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ZQ小說網 >  最強進化王 >   144 戲精

“你閉嘴!不說話冇人當你是啞巴!”洛景辰語氣冇好聲的迴應了一句話。

“果然華夏有句古話說的好:一物降一物!”他的話卻是引的古敏儀一張嬌美的臉蛋露出了一陣唏噓感慨表情來。

聞言,洛景辰眼裡不自覺的抽搐了一下,喉嚨動了動,剛想說點什麼時,可卻是冇有說出口來。

整個置辦日常用品的過程,僅僅花費了洛景辰整整十來分鐘的時間,也就完美完成了。

可是,正當洛景辰要離開商廈時,不曉得是巧合還是意外。

他遇上了一位熟人。

一位漂亮妞。

漂亮妞打扮很簡單很乾淨利落,可是那樣打扮也遮擋不住她這美若天仙的容顏。

她也已經看到洛景辰,可卻把視線落在了古敏儀身上,言語略帶諷刺,率先話道:“呦!洛景辰你個豬頭,在陪少女逛街啊!什麼時候,你也學會了禍害我們祖國未來的花朵了?”

漂亮妞是李筱仙無疑。

不是呆子都能夠聽出來,那話裡帶了一股濃濃的醋酸味。

她吃醋了,吃古敏儀的醋。

為什麼偏偏遇上蜜糖仙仙呢?那暖市那般大,這也太巧合了吧?難道這便是緣分嗎?有緣千裡來相會!

“蜜糖仙仙,你說什麼。那丫頭是我們崔小姐的遠方親戚,暫時要住崔小姐家。而且崔小姐還交代給了我一個任務,替那丫頭置辦些日常用品。所以,我那是完成上級交代的任務,並不是逛街。”洛景辰為了使李筱仙不吃醋,滿臉正氣表情的解釋道。

聽了洛景辰的話,李筱仙吃醋的情緒逐漸褪去,展顏一笑,但話語還是有些兒酸溜溜地道:“原來如此啊!不過豬頭,你可真聽你崔小姐的話啊!將來是不是要將她娶回家?”

“哪裡話!哪裡話!”洛景辰一臉汗顏。

噗嗤!

古敏儀那位漂亮的少女,卻是忍不住笑了,笑的臉上就好似開了花一般。

確實,她真想笑。

她想不到,死神居然在現實生活中,如此被姑娘“壓迫”。

都不像冷酷無情的死神了。

那簡直太匪夷所思了!

難道,死神是個大色魔?

古敏儀心裡暗暗想道。

可那想法,一生出。就立即否決了。

死神死神殺人,不論對手是男是女。被死神給鎖定了,這麼死神隻會辣手摧花,送她上路!

“丫頭,你笑什麼!”如今,洛景辰本身心情就不怎樣了,而古敏儀那一笑,使的他撇了眼古敏儀,哼罵道。

“仙仙姐,他欺負我,你要給我做主!”可誰想,洛景辰的話居然令的古敏儀露出了委屈無比,對了李筱仙緩聲道。

“彆哭!仙仙姐替你做主!”古敏儀那幅我見猶憐的模樣,觸動了李筱仙的心絃,使她語氣緩和道,可一下子,她美眸狠狠瞪起了洛景辰來,話鋒一轉,嗔聲說道,“洛景辰你果然就是個豬頭,連那麼可愛的丫頭都欺負!哼!我不理你了!”

古敏儀那丫頭可愛?

她實則內心陰暗啊!

她可是統聖神級殺手狙神啊!

他妹的,那丫頭戲精已經達到了爐火純青、出神入化的程度了啊!不去當演員,當特麼的可惜!

洛景辰目瞪口呆的一幕,卻出現了。

李筱仙居然主動與古敏儀攀談起來,在兩個人聊天的過程中,她們可謂是笑口常開,顯的聊天的異常愉快。

聊天使兩個人的關係又親近了不少。

古敏儀一口一個仙仙姐的叫,就差冇有叫親姐姐了!

而李筱仙也是一口一個敏儀的叫,好似全然將古敏儀當成了親妹妹一般。

“這都是些什麼破事啊?”洛景辰怔住,眼裡湧起一片苦笑來。

倏然間,洛景辰心中冒出了一個疑問來。

為何,曆史總是驚人的相似?

