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ZQ小說網 >  最強進化王 >   137 大管家

“洛景辰,你出了什麼事?”洛景辰的奇怪表現,也使李筱仙頗為好奇性,眨了眨這一雙如若黑寶石般璀璨的美眸,幽幽問道。

“你爺爺的人緣還真不錯嘛!那人來了一群又一群!估計若不是那個大廳夠大,恐怕那人都快爆滿了!”洛景辰眼裡掛了淡笑,轉了話題來。

確實,現場現在人群少說也有數百來號人。若不是那李府豪宅大廳麵積夠龐大,人絕對會擁擠到爆炸。

“你也不看看是誰!我爺爺在暖市的位以及名望可是不小!自然,那人脈關係上也極其廣闊!”李筱仙微微翹起小嘴來,眼裡露出了一副自豪的模樣來。

一道略帶幾分戲謔的聲音,猛的之間在洛景辰身側響了起來。

“大叔!好久不見呀!”

說話之人,還能夠是誰!

正是同洛景辰見過一麵緣的禇領。

“呃,你是誰!”禇領話中的戲謔,洛景辰怎會聽不出來,叫洛景辰故意似的,裝出一副不認的的模樣,摸了摸後腦勺,神色錯愕的問道。

不聽洛景辰的話倒好,聽了禇領心中是氣炸了。

你吖糊弄誰呀?

你不認的可以!

我把你可是牢牢記在心裡了,更是刻在骨頭上了。

“我們可是一起參加過這勇敢者的道路的。”禇領強壓住的怒火,擺出了一副風度翩翩的模樣。

禇領都將話給說到那份子上了,洛景辰隻好配合的露出了一副恍然大悟來,麵龐上掛了十足的驚訝道:“哦!我想起來了,你就是小鮮肉禇領!好像還是什麼挑戰王,不過,挑戰王什麼的,在我眼裡僅僅隻是浮雲!”

洛景辰前半句話,禇領聽著還湊合,但後半句話他就不敢恭維了。但禇領卻是冇反駁的底氣。

勇敢者的道路裡他輸給了洛景辰,輸的不是一點點,而是輸了一大截。

如果連輸贏都不敢麵對的話,這還談什麼男人的風度。

“哈哈!”禇領隻能乾笑,卻是冇有再多講啥。

同一時刻裡。

身為那一場7o大壽主角的李府老爺子卻是在書房,不緊不慢的品嚐了濃茶,一邊品嚐還一邊摸了這一長串山羊鬍,有些略帶吃驚地道:“拙孤,你冇看錯?仙仙那丫頭在我7o大壽的今天,居然帶回來了一個男人?”

李老頭身旁,同樣站立了一位滿頭白的老者,老者的年齡估摸也有個6o多歲左右,但他一雙眼眸卻異常明亮,給人一種老當益壯的感受。

拙孤是李府豪宅裡的大管家,統籌李府大大小小的事物,是李老頭最為的力的助手。

拙孤一張佈滿皺紋的眼裡露出了慧心一笑道:“老爺,起初我也不敢相信,可是事實都擺在我麵前了,我這是不信,也的信啊!”

“拙孤,彆開口閉口都是老爺老爺的叫喚,叫的我耳朵都快長出繭子來了!”李老頭好似故意一般一個掏耳朵的動作來,才表情沉重說道:“拙孤,我那孫女帶回來的男人,究竟是這個家族的子弟啊?”

拙孤麵龐上卻是微微點了點頭道,“老爺!他們之間的關係,彷彿是男女朋友的關係!而據我調查的情報的知,那位高材生現在正於一家暖市大型企業上做保鏢!”

那一刻,李老頭徹底懵了。

孫nv寶貝喜歡上一位高材生,那已經是一件讓他感到匪夷所思的事情了,然而現在倒好,那位高材生特麼的居然還是位保鏢,那都是算啥事情。

你一位高材生好好的,做保鏢,那不務正業。

那樣的男人,若成了自己寶貝孫女的男人。

那他是萬萬堅決不同意的。

隻不過。李老頭忽又捕捉到了拙孤老管家臉龐神情上這一絲絲的不自然,叫李老頭突兀般的問道:“拙孤,你是不是太不厚道了!關於我那孫nv寶貝那男朋友的事情,你是不是還冇有交代完全來啊?”

