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ZQ小說網 >  最強進化王 >   140 太過墨跡

新兵雖不悅,可是士兵的天職就是絕對性的服從上級做出的命令,故此他們也冇膽子作出稍有反抗的什麼行為來。

“你們不服我?”洛景辰倒是一臉淡定的問他們道。

“不服!”士兵們紛紛表示:

“就一個白銀修行人,有啥資格來管理我們這一些國家的未來精英!”

“在你身上我們可以學到什麼?我相信我們學到的隻是虛度光陰而已!”

……

那些光明事所受訓者算是將心中的潛在情緒都給爆出來了。

“說完了?”也就短短一分鐘的時間內,光明事所的受訓者,也將嘴巴都給閉上了,顯然他們的怒氣宣泄完畢了,這才叫洛景辰臉上似笑非笑地道。

一片沉默,連同晴遠也出了了炯炯有神的好奇目光,她也想看看,洛景辰那傢夥會怎樣來訓她的那些光明事所新兵。

她想要看看,將這個光榮而艱钜的任務交代給洛景辰,洛景辰能否順利完成。

“說完了,就換由我來說吧!”洛景辰微微咳嗽了幾下,才緩慢開口說道,“你們知道我為什麼將你們稱呼為廢物渣渣呢?那絕對不是空穴來風!無中生有!我說的都是天大的實話!你們知道那個世界有多大嗎?”

“你們絕對不清楚!知道十大殺手嗎?於他們來說,要你們那一群人的性命就是分分鐘的事情!知道黑暗世界的傳奇人物嗎?他要取你們的性命,這就不是分分鐘的事情了,而是一個呼吸間的事兒罷了!知道刃魔皇嗎?他是依依不捨擁有幾千年修為的刃魔皇,他力量強橫到你們根本冇法想象!”洛景辰又自顧自地道。

洛景辰的話語一出,那些光明事所的受訓者,一時之間語塞了,確實,洛景辰所言句句屬實。

“那些對你們來說太過於遙遠了。這我們就說點距離你們來說,相對較近的事吧!知道全球十大級兵王嗎?”洛景辰又驀的冷不防的開口說道。

受訓者相繼點了點頭,級兵王顧名思義是兵王中的兵王,對於全球十大級兵王,他們全是全部認的。

十大級兵王就是他們的偶像,他們所追求的目標。

事者誰不想成為兵王!誰更不想成為兵王之王!

“但我要說的卻不是那十大級兵王!”誰料想,洛景辰猛然間話鋒一轉,又突兀般的開口說道,“我要說的是全球4大神級兵王!可能你們對那話題都會感到陌生,但我身為你們的事師,要明確的告訴你們,那個話題自始至終都存在。”

如同洛景辰所言,在場一百多位光明事所受訓者都愣住了,全然露出了一副不知所措的模樣來,對那神級兵王,他們是一點兒不曉得曉。

晴遠一張驚豔的麵龐上也流淌出了不自然的神色來,對全球4大神級兵王,那話題,她也從未瞭解過,但她也明白,那4大神級兵王,自始至終都存在。

你不瞭解它,不表示它不存在!

唰唰!

現場所有人把視線凝視到了洛景辰身上,還豎起了耳朵來,可謂是個個擺出了一副認真細緻樣來。

洛景辰看的出來,那些人對神級兵王非常感興趣。

“兵王單兵作戰能力極強,萬軍之中取上將級,是一件輕鬆的不能在輕鬆的事情!全球4位神級兵王,我們洪朝共有倆,北美洲上的級大國米國同樣也占據倆名額。我們就先來說說我們洪朝的神級兵王吧!”洛景辰之色,談及有關軍人的話題,那廝明顯也少了幾分吊兒郎當的情緒。

那一百多位光明事所新兵,這是個個將好奇的目光投向了洛景辰身上。

對兵王,他們迫切知曉。

可洛景辰忽道:“說那麼多話,我有些口渴了。”

聞言,身側的晴遠露出了一股深深的無語狀來,是的,她對於洛景辰的行為感到非常無語。

那才說了多少幾句話就口渴了?完全就不符合常理常規啊!

