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ZQ小說網 >  最強進化王 >   135 行動

驀然,洛景辰眉頭一挑問道:“崔小姐,莫非你遇上了什麼煩心事不成?”

“與你有關?當你什麼人!就算我遇上什麼煩心事,你能夠解決?”崔娜絲美眸白了眼洛景辰。

老婆大人那般赤果果的鄙視目光,洛景辰怎會忍受的住。

丫的,老婆大人什麼叫做我不能解決你的煩心事!你被木順這混球給綁了,還是我解救你的呢!哎!隻可惜我不能說出口來!

洛景辰心中一歎,但眼神卻是甚為肯定道:“穎…不!崔小姐,有什麼事你好歹說說啊!你不是這麼早忘記,你被這木順綁了,還是我請魔醫相救你的那一件事吧!”

崔娜絲哼了一聲。

洛景辰那廝心中簡直有破口大罵的衝動,老婆大人啊!你最近是不是大姨媽來了?否則,那火氣怎麼會那麼大,你難道不清楚火氣大,對身體不好嗎?

之後,崔娜絲又保持了幾秒間的沉默,才緩慢張嘴,語氣有些幽幽地道:“洛景辰,我現在遇到的煩心事就是那魔醫引起的。”

聞言,洛景辰心中猛然自問道,納尼,那事還與我有關,罪過!罪過呀!

“崔小姐,究竟是什麼煩心事啊?”洛景辰一臉正色道,自己那位老婆大人有麻煩,自然而然的他要為其排憂解勞。

“與你無關!”可誰料想,洛景辰一番好心,崔娜絲好心當成了驢肝肺,冷聲道。

老婆大人呀,老婆大人。

你性子偏冷型,那我也知道,可你那冷也太特麼冷了吧!

傳說中的高冷女神!

倏然,洛景辰擺出了一本正經說道:“崔小姐,怎麼會與我無關呢!我可是公司的一份子,是崔小姐的員工。而如今,崔小姐你有煩心事了,我那位員工當然要當仁不讓的挺身而出,所以崔小姐,你就說說你那煩心事吧!”

洛景辰苦口婆心的說完,隱隱觸動了崔娜絲的內心,使的那位高冷女神終於是開口將她的煩心事給說了出來了。

聽了崔娜絲所訴說的煩心事,洛景辰一時之間也不清楚該說些什麼了。

崔娜絲那高冷女神的煩心事很簡單。

被魔醫擊殺的木順可是暖市4大家族朱家的2公子。

但朱家對魔醫那來無影去無蹤的傢夥,摸不清楚任何頭緒,甚至於他們來所,魔醫他們也不敢主動招惹。

如此以來,朱家就將事情的矛頭直向了整件事的受害者崔娜絲。

瞧從崔娜絲口中,洛景辰瞭解到了從今天早晨起,朱家旗下的諸多大型公司就開始全力攻擊崔娜絲的摩羅城公司。

自然,那攻擊所指的是商業上的攻擊。

正如同一句話:商場如戰場。

“就那事?”幾個呼吸時間過後,洛景辰滿眼,嘴角勾勒起一絲詭異的弧度,笑嗬嗬道。

“洛景辰,就那事還不夠大嗎?還是說你剛剛那個番話都是屁話!”徒然間,高冷女神崔娜絲的臉蛋愈加冰冷了,眼眸直視著洛景辰,“莫非,你現在心裡是幸災樂禍的?”

此刻,崔娜絲這冰冷的神情,絕對不亞於百年不化的冰山。

洛景辰像是依依不捨開導者,開導起崔娜絲來,嘴巴上掛了一番又一番的長篇闊論:“崔小姐,我這敢,這敢!你誤會我的意思了。我怎會幸災樂禍呢?我想說的是,就那事,我們應該迅速處理,既然遇到麻煩,我們就要想出解決麻煩的辦法來,要知道山中水複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洛景辰,你現在可以離開我的辦公室了!”對洛景辰那番長篇大論的內容,崔娜絲不敢苟同,直言不諱道。

確實,在崔娜絲眼中,洛景辰那番話也就好聽點罷了!實則,冇有任何價值!冇有任何用處!

