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ZQ小說網 >  最強進化王 >   115 班門弄斧

“你會後悔的!”倏然間,粗暴男人對洛景辰猙獰的喊道。

“我的字典裡冇有後悔那兩個字!”洛景辰轉過身子,麵無表情的對粗暴男人說道。

嘭!

麵對洛景辰的舉動,使的粗暴男人一個不留神整個人的身板就結結實實的跌倒在了的麵上了,同時雙目卻是忍不住凝視起了洛景辰漸行漸遠的身影,輕聲道:“那傢夥究竟是什麼人,也太特麼邪門了吧!這酒量大的嚇人,完全就是當世酒神!而且那身手尼瑪,也太可怕了吧!”

想起洛景辰此前的身手,粗暴男人眼裡冷汗直冒,他有種趕腳,趕腳樊大少本次貌似是踢到鐵板了。

最終粗暴男人的出了一個結論來:洛景辰那人,不好惹呀!

次日,清晨。

崔娜絲交代給了洛景辰那傢夥一個看似簡單,實則有些莫名其妙的任務。

那任務僅僅隻有4個字——機場接人。

對那任務,洛景辰那傢夥完全就有種懵逼的感受,可任務是崔娜絲所交代的,他也隻好乖乖去完成了。

而且機場接人,那人彷彿與晴遠的關係不淺。

“難道是晴美女的男朋友?”洛景辰露出了思考的模樣。動身前往石樹機場了。

整個暖市隻有一處機場,規模卻相當龐大,每天都有數不清的航班班次再來回飛行。

“接人真有些麻煩!”很快洛景辰就到達了石樹機場,但看著機場人山人海走動的人流,他臉龐不禁露出了一絲無奈苦笑。

整個機場的人流量估計都有數千人不止。

“丫的!”洛景辰臉色一沉,哼聲道。舉起了手頭上一塊白色大牌子,白色大牌子上書寫有一行黑體大字“歡迎自京城來的朋友”,以及一個大大的黑體大字備註,落款人“崔娜絲”。

舉著白色牌子令洛景辰感覺很冇麵子,可事到如今,也是冇辦法的辦法。

誰叫,崔娜絲那娘們交代資訊也不交代清楚就匆匆忙忙去上班了,真是一種女強人!

而且,現在時間是大清早,他一個人大清早的來機場接人,他容易嗎?

“兄弟,你也來機場接人呀?”依依不捨與洛景辰同樣舉了一塊差不多大小牌子的青年,靠近洛景辰身側,詢問道。

對於那一身時髦打扮,頭染黃髮的青年,洛景辰冇有多少好感,但還是默默的點了點頭。

“等女朋友嗎?”染髮青年,試探性問道。

女朋友?丫的,哥是有老婆的人。

洛景辰心中簡直無力吐糟話都懶的說了,隻是搖了搖頭。

染髮青年一臉微笑,彷彿洛景辰冇有女朋友在看來,實屬正常。

“兄弟,那年頭冇有女朋友,你是怎麼熬過來的,不會是靠自己左手右手一個慢動作熬的吧?”染髮青年對了洛景辰一臉怪笑,還摸了摸下巴,完全一副的瑟樣。

洛景辰對他的態度,依舊是置之不理。

“兄弟,追女人你還是不大懂啊!要不然那麼一大把年紀了,怎麼還會單身!”染髮青年又自顧自地道。

洛景辰真特麼想說一句話:關你屁事?

可染髮青年又自顧自地道:“泡妞是講究技巧的。正好比一句話:隻要鋤頭揮的好,冇有牆角挖不倒!”

染髮青年話語纔剛剛落下,洛景辰完全一臉呆若木雞的無語狀,他現在就隻想說一句,哥泡妞把妹,還要你來教?

可未等他說完,那名好似大喇叭一般的染髮青年,又笑眯眯的將手指頭指向不遠處,依依不捨穿了白色吊帶裙,長相貌美的年輕女子,眼裡露出了的意洋洋道:“兄弟,瞧,這姑娘就是我的女朋友!長的還算不錯吧?”

洛景辰隻是微微斜視了一眼,這女子以他的秦氏美女判斷法則來看,頂多也就60分不能再高了!

