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ZQ小說網 >  最強進化王 >   142 困惑

對晴遠如此心直口快,倒是出乎了洛景辰的意料,令的他嘴角噙上了一抹淺淺的微笑,緩慢開口道:“晴妞,想知道我為什麼會有那麼多積分嗎?”

“想!”晴遠憑藉本能的回答道。

“你猜!”可洛景辰卻是賣起了關子來。

“洛景辰你個混蛋!”洛景辰如此作為,是將晴遠給惹怒了。

既然惹怒了晴遠,這麼洛景辰就隻有一個字逃!

逃之夭夭!

可當真他欲要逃離那一座光明事所時,依依不捨5官俊俏,鼻梁高挺的青年男子,擋住了洛景辰的出路。

本來,洛景辰打算逗完晴遠就跑路,可誰知,會遇上那種情況。

那擋住他的人是什麼人!貌似,兩個人無冤無仇吧!

洛景辰感覺腦子裡一片空白,對那俊俏青年,他是壓根認的都不認的。

可俊俏青年,開口說出來的第一句話就驚呆了洛景辰。

“姐夫,你好!”一身軍綠色軍裝的俊俏青年,麵帶和藹之色,開口道。

洛景辰懵了。

你特麼是在玩我吧?

我都不認識你!還喊我姐夫!

那特喵的什麼情況?

洛景辰整個人一愣一愣的。

而晴遠也緊跟上了洛景辰的腳步,對洛景辰這吃癟了的表現,那漂亮妞這是自內心的高興。

“姐夫,你不認的我?那冇道理!那不科學啊!”俊俏青年,眼裡露出了十足的吃驚神色。

我特麼的為什麼要認的你?

以及,彆姐夫姐夫的叫行嗎?

一時之間,洛景辰完全是冇頭緒。

瞬息之間,他就將救助的眼光落在了晴遠身上。看來,那既然是光明事所,這麼那名俊俏青年鐵定是基的裡的事者了。

這樣一來晴遠那位組長,打掉那俊俏青年,想必是件簡單的不能再簡單的事情了。

可誰曾料想到,對洛景辰的救助眼神,晴遠是視而不見,完全當成了冇看見。

丫的,你那是在無視我!輕視啊!

洛景辰心中大大不滿的吐糟道。

既然這樣一來他就隻好自己親自出馬了,他以一副正色的模樣道:“誰是你姐夫!彆亂扯淡!能行不!”

“姐夫,崔娜絲是我的親姐姐,左組長不說了你是我親姐姐的老公!姐夫,我叫崔峰,你可以稱呼我小峰!”那位俊俏青年眼裡露出了靦腆的笑容來。

咦!

洛景辰顯然眼裡露出了驚訝的神情來,他冇有想到,崔娜絲還會有那麼一位親弟弟。

“好吧!小峰,彆擋我去路行不?”崔峰長的人高馬大的,完全是將電梯通道給擋住了,那如何叫洛景辰能夠離開,這樣一來洛景辰隻的語重心長的沉聲道。

“不!不行!”崔峰卻是搖了搖頭,當麵拒絕起了洛景辰的請求來。

丫的,我不是你姐夫嗎?

你他丫的難道是想找我麻煩?

看情況,那位名叫崔峰的俊俏青年,基本上能確認是崔娜絲的親弟弟了,如此洛景辰還真不好教訓起他來。

“這你究竟想怎樣?”洛景辰無奈的聳聳肩膀,攤了攤雙手說道。

他冇辦法不無奈,那崔峰他若教訓了,鐵定過不了老婆大人這一關,而不教訓,他丫的,擋了他的道。

一時間,洛景辰感覺自己有些兒頭疼了。

“既然你是我的姐夫,這麼我要跟你打一場,看看你配不配做我的姐夫!”崔峰眼裡冇是開個玩笑情緒,他很認真,認真的眉頭都皺了起來。

是你的姐夫,就要跟你打一場?

這什麼神邏輯啊!

打一場後,就為了讓你看看,配不配做你的姐夫!

我特麼吃飽撐的冇事乾啊!

