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ZQ小說網 >  最強進化王 >   104 近在眼前

不到萬一的時候。冇有任何個妖怪們會去立下幽冥契,可現在不立下幽冥契他恐怕冇有活路了。

那年輕人實在太古怪!太神秘了!

“給你一個呼吸時間考慮!”洛景辰又冷冷道了句。

那獏妖,在妖族中還是有些實力的。若不能為己所用,這麼他便要痛下殺手了。

“我立!”老頭獏妖趕緊說道。

很快他也正式立下了幽冥契。

轟轟!

暖市的天空,一片蔚藍,萬裡無語。可卻是莫名間閃起了一道驚雷。

這驚雷,響徹4方,震耳欲聾。

“大白天的還打雷?”暖市的鬨市中人來人往,一個美女幽幽道了句。

“那天氣還真是捉摸不透!”又有位老大爺摸了這山羊鬍,歎聲道。

“雲層相互摩擦產生電,當電量積累超過雲層承受限度時,就會向大的放電,形成雷電,那些就是打雷的緣故了。”依依不捨戴了眼鏡框,一副學霸打扮的年輕高材生,沉聲道。

“那位年輕人一看就是大學生!果然讀過書就是不一般!”一位買菜的大媽,發自內心由衷地道。

……

暖市鬨市裡,為那打雷聲的降臨,而響起了一片劇烈交流聲。

可作為那件事的主導者洛景辰卻深知,那道驚雷,不是打雷。

而是獏妖立下的幽冥契被老天爺認可了。

驀然間,洛景辰也看到體內多了一團黑色霧氣。

那便是獏妖的妖魂。

隻要自己動一個念頭,獏妖頃刻間就會灰飛煙滅、形神俱散。

“怎麼搞的?”

“剛剛我打盹了?”

“我也好像打盹了?”

“還真是奇怪!不要浪費時間了,工作要緊!大家都彆發呆了!”

……

洛景辰跟獏妖一同離開後,眾位摩羅城的員工們也才從深層次的夢境中甦醒過來。

若不是洛景辰出手,示意獏妖將摩羅城所有人夢境解除,恐怕他們冇有活命的機會。

摩羅城公司頂層天台上。

“獏妖,你目標是我們公司的崔娜絲,也就是我的老婆,你膽子倒是挺肥的。”洛景辰似笑非笑地道。

獏妖臉都嚇白了,趕緊彎下身子說道:“主公,主母怎會是我的目標!一切都是誤會!誤會!”

喲!那傢夥還特識相的,那主公主母都稱呼上了?

洛景辰有些愣了。

“廢話不多說,你把目標放在我的老婆大人身上,是不是因為她身上有暄門!”洛景辰沉聲問道。

“對,主公!”獏妖絲毫不敢廢話,點了點頭道。

他已認命了,暄門那種燙手物,他冇福份拿到。

“暄門究竟長什麼樣?目前事兒究竟有多少人知曉?不對,應該說有多少人多少妖多少鬼知曉!”洛景辰又正色道。

獏妖自黑色西裝口袋中掏出了一張照片來,纔開口說道:“這便是暄門的照片了。至於,主母持有暄門那事!我敢擔保絕對冇有任何人妖鬼知曉,具體知曉的也就隻有我和主公了。”

“那照片,還真是似曾相識!暄門居然長那德性!”瞪眼一瞧這照片,洛景辰臉色一怔,良久才說道。

照片非常簡單。

是崔娜絲手腕上的水晶鏈。

似暄門那等重寶,獏妖想要拿到,絕不是一件容易事。

極有可能要付出生命的代價!

或許這樣一來獏妖的修為纔會在妖王級停滯不前。

隻因,他冇有一顆勇於挑戰、不畏艱難險阻的強者之心!

“那裡也冇有你的事情了,你該乾嘛乾嘛去。”良久,洛景辰才沉吟開口說道。

獏妖連忙點頭說道:“是主公。”

下一秒鐘,他整個身子就化成一團黑氣,消失的無影無蹤,他巴不的趕緊離開那兒呢!

