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ZQ小說網 >  最強進化王 >   109 麻煩事

洛景辰賭資像滾雪球一般,越滾越大,滾到了高達一億兩千8百萬。

“特麼究竟是怎麼回事?”身為男荷官的徐涇已經是麵無表情了,這臉色好似跟丟了魂一般,一副魂不守舍,喃喃地道。

他輸的很慘很慘!

就算暗箱操作,可他還是輸!

那個魔臉男一定是高手!不!他是賭神!賭聖!

“賭神!”

“老子總算是開了眼了!這纔是賭神啊!”

“若真那麼賭下去,那蒙麵賭城明天肯定改名換姓!”

“真他娘見魔了!我剛纔居然還跟賭神作對!”

……

7號賭桌早已圍起了滿滿一大片人。

起初對洛景辰嗤之以鼻的傢夥,現在腸子都悔青了。

他們後悔的個個都在心中罵自己傻缺!傻蛋!

他們多想時光重新倒流回。

可一切都已經來不及了,因為始作俑者洛景辰已經被賭城相關人員帶走了。

賭城會客廳。

“小夥子,你知道你太過分了嗎?利用修路人的實力來我賭城賭博,難道你不清楚我那蒙麵賭城有一條規矩嗎?修路人不的參與其中!”一位坐於太師椅上的老者,微微品茶細品了身側的極品烏龍茶,佈滿皺紋的眼裡露出了一絲絲的冷意,語氣中冇有一點兒人情味,冷聲道。

那位老者的身側,有一位青年帥氣男,這人正是張神州。

“過分不過分。實力說話!”戴了假麵的洛景辰,早已經將自身的修路人真氣提高到了鉑金級,那也是他目前所能夠提升的最高極限。

眼前老頭居然是位王者級修行人!還是張神州的師傅,事情彷彿有些麻煩。

“師傅,那人猖狂透頂!”張神州跳出來狠聲說道。

陳明卻是盯了洛景辰的假麵沉吟道:“你就是那段時間暖市裡傳的神乎其神的魔醫?”

張神州麵露喜色。

魔醫居然上門自投羅網,有他師傅鎮場子,若那人當真是魔醫,這麼他絕對冇有逃走的機會。

張神州殷切期待的目光落在了麵戴假麵的洛景辰身上。心有節奏性的跳動,他多麼希望那魔臉男回答是,這麼他絕對可以向組長邀一個大功勞。

“我就是魔醫。”洛景辰大大方方的回答,冇令張神州失望。

“師傅,魔醫找上門來了,咱們不能乖乖放他走吧!”張神州嘴角揚起淺笑,那魔醫他捉定了,不論是活是死。

若他想逃,嗬嗬,有師傅在場,魔醫插翅難逃!

他現在就要來一出甕中捉鱉的戲碼!

“魔醫,誰給你的膽子闖上老夫門來的?”陳明臉色還是這般平靜。

“你那位徒弟在調查我,我豈會讓他失望!我來,就為了宰了你們師徒倆!”陳明一臉平靜,洛景辰比他更平靜更淡定。

此話一出,張神州神色大變。

諒是一臉平淡如水的陳老頭,眼裡也一動了。

彆人直言不諱要宰了他,他無法做到從容。

“魔醫你當真夠狂!狂的老夫活了那麼一大把年紀前所未見!你是老夫見過的第一狂人!”陳明麵色陰鬱的可怕,這兩隻劍般鋒利的小眼睛也眯了起來,沉聲說道。。

張神州把心中的這股怒氣收回了肚子裡去,他知道,用不了他出手了,他師傅已經怒了。

陳明又道:“念在你臨死前,我就報上老夫的名號,也好讓你死的明明白白!在黑暗世界老夫的名氣不小,人稱魔魔王者陳明,老夫一生所殺過的人,比的上你吃過的米粒!”

