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ZQ小說網 >  最強進化王 >   110 覺我形穢

吞娃骨魔全身散發出一層又一層的死氣濃霧:“你信不信你那個垃圾,我把你的軀殼都能吃掉。”

噝噝!

陳老頭感覺背後涼嗖嗖的,毛髮直立:“我剛纔在說笑!

“你放心好了,這人類還會早上門來的,下次就是他的死期!陳明,我要你準備的一百九十九名嬰兒,那差事你可要趕緊給我辦!否則,哈哈”吞娃骨魔鼻子一動冷哼一聲,便麵帶起令人髮指的桀桀低笑,低沉道。

嗖!

下一個呼吸間,吞娃骨魔化為一道黑色氣死,片刻之間,便也消失的無影無蹤,仿若他就從來冇有來過。

伴隨吞娃骨魔的離去,陳老頭才緩了口氣過來。

他真怕吞娃骨魔取他性命!

他也後悔自己剛纔的出言不遜。

在吞娃骨魔麵前,他什麼陳明算個什麼東西!

“好徒弟,吞娃骨魔交代的事情,近期你可的好好完成。”陳老頭嘴角掛了微笑,微微拍打起張神州的肩膀,語氣緩和地道。

“徒弟明白了。”張神州重重點了點頭,可他的眸子裡卻是悄然無息的閃過了一絲絲陰曆眼神。

他掩飾的極佳,諒是活了一大把年紀的老骨頭陳明也冇有發現自己那徒弟眼神之中的這一點點不同尋常。

戲紅彆苑,5千米之外。

噗!

洛景辰停留在了一棵長滿鬆果的大鬆樹旁,胸口血液翻滾,一灘血水自他的嘴邊飛濺而出。

“該死!真特麼該死!我居然也會有那般落魄的時候。”洛景辰受傷了,傷勢還不輕,那可是令的他嘴邊上不滿的嘀咕起來了。

彷彿是怒氣攻心,洛景辰的嘴邊上又忍不住吐出了一口血水來。

一下子,他整個人有些凝重了,眉頭緊緊鎖起。

他察覺到了有人!

那附近有人!

“是誰?”他憑藉的本能反應問道。

咯咯!

一陣似若銀鈴的脆聲,乍然響起。

隻不過。那笑聲很冷,很冷。

冷的刺骨。

循聲望去,在朦朧月光的照耀下。

洛景辰清楚的看到了兩道倩影。

一道倩影戴了一塊黑色麵紗。

一道倩影身穿了一件蝴蝶旗袍。

來人,無疑就是統聖刀把子樓墨蘭與她助手晗若。

“死神,不愧是死神,即使身受重傷,敏銳的感知能力也是數一數2的。”蝴蝶林晗若,展顏一笑道。

對手彷彿在誇獎自己,可如今那般情況下,洛景辰並冇有任何喜意,反而是臉上更加沉重了。

“死神看來你的實力確實弱了不少,一位王者一位骨魔,也能將你傷成那樣?”由於戴了黑色麵紗,看不出來樓墨蘭是什麼表情,隻好聽出她之中,帶了一股戲謔。

這種戲謔,就好似貓戲老鼠一般!

而洛景辰就是這老鼠,叫他有些憋屈的,撇起嘴來,冷聲道:“有事說事,冇事滾蛋。”

“死神,你認為你現在那種實力,以及資格跟我平起平坐的說話嗎?”樓墨蘭突兀般的冷聲說道。抬手就是輕描淡寫的一掌。

一掌穿過空氣,結實的落在了洛景辰胸膛上。

洛景辰的胸膛上出現了一道若隱若現的纖手掌印。可卻冇有吐出血來,他也知道樓墨蘭並冇有動用所有力量。

那一掌不過就是為了給自己一個暗示!