與洛景辰多待哪怕一秒鐘,他都恐懼,他都害怕。

畢竟,的性命,掌握在洛景辰手中。

生與死,僅僅隻是洛景辰的一個念頭。

“我有那麼可怕嗎?”獏妖眨眼間就跑掉的模樣,令洛景辰習慣性的摸摸他的鼻子,一臉忍俊不禁道。

匆匆時光如流水,轉眼夜幕已是降臨。

盛世皇家,崔娜絲彆墅餐廳裡。

“混蛋爸爸,你果然是夠能吃的,是個吃貨!”崔莎莎正在小口吃了華嫂精心準備的晚餐,可洛景辰這狼吞虎嚥的吃法,卻是讓小妞小帶了了震驚神情。

洛景辰訕笑一聲,將視線落在了佇立在一旁,麵帶慈祥笑容的華嫂身上,語氣肯定道:“還不是華嫂做的飯菜好吃!好吃,就要多吃點!”

“大胃王!”崔娜絲對於洛景辰那種吃法已經見怪不怪了,可還是忍不住嗔聲道。

她又將視線轉到華嫂身上,語氣有些柔意:“華嫂,一起坐下來吃飯吧!”

“不了!”華嫂神情古怪一笑,“大小姐,冇事的話,我就先出去打掃下衛生,做些家務活了。”

還冇等崔娜絲說話,華嫂就微笑的離開了餐廳。

“呃!”對華嫂的離去,崔娜絲有些無奈,雖然華嫂是下人,可在崔娜絲眼中,她雖是下人,但卻更似親人。

隻因,華嫂在崔娜絲家工作了整整4年。

4年勤勤懇懇,不畏辛苦。

現在對待華嫂,崔娜絲如同對親人,充滿真誠,充滿關懷。

“媽,華嫂離去,就是想要給媽媽和混蛋爸爸製造出私人空間來,她不願意當電燈泡,那媽媽不會看不出來吧?”崔莎莎那小妞嘻嘻一笑,笑的都露出了兩團小酒窩來,顯的相當可愛俏皮,但話,卻是語出驚人。

崔娜絲的冰顏騰一下就紅了。

但也隻是瞬息之間,她臉就立馬沉了下來,還嗔怪地瞪起小妞來,嗔聲道:“莎莎,大人的事情,你個小屁孩瞎操什麼心!”

“哦!我也吃飽了,我也要走了。我可不願意留下來當個小電燈泡!”崔娜絲的話冇有起到絲毫作用,反而使崔莎莎表情一呆,恍然大悟地道。

噠噠!

下一秒鐘,小妞就蹦蹦跳跳的愉快離去了。

整個餐廳,也就隻剩下洛景辰與崔娜絲兩個人了。

現場的氣氛顯的有些詭異了,更陷入到了一片寂靜之中。

“洛景辰,你眼睛老盯了我的水晶鏈看乾什麼?”那一份寂靜,卻是被崔娜絲的冷聲打破了。

洛景辰神情略微有些尷尬。

那姑娘什麼眼力?自己不過就是多注意了幾眼這水晶鏈想看看那暄門究竟有什麼特彆之處就被她給看到?

洛景辰急中生智地道:“老婆大人,你這水晶鏈是這兒買的?”

“你一個大男人買水晶鏈乾什麼?或者你要買來送給你的蜜糖仙仙。”崔娜絲一臉沉色,隻是這語氣裡卻是有些酸溜溜的味道。

洛景辰微微怔了怔,崔娜絲那美女的聯想能力,是突破天際!

“怎會!我就隨便問問!”洛景辰含糊不清的回答道。

崔娜絲芊芊細手撫摸起了這一條手腕上的水晶鏈,冷厲的目光落在洛景辰身上:“哼!那水晶鏈就算是有錢,你也買不到!我可告訴你,你千萬不要打我那水晶鏈的注意!敢打它的注意,我要你好受!”

洛景辰心中是欲哭無淚啊!

就算那水晶鏈是五山門的暄門,他也不感興趣。

打那水晶鏈主意的不是他。

而是另外一大票人。

可那話,他隻好咽在喉嚨裡。

說也不能說。

可不說出來,又是件麻煩事。

如今,暖市妖氣沖天。

若不趕緊解決,恐怕將會死傷無數人。

彆人是死是活跟他何乾,他可不是聖母。

但他擔心崔娜絲,擔心小妞!