最終,李筱仙與古敏儀聊天許久後。

李筱仙就再度將美眸落在了缺乏存在感的洛景辰身上。

洛景辰就好像打了雞血一般,挺直了身板,一臉笑容璀璨道:“蜜糖仙仙那麼看了我乾嘛?我有那麼帥嗎?”

李筱仙冷冷哼了一聲:“洛景辰,我要陪敏儀喝個下午茶,所以你現在開車載我們去!換句話說,你現在就暫時充當我的司機。”

洛景辰一愣一愣的,一臉古怪表情道:“蜜糖仙仙,那是不是搞錯了?要我充當司機,那……”

“你可以給冰塊女,當司機保鏢!到我那兒,當個司機,你就死活不樂意了,你那是搞區彆待遇嗎?”未等洛景辰將話說完,李筱仙渾身上下的女王氣質就暴露了出來,隻見,她眼神精茫一閃而逝,聲音帶了一股戲謔,冷聲將洛景辰的話給打斷。

洛景辰一時間語塞了。

他隻好充當起司機那一角色來。

駕駛位上的洛景辰,所駕駛的汽車在大馬路上奔騰,同時引擎聲不時如若滾滾天雷響徹而起。

照李筱仙所給出的目標,洛景辰駕駛汽車便是直奔喝下午茶的目標——天下第一茶莊。

洛景辰顯的有些臉色不自然,心裡更是暗自嘀咕起來了,那天下第一茶莊的老闆,未免有些太狂妄了吧?居然還自稱天下第一茶莊,那在往臉上貼金!無恥啊!那老闆特麼的比我還無恥!

“洛景辰,你是不是覺的那茶莊的名字有些兒太狂妄了?”李筱仙彷彿看穿了洛景辰的心思一般,容顏帶了一股笑意,眼裡一閃而過狡黠,語氣極為平淡的問道。

洛景辰點了點頭。

誰想,李筱仙忽卻是臉頰露出了鄙夷之色。

洛景辰有種傻眼的感覺。

“那天下第一茶莊敢稱天下第一,那可是有原因的。相傳那茶莊老闆先輩祖宗,因製茶泡茶的功夫極其了的,有獨門手法,而恰好當時的皇帝路過此的,還品了茶。然後,皇帝大喜,賞賜了那茶莊老闆先輩祖宗一塊天下第一茶莊的牌匾,所以那天下第一茶莊,絕非浪的虛名!”李筱仙笑的解釋道。

那還真是一對歡喜冤家呢!

古敏儀默默的評價起了洛景辰與李筱仙來。

短短7分鐘,洛景辰等人就成功抵達天下第一茶莊。

天下第一茶莊大勢磅礴的漆紅色磚塊,極為吸引人的眼球,但最吸引人眼球的莫過於這一塊書寫了6個古代字體的牌匾。

那6個字蒼勁有力、柔中帶剛,書寫者是一位書法大家。

門口來來往往的人群異常繁多,由此可見,那茶莊是有多麼的火爆多麼的熱門。

“蜜糖仙仙,人未免太多了?我看估計都冇位置坐了吧!”那人流湧動的人潮,了實是嚇了洛景辰一跳,令的那廝眼裡頗為感慨道。

“洛景辰,你以為我是你嗎?事兒我早就安排好了,你放心。那茶莊我已經提前預定位置了。”李筱仙一臉的意,望向洛景辰這儘是一副鄙夷樣。

洛景辰隻能苦笑的摸了摸鼻子。

不一會兒的功夫過去後,洛景辰等人就在服務員的招待下,來到了一間清靜優雅的房間品茶。

李筱仙泡茶的功夫很是熟練,所沖泡的茶,這是香氣4溢,連洛景辰那廝都忍不住嚥了咽幾口口水來。

當洛景辰準備喝茶時,卻被李筱仙給製止了。

“蜜糖仙仙,你那什麼意思?”洛景辰愣了。

“洛景辰,你懂的喝茶嗎?”李筱仙卻是冇有正麵回答洛景辰的問題,而是拋了一個問題給了洛景辰。

洛景辰撇了撇嘴,隨意道:“喝茶就喝茶,這來這麼多的規矩!”

聞言,李筱仙精緻的臉蛋猛然間露出了無語狀來,幾秒過後,才語氣愕然道:“洛景辰你不懂品茶!有你這樣試茶的嗎?”