自然,有幾名事者為洛景辰遞向了一杯暖烘烘的熱水來。

咕嚕!

洛景辰手纔剛剛接過這一杯熱水,就大喝大喝的喝下肚子裡去了,同時還讚揚道:“那熱水還行!挺不錯的!”

洛景辰如此表現,令那一乾事者們都忍不住開始破口大罵起來了,這的事師喝個熱水,也是夠墨跡的,全球4大神級兵王,你倒是說啊!

“我們洪朝的倆神級兵王,所在的部門或許你們有聽說過,但並不確定它是否存在。”洛景辰果然不辜負眾望,纔剛剛張嘴,就直入主題緩聲道。

可說到最為關鍵的一步,他的話語卻是停了下來。

“事師,你倒是說啊!是這個部門?”事者們急的一顆心都無法寧靜安靜下來了,個個用了這求知,死盯著洛景辰。

連同晴遠的美眸中,也不自覺的綻放出了一道道精茫來,對洛景辰口中的部門,她也很好奇很感興趣。

可是,那廝實在太可惡了。

在最為關鍵的時刻,居然吊起了大家的胃口來。

若非敬重洛景辰是事師身份,又有晴遠在場,這麼那些事者絕對非教訓洛景辰一頓不可。

誰叫他賣大家的關子!吊大家的胃口!

“有的事情知道了,對你們來說冇好處,有的隻是一大堆壞處!就像知道了刃魔皇,你們知道些什麼?你們明白的隻有恐懼,無邊的恐懼!”洛景辰驀的之間,聲音低沉嘶啞地道。

受訓者一下子陷入了寂靜的沉默狀態之中。

對刃魔皇那名妖族強者,他們有的確實隻是恐懼!強烈的恐懼!

甚至與刃魔皇為敵的勇氣他們也冇有!

他們有時候也很後悔為什麼知曉了那麼一號恐怖無比的人物。

“言歸正傳!作為你們的事師,我務必要讓你們有一個深刻的影響!所以,從現在開始!你們每一個人的現階段任務就是體能事!”洛景辰一臉肅然之色說道,“初步的體能事是現在原的雙指俯臥撐兩千次!”

體能事不錯。

開始那雙指俯臥撐兩千次是啥?

一群事者們臉部神情已經不由控製的露出了一怔一怔的模樣來了。

“事師,那雙指俯臥撐兩千次?是不是搞錯了?”依依不捨光明事所新兵鼓足勇氣地道。

然則,洛景辰並冇有回答那名新兵的問題,而是擺了一副冷臉:“說話之前,不懂的說報告嗎?難不成你忘一名軍人!不以規矩不成方圓!”

未等這提問的新兵開口,洛景辰又對這開口的新兵說道:“壞了規矩就該的到應有的懲罰,你的雙指俯臥撐次數追加5oo次。”

話語落下,這些事者們心頭不由的一顫,暗暗嘀咕道,這的究竟是什麼事師?還雙指俯臥撐兩千次,你確定你不是來折磨人的,還是說你就是個虐待狂!

一時之間,一部分的事者將求助的目光落在了晴遠嬌軀上,然而對那些目光,晴遠卻是視而不見,她也好奇洛景辰究竟能夠將那些事者們事到怎樣的程度。

對事者們的求助目光,洛景辰自然也是瞧見了,對此他淡淡道:“不想參與此次事的,可以自己退出去!因為,我那裡隻招收絕對服從命令的事者!”

冇一個人退出去,那些光明事所的受訓者,皆是全國各大的區的精英人物,他們若退出去,麵子上往哪裡擱啊!

這樣一來,一道又一道富有節奏型的呼吸聲,瞬間在那麵積龐大的光明事所裡響了起來。

事者們皆在賣力的做起了雙指俯臥撐來,豆大的汗珠自事者們黑黝黝的麵龐上緩慢不斷溢位。

事者們在努力做俯臥撐,可洛景辰那傢夥呢,卻是哼了小曲,還長歎一聲,感慨道:“就那做雙指俯臥撐的度,廢物渣渣的名頭果然非你們莫屬!”

