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眾們早就炸開鍋了。

“那保鏢的運氣逆天啊!”

“整整9個國家!”

“其他人最長也就56個字。”

“他完全就是猴子請來的逗比!”

觀眾席上爽朗的嗤笑聲綿綿不斷。

連一向自認為擁有男人風度的小鮮肉禇領都忍不住笑了。

“運道也是實力的一種體現。”禇領麵龐上揚起忍俊不禁的笑意,緩聲道。

李筱仙本來還對洛景辰抱有奪冠的希望,可如今冇膽子了。洛景辰會不會墊底?

可接下來洛景辰的表現卻是驚呆現場所有觀眾。

洛景辰就猶如一台語言翻譯機一般,唰唰幾下就翻譯過去了。

都是第二係統在幫他!

洛景辰就如若一匹脫了韁的野馬。闖過之後一關又一關的關卡。

直至,火圈之海。

9個燃燒了熊熊火焰的火圈,擺在一塊浮動的浮板上麵。

浮板之下,是一片大水池。

闖關者要連續通過9個大火圈,纔算闖關成功。

那就要求闖關者要有超於常人的平衡感。

闖那火圈之海講究的是一個字慢。

唯獨慢才能不使大火圈落入水池。

“雖然那位單身帝的表現出來的實力是讓人不敢置信!可那火圈之海卻是最為困難的一關!”

下一秒鐘,在場觀眾們感覺腦袋瓜嗡嗡作響。

玄乎其玄的感覺,就好像腦袋瓜一瞬間宛若電腦死機藍屏了一般。

他們愣住了。

那一秒鐘,喝了飲料的人,差點就被嗆死了!

抽了香菸的人,差點便把全部菸頭給吞下去了!!

那一切全部要歸功於洛景辰!

他的第9關火圈之海的通關之法。完全超乎現場觀眾們的想象。

現場觀眾們想象中,洛景辰要闖關那火圈之海,肯定要以“慢”為首要原則。

洛景辰闖關時,卻快的如若一條在水裡遊動的魚兒。

那完全就是在奔跑,依照那種闖關法,浮板絕對會晃晃盪蕩,然後火圈毋庸置疑的鐵定會落入大水池之中。

當真是在作死啊!

觀眾們憤憤不滿的吆喝道。

可下一秒。

他們感到驚訝。

洛景辰闖過第一個大火圈。

浮板連一點搖晃的痕跡都冇有。

再下一秒。

洛景辰又闖過第2個大火圈,浮板隻是小小輕微的晃盪了一下。

“運氣還真不懶!有幸運女神保駕護航就是不一般!”又有位觀眾佩服道,他的話也同樣的到了絕大多數人的讚同。

可,洛景辰就像玩遊戲開了外掛作弊器一般。

一次又一次完美通過大火圈。

9個大火圈,洛景辰的勇敢者的道路用時僅僅3分30秒。

洛景辰一連串的驚豔表現,引的現場不清楚有多少觀眾黑轉路,路轉粉。

他們那些粉,率先攻擊的卻是禇領那位挑戰王。

有人開頭攻擊挑戰禇領,立馬就跳出來了第2個、第3個……

牆倒眾人推。

兩位主持人,花費了一番功夫,纔將現場觀眾們的情緒穩定下來。

貴賓觀眾席的禇領小鮮肉的俊俏麵龐被氣得是又青又紫,要不是他認為自己應該要有風度,他早就開罵這些觀眾了。

他特麼是招誰惹誰了?他冤啊!比竇娥還要冤!

起初,他還不將洛景辰放在眼裡。

如今看來,自己在洛景辰眼裡完全就是個馬戲團裡的小醜!

真該死!那傢夥當真是第一次參加那種闖關節目?他那種有那等實力?那完全冇有道理啊!

禇領猛的用手臂撓了撓頭,一副煩惱樣。

未等苦惱完,他的心幾乎都快碎成碎片了。

大舞台上的美女主持人鄭婉君,一張甜美臉蛋,露出神秘一笑:“恭喜那位朋友獲的那一期勇敢者的道路第一!我們也為他準備了我們的神秘大獎!那神秘大獎連我看了都羨慕了,它是前所未有的豪華大獎!比任何一期的勇敢者的道路都要豪華,都要貴重!”

美女主持人的一席話,立即勾動起了在場觀眾們的好奇心。

唰唰!

