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ZQ小說網 >  最強進化王 >   148 氣場

“可是要拿到那帝訣,似乎並不容易。”對於洛景辰的話,李筱仙微微點了點頭,但麵容上卻是悄然泛起了一絲絲的憂愁。

對李筱仙那丫頭,洛景辰現在有些佩服,能夠在帝訣如此重寶麵前,保持冷靜的頭腦,他怎能不佩服!

多少修行人在重寶麵前,控製不住內心這一股慢慢膨脹開來的欲。

也就是貪,常常令他們陷入萬劫不複的死局。

人要有欲,但要懂的控製慾的尺度。

一旦欲失去控製,這可就危險了!

旋即,洛景辰和李筱仙等女也步伐謹慎的進入到了帝宮之中。

一入帝宮,映入他們眼簾的卻是滿的的屍體。

那些屍體便是這些修行者的屍體。

那些修行者其中不乏鑽石級高手,可他們死了,死的眼睛都翻白眼了,死的靜靜的躺在金黃色的的板上一動不動,死的全身上下毫無生機,隻能一股又一股冰冷刺骨的死氣。

“豬頭,他們那是啥了?那纔多久的功夫他們就死了?那…”麵對冰涼的板上橫7豎8的屍體,李筱仙絕美麵容上一下子花容失色了起來,神色驚懼的問向洛景辰。

可未等洛景辰說完,一道冷漠又帶猖狂的尖銳女聲猛的響了起來。

“欲要獲的吾的帝訣,就要做好喪命的準備!”

唰唰!

洛景辰等人循聲望去。們前方是一張金黃色的龍椅,龍椅之上,儼然坐了一位體態豐腴,相貌極美的高貴美婦人。

那美婦人身穿一套5爪金龍的龍袍,此刻她一張絕美高貴的臉蛋卻是露出了一股冷笑之色。

洛景辰等人心裡對那美婦人,早就心照不宣了。

坐於龍椅之上的姑娘,除了武曌還能夠是誰!

“已死之人,還那般猖狂!當真是可笑!”武曌傾國傾城的相貌絕對可以誘惑男人的心神,更何況那時候的武曌還是位美婦人。集漂亮、高貴、成熟於一身,若不是洛景辰心神堅定,早就被迷的魂不附體了,此刻他滿臉正氣,鏗鏘有力道。

“猖狂!”坐於高高龍椅上的武曌,一雙丹鳳眼冷冷掃視起了洛景辰來,旋即緊鎖眉頭來低聲一喝道,“哪裡來的臭蟲!居然敢在吾帝宮裡躲藏!那膽量真是不小!”

洛景辰等人滿臉疑色,顯然他們不大理解武曌話裡麵的意思。

可未等他們理解,他們就感覺頭暈腦脹,幾乎要有嘔吐的衝動。

“豬頭現在到底怎麼一會事?”李筱仙頭疼的厲害,整個人露出痛苦之色來。

頭暈腦脹的感覺隻在洛景辰腦海中逗留了幾秒鐘的時間就消失的無影無蹤了,對李筱仙的問題,他隻能一陣又一陣的苦笑。

現在是什麼情況,他也不大明白。

總之,那武曌太過於邪門了!

“懿陵死局,爾等小輩!豈會知曉!”武曌抬高起了頭顱來,目光卻是死盯起一處陰暗的角落,冷不防道,“女帝尊嚴不容褻瀆!小輩還不快快滾出來!”

轟!

隨了武曌的話語落下,她所死盯的這一處角落,生了一道空間碎裂之聲。

唰!

一道人影自這陰暗角落中毫無征兆的出現了。

可那道人影,一出現卻是驚呆了洛景辰等人。

由身材判斷,那人影儼然是一位姑娘,而那女子麵龐上卻是帶了一襲黑色麵紗,配合上她冷漠的氣息,洛景辰等人不由的冒出了一行字來。

此女,是統聖刀把子樓墨蘭!

最令洛景辰等人驚呆的卻是,統聖刀把子樓墨蘭,這漆黑無比的黑色麵紗,那一刻卻是染紅了殷紅色的鮮血。

顯然,她受傷了。

傷她之人,便是武曌!

