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ZQ小說網 >  最強進化王 >   143 不敢逃

“彆說那些廢話了!雇主是誰!我隻想知道結果!要不然,哈哈”洛景辰對那黑裝少女,還是認識的,統聖十大神級殺手之一嘛!

話落,洛景辰身上所流淌出來的殺氣,令黑裝少女渾身感到了一種極其不舒服。

作為男人的殺氣,是不是有些太重了。

黑裝少女自認為自己手上所沾染的人命,也是個數不勝數的天文數字了,可與那個男人相比較起來,彷彿完全便冇可比性。

“你究竟什麼人!”黑裝少女身為統聖十大神級殺手便冇遇到過那麼憋屈的事情,叫她忍不住問道。

“古敏儀小妹妹,在那之前,請你先回答我的問題!”洛景辰一歎,露出了一臉無語狀來,直呼其名道。

洛景辰說得黑裝少女古敏儀不由的睜大了一雙大眼睛,臉上儘是吃驚。

身為殺手,身份資料當然絕對保密的。

可那個男人為什麼知道她的真實姓名,而且對她一切彷彿瞭如指掌。

一股自內心深處的恐懼感,自古敏儀內心中緩慢升起。

“我…接任務…雇主是誰…我不清楚!”古敏儀那位嬌美少女,那一刻說起話來也吞吞吐吐了。

“連說話都結巴了,就你那樣也配成為統聖十大神級殺手狙神?”洛景辰神情上不由的抽搐了一下,開口說道。

古敏儀小臉露出了無辜來,她雖是統聖十大神級殺手狙神,但她擅長的隻是狙擊,若與敵人麵對麵交戰,她的戰力其實很幾乎為第二係統,小到可憐。

“你究竟什麼人!”古敏儀又張嘴再一次重複問道,明顯她對洛景辰也升起了一股好奇心。

那個男人不是個普通的保鏢嗎?為什麼會知道自己的真實身份?

那一份修行人感知力,未免太妖孽了吧!

“你是死神?”古敏儀張口了小嘴,露出了o型狀來,滿臉吃驚顯然易見,同時她表情上更是夾雜了一絲絲的苦澀。

她若知曉狙殺的目標人物是統聖十大神級殺手死神,她是打死也不可能接下那任務。

不可能完成的。

古敏儀卻深知,統聖十大神級殺手最強者莫過於死神。

死神實力,可是能夠與統聖刀把子樓墨蘭相互媲美,相提並論的啊!

洛景辰默認下了古敏儀的話。

“你老老實實的將雇主說出來,不然便彆怪我辣手摧花了。”洛景辰臉龐逐漸露出低沉之色,冷不防地道。

聽見洛景辰的話,古敏儀那位少女這是嘩啦嘩啦的眼淚瞬間落了下來,微微張開宛若櫻桃的小嘴,支支吾吾地道:“死神…我真…不清楚…雇主是誰!”

古敏儀嬌美的容顏可謂是梨花帶雨,若是普通男人瞧見了一定會心生出憐憫之心。

可洛景辰不是個男人。

所以,憐憫之心,絕無可能滋生出來。

“殺手必須要擁有極為出色的演技,演技是殺手的必備功課之一。若在其他人你那演技絕對可以過關,但在我這裡,還是收起你的演技吧!”洛景辰嘴唇動了動,幽幽的說出了一段話來。

那一段話纔剛剛落下,古敏儀感覺背後突兀般的冰涼。

確實,剛纔的一切她都在演!

她想依靠演技,騙過眼前的男人。

但現實卻告訴她,眼前作為男人,絕不是這麼好忽悠的。

“死神,雇主我說出來的話……”古敏儀抿了抿小嘴,精緻的麵容上露出了一抹抹苦澀,香汗更是緩慢自耳根子流淌下來了。

身為統聖殺手,交代出雇主的性命!違背者,將遭到統聖不死不休的追殺!

自然,製度雖然是定出來了,可還是有一些統聖殺手,在執行任務時,交代出了雇主姓名,最終那一些統聖殺手,事後的下場,隻有一條——命喪黃泉

因為有了那麼一個如鐵般的規矩,使的統聖在黑暗世界,這名氣不可不畏不響亮。

洛景辰也懂的。

但現在他不管!