一雙又一雙的眼珠子,齊齊落在了美女主持人鄭婉君這苗條的妖嬌身材上。

禇領那時一臉很苦澀很苦澀的模樣,如同吃了幾天的苦瓜一般。

他真想扇嘴巴!

他是天龍省、天龍市豪門趙家的年輕一輩翹楚禇領,而他背後的趙家就是勇敢者的道路電視節目的幕後掌權者。

本次神秘大獎就是他以趙家名義安排的,因為他認為第一神秘大獎,非他莫屬!

可卻出了洛景辰那樣的變數。

我就是個傻冒……禇領心裡頭向自己一通亂罵。

身為美女主持人的鄭婉君並冇有多麼吊觀眾們的胃口,就直截了當地道:“本次的神秘大獎就是兩枚情侶鑽戒!”

“我有冇有聽錯?是情侶戒指還是情侶鑽戒?”

“鑽戒?主辦方什麼時候那麼有錢了?”

“曆來的獎勵物品不都是萬元購物卡、亞洲島國15日遊、國產品牌汽車一輛…”

“大手筆啊!高階大氣上檔次啊有木有!”

……

人群觀眾們一陣又一陣的鬧鬨,現場的氣氛要達到巔峰了。

觀眾們個個就像似打雞血一般激動,彷彿第一名就是他們一般。

“觀眾們果然能人輩出,那情侶戒指正是蝴蝶鑽戒。不過那大獎卻要第一獲的者與她的情侶共同領取,還要做出一對情侶該有的動作來!因為,那是情侶鑽戒!”鄭婉君又笑嗬嗬道。

“看來,那情侶鑽戒要泡湯了!”

……

觀眾們哀聲4起,這哀鴻遍野的情景,就好像到嘴邊上的肉即將要飛走了一般。

“各位觀眾們,我還是有女朋友的。”洛景辰露出了純潔的笑容,摸了摸後腦勺,心中暗自嘀咕道,貌似我有一位老婆呀!

“看來世界上又少了一隻單身汪了。”眾位觀眾們唏噓不已。

“豬頭居然有女朋友?她是這冰塊女?還是戴秦燕?”李筱仙一張絕美臉蛋湧起5味雜陳,心中是氣是怨,味道難以嚴明。

“不清楚洛英雄你的女朋友有冇有在現場?”鄭婉君張開薄唇,眼裡揚起陽光明媚似的笑容,徐徐說道。

現場所有觀眾們一顆心都提到嗓門上了。

撲通!

李筱仙一顆心也感覺控製不住的飛快跳動起來,她緊張了,一股前所未有的緊張感席捲她全身。

“冇有!”洛景辰噙了一抹淡笑,話鋒一轉又道,“冇有在現場!”

初聞,前麵兩個字時,李筱仙感覺內心一陣失落,難以描述的失落。這失落就好像自己最最心愛的寶貝被人搶走一般。

可洛景辰後麵的話,卻讓李筱仙從失落中走出來,甚至她的臉蛋還騰的一下子紅了起來。如若鮮豔多zhi的紅蘋果。

“這就讓我們請洛英雄女朋友上台一同領取我們的蝴蝶鑽戒吧!”張樺與鄭婉君齊聲說道。

周圍觀眾們配合似的鼓起掌來,個個探起頭腦,滑稽的模樣就像考場裡的長頸鹿。

無疑,觀眾也想瞧一瞧看一看單身帝的女朋友是何姿色是何相貌!

一位打扮大方的姑娘突兀般的出現在了舞台上。

“那姿色還算湊合!”

“不錯!不錯!”

……

周圍觀眾們心裡麵已經是在暗暗偷笑了。

“觀眾們,她是我們的工作人員,她為我們帶來的可是蝴蝶鑽戒,大家莫要誤會了。”鄭婉君心頭雖很尷尬,但作為主持人的職業素養她卻是表現的恰到好處、落落大方。

“噢!”觀眾們平平淺淺的迴應,這迴應語氣就像個長期待在閨中,而心生幽怨的寡婦。

僅僅片刻之間的功夫,所有的觀眾們就被這位相貌平凡的姑娘吸引住了。

吸引觀眾們的不是她的相貌,而是手中這做工精緻的鐵盒子。

她一按,鐵盒子打開了!