“那是我親自交代給你的刺殺任務,準備你能夠順利完成。彆讓我失望!”樓墨蘭語言間充滿了多種多樣的情感……

說話之間,她將一個檔案袋扔給了洛景辰。

扔完後便走了。

她助手晗若也走了。

“大費周章的跟蹤我,就為了給我一個任務?姑奶奶你是不是吃飽撐的冇事乾?”洛景辰臉色有些蒼白,冇好氣地道。

同時他也有些好奇,好奇那位姑奶奶究竟交代給了他一個怎樣的刺殺任務。

可正當洛景辰要打開這牛皮紙袋時,異變發生了。

他口袋中的這一株自屠滅野人盟而獲的的綠色小草,發生變化了。

“那不起眼的小草,居然吸我的血?”洛景辰已經看到口袋裡的綠色小草,正在吸食它傷口的血液,從而發出了一道細微的雪白光芒。

在夜晚裡,那道蒼白光芒,顯的格外耀眼、格外奪人眼球。

綠色小草開始結冰,形成了一株洛景辰見都冇見過的冰草。

“為什麼那小草,吸了點我傷口的血液就成了那幅冰草模樣?難道那小草要經過吸血,才能夠成長?”洛景辰一臉愕然與不解地道。

想不通,他索性就暫時不想了,現在療傷最要緊。

可當洛景辰要運行起無名功法第2層醫行來進行療傷時,異變又再一次發生了。

發生的洛景辰都感到了措手不及。

隻因,洛景辰運行起第2層醫行。這冰草居然化作縷縷白色寒氣,湧入洛景辰丹田。

一開始,他還略微緊張,可瞬息過後,他就一臉震驚神色了。

那冰草居然在恢複他的傷勢,甚至使的他的真氣也恢複了一部分。

短短幾個呼吸間,他力量就從鉑金級初級進入到了王者級初級!

一連跳過好幾個等級,若是被尋常修路人看到了,絕對會驚的眼球都掉下來。

“那些就是因禍的福?”洛景辰完全冇有想到,那幸福會來的如此猛的,叫他臉上微微有種傻笑道。

不多時後,洛景辰就回到了崔娜絲所居住的彆墅。

雖說的實力已經進入到了王者級初級,可他的傷勢還冇有恢複,若是冒然出動,定然會動搖他的武道根基。

那對他百害而無一利。

這陳明老頭和吞娃骨魔,便先叫他們在快活幾天!過幾天就是他們的忌日!

接下來的時間裡,洛景辰自有更加重要的打算。

那打算還能夠是什麼?

實力!

他想要瞭解這神秘冰草究竟是什麼來曆!

因為他深知一個道理:唯有實力,你才能夠有話語權!唯有實力,在那個3族並存的世界,你也才能夠有存活的機會!

至於,樓墨蘭交給洛景辰的這一牛皮紙袋,已經被那傢夥不清楚扔在自己房間的這一個偏僻角落了。

用他的話來說就是:大爺有功夫有時間就去辦,冇功夫冇時間,這大爺我就不辦了!不爽,你咬我?

如今,他力量已暫時恢複到王者級初級。

自然,在樓墨蘭那臭娘們手上,莫不會是在吃虧了。

次日,一則訊息,震動了暖市的上流人士。

戲紅彆苑主子陳明,在魔醫手上吃虧了。

那訊息,無疑就像是一顆石子投入湖水,引來一片又一片的波然。

陳明是誰?

華夏有名的武道大師!

在黑暗世界裡,更是赫赫有名的陳明。手裡斬過的王者有好十幾個呢!

那豈不是說,魔醫的實力媲美王者級修路人!

或者魔醫就是王者級修路人!

一時之間,各種各樣的猜想隨之而來。

可作為事件的主人公,洛景辰卻獨身一人趕往了在暖市的係統分部——蒼龍大廈。

因為他這靈敏的嗅覺已經嗅到了這神秘冰草,百分之百就是神運算元所說的恢複真氣的法子。

如此重大的一件事,他能不上心嗎?

若要進入蒼龍大廈,尋常修路人需要重重關卡檢查,但是對於洛景辰來說,僅僅隻要一個檢查——指紋。

“那哥們太牛了吧?”

“他走的是vip通道吧?”

“難道他力量很厲害?是位深藏不露的修路人?”

“他就隻要一個指紋檢查?咱們還要十幾道檢查程式!那是區彆對待!”

……

在眾位修路人羨慕的目光下,洛景辰已經闖過蒼龍大廈的檢驗程式。

那蒼龍大廈的檢驗程式連接的是係統,這樣一來他輕易通過檢查還不是分分鐘的事情!

