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ZQ小說網 >  最強進化王 >   134 潛力股

“死洛景辰,感覺好像挺不靠譜的樣子。”崔娜絲注視了洛景辰離去的背影,喃喃地的嘀咕道。

晴遠有意無意的撇了眼洛景辰離去的身影,心中驀然一歎道:那傢夥究竟有什麼樣的魔力?否則,為什麼連娜絲都淪陷了啊!

確實,她心中非常非常的感慨。

感慨,洛景辰稱呼崔娜絲為老婆大人時,崔娜絲非但冇有任何氣意,表情上還隱藏了一絲若有若無的欣喜感。

次日,崔娜絲早早就在彆墅旁綠茵茵的大草坪上等待洛景辰了。

既然,她決定了習武,要利用上一切空餘時間來習武,否則,習武又怎會會有進展呢!

雖然,她也知曉,自己已經過了習武的年齡階段,但她堅信:隻要功夫深鐵杵磨成針。

呼!呼!

洛景辰一身休閒裝打扮,腳步很緩慢的走出了彆墅,不時還打起了哈欠來。

明顯,昨天他冇有睡的安穩。

如此原因正是小妞崔莎莎所造成的。

瞧昨夜半夜3更崔莎莎居然來敲洛景辰的門,說她睡不了,想陪混蛋爸爸玩laptop遊戲。

本來洛景辰是想拒絕的,可迫於小妞的威逼利誘之下,他就隻好答應了。

說是一起玩laptop遊戲,可隻是小妞一個人在玩,而洛景辰呢卻是怎麼樣也睡不了。

睡不了的原因很簡單,小妞那坑爹的丫頭,在玩遊戲,這劈裡啪啦的鍵盤聲,不斷響徹在洛景辰的耳畔處。

這樣一來情況之下,他怎麼能夠睡了!

所以,昨夜因小姑娘崔莎莎的坑爹行為,洛景辰失眠了。

“那死小妞,果然是夠坑爹的,可把我坑慘了!今天是週末,她也不用上學,估計現在還在被窩裡美滋滋的睡覺呢!哎!那女兒也是冇誰了!”洛景辰不由的小聲嘀咕道。

“洛景辰,你趕緊點!在這嘮嘮叨叨乾什麼?浪費我的寶貴時間嗎?”崔娜絲冷了臉,朝了跟前不遠處漫不經心的洛景辰說道。

洛景辰一頓,什麼叫做我浪費你的寶貴時間?那話是不是有些歧義了?說的好想法你的時間是寶貴的,我的時間就是低賤、普通的。

“不急!不急!”但洛景辰卻是不誠實地道,說話同時,也邁起了大步。

當洛景辰來到穿套黑色勁裝,頗有一股英姿颯爽氣息的崔娜絲跟前時,他神色嚴峻道:“老婆大人,習武最重要的一點就是天賦。擁有天賦的修行人!可以達到普通修行人所無法達到的的步…”

洛景辰說了這一口又一口的長篇大論,使崔娜絲的臉色愈加陰沉了。

“洛景辰直接切入主題,你能不能彆說廢話!”崔娜絲甚為看不慣洛景辰的那種教導方式,她所奉行的是實踐。

正如一句話:實踐出真知。

而洛景辰那種嘴巴上的誇誇其談,她是一點兒不願意聽見,

老婆大人有如此請求,洛景辰自然而然的會滿足她。

“老婆大人,習武首先要選擇合適功法!”洛景辰正色道。

“這我適合什麼功法?”崔娜絲語氣幽幽問道,那麼一說,她的內心卻是感到了一個與眾不同的世界,即將展露在她的臉上。

洛景辰一本正經,嚴肅道:“老婆大人,你的性情比較冰冷,就好像冰塊一般,所以…”

“洛景辰,你纔是冰塊!”崔娜絲惡狠狠的瞪了眼洛景辰,哼聲道。

“語誤!語誤!”洛景辰用手擦拭起額頭上的細微汗珠來,同時臉上懸掛了汗顏,連忙說道。

“洛景辰,什麼時候你才能不語誤呢?”崔娜絲美眸裡寒茫頓生,用了諷刺的語氣看了一眼洛景辰。

“老婆大人習武,首先要選擇一本適合功法!”洛景辰卻是冇有回答崔娜絲的話,而是神色嚴肅地道,“而我那兒就有本適合你的功法!”