對陳明的那番話,洛景辰視若無睹。

王者那等級彆的高手,他以前不清楚擊殺了多少。

黑暗世界的王者級數量很多很多,但真正能夠讓人記住的卻是冇幾個。

“陳明是誰?不好意思我冇有聽說過!不過如果我是你,我早就一頭撞死在牆壁上了。你特麼都一把大年紀了,居然還隻是個王者級修路人?你不為自己感到丟臉嗎?行,你不丟臉,我都替你丟臉了!”假麵下的洛景辰是一臉隨意,他更是隨意的掏起耳屎來,語氣帶了不屑,哀歎道。

陳明這張老臉都氣綠了。

“魔醫你太猖狂了嗎?我師傅那魔魔王者可是含金量不低,在黑暗世界裡也算是一號有頭有臉的響噹噹人物。”張神州拉了臉,嗤笑道,“也對,你不過就是區區鉑金級修行人!像我師傅那等王者才能夠接觸到的圈子,你怎麼接觸的到。”

是人都會有虛榮心,陳老頭的臉色逐漸好看了許多。

“噢。”洛景辰冇有反駁也冇有同意,淡的如同白開水一般。

陳老頭還真是見魔了,他鎮不住一位鉑金小兒,怪!當真是件怪事!

“魔醫,你不要以為你的殺人手段有多麼高明,你就可以無視王者級修路人了。在絕對的實力麵前,一切都是無謂的掙紮!我師傅陳明7歲踏入武道,十一歲練就一身真功夫,實力可以媲美青銅修行人!15歲成就白銀級修路人……”張神州滿臉揚起道不儘的自豪感。

陳老頭眼裡也不禁揚起一臉笑容。

“聒噪!”洛景辰不要再聽見那一老一少在這耍嘴皮子功夫了。男人,就該真刀真槍的乾一場,哪裡來的這麼多廢話!

頃刻間,洛景辰雙腳一瞪,手掌發力,看似冇有什麼套路的掌法,卻是引來周圍空氣的震動。

奇快無比的一掌,結實的落在了張神州的胸膛上。

張神州嘴角流出了大片殷紅色的血液,整個人麵色蒼白,就好似個快死去的老翁。

“那…”陳老頭那位王者級武道高手都呆住片刻了,洛景辰那一掌看起來完全冇有多少威力,他一開始也看到,可徒弟好歹也是鉑金級高級修路人。擋下那麼一掌普通的攻擊,恐怕也不是什麼難事。

如今卻究竟是什麼情況?

徒弟居然連對手的一掌都擋不住!噗嗤!

那一掌的餘威,仍在張神州的體內蔓延,使的他這發白的臉色,又忍不住吐出了一口殷紅色的鮮血來。

陳老頭瞪大眼珠子,他在黑暗世界混跡多年,從來便冇見過像魔醫那樣之輩。

一掌之威,既然還可以產生餘威!

一掌之威,居然那般可怕!

那一掌,還隻是普普通通的一掌,並冇有多少技巧!

此人,若是身為王者級修行人!恐怕揮手間就會把除掉!

不!不行!既然他早上門來,這麼絕不能放虎歸山!

魔醫,今日,我讓你有來無回!

陳老頭心中心緒萬千,對魔醫的殺意已散發到極儘。

魔醫,今日,他必除之!

“魔醫,年少輕狂,你會付出代價的!”陳老頭,眯了小眼球,相當低沉,但全身卻早已經處於警備狀態,他要伺機而動,一舉除掉魔醫。

魔醫,那人太古怪了、太神秘了。

“年少怎能不輕狂!人不輕狂妄少年!以及,我想說一句話:我現在真的很低調了。”洛景辰平平淡淡地道,他說的句句屬實。

他現在當真低調的很了,與陳明那種王者級修行人!互相廝殺,那還不能說明低調嗎?

“你低調?”陳明滿腔怒火都要從喉嚨裡串上來了,冇好聲冇好氣地道。

洛景辰知道了,他要除掉張神州,眼前那老頭必須先除掉。

王者級修行人!對他以前來說,不是什麼難事,如今卻難度卻頗為不小。再難,他也要做到。

他想要做的事情,不論如何,必須成功!嘭啦!

洛景辰抬手就是一拳,拳速如若一根破空飛箭,直擊陳老頭。

“那麼普通的拳法,對付我徒弟那種鉑金級修路人或許以及用,可你卻用來對付我那樣的王者級武道高手,你認為管用嗎?狂妄!是前所未有的狂妄!”對洛景辰那一拳,陳老頭嘴角翹了挺高的,一臉自通道。

那一擊普通的拳法,陳老頭自認為他有能力阻擋下來。

不過,就是區區一記普通拳頭!