經過短暫的交流與溝通。洛景辰總算知曉了。

水晶鏈來曆跟他所猜想的,大體上還是蠻吻合的。

水晶鏈是崔娜絲奶奶臨死交給她的遺物。

“轉眼間,奶奶過世18年了。”崔娜絲眼眶有些紅腫了,淚水更是幾乎要流出來,可她卻是硬生生的忍住了。

雖說男兒有淚不輕彈,不過作為女子的她,眼淚也同樣不會輕彈。

洛景辰不知所措道:“老婆大人你彆哭啊!”

他最怕看姑娘哭,更何況是如此漂亮的美女。

“你才哭呢!”崔娜絲偏過頭去,語氣上強硬道。

洛景辰聳聳肩膀,做出了一臉無奈狀,心頭卻暗暗道,果然姑娘就是不講道理!不過也冇法子!不講道理可是姑孃的專屬權!

“這老婆大人,你那水晶鏈能不能拿來給我瞅兩眼?”洛景辰緩慢開口說道。

說那話,他隻是想瞧瞧那水晶鏈,也就是暄門。

究竟有為什麼奇特非凡之處!

“偌,你輕點,可彆把它弄壞弄臟了。”崔娜絲的態度相比較之前溫和了不少,可冰顏上依舊是一副冷冰冰。

接過崔娜絲遞過來的水晶鏈,洛景辰將專注的目光,落在了水晶鏈上,細細研究鑽研起來。

水晶鏈帶給洛景辰的是一種冰涼感覺。

這涼意,徒然之間使他的心境平穩了不少。

微微摸起水晶鏈上一顆又一顆的晶瑩剔透水晶後,他卻又沉思了起來。

沉思,那水晶鏈究竟是不是暄門?

可是,看情況它的功效,頂多就是提神安魂。

“洛景辰你究竟瞧夠了冇有?快還給我!”洛景辰還冇瞧出個所以然來,崔娜絲那邊卻也已是很不耐煩了。

洛景辰表情怔了怔,當下也將水晶鏈歸還給了崔娜絲。

很快夜深沉,可窗外的暖市色彩斑斕的燈光仍舊在閃動了。

待在暖市那麼久,洛景辰也深知一個道理。

夜晚的暖市更精彩!

本來,洛景辰冇打算出去閒逛。

可如今,暖市妖氣橫行。

他想睡難以入睡!

暄門的事情,不趕快解決掉,恐怕他都難以睡個安穩覺了。

披了件灰色寬鬆外套,洛景辰就朝了暖市的統聖分部而去。

統聖的身影遍佈全球。

自然而然,暖市也少不了統聖蹤跡。

“那就是暖市的統聖嗎?”洛景辰凝視起眼前那一棟由金色磚塊堆砌而成,且裝修上呈歐式建築風格的大樓,喃喃地道。

雖說是私人會所,但也僅僅隻是一具統聖用來掩飾自己身份的空殼。

在相關人員的帶領下,洛景辰慢悠悠來到了一處麵積空曠、視野寬闊的大型防空洞。

“不清楚本次會是一番怎樣的戰況!”

“或許隻是開端呢!”

“真正大戰還在後頭!”

“早晚會有一場大戰!”

大型防空洞裡儘是人群的交流聲。

可卻有一道奇特的現象。

在場幾乎所有人都無一例外的帶上了一副黑色麵具,而洛景辰與他們一般,也戴上了一副黑色麵具。

那是用來掩飾他們的真實身份。

“都特麼給老子滾開!”一道粗狂的大嗓門,猛的響了起來。

來人並冇戴黑色麵具,他年齡約莫40歲左右,有了一張冷厲張狂的嘴角。

他身邊更是站一名30幾歲相貌妖豔,身姿妖嬈,儘顯成熟味的姑娘。

聞言的人個個像避老虎一般躲開了。

敢以真麵目視人的傢夥,乃是統聖殺幫裡的金牌殺手割喉斷肺!

若不讓路,這純粹是自尋死路!

割喉斷肺可是鑽石級殺手!

惹不起,還躲不起嗎?

“咦,居然有不識相的傢夥不滾開!膽子還真大呢!”相貌粗獷,嘴角冷厲的割喉注視起了跟前戴了黑色麵具無動於衷的情況,陰聲道。

“那人看起來年齡也不大,難不成耳聾了?”

“在金牌殺手麵前,還能夠那般無動於衷,那人也太狂妄了吧?”

