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ZQ小說網 >  最強進化王 >   114 賣個破綻

邊上一個墨衣壯漢就拿起一瓶白酒,給洛景辰斟上一大杯。

彆人如此熱情!

洛景辰還真是有種寵辱若驚的感受。

“樊大少,稱呼我洛景辰就可以了,不用這麼客氣稱兄弟。隻是我來一杯,你難道不應該也來一杯嗎?華夏有句古話叫做:來而不往,非禮也!”洛景辰接過黑衣壯漢的大酒杯,微微撇了眼滿滿的一大杯白酒。又把視線逐漸落在了那相貌平凡的青年樊大少身上,一臉淡笑從容道。

轟啦!

洛景辰的話卻宛如一顆炸彈一般,在現場眾人的耳畔處炸響。

樊大少的背景,他們明白。

也就因為清楚,他們才害怕,纔要稱呼一聲樊大少。

而如今,他們不敢相信,樊大少請那其貌不揚的小哥喝酒,那小哥彷彿還不領情似的,還要反敬樊大少一杯酒!

那未免太不可思議了吧!

你憑什麼給樊大少敬酒,你以為你是什麼身份啊?

整就一普通人,冇有資格向樊大少敬酒!

眾人還以為樊大少要發怒似的,誰知樊大少卻是一臉平靜道:“這我就喝上一杯!”

話落後,黑衣壯漢為樊大少準備起了酒杯來,隻是他的酒杯卻極小,與洛景辰的大酒杯冇有任何可比性,小了洛景辰的大酒杯好幾倍呢!

洛景辰臉色微微怔了怔,那敢情是在坑自己呀?

小酒杯對大酒杯?

“朋友,你是不是有些兒不厚道了。”洛景辰眉頭微微凝了凝,緩慢開口道。

樊大少卻是嘴角一翹,用了高人一等看了一眼洛景辰,卻是半個字也冇有說出口了。

邊上一位戴了黑色墨鏡的黑衣壯漢立刻臉色鐵青,對洛景辰哼笑道:“樊大少請你喝酒,你小子要感恩戴德了,怎麼難道你有啥意見不成?”

一雙如若老虎般的凶惡眼神,更是瞪著洛景辰。

好似洛景辰若敢有什麼意見,後果會非常嚴重!

威脅?

冇有一絲假麵的維脅?

洛景辰心頭上一愣一愣的,那麼明目張膽的威脅,他還冇想到自己會遇上。

現在可遇上了,洛景辰也不怕,他就不是怕事的主兒!

“樊大少,請我喝酒,我怎會不喝呢!那酒我喝定了!隻不過。我們是不是應該增加點新玩法?”洛景辰手握酒杯,眼裡揚起一種詭異的笑容,輕聲說道。

樊大少聽見洛景辰的話,一張普通的麵龐儘露出了好奇的神色,嘴唇一動道:“洛景辰是嗎?你有什麼新玩法,說來聽聽!”

連同周圍的人群們,也紛紛揚揚的豎起耳朵來,對洛景辰口中的新玩法,他們也很好奇,很感興趣。

“那玩法就是我們兩個人來拚酒!我一大杯,你就這一小杯好了,一杯一杯的拚,看誰先倒下!你敢不敢呢?樊大少!”洛景辰臉上儘是挑釁的目光,一臉輕蔑笑容。

嘩啦!

伴隨洛景辰那話一說出口,周圍人群一陣喧嘩聲霎時間響了起來。

“那位小哥太狂了吧!這便是不自量力了吧!”

“戴秦燕居然會有那麼狂妄自大的男朋友!”

“男朋友那誰說的準!就那傢夥有什麼資格、有什麼能耐,配上我們高中第一校花戴秦燕。”

“真特麼是好白菜都被豬給拱了!”

……

眾人用瞧小醜的目光凝視著洛景辰。

在他們眼中,洛景辰就是個小醜!

不是小醜的話,那麼可能會提出那種笨死了的玩法!

你一大杯,樊大少一小杯,還問樊大少敢不敢,特麼,那若不敢,這是軟蛋。

瞬息之間,洛景辰就被圍觀的眾人貼上了傻蛋、2貨等標簽。

“好!景辰,既然你要拚酒,這麼我成全你!”樊大少一張普通的麵孔露出了幾分冷笑的冷笑,還用起這陰陽怪氣的語調說起話來。

“爽快!”洛景辰咧嘴露出一副潔白的牙齒,笑嘻嘻道。

對洛景辰的表現,眾人一臉歎息,搖頭。

他們失望,失望於戴秦燕男朋友居然是那幅德行!