“我要提交任務!”

“服務員給我虛擬點數轉賬!”

“服務員,現在虛擬點數利息是多少?”

“你們什麼破效率,來一次要排隊檢驗,到了的點後,又要檢驗,特麼也太麻煩了吧!”

抵達蒼龍大廈大廳的洛景辰,迎麵而來的是一群又一群修路人的說話聲,其中也少不了抱怨。

可這些抱怨的人,隻是嘴上哼了幾句話,真要他們說出什麼出格的行為來,這是打死他們,他們都不敢。

蒼龍大廈可是係統分部。

“李卓居然是他,暖市係統分部的負責人!”

“他怎麼會出現,一臉焦急樣,莫非是在找人?”

“就連暖市的這些4大家族、這些黑勢力,他都不賣他們的帳,如今什麼情況?”

“奇了怪了!”

因為一位戴了金絲邊眼鏡框的中年男子出現,現場立即響起了一陣熱議。

李卓很急,平常都是神龍見首不見尾的。這是因為冇有什麼值的他重點關注之輩出現。

剛剛卻來了一位重量級之輩。

以他都不能查詢到那位人物的來曆背景。

要知道他可是係統分部的負責人。

不論是哪一種可能,李卓都要拿出百分之兩百的服務態度來,而且那也是他的機會。

與那等人物結交為好友,對他來說好處多多。

“李卓與這位年輕小哥有說有笑!”

“那位小哥是什麼大人物不成?”

“李卓態度也太好了吧?是將對手當成了活菩薩一般來供養!”

人群詫異目光下,李卓帶領洛景辰去了蒼龍大廈最頂級的招待室——5星貴賓室。

5星貴賓室,環境優雅,充溢了一股滿滿的真氣。

在這兒修煉,效率超高。

“李卓,你先去忙吧!”洛景辰道。

李卓麻利的離去,但他已經將洛景辰給記下了。

若是洛景辰知曉李卓內心的想法,不清楚他會作何感想。

短短幾分鐘的時間裡,洛景辰有了一個驚人的發現。

他通過5星貴賓室特有的查詢係統,查詢到了藥典上就有記載他這神秘的冰草。全名是冰骨寒草,且最低的冰骨寒草也是8百年份的,是一種如若寒冰的藥材。

藥效如何卻是冇記載。

洛景辰滿臉納悶。

藥典,彙集了全世界各個的區的藥材資料,每一年藥典都在不斷補充新的資料,用句話來說,藥典就是一本關於藥材的超級大百科全書。

洛景辰心中也有了猜測。

類似冰骨寒草那等天材的寶藥材可以恢複他的真氣。

他釋出出了高價收購天材的寶藥材的任務訊息。

可是藥材基本上已經絕跡了,他的收購行為隻好是徒然無功。

可遇不可求!

帶了一臉哀傷,洛景辰回到了彆墅裡。

迎接他的卻是一張妖豔陰沉的麵龐。

“晴美女,出了什麼事?誰又惹你了?”洛景辰擦了擦臉,覺得那一身黑色職業套裙打扮的晴遠這陰沉目光好似要將他給吃掉纔算數一般,那讓他麵露不解,搔了搔頭腦,疑惑道。

洛景辰此話一出,現場陷入一種寂靜狀態。

“洛景辰,你是不是要解釋解釋?”晴遠端坐於咖啡色的沙發上,麵露冷峻,一臉似笑非笑道。

解釋什麼?

洛景辰心中不滿極了。

他是倒了什麼黴。

彷彿哪一個姑娘都看他不順眼一般。

老婆大人吃醋,不理他,他忍了。

樓墨蘭那瘋姑娘,短短幾天裡一共打了他兩掌,他也忍了,好男不跟女鬥。

可如今,那位晴美女,又無緣無故要他解釋。

他解釋什麼玩意?

可下一瞬間,洛景辰傻眼了,他意識到了自己犯下了一個相當低級、低級到冇腦子的錯誤。

晴遠突兀般的將一個牛皮紙袋,扔在了被傭人擦的發亮的桌麵上。

啪!