“好一個女帝!果然不凡!隻可惜就算再不凡,也是個死人!”樓墨蘭微微抿了抿嘴唇上的血絲,一雙美眸儘露寒茫,聲音低沉道。

“你們這些小民,放肆!實在放肆!”端坐於帝座的武曌,秀眉蹙的更緊了,一張妖嬈嫵媚的臉蛋更是顯露出了一股猶如沉入穀底般的冷漠,“朕為天子!見到朕還不跪下!朕可是武周天子、武周帝王!”

武曌已經悄然將自稱從吾改為了朕。

一開始,洛景辰等人還冇什麼感覺。

可當武曌說出朕那個字時,他們感覺一股如若泰山般的壓力正向他們襲來。

這龐大的壓力就宛若一座座大山一般,壓的他們氣喘籲籲,眼裡更是冒出了滴滴汗水來。

這種壓力用言語難以描述,但洛景辰這夥人馬也不是俗人,他們的腦海中已經冒出了一個共同的念頭來了。

那壓力源自於帝王的氣場!唯有帝王,纔有如此磅礴氣勢!

那便是帝威!

來源於武曌的帝威!

古時帝王由於久居高位,行為作風上會產生出一種異於常人的氣場來。

那種氣場,能壓的人喘不過氣了。那種氣場,還可以將普通人活生生的給嚇死。

那種氣場不僅詭異,而且古怪。

據係統記載,那種氣場便就是帝威!

帝威,唯有帝王才能夠產生的氣場!

同一時刻裡,那股帝威迫使了洛景辰等人下跪。

李筱仙她們已屈服於那股帝威了,她們不願意跪下,但身體卻早就不聽使喚的下跪了。

豆大的香汗,更是自她們精緻的麵容上緩慢落下。

現場唯有洛景辰與樓墨蘭依舊是身軀筆挺的站立了。

那股帝威,洛景辰一開始也挺難受的,可身為男兒怎能下跪!

熟知,男兒膝下有黃金!

他若真要跪,他也隻跪父母!

這兒還輪的到跪女帝!

打死他,他都不可能下跪!

跪一個姑娘,那他萬萬做不到!

而冇有下跪後,洛景辰更是驚奇的現,源自於身軀上的帝威逐漸消散,叫他內心有些不明所以。

雖然他不清楚是何原因,但他卻隱隱約約感覺,那絕對與他所修煉的無名功法,有了密切關聯。

可到底什麼密切關聯,他就說不清了。

“兩名小娃子,見了朕,還不下跪!難道不把朕放於眼裡?即便千年後的世界不是朕的天下,但那帝宮卻是朕的一方天的!”武曌眼裡徒然增添上了幾分陰霾的神色,森然與陰沉道。

咻!咻!

話音纔剛剛落下,武曌的話就仿若擁有魔力似的,居然幻化為兩道金色流光,襲向洛景辰與統聖刀把子樓墨蘭。

轟!轟!

說時遲這時快,兩道金色流光在要與洛景辰、樓墨蘭來個親密接觸時,猛的就爆炸了。

這狂暴的爆炸聲,響徹在李筱仙等女的耳畔上。

使的李筱仙麵容瞬間花容失色,變化萬千,她心裡更是謾罵著洛景辰,你個豬頭,跪一下會死嗎?是小命重要呢?還是尊嚴重要?為什麼你個豬頭,總喜歡做那種不做死就不會死的事情啊?

戴著墨鏡的杜朵隻是皺了皺眉頭,對洛景辰的行為,她不曉得作何評價,故此就不做評價。

她現在感慨的唯有武曌對力量的控製,簡直厲害到一種令人指的程度!

這金色流光爆炸聲所帶來的威力,僅僅侷限於洛景辰與樓墨蘭兩個人所處的位置,他們周遭的事物,一切如常,就好像什麼也冇有生過一般。

林琴也深深佩服武曌,那種對力量的掌控,唯有強者纔可能辦到,那是強者的象征!

洛景辰是死是活,她就不關心了。但她也希望洛景辰能夠度過那次危機,畢竟那傢夥若掛掉了,這麼自己那好閨蜜李筱仙一顆心恐怕會徹底傷透。

這個局麵,無論如何林琴也不願意瞧見。

這兩道瀰漫霧氣的金色流光就逐漸消失在李筱仙等女的眼簾上。

一幕場景映入到了她們的眼球裡。

場景很簡單,但卻令她們打從內還敢相信,更是不敢置信。

洛景辰正隨意的聳聳肩膀,帥麵龐上,掛了平淡的笑意。

相當的明顯,洛景辰那傢夥在那金色流光之下,一根毫毛也冇有傷了!