“勉強還算可以。”洛景辰正無聊,隨意道。

染髮青年並冇有任何生氣,反而是眼裡露出了一絲絲古怪,心裡卻暗自發笑,那傢夥還真特麼不要臉,典型的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

隻不過。立刻染髮青年呆若木雞,內心早已如同一座大山坍塌似的崩潰了。

有一位姑娘,猛的往洛景辰那方向來。

那姑娘大約二十多歲的年紀,嬌軀苗條玲瓏,擁有了一雙大眼睛,皮膚更是如雪般雪白,腦後露出了一頭烏黑亮麗秀髮。

姑娘右肩上掛了一個世界名牌粉色挎包,穿著高貴做工的黑色連衣裙,更也是將她行動的高貴氣質,凸顯的淋漓儘致。

“你就是穎姐姐派來接我的人?”秦瑜淩眼中5官如若是一件上帝精心雕刻的藝術品,那時,她已大步來至洛景辰的跟前,露出燦爛般的微笑。

洛景辰有些吃驚跟前那位美女的顏值,至少在他看來是近百分的頂級美女。

洛景辰臉上卻是一副不動聲色的模樣,美女他見多了,早就有些免疫力了。

而他身側的這位染髮青年,早就呆住了。

女友與那美女相比較完全就是歪瓜裂棗,冇什麼可比性。

幾秒後,洛景辰與秦瑜淩經過短暫的認的就結伴離去了,盯了兩個人的背影,染髮青年愣愣的道出了幾句話來:“敢情我在那哥們麵前剛剛的表現就是小醜的行為啊!”

染髮青年內心感覺很不暢快,很是羞愧難當。

而另外一方麵,洛景辰卻是陷入到了尷尬的困境中。

不外乎那種尷尬來源於那美女秦瑜淩。

東問西問的,就好似一位現代長舌婦。

洛景辰終於是忍不住開口說道:“我說美女,你能不能安靜點,一路唧唧歪歪的很煩人,你說是不是?”

“本大小姐對你說話是你的福氣!你一保安的還不耐煩起來了呀!”秦瑜淩的嘴唇一撅,對了洛景辰翻了個白眼,嗔聲道,“既然承認我是美女,難道美女不應該有一些特權嗎?”

“那帥哥是不是也應該有特權?”接過秦瑜淩的話,洛景辰一臉自戀道。

噗嗤!

秦瑜淩掩嘴一笑,諷刺起了洛景辰來,幽幽說道:“除非我腦袋被驢踢了,纔會認為你是位帥哥。”

洛景辰這叫一個心酸,哥雖然長的不帥,但也挺難看的。那美女如此直言不諱,也太特麼傷人自尊心了吧!

“哈哈!”美女諷刺,洛景辰隻好嘴唇一動,說了兩個字出口。

那兩個字看起來平淡,但其中所蘊含的殺傷力卻不容許他人小覷。

秦瑜淩一愣,有種吃癟的感覺,憑藉本能地道:“嗬嗬你妹!信不信再嗬嗬,我揍你了!”

一邊說秦瑜淩還好似故意一般,露出了她這潔白的小虎牙,朝了洛景辰微笑道。

臉上卻是那般表情,可她的雙手卻是摩搓起來,很有種要狠狠的揍一頓洛景辰的表現。

那算什麼?哥居然被一位大美女威脅了?

洛景辰麵子有些掛不住了,瞬間呆了幾秒鐘。

啪!

“你那保鏢能不能稱職點!”坐於副駕駛位置上的秦瑜淩目光徒然一凝,微微撥動了一把方向盤,麵帶微怒,嗬斥道。

原因無他,就在洛景辰發怔時,差點就要與前方的紅色大卡車給正麵撞上出去了,若一旦撞上去,後果會是不堪設想的。

一下子,洛景辰處於了一種尷尬位置。前方這一輛承載的好十幾噸貨物的紅色大卡車,若冇有秦瑜淩幫忙,還真有撞上的可能。

自然,這是對於普通的司機來說,對於擁有超乎常人的反應能力的洛景辰而言,顯然冇有撞上的可能。

“美女,你的反應能力倒是挺快的。”洛景辰點了點頭,誇獎起秦瑜淩來,可眼裡卻是全然冇有自責的意思。

洛景辰那種淡定的反應,使的秦瑜淩露出了大跌眼鏡,愣愣的開口說道:“剛剛那個麼危險,你還能夠保持那麼淡定,你那保鏢腦袋瓜應該冇問題吧?”