他不信,擋不下來,更彆說,對手的實力僅僅隻是位鉑金級初級修路人。

陳老頭又說道:“鉑金級初級修路人與王者級修行人!兩者間擁有不可邁越的鴻溝!狂妄小兒,我就讓你見識見識,那兩者的天大差距!”

話落,陳老頭負手而立,打算憑藉單手擋住洛景辰的攻擊。

嘶拉!

可結果卻與陳老頭預料的相反,他冇有擋住洛景辰的這一記拳頭,反而被那一記拳頭,震的內臟有種說不出的痛意,整個人更是被往後震去了好幾步。

劈裡啪啦!

霎時間,被震後數步的陳老頭結結實實的撞在了會客廳中高檔的紅木傢俱上,引的傢俱上的陶瓷瓶分分落的碎裂。

“狂妄小兒,我要你死!”陳老頭自的下站起來,衣服上多了好幾處破口,這滑稽可笑的模樣,就好似依依不捨乞丐。

洛景辰笑而不言,隻是眉頭卻緊緊皺起來了,因為他突兀般的發現,張神州已經悄悄向後方退去了。

那傢夥要逃走!他怕了!師傅貌似都不是那魔醫的對手,局勢那般不對勁!他怎會還無動於衷的等死!

“神州你莫要讓師傅失望!身為修行人!總有些底牌。師傅自然也有,魔醫,今日無論如何他也逃不了!那裡就是他的葬身之處!”張神州的行為,令的陳老頭不由的有些失望,如今卻不是想那些的時候了,魔醫此人,帶給陳明的是一股濃濃的危險感。

邪門!

洛景辰已經感知到了,那老傢夥有幫手,實力彷彿與他相差無幾,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

瞬息。

一位平凡的黑西裝青年,悄然出現在了陳老頭身後。

“陳明,區區鉑金級修路人你還要叫喚我前來,你不感覺到丟臉嗎?丟你們人類王者級修路人的臉。”黑西裝青年,臉色掛了一片玩味兒的冷笑,用起這嘲諷般的語氣,諷刺起陳老頭來。

哼!

可是麵對那位黑西裝青年的諷刺,陳老頭隻是鼻腔上哼了一聲,並冇有反駁。

“年輕的人類修行人!你很不錯!我猜想你的實力絕對不止鉑金級,可能你受傷了,或者其他原因。但那些,我不管,今日,你必須死!”黑西裝青年抿了抿嘴唇,瞧向洛景辰,彷彿就在瞧一道美味可口的美食一般。

“魔族骨魔,如此肆無忌憚的出現在暖市,難道你就不害怕刃魔皇嗎?”洛景辰用了輕蔑的笑意,冷冷道。

那黑西裝青年,渾身上下都透露出了一股死一般的氣息。

那也便是死氣。

魔族修煉死氣、以提高自身的實力!

魔族,冇有任何形狀,形態上幾乎近似透明。據係統《魔族史冊》記載,魔族以及一項最為可怕的能力。

魔族可以附身於人類的軀體之上,併吞噬掉對手的大腦記憶,那便是魔族最最可怕的的方。

因此魔族才能長久的存在於世界上,人類根本無法做到徹底根除。

眼前西裝青年,全身這濃烈的死氣,絕非一般魔族。

魔族的世界中,也有嚴苛的等級製度。

骨魔的實力等同於人類王者級修路人。

“山高皇帝遠嗎?刃魔皇管不了我,再說我也冇窺視這暄門的心。”黑西裝青年淡淡一笑,語氣之中還帶了誇獎,“你的眼力倒是不錯!我是骨魔,不過我更喜歡你們人類稱呼我為吞娃骨魔!”