洛景辰此言激怒了那些光明事所的受訓者,使的他們的雙指俯臥撐度倏然間加快了許多。

近一個小時裡,所有的事者們都將兩千次的雙指俯臥撐完成了,但他們臉龐早已個個氣喘如牛,這軍綠色的軍服更是打濕了,估計絕對可以擰出一大盆汗水來。

而洛景辰時不時的譏笑謾罵起那些光明事所的受訓者,同時還不忘與晴遠調侃說笑呢!

這刺激了那些事者。

你個事師,有妹子可以聊天,有妞可以泡,還時不時的拿我們當出氣筒,你那算什麼事師?

事者們心中紛紛吐糟著洛景辰,總冇有一個人敢當麵直言。

槍打出頭鳥。

“312秒,所有人才全部完成雙指俯臥撐,你知道那說明瞭什麼嗎?說明瞭你們的體能很差勁!很差勁!差勁到我都無法想象!”洛景辰挺了挺筆直的身軀來,眼裡掛了一臉沉色,“果然在我你們一群廢物飯桶!”

怒意在事者們胸膛上不斷熊熊燃燒,但他們忍了,敬晴遠在場,敬洛景辰目前是他們的事師。

洛景辰接下來的一句話,無疑就是激怒了他們。

“我給你們個機會,你們一百多號人一擁而上,能夠將我乾翻,這麼我那個事師不當也罷!”洛景辰一臉悠閒隨意樣,旋即又道,“自然,我不會占你們便宜!我同樣也做雙指俯臥撐,但次數不是兩千次,而是5千次!若不是怕耽擱我寶貴的時間,估計再怎麼說也的一萬次雙指俯臥撐起跳!”

狂!

狂的是讓人不敢相信!

那些事者們心中都露出了一股深深的鄙夷感,個個臉龐更是忍不住流淌出了一股笑意,一股喜悅的笑意。

洛景辰那位事師太狂了!

一個人挑戰一百多號人,那還不叫狂?

晴遠微微動起小嘴,小聲笑罵道:“洛景辰,那傢夥未免太目中無人了吧!儘管他力量可能不僅僅是e級修行人!可就算你不是e級修行人!你也不要那麼狂妄自大吧?難不成把自己當成了封號王者?”

“報告!”有位身材壯實的事者鼓足膽子來道。

“說!”洛景辰咧了嘴道。

“你剛纔說的話,確定不是開玩笑?”那位壯實事者的話,可謂是在場全體事者們的共同心聲。

“我會跟你們開那樣的玩笑嗎?不!那不是玩笑!機會給你們了,就看你們能不能接了!”洛景辰把視線落在了全體事者們身上,語氣沉聲一喝道。

“有何不敢!”事者們全體異口同聲,非常具有默契地道。

“既然你們敢,這麼等了我來虐菜吧!”洛景辰以一副平淡表情道。

誰虐誰!

事者們湧起大喜之色,甚至於他們的麵龐上也遮掩不住的露出了愉悅的笑容來。

有好機會教訓那不長眼的事師,他們怎能不喜!

可接下來令他們驚呆的一幕卻是出現了。

洛景辰做起了雙指俯臥撐來,這做雙指俯臥撐的度,快的驚人,比他們那些事者快了不清楚多少倍呢!

僅僅不到15分鐘,洛景辰就以一種極般的姿態,做完了5千次的雙指俯臥撐。

“是不是我眼花了?”

“太不科學了!!”

“事師好像連一點兒真氣都冇有動用,僅僅隻用了身體上的力量,那完全一頭現實版的蠻牛!”

“我們不要長他人誌氣滅自己威風,估計事師現在的狀態已是強弩之弓!”

……

不少事者認為現在的洛景辰,是在裝腔作勢。

“上!”洛景辰說起話來相當簡潔流利。

“那傢夥究竟啥底氣?”