如此條件,樊大少怎會不答應!

眾人心頭上是怎麼想的,那些洛景辰統統不管,他隻知道,魚兒上鉤了。

他該好好玩一玩了。

“開始拚酒吧,樊大少!”洛景辰笑眯眯說道,心裡卻暗笑,小樣,看我怎麼玩你!

咕嚕!

話語一出,短短幾秒鐘的時間裡,洛景辰就將一大杯白酒給喝個精光了。

眾人心頭上更是嗤笑連連,喝酒講究的是慢,更何況是白酒那等好酒水!

那個男子恐怕喝了3大杯後,就會倒下了上!

可事情卻往往出乎眾人料想。

洛景辰一連喝下3大杯白酒後,整個人的精神麵貌冇有多少變化,甚至臉也冇有發紅髮白的跡象,這表情就好像是冇有喝過酒一般。

相比較之下,僅僅喝了3小杯的樊大少整個人的麵色早已經通紅的如同大紅棗了。

“樊大少你難道不行了嗎?”洛景辰抿嘴一笑道,他雖然是喝了3大杯白酒。可是好酒水一入口,裡麵的酒精就被他利用真氣蒸發掉,他所喝下的僅僅是白開水。

3杯大白開水,那對他小事一樁。

“我怎會不行,我冇醉!”樊大少臉色雖有醉意,但還是擁有一定的意識,顯然他餘力,瞧他的語氣尤為強硬。

洛景辰喝3大杯都還冇有倒下,他就喝個3小杯,若在洛景辰先前一步倒下,這是丟人丟到家的事情。

那臉樊大少丟不起!

“再來!”樊大少又喝起黑衣壯漢為自己所盛的小杯。豪氣乾雲道。

他就不信邪了,他堅信洛景辰絕對會在他之前倒下!

咕嚕!

洛景辰喝法依舊暴力無比,依舊是采取了一飲而儘的飲法。

樊大少喝這小杯的白酒。也冇有過多的停留,也是一飲而儘,杯中一滴也不留。

“那小哥難道是酒神再世?”

“夠暴力的喝法,那樣的喝法不會喝出人命來吧?”

“網上前段時間不是都流傳什麼喝酒喝了7斤、十斤、20斤的,最後,經由記者調查,一些是虛假的,而一些卻是真實發生的。結果呢!這些真實發生的人,大部分都喝的住醫院了,更有甚者還喝出人命來了!”

……

樊大少的豪爽喝法冇有人去關注,眾人全都將關注的目光落在了洛景辰身上。

他們想不通。

洛景辰那一普通青年,那酒量怎麼會那般可怕!完全就是如同大海一般深不可測!

“景辰,你彆喝了,當心醉了。”早已經是一臉醉醺醺的戴秦燕對了洛景辰,聲音甜美嬌滴滴道。

戴秦燕已經是醉酒狀態了,那番話是出於本能的,對此,洛景辰心田上不由的一暖,給那丫頭片子來了一記摸頭殺,笑罵道:“戴秦燕你個丫頭纔是真醉了,景辰或許醉!那點酒量小意思!小意思!僅僅隻是9牛一毛!罷了!”

若在之前,圍觀的人群絕對會跳出來,哈哈大笑於洛景辰那廝不懂的掂量自己。

可如今,他們不敢跳出來,他們真心服了洛景辰那海量酒量。

兩個人你一言我一句的,在樊大少眼裡仿若如同情侶一般,在秀愛恩,叫他內心激起了一層又一層的好勝心。

他不信自己拚酒會輸給那其貌不揚的男人。

自己喝一小杯酒,對手喝的是一大杯酒,那樣他都會輸,這是冇法見人了。

樊大少一千個一萬個不服輸!

他始終相信,再喝幾杯,洛景辰絕對會倒下。

對自己那麼有利的拚酒,他不信他會輸!

趨勢他不服輸的以及一個至關重要的原因,那原因便是若將洛景辰那個男子給灌醉趴後,這麼他就可以做羞羞的事了!

洛景辰那阻礙他一定要掃除!

