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ZQ小說網 >  最強進化王 >   149 正氣

一下子,一道震耳欲聾的轟鳴聲,猛然響徹於眾人的耳畔處。

那一道爆炸聲,正也是這七彩的法印造成的。現場一片狼藉,至於亡靈將帥們早就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顯然,他們死了,死於女帝那一七彩的法印之下,死的冇反擊的餘的。

臨死前,他們更是冇一點反抗。

君要臣死,臣隻能都不得活。

女帝要他們的小命,這樣說來,他們也隻好拱手相讓。

“對手下都那般凶殘,真不虧是我華夏一代女帝!果然非同一般!”女帝的行為作風,使洛景辰嘴角一動,發出了內心的感慨聲來,語氣彷彿有些惆悵道。

“洛景辰,你現在有心思關心那些?你就那麼不怕死嗎?”洛景辰那話,使的李筱仙那丫頭微微嘟起了了小嘴來,美牟情不自禁的白了眼洛景辰來。

“死誰不怕!”洛景辰的摸了摸鼻子,淡淡的回答道。

儘管,他實力比絕大多數的修行人強了不清楚多少倍,但他同樣畏懼死亡。

死,誰不害怕!

世界上便冇不畏懼死亡的傢夥,自然除了這些做法極端的人群以外。

“怕死你還不趕緊想點法子來!”李筱仙驀的一雙美眸瞪了眼洛景辰,語氣嗔怪地道。

想法子?

蜜糖仙仙,你說我能夠想什麼法子來?

我們麵對的敵人可是武曌!

在她老人家麵前玩什麼陰謀手段有用嗎?

她纔是真正玩陰謀手段的高手!

估計我們若玩什麼手段,也無非是關公麵前耍大刀,自討無趣、自不量力的做法罷了!

洛景辰心裡早不禁吐糟起來了。

麵對武曌,任何陰謀手段不可能湊效。

或許,誰為有效的方法就是與武曌正麵交戰。

俗話說的好:狹路相逢勇者勝。

若要逃出生天,唯有與女帝正麵決戰!

隻可惜洛景辰現在卻是看不出女帝實力的深淺。

如今,女帝在洛景辰眼裡這就像是一口井水,一口不清楚高度幾何的井水!

“小螻蟻們,你們應該慶幸,慶幸你們能夠死在一位帝王的手上!”驀然之間,女帝一張絕色端莊的高貴麵容上顯露出了一絲絲的欣然笑意,語氣上帶一絲讚揚道。

瞬息間,李筱仙等女臉色很是難看。

生死由彆人一言斷定,她們的臉色能夠好看嗎?

不!!

“帝王就能夠決定彆人是生是死嗎?或許,以前女帝你的武周時代可以,但你的武周時代已經過去了!已經過去了!”幾個姑娘不好看的臉色,觸動了洛景辰的內心,令的那傢夥瞬間滋生出不愉快的心情來,隨即就麵不改色,以一種嘲諷的語氣,盯了武曌一字一語地道。

原本武曌是不可能輕易動怒的。

但拜洛景辰剛剛3個字“賤姑娘”所賜。

女帝怒的一張絕色容顏的臉蛋都出現了猙獰之狀。

“居然敢3番兩次的輕視朕!找死,你那是在找都不得活。”女帝神情勃然大怒,憤怒中的她,語氣裡儘帶了一種滔天殺意。

女帝已下定決心了。

無論如何她都要取他性命!

此刻的洛景辰已經是個死人了!

“豬頭,你彆這麼拉仇恨!你就真的這麼想死嗎?”洛景辰的行為,令李筱仙麵容上帶了一股薄怒,嗔聲罵道。

杜朵與林琴卻是冇怨言,畢竟她們跟洛景辰的關係,並不怎樣,僅僅是陌生人間的關係。

同一時刻裡,洛景辰可叫一個冤枉啊!

我拉仇恨我有錯嗎?

還不是為了你們免遭女帝的毒手!

你們為咋就不能體會到我那番良苦用心呢?

洛景辰心裡雖然不斷嘀咕了,但還是滿臉正氣,雙目直視起女帝,態度上尤為傲慢道:“難道,華夏一代女帝就是隻會說說,不會做事的人嗎?聽的我耳邊上都長繭子出可來了。哦!對了,不該說你是人!你現在應該是魔!”

洛景辰的話,再度引的女帝心中滋生出了滔滔怒火來,那時的女帝一雙丹鳳眼早已發紅,顯然女帝已火冒3丈。

若不殺洛景辰,女帝絕不會罷休!

“藐視朕者,都不得活。”高高坐於帝座上的女帝並冇一點要起身的意思,隻是微微張嘴,沉聲喝出了幾個字來。

女帝那一喝,洛景辰感覺心神一片激盪,頭腦暈漲難受。

洛景辰難受的表現,女帝很是滿意的點了點頭,並冷笑道:“懿陵死局不好受吧?但朕要告訴你那個螻蟻一下,懿陵死局的威力才僅僅剛開始展開!若懿陵死局威力一旦完全爆發出來,取你性命,如屠豬狗!”

懿陵死局,這到底啥玩意?

我去!還是冇有完全爆發出來的懿陵死局?

取我性命,如屠豬狗?

洛景辰心裡這叫一個憋屈。

女帝的話,與他來說,是一個侮辱,天大的侮辱!

“懿陵死局,那莫非是陣法?”洛景辰忍受頭腦上的這一股難受感,小聲的嘀咕道。

第240章唯我獨尊

陣法!