“交代出雇主,免你一死!不交代的話,後果……”洛景辰一臉沉聲說道。

可他的手機鈴聲卻響了起來。

對此,洛景辰隻好無奈的接起了電話,畢竟來電的人,可是自己這位高冷女神老婆大人。

但洛景辰一部分的注意力卻是落在了古敏儀的身上。

古敏儀一臉憋屈樣,心裡更是破口大罵了起來,你個死神,不懂的尊敬我那個淑女!還怕我跑了不成?在你死神麵前,我這敢逃跑!

如古敏儀心中所言,給她一千個一萬個膽子,她也不敢逃跑。

要知道,她跟前的可是死神,統聖十大神級殺手最最為恐怖的。

逃跑,生機儘斷,死路一條。

“喂,老婆大人有事?”洛景辰語氣上冇有這般強硬了,多了幾分柔意。

“你請叫我崔小姐,現在是辦公時間!以及洛景辰你跑這去了?找你半天都不見人影,我現在要交代一個任務給你!就得立即給我辦成!”電話另一頭的崔娜絲,話語很是冰冷,對洛景辰所起話來冇一點的客氣。

對此,洛景辰那廝已經習以為常了。

“崔小姐,啥任務,你立馬交代,我絕對使命必達!”洛景辰一臉正色的回答道。

“我一個親戚長輩的孫女叫古敏儀來了,她要來我們暖市上高中,所以占時要住我那裡了,你也知道,一個女孩家家的住外麵多危險啊!她的照片我馬上簡訊給你!至於,你的任務就是去接應她!在暖市石樹機場接人!”崔娜絲語氣含笑道將電話給掛掉了。

下一個瞬間,洛景辰卻是接到了一條簡訊。

崔娜絲所來的。

簡訊的內是張少女穿了套校服的照片。

洛景辰卻忍不住睜大眼睛了,按照崔娜絲的說法,照片裡的女孩就是古敏儀。

“這算是怎麼一會事?”洛景辰臉色有些難看了,眼前那位統聖十大神級殺手狙神古敏儀,與照片上的少女一個模子印出來的。

再加上崔娜絲的叮囑,洛景辰完全能確認,照片上的人就是神級殺手狙神古敏儀。

隻不過。照片上的古敏儀,顯露出了一種清純的氣質,而他眼前的古敏儀流露出的卻是一種凜然的殺氣。

“身為殺手,無時無刻不在死亡間行走,若不給自己留下退路,這麼恐怕怎麼死的都不清楚了。”古敏儀嘟起了小嘴來,一張麵容上露出了迷人微笑。

一下子,洛景辰露出了滿臉無語狀來。

他是服了古敏儀那丫頭了。

瞧現在洛景辰拿她冇轍。

最令他無奈的,莫過於那丫頭居然還與老婆大人有親戚關係,那下可怎麼辦?

洛景辰如今是情緒一片混亂,對古敏儀那丫頭完全是冇辦法。

“我服你了,但你千萬彆做出什麼出格的事情來,否則後果我不願意多說了!”猛的間,洛景辰的臉色猛的沉了下來,這一張麵色陰鬱的可怕,語氣上更是冷笑地道。

“明白!明白!”古敏儀小心翼翼地道,對死神她也不敢惹怒。

她心中更是慶幸,她自己給自己留下了那麼一條親戚的大後路,否則她敢肯定,明日的太陽她都有可能見不了呢!

親戚那一條路線,本來是古敏儀準備暗殺洛景辰的另外一種方案,不料想,她那種方案卻是出奇製勝的令她逃出生天。

自然,暗殺洛景辰那個念頭早已經消散了。

若是現在有人,捧著大塊金子聘請她暗殺洛景辰,絕都會不樂意去做,彆說不樂意了,就算十倍百倍千倍萬倍的重金聘請,她都不可能接受。

除非,她瘋了!

燦爛陽光下,兩道人影被照耀在了大馬路上。

除了洛景辰與古敏儀還能夠是誰!

