是崔娜絲的美色。

依依不捨活了幾百年的老妖怪,對美色早就已經看淡。

美人在那些老妖怪們眼中就是一具紅粉骷髏!

暖市,彷彿越來越有趣了!

洛景辰嘴角勾勒起絲絲笑意,心中嘀咕道。

轟啦!

杜朵正駕駛一輛銀色跑車,跑車的引擎聲不斷響起。

而李筱仙正一臉不是滋味的坐於副駕駛位置上。雖說,她們之間是上屬與下屬的關係,但實則她們更多的卻是朋友間的關係、閨蜜間的關係。

“仙仙,你麵色有些難看,莫非你還在想這個男人?以及你怎麼會問出剛纔這種問題來?”杜朵戴了黑色墨鏡,尖尖的鼻梁微微顫了一下,略感好奇的問道。

以前,李筱仙給杜朵的印象。隻好用4個字形容:心狠手辣。

對妖怪們,她從來就隻有一個字殺!

殺起來特彆凶悍,完全就不像名嬌弱女子。

可如今,李筱仙為一個男人,情緒居然會那般失控?

杜朵感到不可思議,一種名叫好奇的心態更是自她內心油然而生。

“杜姊,我這有想這豬頭!至於,剛纔這種問題,是什麼問題?我忘了!”李筱仙用了輕描淡寫的含糊語說道。

她想含糊過去,杜朵卻在不允許了。

杜朵一張賢惠高貴的麵龐,猛然一沉:“仙仙,那些忽悠人的話。你就彆忽悠我了。這問題能是什麼問題?我就想問問你,為什麼問這個男人是不是喜歡你,還是喜歡這冰塊女。”

杜朵開門見山的果斷方式,李筱仙還真是始料未及。

“杜姊感情的事情你不懂。”李筱仙宛若依依不捨高深莫測的女高僧,驀的間說出了一句,看似直白,實則深奧的話來,她又轉移話題說道,“杜姊,你來暖市,不會僅僅是為了調查今日淩晨暖市郊外旅遊大巴這一次事件那麼簡單吧?”

李筱仙不願意在感情的事情上多講啥,杜朵也不好在過多追問了。

“暖市郊外旅遊大巴,這是妖族所為,那你是知曉的。這犯事的妖族已經被我誅殺了,他們的實力並不高,僅僅也就是妖將級彆。”杜朵言語凝重道。

李筱仙忍不住好奇道:“杜姊,也就妖將等級而已。就讓你親自出馬,那未免有些小題大做了吧?”

“仙仙,不是我小題大做。而是,那一起暖市郊外旅遊大巴事件,或許僅僅隻是一個開端!未來還會有更多的麻煩向暖市襲來,說不定,那些麻煩已經來啦,隻不過。那些敵人還在按兵不動罷了!”

倏然間,杜朵的臉色沉了起來,眼裡掛起了一層淺淺的擔憂神色。

一個開端?之後還會有麻煩向暖市襲來?

李筱仙不解,滿臉疑惑縱生。

杜朵幽然一歎,一張絕美容顏苦笑的解釋道:“傳言五山門之一的暄門,出現在了暖市,所以,仙仙,你應該明白事情的嚴重性了吧!”

李筱仙秀眉緊緊皺起,杜朵說的那般明白,她已然恍然大悟了。

五山門!分彆是金木水火土!

那五山門,從來冇有人知道它們的具體來曆。

隻因,那五山門是妖族至寶。

妖族之人無論獲的哪一個妖珠,對自身妖氣的修煉都會起到一個巨大的輔助作用。

如此以來,五山門更是成為了妖族們趨之若鶩的寶物。

而人族修路人乃至鬼族,對妖珠同樣也渴望渴求。

雖然妖珠於他們而言,用處不大。

可卻是一種能夠與妖族對話,並獲的妖族好處的大籌碼!

“杜姊,暄門在暖市那訊息是真是假?”恍然大悟過後,李筱仙又問道。

杜朵平平淡淡的回答道:“仙仙,事兒或許有可能是空穴來風!可就算這樣一來仍然會有不少妖怪們,乃至修路人前來暖市。那訊息,不論是真是假。暖市那一段時間裡,註定都不會平靜下來了。而且據原生係統的到的訊息,本次前來的妖族個個都實力不菲。”

“實力不菲?難道是堪比鉑金級修路人的鬼霸還是堪比鑽石級修路人的妖皇?”李筱仙脫口問道。

杜朵的秀眉卻是緊鎖的,顯然李筱仙的猜測並冇有完全正確。

“對妖族來說,暄門的誘惑力,高的人類無法想象!本次可能來臨的妖族,實力最高的極其有可能是刃魔皇!”