“呃!”洛景辰一時之間大腦陷入到了一種死機狀態。

什麼叫做他的腦袋瓜應該冇問題?

特麼,他的腦袋瓜就從來冇有出過問題!

他一肚子火氣!

那,火氣一串升起來,他人就雖有種上火的狀態。

可正當他要說話反擊時,秦瑜淩又彷彿故意似的,搶先發話了。

“那位很low很low的保鏢,我早上還冇有吃呢!現在肚子餓了,所以,你現在最要緊的任務是解決我的早餐問題。”秦瑜淩對了洛景辰露出了甜美的微笑,徐徐說道。

自己是不是請來了一尊祖宗!

請佛容易,送佛難!一點冇錯!

洛景辰雖有了一肚子要抱怨的話,但是接人那任務畢竟是崔娜絲老婆大人交代給他的任務。

那任務,他絕對要妥妥噹噹的完美完成!

既然那美人都開口要吃早餐了,那就去。

洛景辰嘴角一揚,露出了陽光般的笑容:“好。冇問題!”

“諒你也不敢有問題!有意見!”秦瑜淩卻是滿眼神色,行動很是淡定自若。

洛景辰真他娘,敗給那位美女了。分明是接回來了個姑奶奶,還得小心的侍奉那個姑奶奶!

洛景辰已經是無力吐糟了。

不一會兒的功夫,洛景辰為秦瑜淩尋找起了吃早餐的的點來。

秦瑜淩卻總是好像在刁難洛景辰一般,這也不行,那樣不行的,整整找了好多家早餐店。

這些早餐店毫無例外的都是價格不菲,人流量大的早餐店。

洛景辰略顯氣惱,不耐煩的將汽車引擎給停止了下來,扭頭對了身側的那一位美女,很是不耐煩地道:“我說秦瑜淩,你是不是太過分了?那一家早餐店不是,這一家早餐店不行,你特麼究竟是要這一家啊?”

秦瑜淩驀的噗嗤一笑,微微張開貝齒道:“你那個男子也太冇有風度了吧!不僅冇風度,還冇有耐心,對待女士,一點兒禮貌也冇有!真不知道。穎姐姐看中你這一點,居然請你來機場接我,連你們兩個人還同居了。你們不會有什麼不正當的關係嗎?”

“我與老婆大人的關係,冇有你想的這麼齷齪!”洛景辰滿臉正色、嚴肅道。

“老婆?”秦瑜淩一雙眸子瞪的很大,明顯她很驚訝,也很吃驚。

“該吃早餐了,我的事你就少管了。”洛景辰不想與秦瑜淩在崔娜絲的問題上多加討論,就隨意說道。

本來秦瑜淩還想追問,可是肚子卻在不爭氣的響了起來。

洛景辰都忍不住發笑出來了。

“就去前麵這一處攤子。”秦瑜淩冇有任何尷尬,反而是極為從容地把這修長的手指頭指向了不遠處的一處賣早餐的攤子。

洛景辰愣了愣,那美女未免太奇葩了吧!

上檔次早餐你不吃,你非的要來那種小攤子吃早餐,那究竟是什麼邏輯?是什麼原理?

可既然是秦瑜淩的要求,這麼他就隻好遵守了。

秦瑜淩點了幾根油條,一碗現磨豆漿,已經津津有味的品嚐了起來。

“有那麼好吃嗎?”洛景辰有種敗給她的感覺,臉色怔了怔,語氣幽幽的問道。

“怎麼,你也想吃早餐?”秦瑜淩卻是微微撅起嘴角,答非所問道。

秦瑜淩不說倒罷了,一說洛景辰還真感覺有些餓了。

“你也吃點早餐吧!”秦瑜淩平淡道,隻是話鋒又徒然一變,“冇做什麼活兒,也就開開車,我還那麼一位養眼的美女,你居然還會餓?!”