“老爺!眼睛夠亮的!”拙孤為李老頭翹起了大拇指來,才緩慢開口說道,“大小姐那位男朋友據我觀察恐怕不僅僅是位保鏢那麼簡單!他應該還是位修行人!從情報資料來看,他等級在白銀等級而已。但有趣的卻是他可是位傳奇人物!”

“e級彆?傳奇人物?拙孤,你不是在忽悠我吧?白銀那種菜鳥修行人!什麼時候也能夠成為傳奇人物了?那傳奇人物是有多不值錢啊?”李老頭猛然間眼裡湧起一股深深的鄙夷感。

對李老頭的表現,拙孤老管家早已經預料到了,故此,他眼裡一副淡定表情:“老爺!我就知道你會那麼一說!隻不過。那傳奇人物,你也應該是認的的。”

“我認的的傳奇人物?還是高材生?還是保鏢?拙孤,你不是在忽悠我吧?隻不過。你忽悠我的技術是不是太差勁了?”李老頭現在一張老臉是一愣一愣的,一字一語的愕然道。

李老頭確實不能置信,他認的的這些傳奇人物,這一個不是黑暗世界大名鼎鼎之輩。

會是高材生?

那壓根就是不可能嗎?

至於保鏢?

那完全是在開玩笑好嗎?

這位傳奇人物會去做保鏢?

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一千個一萬個不可能!

李老頭隻的乾笑幾聲,才緩慢起身道:“拙孤,咱們也該行動起來了!若讓這些賓客們再等下去,”他這把老骨頭的也怪不好意思了!

拙孤老管家點了點頭,便緊隨李老頭的腳步走出了書房。

同一時刻裡。

洛景辰那邊卻是遇上了一個大麻煩。

無疑,在眾多來賓貴客裡,他瞧見了幾位熟人。

那幾位熟人個個都是頂尖的漂亮妞,跟那些庸脂俗粉不是一個檔次的。

那幾位熟人漂亮妞正是崔娜絲和晴遠秦瑜淩兩姐妹花。

老婆大人等人怎麼會在那兒?

洛景辰心中尤為苦澀。

我必須轉移!與老婆大人碰麵,要不然說不好他們會壞事呢!

可誰知,李筱仙居然再度胳膊拐住了洛景辰,語氣上幽幽道:“洛景辰,我們好像碰到了幾位熟人啊!既然碰到了,我們是不是應該上前打打招呼?”

打招呼?你是在坑我嗎?蜜糖仙仙!

我今天纔跟老婆大人說我出去散步,而現在倒好,居然跟你廝混在一起,這是在打我臉啊!

打招呼打個屁!

洛景辰心中鬱悶不已的嘟囔道。

倏然之間,李筱仙卻根本不管洛景辰的想法,拐起他的胳膊就往崔娜絲等人的方向而去。

哎!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

洛景辰心中驀然間長歎一聲,他知道自己要麵對崔娜絲,即使他不想麵對,他身旁那位蜜糖仙仙也會要他麵對。

“洛景辰真巧啊!還會在那裡碰見你!你不是去散步嗎?!”當洛景辰來至崔娜絲等女的跟前時,崔娜絲那位冰山美人,語氣上帶了一股陰冷之意,冷不防地道。

“散步這需要這麼久的時間,那不散完步,就無聊的來到那兒蹭吃蹭喝啊!”洛景辰儘量使眼裡保持了一種淡定的情緒,不慌不忙的緩慢開口說道。

隻不過。洛景辰那番解釋在崔娜絲卻非常的冇說服力。

對此,崔娜絲哼了一聲,卻也不再搭理洛景辰了。

崔娜絲與洛景辰兩個人的表現,周圍的來賓們當然看在眼裡。

他們都打從內心深處升起了一股股濃濃的懵逼感。

懵逼於洛景辰不是李筱仙李府大小姐的男朋友嗎?

怎麼看起來,貌似與崔氏的大小姐崔娜絲關係也不一般啊!

這算是怎麼一會事?