“是嗎?”如李筱仙所言,洛景辰確實不會品茶,而被李筱仙道破,叫他一張厚如銅牆的臉龐也忍不住臉紅了,但卻還是以一副不服氣的口氣說道。

“品茶,說易不易!第一步聞其香。其次步觀其色,第3步品其色,這便是品茶的步驟!”李筱仙平淡的解釋道。

洛景辰就按照李筱仙所說的品茶步驟,開始品起茶來了。

按照李筱仙的品茶步驟,那茶與以往喝的茶,這味道彷彿有些細微上的不同。

“原來品茶也不是件什麼難事啊!”一學會品茶,洛景辰眼裡就露出了一臉的瑟。

可誰曾想,李筱仙下一句話簡直使洛景辰懵逼了。

“才學會新手品茶方法,就一臉的瑟表情,也是冇誰了!”李筱仙細細品茶,擺出了一副似笑非笑,緩聲道。

此話一出,洛景辰要當場石化。

那一刻,他內心崩潰的。

“品茶品茶!全當我剛纔說的話是屁話!”洛景辰一臉尷尬汗顏表情,摸了摸鼻子,緩聲道。

噗嗤!

洛景辰的表現,令的李筱仙與古敏儀眼裡都露出了忍俊不禁的笑意來。

品茶,使洛景辰的心境也逐漸寧靜了下來,而寧靜過後,他陷入到了一種沉思中:如果今天我冇有恰巧碰到蜜糖仙仙,這麼我就不會來那天下第一茶莊了,這蜜糖仙仙要喝下午茶,是自己一個人喝嗎?還是約人了?

洛景辰心頭那般想,但不知為何,愈想,心裡愈不是滋味,愈是有種淺淺的妒忌心。

妒忌於,為何蜜糖仙仙不約我來品茶!

“洛景辰,你莫非在想,若不是巧合與我碰見,這麼我就不會請你來品茶,是也不是?你該不會生氣了吧?”可是,李筱仙彷彿猜測了洛景辰的心思一般,突兀般的問道。

那丫頭,難不成是我心裡的蛔蟲?

一下子,洛景辰一愣,但眼裡還是強迫自己做出一副鎮靜,一臉笑容道:“這有!蜜糖仙仙,你就彆亂猜測了!你那樣是在抹黑我,不就一個品茶,我的肚量怎會這麼小!”洛景辰一臉淡定自若的迴應道。

就算再生氣,這也不可能在女士的麵前表現出來。

“好虛偽的男人!”

一道不和諧的冷漠聲音,猛然響在了洛景辰等人耳朵裡。

洛景辰心裡有種吃癟的感覺。

循聲望去,茶間門口外,不知何時來了一位姑娘。

姑娘穿了一套紫色套裙,配合上她這凡脫俗的絕美麵龐,了實很是吸引人的眼球。

但那姑娘,最吸引人眼球的絕不是她這天使麵孔。

而是一雙閃爍了睿智光芒的眼睛!

僅僅隻看了一眼她的眼睛,洛景辰的精神就出現了短暫的恍悟。

那眼睛很睿智!絕對不是尋常人!

因為,憑藉修行人的直覺,洛景辰可以很清楚的憑藉出來那姑娘是位修行人。

可卻看穿不了那姑娘本事!

那姑娘怪異!

“映雪姐,你可來了。我可恭候你多時了!”對於洛景辰此前的話,李筱仙也不怎麼相信,現在可她冇功夫搭理洛景辰,因為她要招待好閨蜜林琴,瞧她起身,嬌美容顏掛了爛漫輕笑。

“彆說恭候了,我們兩個人間用得了那麼多婆婆媽媽的規矩嗎?”林琴一張絕色麵龐,閃過了一抹苦笑,緩聲道。

可說話間,她卻有意無意的將眼神撇了在洛景辰與古敏儀兩個人的身板上。

“映雪姐,我為你介紹一下,作為男人哼就是一豬頭!他叫做洛景辰!至於,我們那一位可愛的小妹妹,她叫做古敏儀!映雪姐你可以稱呼她敏儀!”李筱仙做起了介紹工作起來,“豬頭、敏儀,那位就是我的好閨蜜林琴,我來那,就是為了等她一塊來品茶!”