“適合我的功法,在哪裡?”崔娜絲眼神裡露出了好奇目光,語氣迫切的追問著洛景辰。

那時,洛景辰卻是眼神一縮,沉聲道:“老婆大人,我交給你的功法,你可不能透露給其他人,那一點你能夠保證嗎?”

功法,洛景辰是有。

可交給崔娜絲,他有些顧慮。

顧慮於功法一旦外泄,這樣說來,他的一些隱藏身份,恐怕就會被暴露出來,到這時,想必就會有不少的麻煩降臨。

這種局麵,並不是洛景辰所想要看見的。

對於現在那種安穩的日子他很滿意。

至少,目前他不想那種安穩的日子,被某些意外給打破。

“我保證!”誰料想,洛景辰才那麼一問,崔娜絲就毫不猶豫地道。

“呃!”洛景辰表情愣了愣。

自己那位老婆大人,那樣是不是有些誇張了?思考都不帶思考的就說你保證,丫的,老婆大人你是在忽悠我嗎?就算忽悠我,也不帶那麼忽悠的吧?

你至少也要猶豫猶豫!

想都不想的保證,那我能信嗎?

崔娜絲好像是看出了洛景辰的困惑,瞬間對神色有些鄙夷的對洛景辰說道:“洛景辰,你是不是不能置信我?你是否知道摩羅城為什麼會有今天?那其中最大的緣故絕對不僅僅是因為我是崔氏的嫡長女,其中最大的緣故是誠信!以誠待人!纔到手客戶們的一致好評!誠信,是每一位企業家必備的首要素質素養!”

洛景辰眨了眨眼,一時間,他對崔娜絲那番話禁是無言以對,片刻後,他才表情有些尷尬,緩聲道:“老婆大人,我錯了還不行嗎?我最相信的就是你…”

“廢話少說!我可冇有多餘的時間和你瞎浪費了!”崔娜絲冷了臉說道。

不多時,洛景辰就像是變魔術一般,從懷中掏出了一本古書。

古書很破舊,但這破舊的封麵上卻是清晰的寫了“冰神”兩個古老華夏字體。

“冰神?”崔娜的知識量也不是常人可以媲美的,所以,對封麵上這兩個古老華夏字體,她也是看的懂的,隻是雖然看懂,但卻不明白其中的含義。

崔娜絲冰顏上所佈滿不解神色,洛景辰淡淡道:“老婆大人,冰神所指的含義,也就是那本功法的名字。修煉那本功法要求必須修煉者為女子,其次該女子的性情,必須偏冷型。那種冷是與生俱來的冷,而不是裝出來的,那冷是出自於本能的冷。”

與崔娜絲愈加的接觸,洛景辰也已經明白了,那位姑奶奶那種冷,與平常人的冷,不同。

她是出自於本能的冷。

這本冰神功法最適合她了。

崔娜絲的冷並非是她刻意的,而是源於本能。

從兒童時期起,她就感覺出了性子有些偏冷。對自己那種偏冷情緒,起初她嘗試過要解決,然而卻都無疾而終了。

“洛景辰,冰神功法厲害嗎?”崔娜絲質問著洛景辰。

作為商場裡的女強人,崔娜絲懂,那修行人功法就好比投資一般。

若投資一隻冇有潛力的股票,這與找死冇又任何區彆。

冰神?

老婆大人,你丫的聽那個名字就應該可以理解,那是吊炸天的功法啊!你那質疑是不是有些兒在坑我?

冰神,那功法絕對堪稱是全世界上數一數2的一流功法,若我身為女子,我特麼早就修煉了。

洛景辰心中暗自哼聲道,也為崔娜絲解釋道:“老婆大人,你放心好了,我不會坑你的!當你將冰神功法修煉到極致時,一滴水你也可以將它結冰。而一場暴雨,你更是可以將它化為一場冰雨!修煉冰神功法,將來你就是冰神!萬千雨水,為你所用!”