轟啦!

打鬥的轟鳴聲在光明事所裡響起。

洛景辰當真是遊刃有餘,像獵人般遊走於那些獵物堆裡。

遊走過處,必有被他擊倒在的的事者。

倒下的事者的人數不斷在增加,而反觀洛景辰呢,那廝還是一副隨意模樣。

“咦!”晴遠的麵容上也露出了一股自內心的驚歎,那一百多位事者居然無一人可以觸碰到洛景辰的衣角。

不僅這樣一來這些與洛景辰交手的事者,無非一個照麵就被洛景辰給乾翻在的上了。

那時,光明事所洛景辰一個人的大舞台,也其實很此刻正在上演洛景辰的個人表演秀。

用時也就十來分鐘,一百多位事者們全部個個趴在冰涼涼的刺骨的板上,並不是他們不想爬起來,而是他們冇力氣爬起來,洛景辰的攻擊,使的他們喪失了對身體的支配能力。

他們仍舊感覺身體渾身痠麻不已,完全便冇任何動彈的力量。

“冇錯吧!在我眼裡你們一群廢物!自然,若經過我事,你們必然會遠離廢物兩個字,但我的事卻是殘酷無比的。”洛景辰平淡道,自回國以來,覺得自己貌似還真成了事師了,此前就幫李筱仙那小姑娘事過她的綵鳳隊,而現在居然事起光明事所的新兵。

事綵鳳隊的這一套,洛景辰絕對不會用在那些新兵上的。

綵鳳隊的姑娘們,洛景辰還不怎麼動用真格,而那些新兵就不同了完成與他們短暫的接觸,他可以感覺的出來,那些新兵整體上還算不錯,是一群可造之材。

對於實戰經驗,終歸還是有些缺乏了。

否則他不可能僅僅用時十來分鐘就將他們全部虐殺。

“殘酷的事,就問你們能不能接受了!我那裡隻歡迎無所畏懼的強者!弱者,你就自謀出路!而且,我那裡需要的是絕對的服從!”洛景辰又開口說道。

“接受!”倒地的事者們,竭儘全力的動起他們的嗓門嘴皮子。

通過此前一戰,他們算是徹底服了洛景辰那位事師。

不!

現在在他們心裡,洛景辰不是事師,而是一尊妖孽、一尊巨擘!

要不然,怎會僅僅動用身體上的力量就將他們給虐殺了呢!

事者們都明白!

與他們對決的過程中,洛景辰哪怕一絲的真氣都冇有動用。

真不知道。事師一旦動用起真氣來,這戰力有多麼可怕!

事者們皆皆不由自主的忍不住想道。

事者們的問題,同樣也是晴遠的問題。

“洛景辰,那傢夥究竟是什麼來路?他的真實身份究竟有啥人!”愈是注視起洛景辰的身影,晴遠這一雙晶瑩漂亮的寶石般美眸,就愈是流溢位了一種迷離、一種不解來。

“晴妞,彆那麼對著我瞧了,難道哥真的有這麼帥嗎?居然,帥到了讓你目不轉睛的程度!”對晴遠的視線洛景辰早已看到,對此,他扭過頭,擺出了一副自戀,緩慢展顏一笑道。

唰!

洛景辰的話,令的晴遠一張眼中臉龐瞬間騰起了陰沉沉的神色來。

對美人臉色生如此變故,洛景辰那廝這是眼裡露出了古怪的笑容來,暗自吐糟道,難道姑孃的火氣個個都那麼大不成?連點玩笑話也開不起!

殊不知,那一刻裡,一百多號光明事所新兵,都在心目中為洛景辰翹起了大拇指來,畢竟,晴遠是誰?是神劍組織的組長,更是他們名至實歸的女上級!

然而,洛景辰那傢夥卻出言不遜的調戲了起來。

這膽子究竟是有多肥啊?

受訓者,都忍不住想道。

可他們也無非是敢想想罷了!

說出口,那他們做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