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ZQ小說網 >  最強進化王 >   147 賣關子

洛景辰淡淡道“對付這白鎧將士,是消耗了我不少力氣,可若要取你們的項上人頭,於我倒是件毫不費力的事情”

狂妄自大自負不見棺材不掉淚

3位黑衣人個個麵露鄙夷神色,更是為洛景辰的做事風格貼上了幾個標簽。乏?br

/>

頃刻間,雙方交戰一觸即

短短3秒鐘不到的時間裡,冰冷刺骨的古墓遺蹟的麵上就靜靜的躺下了3具還帶有絲絲溫度的屍體。

屍體便是這3位黑衣人。

對那3位黑衣人死於自己手上,洛景辰隻是搖了搖頭,眼裡湧起一陣苦澀笑意來“果然是不作死就不會都不得活。居然敢再我身上上打什麼殺人奪寶的念頭,那不是在找死嗎”

不多時後,洛景辰繼續向那帝王古墓遺蹟深處走去。

之間,他遇到了好幾次危機。

既有流沙陷阱,又有滾動巨石,以及漫天狂舞的花火。

可那些於其他修行人而言艱钜的危機,洛景辰卻是無一例外的統統有驚無險的度過去了。

“帝王遺蹟,何時才能夠抵達終點呢何時又能夠遇到一個大活人呢”洛景辰略微嘀咕道。

接下來他遇到了一大堆活人。

是其餘的參與者們。

本來參與者們一共有近3o人,可按照現在局勢來看,彷彿參與者也就隻剩近2o人。

將近一半的死亡率看來那武曌的帝王遺蹟果然不俗到最後,存活的人數,恐怕極其有可能隻是個位數

帝王遺蹟還冇有抵達終點儘頭。

最oss武曌,這是連個魔影都冇有瞧見呢

“豬頭,咱們又碰麵了”就在洛景辰深思時,一道熟悉略帶俏皮的聲音,就在他的耳邊上猛然響起。

一身黑色勁裝的李筱仙。

“好巧那不就是古書上所說的有緣千裡來相會嗎”李筱仙她們,洛景辰於第一時間就瞧見了,隻不過他喜歡獨來獨往,不大願意打招呼罷了。

對幾女的安全,他絲毫不擔心,要知道杜朵那位漂亮妞可是第二係統帝之女,鐵定有幾張保命底牌,至於林琴,那漂亮妞本事,他有些看不透了。

而有那倆漂亮妞陪伴在李筱仙身邊,故此李筱仙的安危,洛景辰一點兒也不擔心。

“誰跟你有緣了”洛景辰的話卻是引的李筱仙白了他一眼,一臉嗔怪地道。

“蜜糖仙仙,那一大堆人聚集在那兒乾什麼打醬油嗎”洛景辰上前,掃視起仍舊停留若木雞的一大堆人群,好奇的問道。

“豬頭,你個瞎子”哪裡知道李筱仙居然笑罵道,笑罵的同時,還未洛景辰指指一處方向。

一座橋,一座殘破而又冗長的古橋。

橋口還豎立了一塊一米多高的石碑。清晰而又詭異的寫了3個猩紅大字“鬱殺之梁”。

“蜜糖仙仙,你們不過那橋,不會是因為相信了那古橋能夠斷魂吧”頃刻,洛景辰以一種嘲諷,掃視起李筱仙等女。

林琴皺了皺眉頭。

杜朵容顏卻是徒然間冷了好幾分。

“豬頭,你是怎麼說話的”既然她們不言,這麼隻好李筱仙言了,瞧李筱仙扯起嗓門來嗔聲罵道,同時言語上又帶一絲謹慎,“剛纔就有幾位不信邪的修行人走了那鬱殺之梁,你知道生什麼事情了嗎”

“生什麼事情了”洛景辰問道。

“哼我偏不告訴你”李筱仙吊起洛景辰的胃口來後,就微微嘟起瞭如若櫻桃般可愛迷人的小嘴唇。

賣我關子

驀然,洛景辰傻眼了,神情更是一怔一怔的,他想不到在那種,李筱仙居然還會耍起那種小孩脾氣來。

過去了2o多秒後,李筱仙才微微抿了抿嘴唇,徐徐說道“好啦好啦不弔你那豬頭胃口了這幾位不信邪的修行人才走在那鬱殺之梁,冇幾步猛的之間,他們就仿若丟了魂似的,身軀一軟,掉下了那鬱殺之梁”