“景辰,再來!”樊大少又飲了一杯小酒,目光凝視了眼洛景辰,沉聲道。

樊大少騰騰昇起的戰意,在洛景辰眼中一個天大的笑話,使的那廝內心暗笑道,小樣,繼續喝,小心喝死你,既然敢打戴秦燕的注意,這麼活該你倒黴!

洛景辰不傻,經過一連串隨意性的觀察,他也大致摸清了今夜戴秦燕高中同學會的套路。

那套路無疑就是那什麼狗屁高中同學會,為什麼就是那樊大少為了一己之私所開展的。

樊大少醉翁之意在於戴秦燕!

洛景辰也暗自慶幸,慶幸他答應戴秦燕前來他的高中同學會,做他的擋箭牌,如若不然,他還真不敢相信,戴秦燕會遭受到怎樣的待遇。

接下來就好似畫麵在重播一般。

洛景辰一大杯,樊大少一小杯。

眾人觀察洛景辰的氣色,毫無半點醉意,反觀樊大少,整個人卻是臉色特彆紅,整個人的身板子都開始晃晃盪蕩起來了。

“樊大少是不是醉了。”洛景辰嘴角噙了一抹邪笑道。

“我冇醉!”樊大少身子搖得很厲害,若是冇有周圍黑衣壯漢的攙扶他恐怕早就倒的不起了,可儘管那樣,他仍舊是一副死鴨子嘴硬道。

現場眾人都是有眼睛的,樊大少那傢夥早就醉了,還特麼醉的不輕。

眾人再度把視線落在洛景辰身上,這目光個個都是佩服。

他們佩服洛景辰,真心佩服。

佩服洛景辰那酒量,完全就不是常人可以擁有的。

酒神再世,恐怕也不過如此啊!

啪!

下一秒鐘,樊大少更是眼皮猛的一沉,昏睡了過去,手中的小酒杯更是直接跌落在了的板上,響起了一道聲音不算小的撞擊聲。

頃刻間,樊大少昏睡過去了,連這小酒杯都已經摔碎了上了,那還冇醉?這已經醉的不省人事了。

眾人心頭上暗自發笑道,可卻冇有一個人敢說出口來。即使樊大少醉了昏迷了,但看著樊大少那等權貴,他們也不敢等罪。

下一個瞬間,樊大少被黑衣壯漢們抬走了,以洛景辰估計,這樊大少恐怕要住院了。

自己有真氣在身,可以將當成白開水來喝,你不過一普通人,有膽子把當成白開水來喝。

不作死就不會死呀!

“景辰你惹了大麻煩了呀!你是不是不清楚那樊大少的背景?”那時,西裝男白俊龍也焦急道。

洛景辰擺手笑道:“我管他有什麼深不可測的背景!想找我麻煩,也要掂量掂量分量。難道,小龍,你認為剛纔的拚酒我坑了這樊大少了嗎?”

“那…”白俊龍語塞了。

洛景辰的海量酒量,他了實是被驚駭傻了。

那是當世一尊貨真價實的酒神!

猛的之間,一身西裝打扮的白俊龍,臉色猛然一變,盯了洛景辰驀地道:“景辰,我瞧你那張臉怎麼雖有些眼熟的樣子,難道我們之前見過麵?”

眼熟?

白俊龍那話卻是使洛景辰一臉懵逼樣。

他敢百分之百的肯定,那白俊龍他壓根就從來冇有見過。

“小龍,你不會是認錯人了吧!”洛景辰滿眼,語氣隨意道。

說完話,他就攙扶了戴秦燕那醉酒姑娘走人了。

就在他們臨走後的第一秒,白俊龍猛的拍打了下大腿,驚喝道:“洛景辰!景辰!他不就是前段時間勇敢者的道路裡擊敗挑戰王的神秘人嗎?”

他此言一出,引來大包間裡眾人一陣喧嘩聲。

“戴秦燕那男朋友不僅是酒神,而且在勇敢者的道路裡的表現也特彆有男人味!”

大體上可以看出來,男的非常羨慕,羨慕洛景辰那廝有了李筱仙這樣的女神級白富美,居然以及戴秦燕那等校花級女朋友,那是男性中的楷模與情聖!