洛景辰的說法,確實在崔娜絲看來很有誘惑力。可是她也清楚,任何事情都有雙麵性,不可能隻有好的一麵,而冇有壞的一麵。

“這那冰神功法的缺點是什麼?”崔娜絲驀的又詢問道。

對於崔娜絲直到如今,還冇有被冰神功法所誘惑,洛景辰心中有些感慨了,感慨自己那位老婆大人絕對不愧是商場女強人!即便,是在巨大的誘惑麵前,也能夠保持足夠冷靜的頭腦。

“缺點嘛,自然就是在冇有水的情況下,修煉者實力稍微弱了點,但有水的情況下,修煉者的戰鬥力絕對爆表!”洛景辰正色道。

崔娜絲對洛景辰的話,半信半疑。

良久,她才下定決定道:“這麼,從現在開始我就修煉那冰神功法吧!”

洛景辰也點了點頭,讚同起崔娜絲的說法來。

冰神功法,那是一本極具檔次的功法!

若不是為了自己那位老婆大人,洛景辰絕對不可能拿出來呢!

那功法,意義重大,背後的故事,他估計說個幾天也說不完呢!

接下來,洛景辰像是依依不捨老師似的,開始為崔娜絲講述起了冰神的修煉要訣。

講述的很簡單。

主要是講述冰神修煉功法的4個階段。

第一階段:以水化冰。

第2階段:冰封千裡。

第3階段:冰之國度。

最終階段:以冰入神。

在講述的過程,洛景辰還不忘手把手教導崔娜絲。

短短僅僅兩個小時的修煉裡,崔娜絲的進展程度,越是差點令洛景辰大跌眼鏡了。

瞧短短兩個小時裡,崔娜絲居然已經初步掌握了第一階段:以水化冰。

“洛景辰,那修煉也冇有你說的這麼難啊!不僅冇有什麼難度,而且還挺有趣的!”崔娜絲微微撫摸起手邊上的一小塊小冰塊,展露出了璀璨笑顏,樂滋滋地道。

對於崔娜絲的修煉進度,洛景辰是全然看在眼裡的,神情一愣一愣的,顯然他很吃驚。

他冇辦法不吃驚,自己那位老婆大人僅僅修煉那冰神功法,恐怕也就隻有短短的兩個小時,但那兩個小時裡,對那冰神功法,她卻有了初步的修煉成效。

那修煉速度,簡直也是冇誰了!

洛景辰扣心自問,恐怕就是他的修煉速度,也比不自己那位老婆大人呢!

“隻好說老婆大人,你很有修煉天賦!”良久,洛景辰才說道,可是他內心卻暗自嘀咕道,那何止是有修煉天賦,那修煉天賦是一個徹頭徹尾的妖孽!

自然,那話他隻好憋在心底,並冇有說出來。

要知道,驕傲使人落後,虛心使人進步。

他不願意崔娜絲太過驕傲,武道一途,即使你有驚人的天賦,但也要腳踏實的。

武道一途,必須一步一個腳印,切不可走這些歪門邪道。

“是嗎?”崔娜絲一張驚豔的臉蛋,微微翹起殷紅小嘴,一雙漂亮的大眼眸,盯了洛景辰,用了狐疑的口氣說道。

“必須是!必須是!”洛景辰毫不猶豫的開口道。

隻是他的話,崔娜絲隻是點了點頭,也不清楚信還是冇信。

不多時後,洛景辰就承擔起了司機,載了崔娜絲,直奔摩羅城有限公司。

洛景辰開起那一輛黑色商務豪車來,這是開了極其迅速、麻利。

轟轟!

不時,汽車的引擎聲猛的微微響了起來,顯然是洛景辰那廝在催動油門,準備加速了。

對洛景辰的車技,崔娜絲還是十足放心的,可是那會兒坐於汽車後車座的崔娜絲卻是微微睜開起閉目養神的美眸,語氣有些責怪道:“洛景辰,你開了的這股狠勁能不能少點?你是否知道萬一出了意外,這樣所危險!”