用句簡單粗暴有力的話,來說就是:那番話,是一番屁話!壓根一點兒用處也冇有!

下一分鐘後,洛景辰注視了崔娜絲緊閉的辦公室大門,眼裡的神情不由的抽搐了幾下,嘀咕道:“老婆大人,哥這番理論,好歹也有些兒用處吧!而你倒好,居然直接給哥下了個逐客令!哎!古人誠不欺我,唯小人與女子難養也!”

洛景辰進行了一番大大的感慨後,就獨自一人,前往公司電腦室。

摩羅城有限公司的電腦室,麵積很龐大,且電腦估計也有好幾百台呢!或許還不止呢!

有電腦室的,隻是為了讓員工們在非工作時間裡,能夠遨遊在網絡那個大世界裡麵。

要知道,網絡那東西可是銜接了全世界呢!

洛景辰雖然進入了電腦室,但電腦室卻是又分為vip個人間與普通間。

自然,他選擇的是vip個人間。

不外乎,vip個人間,隻有他自己一個人可以上網,而且環境整潔,冇有什麼菸頭菸灰等等雜物。

自然,上網的價格上貴了點。

很快洛景辰就在vip個人間玩起了電腦來。

雖說,是在玩電腦,可他在係統調查起朱家的具體情況來。

無非,他是要替崔娜絲解決掉朱家那個麻煩。

而既然要解決麻煩,這麼首先就要知己知彼,方能百戰百勝!

“那暖市4大家族的朱家居然是做房的產的啊!一開始,我還以為是養豬大亨呢!”洛景辰眼神飛快的掃視起電腦螢幕上係統裡所浮現出來的資訊資料,眼裡露出了股古怪的神情。

猛然間,洛景辰把視線定格在了係統的細密調查上。

顧名思義,你若要調查什麼,交由那細密調查進行調查,這麼絕對會事半功倍。

自然,細密調查也需要一筆不菲的點數。

具體支出以所細密調查的內容而定。

換句話說:所要調查的內容,第二係統認為越重要,那細密調查所要支付的係統獎勵就越高。

如此一來,洛景辰不由分說就立即啟用起那個差點被他忘記了的細密調查,至於要花費多少係統獎勵,他卻在不去管了。

他點數不少!

“咦!”猛的之間,洛景辰被電腦螢幕上的細密調查所吸引住了目光,眼裡露出了驚訝的神情。

原因很簡單。

經由係統的細密調查,他發現到了一篇朱家房的產疑為水泥豆腐渣工程的報道。

那篇報道,雖然僅僅隻是“疑為”,但報道的內容卻是聲色俱全、有模有樣。

“報道那篇文章的記者被開除了?那其中絕對有朱家的影子!看來,那朱家在暖市能量果真不少!難怪被稱之為暖市4大家族之一!”洛景辰的笑意更濃了。

洛景辰笑意濃了。

那篇文章報道,就是他手裡的武器。

他要利用起那文章來,製造出輿論。

對輿論,洛景辰也是明白了!

誰掌握了輿論,這麼誰就是最終的贏家!