“掉下那鬱殺之梁,應該不至於丟掉小命吧興許那鬱殺之梁的下麵也有可能是一番大機遇”洛景辰根據過往經曆,絲毫冇有經過大腦思考就的回答道。

“豬頭,你還是親自瞧瞧那鬱殺之梁下麵到底啥東西吧”李筱仙被洛景辰的話,搞的精緻的臉蛋忍不住抽搐了好幾下,才擺出一副無奈地模樣說道。

聞言,洛景辰就信步向前方小走幾步,目光也已落在了鬱殺之梁的下方。

目光那一望,洛景辰臉蛋不禁一紅,為他剛剛那個一番話感到羞愧、慚愧。

不羞愧、不慚愧,怎會

那鬱殺之梁下方的事物,根本與洛景辰想的是南轅北轍的概念。

印入洛景辰眼簾的是鬱殺之梁下方不斷滾燙的岩漿,這岩漿不時冒了泡,還不斷的升起一股又一股的騰騰熱氣。

那岩漿溫度,少說有幾百度,上千度,修行者若是丟人其中,彆說逃命了,就說自保也困難那高溫度一定會將修行人軀體燒成灰燼燒的煙消雲散

洛景辰心中暗暗嘀咕道,同時他也在想那鬱殺之梁的破解之道。

既然存在那鬱殺之梁,一定會存在它的破解之道。

“那鬱殺之梁究竟要怎麼過啊”

“剛纔就有幾位不怕死的走過了,結果出了什麼事他們的下場就是被燃燒成為灰燼”

“帝王遺蹟啊那可是我人生第一遭進行如此級彆的冒險難不成,我要命喪於此了不我不甘心”

“不甘心又啥用帝王遺蹟本就危險重重同樣也機遇重重”

偌大的人群,逐漸不斷的起了交流來,但他們的情緒上都顯的有些低落。

“情況彷彿有些兒不妙”洛景辰的憑藉修行人本能的道道來。

“豬頭,誰都知道情況不妙,你那不是在說廢話嗎”李筱仙卻是白了眼洛景辰,掩嘴笑罵道。

“蜜糖仙仙,我說的情況不妙指的並不是你理解的意思。”洛景辰對此是無奈的聳聳肩膀,攤了攤雙手道,“我指的是那個情況不妙來源於武曌”

“什麼意思”李筱仙眨了眨美眸,不解的問道。

林琴、杜朵兩位姑娘對於洛景辰的話,卻是波瀾未驚的麵容上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色來。

下一個呼吸間,一道冷漠的女聲,猛的的在那帝王古墓遺蹟中響徹而起。

“我不殺伯仁,伯仁卻因我而都不得活。若想要通過鬱殺之梁,這便殺人,唯有手上有命案的強者,才能通過鬱殺之梁殺的人越多,過這座鬱殺之梁就越容易”

那聲音毫無疑問就是武曌所言。

現場修行者陷入到了一片寂靜之中,能夠聽見的唯獨隻有一道又一道富有節奏型的呼吸聲。

那是我的福利嗎

洛景辰忍不住嘀咕道。

他手上已上有命案染的還是3條活生生的人命

“你們怎麼都不走”洛景辰愕然的向李筱仙等女問道。

“洛景辰。你殺人了嗎”李筱仙愣愣的冒出了幾句話來。

“這叫自保”洛景辰摸了摸鼻子,神色間冇一點尷尬,滿臉正氣道。

倆修行人成功闖過鬱殺之梁,但那通過的姿態,在過於慘不忍睹了。

他們直接的爬過去。

因為他們懂的,忍常人之所不能忍,才能夠在修行一途上走的更遠更高更長久

“洛景辰你還真殺人了啊”李筱仙驚呼一聲,顯然她冇有想到,那纔多久功夫洛景辰那手就沾上有命案了。

不就殺些該殺之人,有必要怎麼誇張嗎

洛景辰心裡暗忖一聲道。

李筱仙這話語一出,現場眾位修行人的眼球也紛紛揚揚的落在了洛景辰身上。

被那麼多雙眼睛給盯了,洛景辰整個人異常煩躁,覺得現在的他比如馬戲團裡供人圍觀取樂的小醜。

“這蜜糖仙仙,你們打算怎麼過去那鬱殺之梁”洛景辰愣了愣,問道。

李筱仙被洛景辰那一問,精緻的臉蛋一怔,好半響才道“殺人,殺這些不識眼的人”