牛皮紙袋與桌麵來了個第二係統距離的碰撞。

那牛皮紙袋洛景辰怎會不熟悉,這可是樓墨蘭老大交代給他的內容,隻不過呢!

如今,那任務他也冇有去瞧,要不要去完成,還要看他心情呢!

“晴美女,你拿那牛皮紙袋給我乾什麼?”洛景辰也已經看到,這牛皮紙袋上有被人打開的跡象了,索性他就裝傻充愣的反問道。

哼!

晴遠冷哼了一聲,這一雙極具魔力的媚眼,好似要將洛景辰給看穿一般:“洛景辰,你裝!你繼續裝!那牛皮紙袋是在你房間裡發現的,你難道不清楚裡麵是什麼內容嗎?”

晴遠語氣冷了下來,一張漂亮的臉蛋上更是露出了陰沉沉的神色,如同暴風雨即將來臨一般。

那牛皮紙袋裡究竟是什麼內容!

洛景辰真的不清楚!

“晴美女,那牛皮紙袋既然在我房間裡,現在可怎麼會在你手上?你不會是在亂動我的東西吧?還是說你有什麼怪癖……”洛景辰摸了摸下巴,一臉沉思模樣,但,卻儘是些不正經的話。

“閉嘴!”未等洛景辰嘮叨完,晴遠就嗬斥道。

洛景辰一下子心情就有些不快了。

“那牛皮紙袋是莎莎這丫頭在你房間發現的,因為那牛皮紙袋檔案裡有我的一切資料。”晴遠又盯了洛景辰的雙眸,一字一語地道。

洛景辰就像是死豬不怕開水燙似的,她無法察覺出他究竟有什麼異常。

洛景辰是真的不清楚那牛皮紙袋的內容,還是說他是在演戲?人生如戲,全靠演戲?

晴遠心中有萬千種猜想。

“一切資料?”洛景辰眼前一亮,脫口問道,“這麼有冇有記錄晴美女你的3圍呢?我感覺你的3圍應該很好!很給力!”

說了那話,心裡卻在吐糟崔莎莎那個坑爹的女兒了。

房間裡的東西那麼多,她為何偏偏就要動那牛皮紙袋?動其他不好嗎?

自然,他最震驚的莫過於此次刺殺目標居然是晴美女晴遠!

他無論如何也想不到。

好端端的樓墨蘭那瘋姑娘為何要他刺殺晴遠?而且態度完全就是在驅使一位下人。

晴遠那般嬌滴滴的美女,他還真不忍下手。

辣手摧花他做不來。

但觸及他底線的話就難說了。

“洛景辰,你可以滾了。”晴遠臉色一紅,芳心不是滋味。

被洛景辰說中了,這記錄裡確實連她的3圍都有記載。

洛景辰乾笑幾聲後,就像一股煙兒一般,飛快溜走。

“這一份檔案檔案究竟是從哪來?為什麼會出現在洛景辰的房間裡?與他究竟又有什麼關係,又有什麼聯絡?洛景辰秘密身份難道不是魔醫?”晴遠嘴邊上微微唸叨了,她對於洛景辰那個男子,免不了又升起了幾分好奇心來。

那個男子,在她眼裡實在越來越古怪了!

次日,一則訊息再度震驚了暖市整個修行人社區,上層人士更是被震的動盪不已。

原因無他,魔醫又一次出現在了戲紅彆苑。

本次出現,魔醫並冇有偷偷摸摸,反而是正大光明。

以一人之力,攻入戲紅彆苑。

所過之處,毫無生機,一片死屍。

甚至,魔醫還擊斃了戲紅彆苑主子陳明。

王者級的修路人被魔醫如此強勢擊殺,那是前所未有的一大奇事!

魔醫,不僅僅擁有媲美於王者級修路人的實力,他本身極其有可能就是王者級修路人!

或許說,魔醫還有可能是這些鮮少出世的封號王者呢!

一時間,關於魔醫的實力定位,各方眾說紛紜。

可就在他們還冇有震驚完時,一道驚人的訊息又從戲紅彆苑傳來了。

魔醫於戲紅彆苑擊殺成名已久的吞娃骨魔,並解救出了一百多名無辜的幼小嬰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