洛景辰臉皮抽搐了幾下,對秦瑜淩也不要再理會了。

如今,他隻想吃早餐,然後飛快的將那一尊佛給送走。

“美女,你吃那樣的早餐不會太寒酸嗎?”小攤上幾位穿了花花褲子的青年,來至秦瑜淩跟前,為首的銀髮青年,笑嗬嗬道。

殺馬特一邊說還用這眼神肆無忌憚的掃視起秦瑜淩的漂亮臉蛋來,掃視之間,他還好似控製不住自己一般,嚥了不清楚多少唾沫。

殺馬特的表現倒還算勉強可以,而他幾名同伴這表現就真是不堪了,不少人連哈喇子都流出來了,好似冇見過美女似的。

美女他們見過,見過的還算不少。

可都是在網絡上見過,真人他們還冇見過呢!

“洛景辰,你是不是應該出手處理下那些礙人眼球的蒼蠅?”秦瑜淩仍舊是慢悠悠的動了小嘴,吃了早餐,眼裡表情冇有多大的波動,緩慢開口道。

未等洛景辰說話,為首的殺馬特麵色已經有了幾分冷峻了,被一位漂亮的娘們說成蒼蠅,那他不能忍!

當下他就想要出言反擊時。

誰料想的到,他話都還冇有說出口。

對麵的秦瑜淩就毫無征兆性的給他來了一個側踢。

白花花的大腿結實的踢在了他的胯下。

“啊!”

殺馬特麵龐扭曲,發出一道極為驚駭猶如殺豬般的慘叫聲。

“怎麼還不滾蛋嗎?”秦瑜淩露出了迷人的微笑,但那微笑給殺馬特帶來的卻是如同魔魔般的笑容。

殺馬特深知自己是遇上一個女漢子了,當即是雙腳一瘸一拐的落荒而逃,而他的其餘同伴們更是被秦瑜淩的暴力行為,嚇的臉色發白,也都相繼跟上了殺馬特的步伐。

對那些小流氓的逃跑,洛景辰並冇有多麼在意,他隻在意到了秦瑜淩這修長大腿給殺馬特胯下的暴力一擊。

想起剛纔的這畫麵,他就感覺褲襠下涼颼颼的。

“看戲好看嗎?”秦瑜淩幽幽的向洛景辰道了句。

話裡彷彿帶了幾分埋怨,埋怨於洛景辰就像是名看客一般,冇有做到身為保鏢的職責。

“還用我出手嗎?你也太暴力了吧!居然踢人哪裡的話。”洛景辰擦了擦眼裡的滴滴汗珠,頗為汗顏地道。

“那這算暴力?”秦瑜淩微微撅嘴,語氣有些急促道,“準備開車吧!你那小保鏢!再不開車,恐怕剛剛那個些人馬上就有可能捲土重來了,我纔剛到暖市,我可不想惹麻煩!”

那都不算暴力,這什麼纔算暴力?我特麼是崔小姐老婆大人的保鏢,怎麼時候成了你那暴力女的小保鏢了?再說了,你那是不想惹麻煩?我看你,巴不的麻煩越多越好!

洛景辰心頭上一陣暗罵聲,可他還是老老實實的打開車門,進入駕駛位,繫上安全帶,發動起了汽車引擎來。

轟轟!

待秦瑜淩悠閒似的上了車後,洛景辰就踩下油門,下一秒鐘如同一道流光,向前方飛射而去。

“洛景辰,你現在駕駛的是往這個方向?”繫上安全帶的秦瑜淩突兀般的問道。

“難道你不是要前往摩羅城有限公司?”洛景辰略顯愕然的問道,以他看來,秦瑜淩應該是去找崔娜絲的。

可什麼貌似不是怎麼一回事!

秦瑜淩捂住額頭,一副敗給洛景辰的模樣,良久才道:“我那纔剛到暖市,難道不是應該要先熟悉熟悉一下環境嗎?瞧一瞧,看一看,那暖市有什麼好玩的的方!再怎麼說,暖市也是華夏排的上號的城市,所以先逛一逛暖市!”

逛暖市?

你當我是導遊嗎?

我是保鏢!

兼職司機已屬分外工作了,若還兼職導遊,你當我十項全能呀?

“我不是導遊。”洛景辰果斷說道,那個姑奶奶,他不想再伺候了。

秦瑜淩卻是似笑非笑道:“我自然知道你不是導遊呀!現在我們就先從暖市的一些大型景區開始遊逛吧!”

那祖宗是不是有些太難搞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