鑽戒清清楚楚的出現在了觀眾們跟前。

它們擁有流暢的線條曲線、明澄的色彩中,演繹了美的真諦——美在於簡單而不在於繁複、在於和諧而不在於衝突。

兩枚鑽戒上各雕刻了半隻蝴蝶。共同結合起來就是一隻完成的蝴蝶!

設計師要表達的意義隻是兩個人在一起,愛才完整。

“好漂亮的戒指,我若結婚也要買個給我未來的老婆!”

“果然網絡看到的圖片和親眼這感覺就是不一般!”

“那戒指夠美夠浪漫!男方1.3克拉,女方鑽戒1.4克拉,意味了愛一生一世!”

……

觀眾們幾乎都將注意力落在了蝴蝶鑽戒身上,這凝聚的目光,好似一刻都舍不的移開。

洛景辰心裡真有罵爹的衝動,李筱仙那姑娘怎麼那麼不靠譜。

自己說有女朋友,並且在現場,不是她,還能是誰?!

“那相貌幾乎要滿分啊!”

觀眾裡的未婚男性紛紛以仇視的目光盯了洛景辰。

就好像要將洛景辰給千刀萬剮一般。

那一切的根源全在於李筱仙。

李筱仙正踩了井然有序的步伐,朝大舞台。

她的姿色、她的黑色連衣裙、她這雙長腿下的黑絲、大紅色的恨天高……

她身上的任何一點,都吸引住了現場所有人的目光,甚至讓這些未婚男性吞了不清楚多少口唾沫。

“蜜糖仙仙,你總算來了。”洛景辰嘴邊上從容不迫地道。

“我能不來嗎?”李筱仙白了眼洛景辰,嘴邊上雖然一副不饒人樣,但心裡卻有種美滋滋的感覺。

洛景辰一臉無奈地笑意。

兩個人間好像是情侶間的打情罵俏。

觀眾們心裡很不是滋味,紛紛心頭上嫉妒羨慕恨的大罵道,秀恩愛死的快!

心中最痛最悲哀的絕對要屬小鮮肉禇領。

若非他相邀洛景辰參加那勇敢者的道路,事情不會有那種走向。

該死!

一下子,他心中生出了一個計謀來!

“哈!”

禇領掏出手機來,打了一個電話後,他就眯起雙眼來,坐等一場好戲開鑼。

洛景辰正要收拾蝴蝶鑽戒閃人時,白色西裝的帥哥主持人張樺叫住了他。

“洛英雄,你與那位女士既是男女朋友關係,不應該現場做點什麼嗎?”張樺態度上溫和,彬彬有禮地道。

可他那一說,卻令觀眾們立馬意識到,單身帝那女朋友會不會是假冒的?

這顏值未免太誇張了吧?與天後巨星不遑多讓。

“親一個!”

“親一個!”

……

觀眾們極為默契的共同喊出了一句經典語句來。

李筱仙眼裡微微有些害臊,要知道那勇敢者的道路可是全程直播節目。

在大庭廣眾千千萬萬人之下,與男人接吻。

諒她有過人的膽量,也不能避免的會尷尬會害羞。

洛景辰心中卻有些奇怪,那主持人為什麼偏偏現在才說那些話?還是那本來就是節目策劃好的,是我想太多了?

“親一個已經落後了,現在都講究公主抱了!”洛景辰像是名老師,用了教育學生的口氣說道。

洛景辰手臂一動,將李筱仙的嬌軀擁入懷中,李筱仙也條件反射,將纖手微微挽在了洛景辰的脖頸上。

“好浪漫!”

觀眾們驚呼。

洛景辰的那一公主抱,在單身狗麵前,是雙倍暴擊傷害。

“公主抱雖然浪漫,但也要量力而行。如果你平常冇多加強鍛鍊,而你的女票又恰好不是一個體重較輕的姑娘,這麼千萬!千萬!不要嘗試公主抱!否則,結果將會是悲劇的。後果可想而知,你不但冇有俘虜女票的芳心,反而會若女票勃然大怒。”洛景辰宛如依依不捨愛情大師,給現場觀眾們上起了愛情輔導課來。

“冇錯!有理有理!”

“說的對極了!”

“回頭我也要練習公主抱!”

……

觀眾們個個興致勃勃,對洛景辰的話更是一個字都不差的全部記下了。

李筱仙微微撅起嘴來,哼聲道:“你個豬頭懂的真多!”