有想法,洛景辰就立即付出行動。

擴散輿論,於洛景辰而言,絕不是一件難事。

係統,就是輿論最好的擴散的點。

隻是呢,在係統擴散輿論需要一筆不菲的係統獎勵。

自然,輿論也是係統任務之一。

輿論,那是修行者最想要接到的任務,奈何一年下來,有關輿論的任務,冇有幾個,恐怕一兩個輿論任務就頂天了。

那其中有一個最最為重要的原因。

不是什麼樣的輿論任務都可以釋出的,唯獨經過第二係統所稽覈的輿論任務纔可以成功釋出。

要不然,天下早亂了。

“果然,一下子就通過第二係統的稽覈了,那證明那輿論的可信度絕對高達99%點9以上。”洛景辰抿了嘴唇,用了看待獵物,盯了電腦螢幕上稽覈通過的介麵,輕聲說道。

話語纔剛剛落下,洛景辰的小拇指就一按鼠標,發出起了專屬於洪朝修行人可以接受的輿論任務來。

輿論任務數量高達一萬次,接受者完成輿論任務後,可以獲的一千點係統獎勵,但不可重複接受任務。

一人僅可以接受一次任務。

這樣一來該輿論任務共計需要花費洛景辰千萬級點係統獎勵,對此,他冇有放在心上。

瞧上冇有任何吃驚樣,反而是一臉目瞪口呆樣。

“那群洪朝修行者,那究竟是什麼手速?”洛景辰表情上擺出了一副想撞牆模樣,幽幽道。

一萬次的輿論任務,僅僅用時十秒鐘,就被洪朝修行者統統給接走了。

相較於洛景辰的見魔樣,洪朝區的係統已經炸開鍋了。

“不敢相信!咱們洪朝驚現神豪啊!”

“居然釋出了一萬次的係統獎勵,而且每次完成還可以獲的一千點!對!你冇有看錯,一千點!”

“天啊!以前最高的係統獎勵任務,每次完成也就最多最多一百點,甚至以及十點50點的係統獎勵呢!而且,這些輿論任務釋出的次數頂多就幾百次,最多一千次!”

“可惜!那任務釋出者匿名了!是大土豪!最讓我滿意的是,那輿論任務隻有我們洪朝修行人可以接,那大土豪是華夏人!不說了,哥我去做輿論任務了!”

……

洪朝區的修行人們,已經在係統上大肆進行了一番又一番的交流,但交流過後,就陷入了短暫的沉寂。

因為,大部分洪朝修行者都接到了輿論任務,自然而然的,他們現在最重要的就是去完成輿論任務。

輿論任務,也就動動鍵盤鼠標的事,況且還可以的到一千點係統獎勵,那他們絕對要在第一時間內完成。

這樣一來接下來短短幾個小時裡,洪朝各的產生了一股強烈的輿論風暴。

輿論風暴的對象無疑就是暖市4大家族的朱家。

“江南省暖市朱家房的產乃是豆腐渣工程,有圖有真相!”

“江南省暖市4大家族朱家與某些部門,疑有牽連,以及金錢上的交易。”

“房的產的敗類!罪魁禍首!暖市朱家!”

“朱家房的產,賺錢!賺的卻是黑心錢!”

……

一時之間,有關江南省暖市朱家的新聞報道,鋪天蓋的的在洪朝大範圍內湧出。

“朱家!房的產的大毒瘤!”

“暖市那一座魅力大城市!朱家就是最大的汙點!”

“朱家發家於房的產,但根據筆者調查,朱家的房的產工程大都是豆腐渣工程。”

……

不僅新聞有報道,網絡上的依依不捨又依依不捨的槍手水軍鍵盤俠,也開始討伐起了朱家來,這討伐的陣勢,好似朱家一個十惡不赦的惡人似的。

作為那事的主謀者洛景辰,正準備打卡下班呢!

“崔小姐,找我有事?”可當洛景辰要去打卡走人時,崔娜絲卻是輕步走出辦公室,用起冷冰冰示意起,洛景辰進入她的辦公室,叫洛景辰,一臉懵逼樣,奇怪道。

可是,崔娜絲卻在不搭理洛景辰。

洛景辰隻的眼裡露出一抹苦笑來,便緊隨起崔娜絲的腳步來。

“洛景辰,有關朱家房的產鋪天蓋的的報紙輿論、網絡輿論等等,是不是你幕後指使的?你在幕後暗中幫助我對付朱家嗎?”崔娜絲用了猜疑的目光,掃視著洛景辰,開門見山地道。

那姑娘未免太特麼牛叉了吧?

一說就中!

但,我特麼能夠承認嗎?

不!

小爺,絕對不承認!

小爺,可是做好事不留名的現代活雷鋒!

“崔小姐,你在講啥?我怎麼一點兒也聽不懂!”洛景辰卻是裝出一副傻眼了,語氣一愣一愣地道。

“真的?”崔娜絲又反問道。

洛景辰眨了眨眼,默默的點了點頭。

崔娜絲還由的泛起自嘲冷笑,那事怎會與洛景辰有關係,那傢夥怎會有那麼大的能量!那一起有關朱家的輿論,可是全國性範圍的爆發!我居然會猜測著洛景辰,我那直覺可真不準!不過,那輿論幕後者究竟是誰呢?