起初,洛景辰還不大明白李筱仙的話。

片刻間的功夫,他就恍然大悟了。

武曌的話,早已勾動起了現場人群們的殺心。

李筱仙等人,又是女子,又是漂亮妞,所以她們那3人一下子成為了現場修行者的選對象。

在修行者的認知中,姑娘永遠都是弱者

若非杜朵戴了個大墨鏡,興許早就被人給認出來了。

隨後,一片打鬥聲,乍然響起。

那幾個鑽石級本事修行人已經對李筱仙等人下手了。

“一群不知死活的傢夥居然敢打蜜糖仙仙等人的注意活的不耐煩了嘛”對於那情況,洛景辰隻用佇立在一旁的份,因為他曉的,那事不用他出手,他若出手,在做無用功,而且也會奪了李筱仙等女通過鬱殺之梁的資格。

也就幾個呼吸間的功夫,打鬥聲瞬息之間就停下了下來。

毫不例外的這幾位自認為實力不俗的鑽石級實力修行人現場已經成了一具安安靜靜躺在冰冷的麵上的死屍。

噝噝

其餘修行人都忍不住深深的吸了口氣,為李筱仙3女的恐怖戰力而驚駭。

一下子

剩下的修行者就有所決斷了。

既然,李筱仙等女招惹不起,這麼洛景辰那傢夥就是他們的選目標了。

不就e級修行人不殺他殺誰

片刻,洛景辰成為了剩餘修行者眼中的獵物。

對修行者這種虎視眈眈,洛景辰心中冇懼意,有了隻是眼裡湧起一片戲謔笑意“究竟誰纔是獵物你們得搞清楚”

修行者不由一愣,因為他們莫然的想到了,洛景辰就白銀修行人本事,可卻是能夠從開頭走到如今,若是冇有一定的底牌,打死。他們都絕對可不能信。

他們麵麵相覷,哪個都冇膽子率先行動,他們在等,等這個2愣子先來試探試探洛景辰的底細。

知己知彼,方能百戰百勝。

對他們的心思,洛景辰猜的相當透徹。

電光火石間,洛景辰就一溜煙的走了。

是的,走了

他可是冇有時間與那些修行者耗費

現場修行者,原本還期待會有一場大戰一觸即,可誰料想,那一場大戰的主人翁居然溜走了。

此刻,洛景辰那傢夥已經步伐平穩的行走與鬱殺之梁上了。

他走的毫不費勁,更其實很,他走的微微鬆鬆。

這走路的姿態就好似在走一條普通的道路一般。

“那小子怎麼感覺他過那鬱殺之梁相當簡單,簡單的毫不費力”

“剛剛那個倆修行人這可是爬過去的,可那小子居然是走過去的”

“他殺的人,肯定不止一個人難不成是兩個人3個人還是更多”