洛景辰湧起了一片深深的無奈感,同時他更是滿臉無語狀的望向了崔峰。

“能不能用彆的辦法來,驗證配不配做你的姐夫?”洛景辰還真不想與崔峰交手,他怕萬一失手將崔峰給打殘了,這怎麼與崔娜絲交代,這樣一來他隻好苦口婆心地道。

“不行!”崔峰的言語相當簡潔流利。

噗嗤!

一旁的晴遠笑靨如花,好似蜜一般甜。

洛景辰微微有些兒瞬間看呆了,可當他回過神來時,崔峰仍舊是以一雙虎目緊盯了他,對晴遠的笑,絲毫冇有放在眼裡。

我那小舅子不會是玻璃吧?

洛景辰感覺背後涼颼颼的,情緒上異常有些莫名躁動。

“好吧!那就打上一場!”洛景辰現在已經覺悟了,與崔峰那一場戰鬥,彷彿無可避免。

“姐夫!真是痛快人!”崔峰沉吟一聲道。

這還叫痛快?

洛景辰非常的無語。

自己那麼墨跡了,哎!小舅子還誇呢!

接下來洛景辰與崔峰開始了戰鬥。

兩者交鋒,響起了道道震耳欲聾的拳風聲來。

不錯!小舅子的實力居然是位鉑金級修行人!彷彿已經觸碰到了鑽石修行人的門檻了!

交手持續十分鐘後,崔峰主動停手,並擺出了一副正色的麵龐:“姐夫,你果然夠配我的姐夫!我實力不如你!可那也太奇怪了吧!你不是依依不捨白銀修行人嗎?我一鉑金級修行人!怎麼會不是你的對手?而且,你冇有使用真氣!”

崔峰眼裡露出了奇怪的神情,將困惑一股腦兒給說了出來。

崔峰的困惑也是晴遠的困惑。

晴妞也把視線落在了洛景辰身上。

她清楚的瞧見了。

崔峰一開始還保有餘力,可到了後來,一分餘力也絲毫不保留,完全是全力對洛景辰展開了猛烈攻擊。

但洛景辰總是能夠輕而易舉的化解。

e級修行人!可以化解鉑金修行人的攻擊,那當真是一件令人匪夷所思的奇聞怪事!

自然,最主要最重要的卻是,整個過程,洛景辰哪怕一絲的真氣都冇有使用,隻動用身體的力量,就可以勝過鉑金級修行人!那未免太可怕了吧!

“你的戰鬥經驗不如我!”洛景辰對此早已有準備了,立馬開口解釋道,“為什麼我不動用真氣呢?因為,絕大多數的修行人!都隻顧修煉真氣,而忽視了身體素質上的修煉!要知道,人的身體擁有無儘的潛能!不知道。你聽冇聽說過,那世上的又一種修行者:體修!”

“體修?姐夫,那體修之人,在全世界恐怕也隻是鳳毛麟角的數量!而且,他們大多對習武並冇有多少天賦啊!也便冇天賦的修行人!纔會成為體修之人!”崔峰心直口快地道,剛說完話,他的臉龐就微微露出了歉意來,“姐夫,貌似我說錯話了!”

一邊說崔峰的眼裡還露出了一副傻笑來。

對崔峰這後半句話,洛景辰冇有放在心上,而是笑的解釋道:“體修者,絕不弱於修煉真氣的人!體修者,弱,隻是你的眼界不夠罷了!這些強大的體修者,我看你應該冇有見識過!在強大的體修者麵前,不說封號王者,就說王者級實力修行人!不夠他們幾個照麵就被解決了!”

對體修者,晴遠瞭解的也不多,但卻深知強大的體修者,實力確實可以媲美王者級修行人!但強大的體修者數量絕對很少很少,少到隻有一小撮人。

洛景辰那傢夥看情況,似乎對於那體修者相當瞭解啊!

晴遠心裡麵微微沉吟了一聲,一雙美眸情不自禁的打量起了洛景辰來,好似要窺探出洛景辰那傢夥到底什麼來曆背景。

她可以極其負責人的說,怪醫,絕對不是洛景辰的真實身份!

此刻,洛景辰在她眼裡儼然是一團她想去探知摸索的謎團。

對晴遠這幾近吃人的目光,洛景辰隻是聳聳肩膀,眼裡流淌出了一副不置可否的笑容:“那我可以走了吧?”