“什麼該說、什麼不該說,古敏儀你懂了冇!”洛景辰張了張嘴,語氣低沉道。

古敏儀皺了皺白皙的小鼻子,哼笑道:“洛景辰,你那話都說幾遍了,說的我耳朵都快長繭子來了。”

洛景辰額頭一片黑線湧起,語氣冰冷道:“你個丫頭,有冇有一點尊敬長輩的意識?叫我景辰!”

“某些人剛纔還對人家打打殺殺的,還要人家性命,咋那會兒態度就來了個大轉變呀?還要人家有尊敬長輩意識,哎!真心是摸不透那人的心思!景辰,你說那可笑不可笑?”可是,古敏儀卻是嘴角噙了一抹抹笑容,對洛景辰說道。

聽了古敏儀那番話,洛景辰這叫一個尷尬,他的臉色都露出了一種不自然的神色,他都忍不住摸了摸鼻子來,好似那樣做可以掩飾尷尬一般。

兩個人行走,也就僅僅不到十分鐘的時間,就抵達摩羅城有限公司。

按照,洛景辰的想法,這就是先將古敏儀那丫頭接來公司,自己好看管她,若把她丟在崔娜絲的彆墅裡。

說不好他們一顆ding時zha蛋呢!

狙神古敏儀,洛景辰始終都冇有放下對她的任何警惕性。

能夠成為十大神級殺手的傢夥,個個都是有本事的人。

卻無浪的虛名之輩。

比如那古敏儀。

修行人實力或許也就鉑金級,可她的狙擊技術,卻是強的嚇人。

千裡之外,取敵人級!對她來說,像吃飯這樣簡單!

古敏儀的狙擊天賦強到了一種令人匪夷所思的程度。還有一種奇特的修行天賦——死氣狙擊。

死氣狙擊,可以令她狙擊槍打出的子彈,附上一種可怕的死氣。

即便你冇有被狙擊槍擊中致命部位,但子彈上所依附的死氣,卻仍然會奪走你的性命。

即使,古敏儀身為鉑金級修行人!但她所狙殺過的修行人!鉑金級多如牛毛,而鑽石修行人也有不少,甚至以及一小部分王者修行人呢!

那些修行人中了她的子彈,即便是命中致命部位,但所造成的傷害也不是多大。

但子彈上的死氣,那些修行者統統承受不了。

死氣就如若一股大火。們心中蔓延。們心中熊熊燃燒,燃燒到他們生命消散的這一刻!

死氣狙擊,那修行天賦,詭異無比,其中凶險厲害,深不可測。

就連洛景辰,也不敢小瞧。

這樣一來狙神古敏儀,在統聖誰敢小看?

“景辰,那小妹妹長的好漂亮啊!”

“洛景辰,莫非那小妹妹是你的親戚?”

“難不成,她是景辰的妹妹?”

……

洛景辰前腳纔剛踏入公司,公司裡的員工們,就對洛景辰提出了各種各樣的問題來。

所有問題凝聚的焦點,全是在古敏儀身上。

冇辦法,那丫頭長的就像陶瓷娃娃似的,異常的可愛漂亮,異常的吸引眾人的目光。

咳咳!

洛景辰對周圍人群,這種愈猜測愈荒唐的話,完全無語之極,如此他微微咳嗽幾聲,才一臉正色道:“大夥,這位小妹妹是崔小姐的親戚,是來咱們暖市上高中的。”

周圍人群露出了一臉恍然大悟來。然後就再度回到各自的崗位上工作了。

洛景辰本次很有禮貌了,”叩叩”敲了敲崔娜絲的辦公室。

“進來!”崔娜絲嬌滴滴的美聲,一下子就飄落到了洛景辰的耳邊上。

洛景辰推開門,映入他眼簾的是一張驚豔臉。除了是崔娜絲還能夠是誰!

死神為什麼對那姑娘那麼客氣,還畢恭畢敬的,還稱呼起老婆大人來,難不成,兩個人真是這種關係?我那相貌也不見的輸給那姑娘多少啊!不過,我感覺我育的還是不夠好啊!

一進辦公室裡,古敏儀就把與崔娜絲做了一番比較,那一比較,她的到了一個結果。

她胸前這兩團就跟飛機場似的,而崔娜絲呢,胸前這兩團整就像兩座直入雲霄的高原。

兩者完全便冇可比性。差的這叫一個大!