洛景辰無奈地笑了笑,又把視線落在了密密麻麻的觀眾席上:“學會瞭如何公主抱,這麼問題來了,因為首先你要有個女朋友……”

洛景辰說完就一股煙似的溜走了。

“你特麼彆走!咱們約一架!”

“放開美人兒,讓我來!”

……

洛景辰這話,給現場未婚男性造成的傷害非常巨大!

禇領冇有想到,事情會有那般出乎他意料的發展。

“真是男女朋友關係嗎?”禇領一臉失魂落魄,他冇有想到,他種種的做法,最後都成了為他人做嫁衣的行為。

他恨洛景辰!

深沉的夜幕降臨世界!

世界讓無邊的黑暗所籠罩。

但在暖市,夜晚依舊是燈火通明,這一連串龐大規模的燈光令夜晚的暖市猶如白晝。

咯吱!

洛景辰打開崔娜絲的彆墅,可他這比狗還靈敏的鼻子,卻是嗅到了一股不同尋常的味道。

“晴美女,你用那種眼神看了我乾嘛?我臉上有長花嗎?”一進門,洛景辰就看到晴遠,可那位美女卻用這玩味兒的笑容盯了他,使的他渾身不自在,一臉愕然道。

咯咯!

晴遠輕笑幾聲,笑的笑靨如花,但卻不理會洛景辰。

行!不鳥我!我也不自討無趣!

洛景辰心中哼了聲,又把視線轉向了正在客廳裡看卡通動畫的崔莎莎身上,臉上揚起笑意道:“小妞,在幼兒園裡上學好玩嗎?作業有按時完成嗎?”

誰知!

小妞依舊是將這雙漂亮的大眼睛,落在了液晶電視螢幕上所播放的卡通動畫,視洛景辰為無物!

“小妞,你那狐狸尾巴是不是翹到天上去了,連混蛋爸爸的話也不回了?”洛景辰故作生氣,擺了張臭臉出來。

小妞還是無動於衷,是視洛景辰為空氣!

“洛景辰,狐狸尾巴翹到天上去的,應該是你吧!”一道冷聲,突兀般的響徹在洛景辰的耳畔上。

說話的能是誰!

崔娜絲!

身著一套職業套裙,自彆墅餐廳裡緩慢走出,明顯,她纔剛剛吃完飯。

“老婆大人那麼大的火氣!姑娘火氣一旦大,這麼就會上火,上火呢!就會對身體產生一些不良反應!”洛景辰一臉諂媚笑意,心中卻暗自嘀咕,那算啥事情。我什麼時候又招惹到老婆大人了?

“除了你,還能是誰!”崔娜絲冷哼了一句,便正眼都不再瞧洛景辰一眼,獨自離去了。

“娜絲,莫生氣。”晴遠一臉古怪笑容,也跟上了崔娜絲。

洛景辰一臉無語狀,不清楚現在究竟是什麼情況!

他也隻好將求助的目光,落在了小妞身上。

“還不是混蛋爸爸,你參加這勇敢者的道路與另外一個姑娘卿卿我我,被媽媽逮了個正了!偷腥也不會擦嘴!”小妞崔莎莎最終還是抵不過洛景辰這求助目光,將事情緣由,告知了洛景辰,隻是說了話的同時,小妞還撅起小嘴來,現在的心情也很不愉快。

“老婆大人看到了?我與李筱仙的勇敢者的道路?”洛景辰一臉怔了怔。

“因為恰巧是週末,媽媽工作冇有多少,而她恰巧就打開了勇敢者的道路的節目頻道,所以恰巧的看到了你們那對狗男女!”崔莎莎一雙軟綿綿的小手,插了小腰,哼罵道。

洛景辰當真有要吐血而亡的節奏。

再恰巧!

那究竟是有多巧?

特麼的是不是恰巧的太誇張了?!

那一夜,洛景辰睡得踏實。

老婆大人因他而吃醋,他能睡的不踏實嗎?

“老婆大人早!”在一樓餐廳中,剛剛享用完早餐的洛景辰對了早早起來梳妝打扮的崔娜絲,麵帶微笑的打起招呼來。

可崔娜絲冇有回答洛景辰的話。

洛景辰更是有種異樣感覺。

他與崔娜絲現在的關係就彷彿這些陷入冷戰的夫妻。

也對,夫妻之間哪兒有不吵架的,吵吵更健康。

洛景辰好像是名樂天派,非常想的開來。

很快崔娜絲上班了,小妞也在下人的護送下上學了。

叮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