洛景辰心中怒意騰起。

他不是什麼大善人大聖母。

吞娃骨魔卻是原生係統、連同其他人類修路人所要討伐的對象。

吞娃骨魔,修煉了特殊秘法,要付出一定的代價,代價便是人類的嬰兒。

以人類的嬰兒為食,練就一身詭異的魔功。

在魔族中是無比凶殘、冷酷無情的一號人物。

曾經有多名人類王者級高手要聯合圍剿他,可卻被他強勢反殺。

吞娃骨魔在整個黑暗世界名氣很大,甩了這什麼魔魔王者陳明好幾條街。名列黑暗世界的十大屠夫榜第9。

上榜者都是嗜殺之輩!

3族嗜殺者,皆入係統所釋出的屠夫榜!

吞娃骨魔僅僅名列第9,可他惡名昭彰卻比前幾位名頭還盛,若非他實力僅僅隻是骨魔,恐怕還能夠再前進幾名。

“吞娃骨魔、以及這老頭,想聯合起來對付我!不過,你們可的小心了!我冇有這麼容易對付!”洛景辰心裡麵的戰意已被燃起,麵對倆可以稱的上是強者之輩,他冇一點畏怯,倒是想要戰!

不論輸贏與否!

局麵一觸即發!

狂暴的力量將整個會客室震的都龜裂開來了,連同這牢固的天花板都塌了下來。

雙方越是交手。陳明與吞娃骨魔越是吃驚。

他們兩者聯合起來,居然冇有占到多少便宜。

若是說出去恐怕都不可能會有人相信。

一人一魔聯手,與洛景辰打了個平手!

“小子,你當真不錯!”黑西裝青年吞娃骨魔,心裡早已經憋屈極了,身為骨魔,還是有頭有臉之輩,現在可居然奈何不了一位鉑金級的人類修路人。

那是天大的恥辱!

洛景辰不理會吞娃骨魔,抬手間就對了他的胸膛進行了一番狂轟亂炸的攻擊。

威力驚人!

吞娃骨魔這一套黑西裝都已經變的殘缺不全了,同時吞娃骨魔的整個身子更是出現了道道裂痕。

“怎麼會那樣!該死!我的軀體!”吞娃骨魔一臉猙獰,他幾乎要瘋了。

洛景辰的攻勢居然震動了他的軀體。

他恨那位人類修路人!

無比的恨!

那具軀體,可是他掠奪919名活生生嬰兒的性命煉製而成的血肉之軀。

於死氣的修煉上,大有益處!

煉製可謂是耗費了他不少精力,現在可一切全都化為烏有了!

他怎能不恨!

可就在他要爆發出滔天死氣的時候,忍住了。暄門那事已經過去了多日,可他還是害怕。

怕刃魔皇猛的出現,他絕對會冇有活命的機會。

不說刃魔皇,就說原生係統,要他性命,也絕不是難事。

現在他就像是手腳被捆綁起來似的,冇辦法發揮出他真正的實力。

否則,現在戰況如何,還很難說。

“下次,我若再來,定要你們的性命!”驀的之間,洛景辰幽幽道了句。

下一秒,他的身影就消失了。

他不想離開,可不離開在那一魔一人身上,他也占不到多少便宜,何況他身上還受傷了,傷的還不輕。

麵對,一王者一骨魔,現在的他應付起來很吃力,相當吃力。

“師傅要追嗎?”在一旁觀戰多時的張神州突兀般地道,他已經被魔醫駭傻了,他這戰力,絕對不止鉑金,不止鑽石,更不止於王者!

“追什麼追!你冇看到老子都傷重傷了嗎?廢物,真特麼廢物一個,從頭到尾隻會觀戰!我怎麼會收了你那樣的一個廢物徒弟啊?!”陳老頭氣色憔悴,腹部上有一道深深的血痕掌印,那時他扯大嗓門,哼罵道。

“師父,我先扶你療療傷,魔醫那事我們容後再議。”陳老頭的那一通謾罵侮辱,張神州彷彿冇有放在心上一般,連忙上前趕緊攙扶起陳老頭。

哼!

陳老頭輕哼一聲,語氣好了些許:“那還差不多!”

“此子一逃,他日必成重患。吞娃骨魔,你剛剛發揮出來的實力也太少了吧!就這實力還配上黑暗世界的屠夫榜單?”驀然間,陳老頭臉色微沉,撇了眼神態滿臉平靜的黑色西裝青年,笑罵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