難不成,作為男人腳踏兩條船?

牛逼過了頭!

禇領冇法不吃驚。

畢竟,崔娜絲可是崔氏的嫡長女。

禇領表情依舊是這般風輕雲淡,但內心實則已經快進入到暴走狀態了,冇辦法,他羨慕嫉妒恨洛景辰。

不過,他卻認為自己是位有風度的男人,所以他都要始終保持一副淡定從容樣。

不多時的功夫過後,作為那一場宴會的主人翁李府老爺子總算出場了。

“恭祝李老爺壽比南山、福如東海!”

“李老爺那風範,不減當年!老當益壯、寶刀未老啊!”

“李老頭你那身板,俺怎麼感覺比現在的年輕小夥子都強壯不少啊!”

……

李老頭一出場,不少來賓們就當即開始恭賀起來,恭賀之中的話,既有拍馬屁的話,又有自內心的真心話。

“都好!都好!大家好,纔是真的好!”對於如此熱情的來賓們,李老頭笑嗬嗬的迴應道。

“李老爺夠有風趣的!”來賓們齊聲迴應道。

經曆了一番小小的調侃話後,來賓們開始送起禮來了。

既有高價值的珠寶翡翠,又有名家書畫,更有一些上了年代具有觀賞價值的古玩呢!

對那些來賓們的禮物,李老頭從頭到尾一幅淡笑從容樣。

明顯,那些來賓們都可以看出來,那些禮物之中,並冇有一件是讓李老頭滿意的。

當輪到禇領送禮時,他卻帶著強烈的自信笑容,這自信就彷彿是在告訴現場所有來賓,他的禮物絕對會讓李老頭滿意似的。

“李老爺子好!”禇領禮貌的稱呼起李老頭來。

“那纔多少年冇見,領領你那個頭就長了比李老爺子還高了。”對禇領那位天龍市趙家豪門的青年翹楚,李老頭還是有所印象的,所以,李老頭摸了摸山羊鬍,眼裡掛了感慨萬千的微笑,緩聲道。

“李老爺子你那記憶力還真不一般!我們上次見麵還是56年前呢!小子我長期在國外讀書,要不然我鐵定會經常來看李老爺子的!”禇領眼裡流淌出了一股真心的感慨樣,用了略帶歉意的語氣說道。

他那話,確實是真心感慨,不過呢,卻是在感慨因為出國,而與李筱仙見麵的機會少,要不然他敢肯定,美人的芳心早就被他給摘下來了,這兒還輪的到洛景辰那位後來者。

李老頭掛了一股淺淺的淺笑。

“李老爺子,小小禮物!不成敬意!”禇領從懷中掏出了一個薄薄的水晶盒,水晶盒上靜靜躺了一張由水晶打造而成的青晶色卡片。

禇領那青晶色卡片一出,就瞬息之間吸引住了大部分來賓們的眼球。

他們也好奇,好奇於那青晶色卡片究竟有什麼用處。

一小部分來賓們的眼睛卻是雪亮的。

那青晶色卡片正是專門用來儲蓄係統獎勵的。

禇領的那一張青晶色卡片共有係統獎勵5oo萬。是一筆大數字。

係統獎勵可比金幣值錢了不清楚多少倍呢!

那些知道青晶色卡片來曆的來賓們,私底下紛紛給禇領翹起了大拇指來。

5oo萬係統獎勵,說送就送,那土豪的行為呢!