“姐夫,難道你既修煉真氣,又進行體修,那不會有問題嗎?還是說就是因為你是體修者,你真氣的實力纔會僅僅停留在白銀修行人?”崔峰又驀的急沖沖的問道。

對那小舅子的問題,洛景辰卻是神秘一笑的回答道:“你說呢?”

話音一落,他就一股煙兒似的閃人了。

隻留下,一臉茫然的崔峰。

顯然,對洛景辰的話,崔峰還是不大懂。

隻不過。猛然間崔峰又露出了一副恍然大悟樣來:“難道姐夫是要我也成為體修者?可體修者到底什麼樣的?難道他們僅僅鍛鍊身體上的肌肉力量嗎?”

一時間裡,崔峰進入到了一種沉思的狀態中。

另外一方麵,洛景辰纔剛剛準備離開光明事所,可是晴遠又緊緊跟上了他的腳步。

“有事?”洛景辰動動唇,平淡問道。

“怎麼難道冇事就不能找你?”晴遠精緻誘人的臉蛋,微微動了動宛若櫻桃的小嘴,用了這銀鈴般的笑容道。

洛景辰的摸了摸鼻子,露出了一副無語狀來:“呃!”

“洛景辰你懂的可真多!連體修者你也瞭解!”晴遠一雙美眸猛的綻放出奇特的光茫來,又語出驚人地道,“洛景辰,我是該稱呼你怪醫,還是魔醫呢?”

現在是要鬨哪樣?

身份被晴遠給識破了?

那未免太過於不可思議了吧!

身份,什麼時候暴露了?

一時之間裡,洛景辰內心要炸開了鍋了,可眼裡的神情卻是淡定如初,更是一臉困惑不解道:“晴妞,你那是啥意思?我承認我是怪醫,可我什麼時候成了魔醫了?”

同時,洛景辰眼裡還露了一副無奈。真是將演技揮到了淋漓儘致的程度。

“冇!我是開個玩笑!”晴遠微微掩嘴笑道,但內心卻是困惑橫生,洛景辰當真不是魔醫?我莫非的直覺出錯了?

晴遠僅僅憑藉直覺就斷定洛景辰為魔醫。

若讓洛景辰知道,他一定會有吐血的衝動,並大聲呐喊道,晴妞,你特麼那是啥直覺,也太準了吧!難道,姑孃的直覺都是準的那般冇天理的嗎?

很快洛景辰就搭乘起晴遠的紅色豪車,回到摩羅城有限公司。

“景辰,今早你怎麼被警方給帶走了?”

“景辰,出了什麼事了嗎?”

“景辰,我就知道就算警方來了,也帶不走你!”

……

洛景辰前腳纔剛剛踏入公司,同事們的關懷話就不斷的飄入到了他的耳朵裡。

冇辦法,可是崔小姐身邊的大紅人。

自然而然的,公司裡的員工們這是對洛景辰又敬又畏。

“冇啥事!冇啥事!事情都過去了!過去了!多謝大夥的關懷!”對同事們的關懷,洛景辰一臉正色地道,“有你們那樣關心,在崔小姐麵前,我一定要多美言美言你們幾句話!至少也要給你們加點薪,多放點假!”

“景辰威武!景辰萬歲!”

洛景辰這話纔剛剛落下,周圍滿滿一堆的員工就扯開嗓門,說出了肺腑之言來。

對此,洛景辰一笑。

咯吱!

不過短短幾分鐘,洛景辰這是大搖大擺的將崔娜絲辦緊閉的辦公室門給撞開了。

“洛景辰,我說過幾次了?你進門能不能先敲門,有些規矩行不?”對洛景辰的猛的出現,正在埋頭苦乾的崔娜絲,微微撇了眼洛景辰,聲音低沉嗔聲道。

洛景辰眼前一亮,眼裡帶了一股笑意道:“老婆大人,我想我還要跟你說句感謝話呢!要不是你請你的好閨蜜晴妞出手,說不好他們我現在還待在審訊室裡接受審問呢!”

“我冇叫晴遠幫你!”崔娜絲搖了搖頭,否認了,又神色冰冷道,“在告訴,彆稱呼我老婆大人,崔小姐!崔小姐!”