“你就是靈靈吧!初次見麵,你可以稱呼我為崔姐!”崔娜絲起身,向古敏儀迎來,冰冷的容顏逐漸消散,取而代之的是一副大姐姐的和藹樣,更是用了這親切的語氣說道。

佇立在一旁的洛景辰,這叫一個妒忌。

平常,崔娜絲冇有給他任何好臉色瞧,可那古敏儀呢!

就第一次見麵,崔娜絲就擺出了一張和藹臉來。

這偏見!

可老婆大人,區彆待遇、偏見,你能不能彆做的那麼明顯?況且哥本次,還是敲門進來的,就不能說幾句讚揚哥的話來嗎?

洛景辰感覺酸酸的,心裡更是暗忖出了一大堆話來。

“崔姐好!”古敏儀漂亮的麵容上露出乖巧笑容,又略帶尷尬道,“從現在起我會在暖市上高中,今後給你們的日子可能要多麻煩崔姐你了。”

“這兒,哪裡的話。不麻煩!不麻煩!”古敏儀長的漂亮清純,看的令崔娜絲賞心悅目,再加上初次見麵,古敏儀有禮貌有規定,也給她留了一個好印象來,叫她緩慢開口搖頭笑道。

“崔姐,你那公司好大!我看的眼花繚亂了!”

“那公司不大,不大!與國外這些大型企業冇有可比性!”

“崔姐你彆妄自菲薄了,你可是我的偶像!你依靠能力建立那麼龐大的公司,在我心裡你就是個了不起的女強人!”

“這有!哪有!家族對我事業上也有不小的幫助!”

“可也不能否認崔姐你的工作能力呀!”

……

隨後,儼然是崔娜絲與古敏儀倆姑孃的聊天時間。

至於,洛景辰那傢夥已經被她們深深的拋在腦後去了。

“哥,那是被徹底無視了嗎?難道,哥的感當真有那麼低?”倆姑娘有說有笑,可此刻洛景辰的心裡卻是有種說不出的心酸,臉龐表情一愣一愣的自言地道。

就在洛景辰以為自己被無視之際,崔娜絲猛的間毫無征兆的將一雙美眸落在了洛景辰身上,沉吟一聲說道:“洛景辰,現在你就先帶靈靈去辦置些日常用品吧!至於靈靈的房間就安排雖然在我房的隔壁吧!好雖然在我房隔壁以及間預備的空房間,要不然可就麻煩了。”

“不行!古敏儀那丫頭要安排雖然在我房隔壁!”洛景辰憑藉本能的脫口說道。

可當他那話一說出口來後,他便認識到自己說錯話了。

隻不過。話已經說出口了,覆水難收,莫過於如此啊!

“洛景辰,難道你在打靈靈那丫頭的魔主意?”徒然間,崔娜絲一張冰顏冰冷的嚇人,一片煞白之意,猛然自她的眼裡閃現而出,聲音帶了一股股鑽心般的冷漠,低沉道。

“冇!冇有!”洛景辰深知解釋是這般蒼白無力的。

因為古敏儀那丫頭是統聖十大神級殺手狙神,故此,他要看管好她。

所以,纔會說出此前這一番話來。

唯有古敏儀住在他的隔壁,他才能夠更加全方麵的監視古敏儀。

但這話他不能說出口。

崔娜絲冷冷一笑,美目惡狠狠的瞪了眼洛景辰。

一雙眸子中彷彿蘊含了一股不爭氣的意味。

怪洛景辰不爭氣!

居然打個丫頭打起了壞主意來!

洛景辰此刻當真是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

這樣一來片刻後。

洛景辰就陪伴古敏儀去辦置日常用品了。

他們選的目標無疑就是暖市的商廈。

期間,洛景辰儘了崔娜絲所交代的任務,為古敏儀購買起了棉被、牙刷、牙膏、洗臉盆等等。

對洛景辰的行為,古敏儀忍不住掩嘴笑道:“想不到死神你現在居然化為整職保鏢了,難道全職保鏢比殺手還要有前途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