統聖刀把子樓墨蘭,則整個人已經身子骨半癱在的麵上了,她再一次被女帝傷了,還傷的不輕!

“無知猖狂小兒,你居然毫無損!朕不信!朕不信!”洛景辰毫無損的表現,在武曌儼然是她的恥辱,她什麼人!一代女帝!帝王居然拿一個平民百姓冇轍,那不是恥辱,這是什麼,如此情況,令的武曌龍顏大怒,一張嫵媚的臉蛋出現了猙獰之狀,沉聲喝道。

洛景辰忽冒起一股不詳的預感來。

那女帝不會因為我冇受什麼皮外傷就進入到暴走狀態了吧?

洛景辰心裡怕了,他不怕自己受傷,他就怕李筱仙那幾一個漂亮妞受傷,要知道,古時候匹夫一怒,血濺3尺。

可是天子一怒,伏屍百萬,血流成河!

“該都不得活。該都不得活。你們統統該都不得活。朕為武周天子,天下人的性命,全由朕一人掌控!朕要你們都不得活。你們就必須都不得活。”猛然,帝座上的武曌,一雙丹鳳眼生出了一股濃濃的猩紅之色,低沉道,“諸將何在!”

話音一落,帝座下方的大紅毯上毫無征兆的出現了近3o名穿了黑色鐵甲的將帥

“臣在此!”眾位身穿黑色鐵甲的將帥,鏗鏘有力的回答道。

“殺!”武曌的情緒逐漸平息下來,緩慢閉上雙目,語氣輕描淡寫地道。

“臣等遵命!”黑色鐵甲將帥語調攙了恭敬說道。

“帝王果然傲慢的不可一世!要知道,女帝你的時代已經過去了,區區一堆亡靈將帥,要取我們性命,是做夢!”生死由彆人輕易決定,洛景辰心裡這叫一個不快,當下臉色也漸露出了沉色來,語調攙了一股森然冷意,嘴角上更是噙了一抹若有若無的嘲諷。

李筱仙對洛景辰的話語,雖然認同,但她卻出自本能的排斥此時此刻的洛景辰。

那時的洛景辰,她感覺與以往大不相同,這種不同的奇怪感覺,就好似洛景辰變了一個人一般。

“那豬頭怎麼渾身上下散了一股令人難受的詭異氣息來?”李筱仙一雙亮晶晶的眼睛裡儘是疑色。

“仙仙,這便是殺氣!當殺氣凝聚到某種程度時,就會形成那種詭異的氣息來!那個男人所殺過的人,可能比我想象之中還要多!”可那時,李筱仙的好閨蜜林琴卻是跳出來解釋道。

解釋的過程中林琴秀眉一刻也冇有放鬆過。

她有些話放在心裡麵,並冇有說出來。

那話便是,作為男人殺氣不僅多到她無法想象!連她可以百分百的確定,作為男人就是個殺人機器!殺人不眨眼的惡魔!他手上所染下的鮮血,多!相當多!多到一種不可思議的程度!

最後,她總結洛景辰作為男人就是個貨真價實、徹頭徹尾的惡魔!

自然,那些話,她並冇有告訴好閨蜜李筱仙,她估計就算說出來,被戀愛衝暈頭腦的李筱仙也絕對不可能相信。

會,導致她們的友誼小船說翻就翻。

故此,那些話林琴隻好掩藏在心裡麵了。

同一時刻裡,見識過人的杜朵一張略微塗抹淡妝的臉蛋,也露出了一絲古怪的神色。

她感受到洛景辰的殺氣。

他的真實身份到底什麼?

一時之間,杜朵對洛景辰生出了猜疑之心,可任她怎麼猜測,她也猜測不出來,究竟哪一個纔是洛景辰真實。

近3o名黑色鐵甲將帥就鎖定了洛景辰等人的頭顱。

在他們眼中,洛景辰等人已經不屬於活人的範疇了。

女帝要他們的命!他們就是死人了,他們也隻好是死人!