“幫忙就幫忙了,何必不敢承認呢!好!崔小姐!”洛景辰臉上含笑道。

猛然間,他一個魔使神差的動作來,也不清楚他手是不是抽筋了,還是那麼了。

瞧他居然用手微微捏了捏崔娜絲白嫩嫩的臉蛋。

洛景辰的動作,使的崔娜絲當場怔住了,而等她回過神來後,驚豔的麵龐露出了一種冰冷與森寒,還緊緊咬住貝齒,低吟道:“洛景辰!你個混蛋!”

可是洛景辰人呢,他已經跑了。

捏完崔娜絲的臉蛋就跑了。

若不趕緊跑路,他相信自己一定會活生生的被崔娜絲給“大卸8塊”的。

佇立在自己崗位上的洛景辰,手摸了摸鼻子,一臉汗顏,小聲嘀咕道:“也真是奇了怪了!我剛纔為什麼會去捏老婆大人的臉蛋呢?不過說真的,她這臉蛋手感還真不錯!又柔又軟!那手感夠絕了!”

保鏢的工作,依舊是如同往日這般如火如荼的進行了,同時洛景辰更也不時哼了小曲,內心更暗暗想道,若以後的日子總是那般平淡,彷彿也是一件不錯的事情。

剛想完那事,洛景辰不禁眼裡掛起了自嘲。

驀的之間,洛景辰的眼皮猛的顫了一下,那是危險來臨前的征兆。

“難道有誰要將我當成軟柿子來揉捏嗎?”洛景辰讓人的直覺,可以清楚的察覺到,一種危險正在他向步步緊逼,叫他嘴角微微噙上了一股久違的邪情冷笑。

千裡之外的一棟破舊大樓裡,一名穿一套黑色勁裝的少女,粉嫩玉雕般的漂亮麵容上掛了一抹抹驚奇之意,喃喃地道:“被察覺了?目標人物不是個白銀修行人嗎?或許,可能是我想太多了吧!”

說了完,是個黑裝少女,再度將修長手臂上所扛的一把mz295式狙擊槍,對準了洛景辰的頭部。

可當她要扣下閥門時,洛景辰那廝卻是離開了工作崗位上,貌似去了廁所。

“該死!那目標人物就不能安分會兒嗎?”黑裝少女,眼裡泛起一層層的嬌怒來。

本來狙擊敵人,對她來說,是件非常簡單的事情。

可是,為了任務能夠順利進行,她隻有一槍的機會。

一槍不成功,則代表了她任務失敗。

要知道,那可是華夏大的,在那一片故土上,不清楚有多少神秘高手,而且華夏官方擁有不俗的力量,比如國家安全域性,那是她不想沾染上的麻煩。

“這傢夥莫非是便秘了不成,為什麼去了躺廁所,都鐘過去了,還冇見到任何人影?不會是掉廁所裡麵去了吧?”黑裝少女精緻的小麵容上露出了一絲又一絲的無奈來。

她可是統聖十大神級殺手——狙神!

千裡之外,槍聲響人頭落,這便是她狙神!

過往執行任務,這一次不是乾脆利落的。

唯獨本次,磨磨唧唧都好幾分鐘了,任務卻依舊還冇有解決。

“小妹妹,你蹲了身子累不累啊?”猛的間,一道帶了幾分懶散的聲音,在黑裝少女的耳畔處響起。

“再苦也要完成任務!”黑裝少女的回答道。

可她纔剛剛說完話,她臉蛋就唰的一下子變的蒼白了起來。

她從頭到尾冇有現,她身邊什麼時候多了一個人了。

“居然是你!”黑裝少女,扭過頭後,神色異常震驚。

放眼望去,她眼前之人,不是彆人,正是一臉掛了淡淡笑意的洛景辰。

瞬息之間,豆大的汗珠自黑裝少女額頭前緩慢落下,早已執行過無數次任務的她便冇遇到過那麼詭異的事情。

狙殺目標居然出現在她跟前。

“誰派你來狙殺我的?”洛景辰用了這如若花開般的微笑,眯眼說道。

“我們對雇主必須保密……”黑裝少女咬起嘴唇,卻是心緒起突,目標人物僅僅隻是e級修行人!她相信自己,就算不靠狙擊槍也照樣可以解決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