倏然間,那些修行者望向洛景辰這寬大背影都有些不同了。

畏懼

是的,他們充滿畏懼

那帝王探險副本纔開始多久,作為男人手上所染的人命就過一條了,那未免尼瑪太誇張了吧

洛景辰隻知道那鬱殺之梁對他是在過家家一般,全然冇絲毫難度。

就片刻功夫,洛景辰就成功闖過鬱殺之梁,李筱仙等女也順順利利的闖過。

剩餘的十來名修行人卻是陷入到了慘烈的廝殺中。

參與帝王遺蹟,便冇退出的選擇

不成功就唯有命喪於帝王遺蹟之中。

但若通過,收穫也非同小可。

“豬頭,過那鬱殺之梁倒是很輕鬆呀”李筱仙用了陰陽怪調的語氣對洛景辰嗔聲罵道。

什麼情況哥我膝蓋中槍嗎

洛景辰一臉無語,心中更是特彆納悶。

他明白李筱仙會有如此抱怨話,這是有所原因的。

因為,在通過鬱殺之梁時,她行動極為緩慢,出了好幾次洋相呢

若冇有林琴與杜朵的幫忙,那小妮子能不能通過鬱殺之梁還是2說呢

“蜜糖仙仙,你見多識廣,您看看眼前那建築物到底啥玩意”洛景辰可不想觸李筱仙的黴頭,故此臉龐帶了一臉困惑,問道。

惹不起,難道還躲不起嗎

轉移話題那便也就是洛景辰的方法。

李筱仙現在滿臉疑雲,尋思起了洛景辰的問題來。

眾人的眼前是一棟富麗堂皇的建築物,整棟建築物全由金黃色牆磚推砌而成,那建築物更有一道近兩米高的大門。

但大門上卻是空無一物,冇有牌匾,這樣一來洛景辰纔會這般問。

“豬頭,你才見多識廣呢那建築物是什麼,我怎麼知道”想了老半天,李筱仙才憋出了幾個字來,用了嗔怪的語氣,哼聲道。

洛景辰訕訕一笑,又把視線落在了杜朵與林琴的身上,試圖瞧瞧兩女是否知道其中的緣故。

誰知杜朵隻是默默的搖了搖頭,可林琴卻在不搭理洛景辰,視洛景辰為空氣。

我就那麼不受待見嗎

洛景辰心中嘀咕道。

“入帝宮者,是想吾帝訣麼”

武曌這一道帶了冷漠的女聲,又突兀般的響在眾人耳畔處。

伴隨,女帝那話音一落下,現場12位修行者湧起了萬千種心思來。

毫無疑問的那帝訣,他們勢在必的。

帝訣

帝王修煉的武功秘籍

其蘊含的價值意義重大非同小可

就連洛景辰也不免的生出了爭奪帝訣的心思來。

要知道,那可是武曌的帝訣。

據係統記載,武曌憑藉帝訣的威力,降伏萬臣,一舉稱帝。

帝訣的重要性是毋庸置疑的。

但正史卻不是那般記載,按正史記載,武曌憑藉的是她的心智、心謀以及乎常人的馭人之術,還憑藉她的美色。

若不是那些因素,她無法稱帝。

對那正史,洛景辰卻在不敢苟同了,若不是武曌因機緣巧合獲的帝訣,她要稱帝,絕非是一件簡單事。

其實很,帝訣成就了一代武曌

有如此獲的帝訣的機會,哪個捨得錯過。

現場其中幾位修行者已經按捺不住自己心中的雀躍心情了。

嗖嗖

那些修行者一個勁兒的在往前衝。

帝訣非到手不可。

對於那些修行者心急如焚的表現,洛景辰可以理解,但卻不會跟風。

他置信,帝訣會如此容易的到手。

要知道,他們麵對的敵人可是一代武曌。

即便,麵對的是女帝亡靈,這也不容小覷。

小覷,隻會加快死亡。

“豬頭,怎麼還再思考個什麼勁你對那帝訣不動心嗎”李筱仙微微挪動起蓮步,來至洛景辰的跟前,眨了眨這一雙若黑寶石般晶瑩剔透的美眸,麵容上儘顯露出一股好奇神色。

“怎麼會不動心呢要知道那帝訣,對任何一位修行人來說,都具有致命的誘惑效果畢竟,當今世上隻有一本秦始皇嬴政的帝訣再無第2本”洛景辰滿臉正氣道。

華夏那一塊泱泱神州大的的帝王遺蹟,確實是數不勝數,但至今,為世人所熟知的隻有一本秦始皇嬴政帝訣。

當時,秦始皇嬴政帝訣一出,這是引來一番又一番的腥風血雨,可惜洛景辰這時候還冇有出生呢

對於帝訣的擁有者到底誰,他經過多番調查,最終也毫無結果。

對此,他心裡冇一點失望,隻能感慨。

感慨秦始皇嬴政帝訣的擁有者,果然隱藏得夠深,更是將懷璧其罪那道理領悟的透透徹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