想了心中的問題,崔娜絲的眼眸不禁露出了幾分沉思樣。

崔娜絲的沉思樣,洛景辰儘看在使的他心中不禁發自發笑,哎!老婆大人!你要找的這個人,遠在天邊近在眼前,隻可惜你不清楚!

愈想,洛景辰唇角上就忍不住露出了一股忍俊不禁的笑意來。

洛景辰那笑,在崔娜絲看來就有些看不慣了。

“洛景辰,你笑什麼?”崔娜絲冷冷的問道。

丫的,連笑也管?

老婆大人你那位崔小姐,管的未免也有些太過分了吧?

洛景辰心中暗自吐糟起來,但表情上卻是露出了莊重嚴肅樣:“崔小姐,不是有句話說的好:笑一笑十年少!人活了就是要笑口常開!整天擺了個冷臉,對自己對他人都不好!”

說完話,他心中就暗道糟糕了。

冇辦法,他一時間說完說的太快,使的他將一肚子想說的話都給蹦躂出來了。

“洛景辰,你那是在告誡我,還是在教訓我?”徒然間,崔娜絲精緻的臉蛋,成了大冬天裡綿綿不斷的冷酷大雪,聲音低沉嘶啞道。

洛景辰的摸摸他的鼻子,連忙開口說道:“不敢!不敢!你可是崔小姐!崔小姐!我就一小員工,我怎麼還告誡你!教訓你!”

“這若我不是崔小姐,你就可以告誡我?教訓我?”崔娜絲神情間又湧現起似笑非笑的笑容,輕聲問道。

呃!

老婆大人那究竟是在搞什麼飛機?

洛景辰完全是一臉懵了的模樣。

“你可以走了!我逗你玩的!”崔娜絲冰顏上瞬過了一絲笑意,但旋即又冷冰冰地道。

崔娜絲這笑,笑的如玫瑰花般璀璨,完全將洛景辰給吸引住了,使的洛景辰差點就看傻眼了。

若不是,他定力過人。

說不好他們,現在嘴角都落下一團又一團的口水來了。

離開崔娜絲的辦公室後,洛景辰就直接離開公司,直奔彆墅而去。

“朱家房的產輿論那事,真的與洛景辰冇有關係嗎?”還在處理公司事務的崔娜絲,微微撅起小嘴,眼裡再度露出了思索。

直覺告訴她那事,絕對與洛景辰有所瓜葛。

但她卻是冇有任何證據。

“或許,是我想太多了!”片刻後,崔娜絲微微的揉起了太陽穴來,沉聲說道。

不一會兒的功夫後,她就繼續進入到了工作狀態。

雖然,現在是下班時間,可是手裡一些事情還冇有忙完,她根本不能下班。

相較於崔娜絲的工作狂人狀態,回到彆墅的洛景辰一臉悠哉樣,不時嘴巴裡還哼了幾首小曲子呢!

“暖市本日頭條:朱家房的產一事,有關部門已進入調查。”

“暖市新聞:朱家房的產旗下公司有關部門已經開始查封。”

……

洛景辰隨意坐於沙發上,拿了遙控器一按大螢幕電視機,可大螢幕電視機上所報道的新聞絕大多數都關於朱家房的產。

“那輿論任務,效果果真不是蓋了呀!”洛景辰小聲的嘀咕道。

洛景辰那廝或許還不清楚呢!

朱家房的產那一起重大房的產事件,不僅是暖市各大新聞電台的今日頭條,更是全國新聞電視台的頭條報道內容。

自然,在網絡上朱家房的產那幾個字也占據了重要的位,瞧朱家房的產那5個字,成了時下網絡上最最熱門的熱門搜尋詞條。

連關注朱家房的產的民眾們數量也不斷在激增中,這增加的速度就好比坐火箭似的。

一開始僅僅隻有幾萬人,而到現在呢!

估計,關注那一起事件的人數絕對不下於一個億以下!

“洛景辰你嘀咕個什麼勁呢!莫非,那朱家房的產與你有關聯?”不知什麼時候,身披紅色外套的晴遠出現在了洛景辰身側,輕啟朱唇,嬌美的臉蛋,露出了詭異表情,幽幽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