噝噝!

李筱仙感覺嘴巴忍不住哆嗦了好幾下。

刃魔皇!

那樣的存在,她是想都不敢想。

這可是活了上千年的老妖怪!

想一想,她都手心手背直冒冷汗。

彷彿看出李筱仙緊張的情緒,杜朵掛上掛起淡笑道:“仙仙,你彆太緊張了。那裡可是我們華夏的盤!你以為似刃魔皇那等強者,敢輕舉妄動嗎?我們華夏可有不少高手大能!”

李筱仙點了點頭。沉默了。

時光匆匆,轉眼是中午。

“咯!”

洛景辰掛了漫不經心的笑容,推開了崔娜絲的辦公室,嘴角噙了一抹笑意道:“老婆,一起去吃頓午飯怎麼樣?”

崔娜絲打扮依舊很吸引洛景辰的眼球。

身了一件粉色襯衫,為她添上了一股青春活力,搭配上這件黑色西裝裙,這白嫩的大長腿展露無遺,頓顯的好像一顆誘人的紅蘋果。

“洛景辰,在公司我們的關係隻好是上級與下級,老婆那稱呼彆讓我聽見。”崔娜絲停下手頭的工作,冷冷道。

有時候,洛景辰都會忍不住想道,現在大夏天的正是秋高氣爽的好時節,可崔娜絲那姑娘為什麼總擺的一張冷冰冰的麵龐?

若是到了冬天,那姑孃的臉豈不是成了冰塊臉?

“好的,老婆大人。”洛景辰嬉皮笑臉的迴應道。

“洛景辰,你耳聾嗎?”崔娜絲嗔怒道。

洛景辰那傢夥卻是左顧右盼起來,全然是一副充耳不聞樣。

對洛景辰那般仿若柴米油鹽全部都不進的厚臉皮姿態,崔娜絲一時之間冇轍了。

她發怒也不是,不發怒也不行。

“洛景辰,要吃飯你自己吃飯去,彆來煩我。”崔娜絲隻好下了逐客令,她手頭上可有不少份檔案等了她處理呢!

身為摩羅城有限公司總裁,她必須統領全域性,掌控公司大局,從而製定規劃出公司整個未來的整體發展方向。

“老婆大人,男女搭配,乾活不累。吃飯也是同樣的……”洛景辰侃侃而談。

“給我滾!”未等他說完他這長篇闊論,崔娜絲就繃了一張冷臉,哼聲道。

呃!那姑娘是不是最近上火了?不然脾氣怎會會那麼火爆?

洛景辰心中默默想道。

洛景辰隨隨便便的在公司食堂飽餐一頓後,便從摩羅城有限公司離開了。

“暖市是大城市,找個妖王何其困難。”洛景辰獨自走在人潮湧動的街道上,語氣帶了股後悔意,幽然歎聲道。

妖怪們彷彿就是天生的絕緣體一般,係統的第二係統無法追蹤到他們的蹤跡。

即使,他們正大光明的出現在城市裡,也追蹤不到。

能夠追蹤到妖怪們蹤跡的全世界隻有一般工具。

這便是由原生係統自主研發的妖鬼羅盤。

傳言稱,妖鬼羅盤由天外隕石打造而成,那種天外隕石是一種散發黑色光芒的奇特物質。常溫下它呈現固態,低溫下呈現的卻是液態。

妖鬼羅盤隻有原生係統擁有,從不向外售賣。

究竟,妖鬼羅盤是不是由天外隕石打造而成,在外人看來還是不能夠確定。

外人確定的隻有一點:妖鬼羅盤的製造材料,是超稀有超罕見的材料。估計,那種材料已經被原生係統全方麵壟斷了。

“妖氣瀰漫!”洛景辰猛的間,猛的一抬頭,雙目掃視起暖市整片萬裡無雲的蔚藍天空,緩慢說了4個字。

暖市的上方!有一股氣,是種墨色的氣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