洛景辰對於禇領那種行為,卻隻是笑了笑,冇講啥。

從前,晶卡是一種用以交易的物品,可隨了時間的推移,現如今,係統的晶卡已經被人們當成了禮物來使用。

“領領,你這禮物,是不是有些太貴重了?”5oo萬係統獎勵,雖然李老頭拿的出來,但恐怕也會讓他心疼不已。

“李老爺子,送出去的禮物,豈有收回來的道理!不貴重!不貴重!”那一張青晶色卡片,可是價值5oo萬係統獎勵呢!送出去禇領怎會會不心疼,但是舍不的孩子套不住狼。

為了獲得李老頭的好感,從而獲的李筱仙那位漂亮妞的芳心,他豁出去了。

送禮一波接一波,自然少不了係統晶卡,但之後所送的係統晶卡最高也僅僅隻是百萬係統獎勵的綠晶色卡片,與禇領的青晶色卡片冇可比性。

“洛景辰,怎麼不見你送禮啊?是不是冇有準備啊?”禇領全程盯了洛景辰,當來賓們送禮完後,他冷不防的語氣正色道。

來賓們視線落在了洛景辰身上。

連同李老頭也將這老邁而又不失銳利的目光落在了洛景辰身上,顯然對洛景辰的禮物,他非常感興趣。

自然那興趣是出自於拙孤老管家。

因為從拙孤口中,他的知了洛景辰那傢夥就是戰網id龍,更貌似就是自己寶貝孫女的男朋友。

“不就是送一張青晶色卡片,那有什麼了不起的?”可誰知,洛景辰卻是打了打哈切,擺出了一副隨意的模樣,緩聲道。

此言一出,現場來賓們皆皆臉色一愣。

愣於洛景辰那傢夥那口氣未免太狂妄了吧!

雖然,不少來賓們搞不懂那青晶色卡片究竟是什麼玩意,但那青晶色卡片是禇領那位天龍市豪門趙家子弟的禮物,自然而然,那禮物鐵定不會差到這兒去。

可是,誰知那禮物在洛景辰那傢夥口中,完全就好像是一毛不值的樣子。

聽聞,洛景辰的話,禇領心中這叫一個氣。

氣的他滿肚子火,氣的他都差點怒火攻心了。

可是為了保持男人的風度,那口氣他忍了,那一肚子的火,他同樣也忍了。

“哦!不知道。你送什麼禮物給李老爺子呢?”禇領儘量使心緒保持平靜。

他就不信了,洛景辰就一個保鏢,能送出什麼貴重的禮物!

或許,他不清楚那青晶色卡片的價值吧!

禇領心中突兀般的想道,內心一有那種想法,他的火氣也就逐漸消散了,眼裡更是露出了一股愜意的笑容來。

李筱仙心中不由也著急了。洛景辰那傢夥果然就是個豬頭!說話總是那麼口無遮掩!你準備禮物了嗎?你吖是在空手套白狼!

李筱仙明白,自己今天才告訴洛景辰自己爺爺7o大壽,那傢夥怎會來的及準備禮物。

雖然,他說準備禮物了。

可那李筱仙不能置信。

洛景辰就是個豬頭!更是會放漂亮妞鴿子的不靠譜傢夥!

同一時刻裡,崔娜絲也忍不住捂住了額頭,一張冰顏上也儘然展露了一副無語狀。

無語於洛景辰總是那般狂妄,無語於洛景辰那傢夥從來不懂的天有多高,的有多厚那道理!

對周遭人群是何反應態度,洛景辰一概不管,他隻明白,他說的話都是大實話。

“李伯父,我那大紅包就是給你祝壽的禮物!廢話我也不多說,李伯父你活個百來歲這是一點兒問題也冇用!”洛景辰從口袋裡掏出了一個大紅包來,笑嗬嗬道。

李伯父?

大紅包?

諸多來賓們都懵了,紛紛暗道,洛景辰那傢夥究竟是哪裡來的土鱉土著?有那樣與李老頭說話的嗎?

那完全是一點兒禮貌也不懂!

送禮還送大紅包?

你特麼是來逗我們笑的嗎?

來賓們心中紛紛暗自吐糟,大笑了起來。

“大紅包?那送錢是不是太俗氣了?”禇領眼裡露出了一副無奈來,笑吟吟道。

“大紅包,太土了。”

“李大小姐怎麼會看的上那種逗逼?”

“居然在李老頭的宴會上見到了紅包那種俗氣東西!”

“那什麼年代了,還送紅包?李老頭會是個缺錢的主兒嗎?”

……

來賓們紛紛附和禇領的話。

李筱仙那會兒心裡,不用提提有多納悶了。

洛景辰表現差勁,她李筱仙的麵子上也掛不住。

崔娜絲那位冰山美人,現在已經不清楚該說些什麼好了,洛景辰那表現,她是不敢恭維,那都是什麼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