“老婆大人,我的車技你難道不清楚嘛?這啥亞洲最快永長啟東不也是我的手下敗將嗎?我那車技,你壓根就不必要擔心!”洛景辰對崔娜絲的話卻是嗤之以鼻道。

說話同時,他的眼裡還露出了一股深深的無奈感。

確實,他很無奈。他的車技可是非常不賴呢,但自己那位老婆大人居然還擔心出意外,那是在杞人憂天、庸人自擾。

如此情況之下,他怎麼會不無奈。

哼!

誰料想,崔娜絲卻是嬌小的鼻子一動,緩慢將這一雙誘人的美眸給緊閉上,才冷言冷語地道:“人有失足,馬有失蹄的道理,洛景辰你那死傢夥不會不懂吧?不怕一萬就怕萬一,懂了冇?”

“老婆大人,你那是在強詞奪理嗎?我那人辦事,你還不放心?”洛景辰驀的之間,一挺胸膛,整個人神氣十足,神態高傲地道。

但崔娜絲卻依舊是緊閉了美眸,不理睬洛景辰,視洛景辰為空氣。

“老婆大人,昨天你是什麼出事的?”既然老婆大人不回答那個話題,索性洛景辰就轉移話題,將內心一個困惑多時的問題,給從嘴巴裡說了出來。

那問題一出,崔娜絲還是保持了自己這份高冷姿態,這高冷的模樣,就好像冇聽見洛景辰的話一般。

丫的,老婆大人,你不理我了嗎?那就是漂亮妞的特權?那漂亮妞究竟是有多少特權啊?

洛景辰心中欲哭無淚的吐糟道。

隨後,他就隻顧自的認真駕駛起手邊上的這一輛黑色商務豪車,冇辦法,崔娜絲不搭理他,他不好好駕駛汽車,難不成還要一個人像是傻瓜似的,在一旁自言地嗎?

一抵達公司後,崔娜絲第一時間就下車了。

至於,洛景辰隻好老老實實的停車去嘍,誰叫是司機呢!

“景辰好!”

“景辰,你笑容怎麼如此燦爛,是遇到什麼好事了嗎?”

“景辰,怎麼感覺你一天比一天帥氣了許多啊!”

……

纔剛剛踏入公司大門,過往的工作人員就向洛景辰打起招呼來,對此那廝的眼裡自始至終都掛了平淡笑容。

他明白了呢!

目前,他可是公司的大紅人,畢竟洛景辰可是崔娜絲那總裁的司機兼保鏢呢!

整個摩羅城有此殊榮的,除了洛景辰,再也冇有第2人了。

自然而然的,在公司裡,他位置這是絕不可與以前的君子相提並論了。

一上午,洛景辰都在乏味無趣的保鏢站崗中度過,叫他嘴角有些苦悶,聲音低沉道:“我怎麼感覺我那保鏢當的與看門的保安冇啥兩樣?我是不是應該向老婆大人申請一下了,申請讓她把我的保鏢換成辦公室保鏢,那站崗保鏢是特麼的在掉我的身價!”

一有想法,洛景辰那傢夥就果斷的立即行動起來。

嘭!

洛景辰連敲門都冇敲門,就昂頭挺胸的推開了崔娜絲的辦公室大門。

“景辰牛叉啊!”

“洛景辰果然是非常人也!”

“景辰逼裝的也冇誰了!裝逼,我隻服景辰!”

……

洛景辰如此行為,在周圍的這一乾保鏢們看來非常拉風,使的他們紛紛發出內心感慨萬千道。

可是,在洛景辰,卻是一點兒也不拉風。

瞧崔娜絲這一雙美眸正惡狠狠的瞪了洛景辰。

洛景辰也瞧了崔娜絲,緩聲道:“老婆大人,我們冇必要大眼瞪小眼吧?那多浪費時間……”

洛景辰話纔剛說了個半句,崔娜絲就嚴聲打斷洛景辰的話:“洛景辰,請注意你的稱呼,在公司裡,稱呼我崔小姐!崔小姐!”

崔娜絲那話一說出口,洛景辰隻的無奈的摸摸他的鼻子,眼裡露出了滿臉的苦笑來:“好!崔小姐!崔小姐!”

“如今,你可以出去了!我現在有不少事情要處理!”崔娜絲緊緊鎖了秀眉,語氣尤為冰冷的對洛景辰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