洛景辰那時也已經恍然大悟了,這股淺淺的妒忌心早已消散的無影無蹤。

可他內心現在卻是鬱悶的,無比鬱悶。

那蜜糖仙仙也真是的,在漂亮妞麵前,還叫我豬頭,你那讓我麵子上往哪裡擱啊?稱呼我一聲景辰不行嗎?

洛景辰心裡暗自起了牢騷來。

“哦!”林琴微微點了點頭螓,又對了古敏儀,嘴角湧起一片淡笑,語氣和藹道,“敏儀,初次見麵!你可以稱呼我為映雪姐,我稱呼你一聲敏儀應該冇問題吧?”

“映雪姐,冇問題!冇問題!”古敏儀像是一個樂天派一般,眼裡掛了一片笑容,急忙說道。

林琴與李筱仙、古敏儀3人交談甚歡,至於洛景辰則是被3女給無視了,或許洛景辰存在的意義就是當個大型的電燈泡吧!

無視?被那個姑娘徹底無視了!這的是什麼世道?

洛景辰一愣一愣的,那才初次見麵,他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開罪了林琴那姑娘,令的那姑娘,這是連跟她說一句話都冇有。

忽,他心裡碎罵一句,奶奶的,你不主動,我主動,總行了吧?

“映雪,初次見麵!我叫洛景辰!”對漂亮妞,洛景辰總是特彆感興趣,此刻的他眼裡懸掛了真誠的笑容,語氣淡定冇一點急躁道。

可林琴,不理會洛景辰,視洛景辰為空氣。

那算啥事情。我有那麼招人討厭嗎?就算招人討厭,可那人,為什麼偏偏是林琴那樣的漂亮妞?

洛景辰心中尤為不滿,不滿的就差冇有在的上畫個圈圈詛咒林琴了。

3女談天說的,洛景辰還是老樣子,全然冇有插話的機會。

不是他不想插話,可是3女所談的內容皆是關於姑孃的話題。

比如買衣服、買飾等等。

那些關於姑孃的話題,洛景辰又如何能夠插上嘴。

她能夠做的隻有在一旁默默喝茶了。

喝茶的同時,他冷不防的猛的問道:“諸葛在姓,在我們華夏是個稀少的姓氏!映雪你來自京城?”

諸葛一姓,據洛景辰瞭解,在洪朝的京城就有存在。而且諸葛一族在京城這勢力彷彿並不一般。

洛景辰瞭解,不外乎一個很簡單的因素:他的老朋友神運算元,正也是諸葛家的人。

神運算元原名諸葛靖,彷彿在諸葛家的位不小。

自然,具體情況洛景辰並冇有知道的太多,關於自己這位老朋友,他不想去調查他的背景來曆。

既然是朋友,該說時,他自然會說。

何必去調查朋友呢?

調查朋友那事兒,洛景辰做不來。

“恩!”林琴破天荒的回了洛景辰的話,都卻好似惜字如金一般,隻回答了一個字。

那一個字的回答,洛景辰嘴角猛然抽搐了一下,但內心卻安慰起自己來,好歹那姑娘回答了,我那麵子上也算勉強過的去。

很快天色漸黑,夕陽漸落。

洛景辰就帶了古敏儀離開了。

不離開,他都感覺自己那晚飯不用吃了。

同時,他也很佩服幾位姑娘。

真特麼有耐心,一聊便聊了好幾個小時。

聊天好幾個小時,那事兒洛景辰可做不來。

待洛景辰離去時,李筱仙將心中的困惑,忍不住道了出來:“映雪姐,你為什麼好像很不待見這豬頭洛景辰一般?”

“你喜歡他,他不值的你喜歡。”可林琴卻是答非所問的回答起李筱仙。

李筱仙瞬間臉蛋紅了,紅的整個人羞愧難當,更是微微低下了腦子來,還不時用手指頭玩起衣角來,那會兒李筱仙全然冇有這種女王霸氣樣,有的無非是一副小鳥依人樣。

李筱仙的表現,令林琴幽然一歎,才說道:“仙仙,你無藥可救了!”

“映雪姐,我哪會無藥可救!”被林琴那般說,李筱仙感覺心裡特不是滋味,鼓起兩腮上的小酒窩來,嗔聲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