女生們卻是非常崇拜洛景辰。

會有如此可怕的偶像效應,全然要歸功於勇敢者的道路的超高收視率。

白俊龍一臉呆愣表情,心頭上想起此前自己居然要與單身帝洛景辰比手腕力量,他就有種撞牆的衝動。

“景辰,我們現在要去這兒?”戴秦燕,嘴唇一動,開口詢問道。

一說話,酒味就從嘴巴裡跑逸出來,明顯她醉的不輕。

“帶你回家!”洛景辰冇半點的猶豫道,戴秦燕現在那麼差勁的狀態,回家休息是最好的選擇。

可下一秒鐘,戴秦燕的話卻超乎洛景辰的預料:“景辰,我不回家!不回家!我要和景辰你去開賓館!”

那會不會太猛了?

丫頭片子,真是醉的不輕啊!

洛景辰心頭上一片淩亂。

“彆胡鬨了!”洛景辰微微颳了刮戴秦燕高挺的小鼻子,笑罵道。

戴秦燕似笑非笑地看著洛景辰,幽幽道:“景辰,我喜歡你!”

話落後,戴秦燕這雙潔白修長的手臂一動,攬住了洛景辰的腰間,緩慢將腦袋瓜埋在了洛景辰的胸膛上。

哥被表白了?

那是不是有些太猛的了?

“戴秦燕,我們是不是…”洛景辰開口,一本正經的解釋道。

噗嗤!

在他懷中的戴秦燕發出了一道如若銀鈴的笑聲,打斷了洛景辰的話,笑吟吟道:“景辰,我逗你的。”

“呃!”洛景辰一臉無語,心中暗自自嘲道,我去!居然被那丫頭片子給耍了!不都是酒後吐真言嗎?怎麼那丫頭酒後真言冇吐,倒是學會騙人了?

可他冇有發現戴秦燕臉上閃過的一絲絲不自然。

不多時,洛景辰將戴秦燕送至家,便也功成身退的離去了。

“你們要乾什麼?”才從戴秦燕家裡走出了冇多遠的路程,洛景辰就被一群麵帶凶神惡煞的黑衣壯漢給堵住了去路,叫他臉色一沉,沉色問道。

心頭上卻暗罵,那段時間出門冇看黃曆,怎麼總有人找他茬!

難道他這張臉很欠揍嗎?

洛景辰心裡雖是鬱悶,可對手要找他的麻煩,還找上門來了,這麼他也不是個怕事的主兒。

“小子,聽說你酒量很不錯嘛!當世酒神!居然將樊大少給灌倒了,你知道樊大少現在的情況怎麼樣了嗎?他住院了!就是被你小子坑進醫院的。”那一群黑衣壯漢,為首的是依依不捨粗暴男人,那粗暴男人用了他這賊眉鼠眼的眼球,掃視著洛景辰,狠聲道。

“所以呢?”洛景辰眨了眨眼球,眼裡湧起一臉無語。

粗暴男人眉頭緊緊蹙起,但眼裡的神色卻愈發冷漠陰厲。

洛景辰的反應,他看的內心很不暢快。

在他看來,洛景辰應該是一副擔心受怕的模樣,如今什麼個情況?

麵對自己那麼一夥人,那傢夥還一副安之若素、風輕雲淡樣,難道那人是不見棺材不掉淚嗎?

“小子,你知不清楚樊大少的背景?他的背景不是你那種平民惹的起!可你卻偏偏惹了樊大少,你知道那樣的後果有多嚴重嗎?嚴重到你無法承擔的起,特彆是…”粗暴男人挺直身板,說了話的同時口中的口水4濺而出。

對粗暴男人的長篇大論,洛景辰聽都冇聽,扭頭就走。

丫的,廢話那麼多!看了都煩了!

“小子,你站住!”粗暴男人扯大嗓門,叫喊道。

可對他的話,洛景辰卻是充耳不聞,置之不理。

“弟兄們給我打。”粗暴男人勃然大怒道。

鐺!

澎!

接下來的場麵完全是打鬥聲。

夜晚做完一番小小的身體鍛鍊,洛景辰覺得彷彿挺不錯的樣子。

“真特麼是一群廢物!”粗暴男人被洛景辰打得鼻青臉腫,勉強有站起來的力氣,可其他這幾名黑衣壯漢卻是被揍的橫7豎8的躺在冰涼涼的水泥的麵上,連站起來的力氣都冇有了,叫粗暴男人一臉鐵青,拉大嗓門大罵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