“在我們統聖有銅牌、銀牌、金牌3個等級的殺手,除此之外以及十名神級殺手。莫非他以為他是神級殺手?”

“就是!就是!恐怕隻有神級殺手才能夠無視割喉斷肺!”

……

周圍這些戴了麵具的傢夥,忍不住嘴上露出了嗤笑,還不時用了他們這蔑視的目光,掃視起洛景辰來。

洛景辰對周圍那些像長舌婦一般的傢夥,完全就是視若無睹。

他現在很高興,興高采烈地有種踏破鐵鞋無覓處,的來全不費工夫的想法。

對割喉斷肺那兩個人他早就給他們歸納入死人的範疇內了。

而今日,那兩個人他必要殺死!

也算是完成了在監獄中光頭男田知誥的臨終委托。

一張未啟用的舍利卡,換兩名鑽石級殺手的命,雖然分量不夠重,但也算湊合。

要怪就怪他們倒黴!天堂有路你不走!

洛景辰表情寒意漸生。

“阿喉,那傻不拉幾的傢夥好像被你嚇傻了!”這相貌成熟的姑娘,也就是斷肺,用了嬌滴滴的語氣說道。

“嘿嘿!小肺,阿喉我那就替你宰了那不識眼的傢夥!”割喉咧嘴一笑,一張粗糙的臉,肥肉顫抖了幾下,抽出了腰間上的一把黑金色彎刀。

噝噝!

周圍的人群忍不住深深的吸了口氣。

在他們統聖曾流傳了一句話:黑金彎刀一出,必定濺血而歸。

那傢夥遭殃了!也就白銀級就那般猖狂!猖狂的目中無人!

眾人又把視線落在了洛景辰身上,發出了一句共同的心聲。

隻不過。立刻事情的發展方向是顛覆他們的感官神經,更是將他們的眼球都快要勁爆出來了。

洛景辰隨意的拾起一張廢棄的紙板。

就是那張廢棄紙板仿若有魔力一般,在風馳電掣之間,微微的落在了割喉斷肺的脖子上。

他們兩個人的脖子就都出現了一道長長血痕。

噗通!

兩個人更是頗有默契一般,翻了白眼,倒在了冰冷刺骨的大紅色的板上。

顯然,他們已經死了,死透了。

一張廢棄紙板,便可殺人!殺的還是斷肺割喉那等鑽石級殺手!殺的還是微微鬆鬆,毫不費力!

眾人心頭震驚不已。殺手們給嚇的雙腿發軟發麻了。

連跑都冇有力氣了。

“放心,我是個好人。”對這些嚇的臉色煞白的殺手們,洛景辰幽幽道了句。

你是好人?你是好人,天下上便冇壞人了!

人們心中哼聲道。

“死神,你果然還是那般我行我素!連統聖的割喉斷肺也說殺就殺!”猛的間,一道帶了幾分嗔怒的聲音出現了。

來人是位長相甜美清純的美人,身著一件墨綠色旗袍,旗袍上繡了一隻隻正在飛揚的蝴蝶。

“晗若姐好!”一乾殺手們,感覺暖市真特麼精彩,既出現了十大神級殺手幾乎從不露麵的死神,還出現了刀把子鳳不敗的的力助手晗若。

他們可深知,晗若既然來了,這麼刀把子鳳不敗恐怕也快來了。

“彆人要殺我,我難不成站在他麵前,讓他殺了不成?”洛景辰嘴角噙了股冷笑道。

“誰叫你將身份藏了那麼嚴實。”晗若一雙美牟,白了洛景辰一眼。

眾人認同的點了點頭。

確實,在十大神級殺手中死神的身份是最隱秘的。

冇有人知曉,他究竟姓甚名誰。

嘩啦!

僅僅一息之間,洛景辰就出現在了林晗若跟前,陰裡怪氣地道:“關於我的身份你很想知道嗎?”

“恩!”晗若下意識的點了點頭。

可下一下子間,變故卻是發生了。

“還想知道嗎?”洛景辰毫無憐香惜玉,動作粗魯狂暴的攥著林晗若的粉頸,冷笑道。

咳!

晗若呼吸有些困難了,嘴邊上下意識道:“不!不想知道!”

隻能說不想。

她深知,要是說錯哪怕一個字都要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