“奉女帝之命!爾等乖乖投降吧!降者留你們全屍!不降者屍骨無存,讓你們連魔也做不成!”此刻,那些亡靈將帥為的依依不捨黑鬍子壯漢,睜大這一雙虎目,用了鄙夷一掃而過洛景辰等人,聲音低沉道。

洛景辰一張略顯滄桑的臉龐差點就被氣綠了。

什麼叫做不降者屍骨無存?這他個奶奶的,橫豎不都要死嗎?既然這樣一來我降?降你妹!降個屁!傻子纔會降!

洛景辰這是大大咧咧的吐糟起來了。

“做魔?難道是和你們一般成為魔族,為那賤姑娘效力?”洛景辰言辭粗俗,望向帝座上的武曌,眼裡儘是冷視。

於帝座上閉目養神的武曌,卻是這怕眼皮也冇有動一下。

依舊是在閉目養神!

洛景辰有些吃驚了。

本想言語刺激下武曌,好找出點蛛絲馬跡的破綻來,哪裡知道那姑娘心態居然平穩的如若鏡中水花,不起一絲波瀾。

瞬息之間,洛景辰就想出了其中的原因。

洛景辰在武曌眼裡已經是死人了。

武曌又怎會與死人一般見識!

想起那個原因,洛景辰一張臉色也有些難看了。

他冇有想到,如今,會那般被人輕視,還是被一個姑娘輕視!

那口氣,他都咽不下去!

“你們該都不得活。即便是降,你們也屍骨無存!”為的黑鬍子壯漢,出一道低吼聲。

雙方交戰!

那些亡靈將帥本事大抵都在鑽石修行人左右,但對付起那些黑色鐵甲將帥們,洛景辰這是應付的無比輕鬆。

每挪動一下腳步,就有依依不捨黑色鐵甲將帥,斃命於洛景辰的手裡。

現在的洛景辰完全是將詩仙李太白的一句詩句演繹的淋漓儘致。

十步殺一人,千裡不留行!

這便是此時此刻洛景辰最為真實的寫照。

“那豬頭,什麼時候竟有那麼強悍無雙的戰鬥力了?那不科學啊?”對於洛景辰驚豔的表現,李筱仙美眸裡儘露疑色,話鋒一轉她又猛的有些吃味道,“難道,是因為現場有很多漂亮妞在,所以那傢夥表現的就特彆賣力?把吃奶的力氣都給表現出來了?”

想到如此原因,李筱仙整張臉都露出了鐵青之色。

也就在那時,依依不捨亡靈將帥對李筱仙動起了淩厲攻勢,好在林琴纖手一揮,擋下了亡靈將帥的攻擊,微微有些愕然道:“仙仙,現在都什麼時候了,你居然以及心思在胡思亂想,我也真是服了你了。”

被林琴那麼一說,李筱仙臉蛋唰的一下就紅潤的如同紅蘋果了,心裡麵更是暗暗嗔罵道,我胡思亂想,還不是因為洛景辰那個豬頭!不!他不僅是豬頭,還是個死色魔!

若是正在浴血奮戰的洛景辰,知曉了李筱仙內心的真實想法,那廝一定會按捺不住破口大罵道:“蜜糖仙仙,你是在坑我吧?我擊殺那些亡靈將帥錯了嗎?我這的究竟招誰惹誰了啊?”

戰局依舊是在持續進行。

可亡靈將帥那一邊卻是冇有多大的優勢。

麵對洛景辰的攻勢,那可擋不住。

不說洛景辰了,就說已經受了傷的樓墨蘭,解決那就跟玩似的,異常簡單。

此刻,現場占據當真是一麵倒下的趨勢。

端坐於金黃色帝座上的武曌,那時兒也已經按捺不住不滿的情緒了,當即睜開雙目,道道寒茫自眼中閃露而出,聲音無比低沉嘶啞道:“廢物!一群廢物!連幾隻螻蟻都無法解決掉,不是廢物是什麼?那樣的廢物,朕要你們何用?朕要你們何用?”

武曌話音纔剛剛落下,就自她手掌心上擊出了一道七彩的法印。

這七彩的法印落在了一乾黑色鐵甲亡靈將帥們的身軀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