不論華夏,還是其他國家,都不缺少陣法的。

但大多數的陣法,都已是殘缺不全。對後來者的研究,所起到的幫助,這是微乎其微。

但據係統記載,古時陣法在戰場上應用極其頻繁,其中著名的陣法有8卦陣、十麵埋伏陣等陣法,在戰場上這是創造出了驚人的奇效。

陣法,要配合天時的利人和,才能夠發揮出它最大的威力。

但後來者的陣法,大多數隻具備其形,而不具備其髓,早已喪失了陣法最為精妙地場所了。

如此陣法,無非是畸形產物罷了!

“既然那懿陵死局是陣法,這麼那帝宮不會就是陣法所佈置的場景吧?”,洛景辰又嘀咕道。

那一刻,洛景辰這是大腦加速運轉。

尋求破懿陵死局之道!

他可以預感到,若那懿陵死局不破除,他極其有可能栽在那兒,本次的帝王遺蹟冒險,或許將無一人生還!

團滅!

那絕對不是洛景辰所願意得到的場麵!

團滅,洛景辰萬萬不可能接受。

“無知小兒,死到臨頭了,你莫要在想破解懿陵死局之道了,就憑你這點修行修為!那懿陵死局,你破解不了!同樣的,我也可以明確的告訴你,懿陵死局由整個遺蹟佈置而成,你覺的你有可能破解的了嗎?”武曌動了動嘴皮子,一下子就將洛景辰的心思給猜透了。

而女帝的話,無疑是像洛景辰頭上潑了一盆冷水。

整個遺蹟構建成懿陵死局,這麼洛景辰又如何能夠在短時間內破解!

此陣真的無解嗎?

煩躁的情緒,湧上洛景辰的心田。

他不信懿陵死局無法破解!

一定有破解之道!隻是我還冇有發現察覺罷了!

噗!

猛然之間,大腦的暈漲程度尤為嚴重誇張,使洛景辰心脈逆轉,一口血水,也自他口中噴濺了出來。

“豬頭,你冇事吧?”冰涼的板上這一灘殷紅色醒目血水,把李筱仙一顆心都懸起來了,用了充滿擔憂的語氣詢問道,同時她腳步也微微向洛景辰移去。

“冇事!死不了!”洛景辰袖口擦了擦嘴角處的斑斑血跡,眼裡一笑回答道,“蜜糖仙仙,你就彆擔心我了!”

“死到臨頭,還不自知!當真可笑!”帝座上的武曌,神情冷漠,冇一點人情味的冷冷說道。

確實,在女帝洛景辰這話是一番屁話。

在她看來,如今的洛景辰已是強弩之弓。

離死亡隻有一步之遙!

懿陵死局所爆發出來的驚人威力,就連武曌也尤為驚駭。

洛景辰又如何能夠擋的住懿陵死局的威力呢!

他絕對擋不住!

就連女帝她自己,對懿陵死局也滿是敬畏之意。

“豬頭……”李筱仙一張精緻麵龐都露出了一副哭腔樣來了。

在彆人麵前李筱仙很強勢。

可在洛景辰麵前,她卻隻是一個弱女子、小姑娘。

林琴一開始還想好好勸一勸李筱仙,可當她瞧見那一幕時,她嘴角苦澀的搖了搖頭,內心卻又忍不住想道,愛情的魔力真的有那麼大嗎?

林琴記的她初次與李筱仙見麵,李筱仙這可是綵鳳隊的幕後領導者玉羅刹。

在暖市各方勢力中不斷玩弄了陰手段,也就因為陰手段,綵鳳隊才能夠在暖市擁有自己的地位。

可是現在倒好,那哭哭啼啼的姑娘,不像玉羅刹!

一旁的杜朵隻是皺了皺眉頭,對李筱仙,她也不清楚該講啥好了。

“懿陵死局,武曌的成名之技!起初,造成陣法之內的人頭腦暈漲,造成心脈逆轉,吐出血水。最終,當懿陵死局爆發出它的精緻威力時,陣法之內的人一命嗚呼、死無全屍!”就在那,早已受傷的統聖刀把子樓墨蘭,卻是微微抿了抿她宛若櫻桃般的小嘴唇,開口徐徐說道。

此言一出,滿堂皆驚。

但最吃驚的莫過於武曌。

懿陵死局是她的成名之技,那不錯。

可卻是冇有這恐怕是個人知曉那件事!

知曉的人,早已經成為了她懿陵死局的陣下亡魂了。

世人隻知武曌取人性命,如若探囊取物。

“小丫頭,你知曉的事情倒是挺多的!不但知曉了懿陵死局是我的成名之技,還知曉懿陵死局的3大過程!”武曌用了冷笑的語氣誇獎起了樓墨蘭來。

但那不是誇獎,而是諷刺。

就算你知曉了那些又能夠如何!

也終究不能夠改變任何結果!

聽了樓墨蘭的話,李筱仙感覺眼前一片黑暗。

對樓墨蘭的話,李筱仙怎能不信!

“我知道的事遠比你想象的還多!就比如懿陵死局的破解之道!”樓墨蘭語氣似笑非笑的對女帝說道。

“小丫頭,你想詐我嗎?你不感覺你的行為舉止太過於可笑了嗎?”武曌的情緒波瀾未驚的問答道。

現場,李筱仙等女也不由自主的將注意力放在了樓墨蘭身上。

“知之為知之!我樓墨蘭做事還輪不到你個死人來指手畫腳!女帝又怎樣,皇帝輪流做,明年到我家!隻恨我冇生對時候,否則你看吧!”哪裡知道樓墨蘭卻是猖狂無比的回答道。

那話一說出口,李筱仙她們們忍不住深深的吸了口氣。

樓墨蘭太狂!太猖狂了!

“她未免太唯我獨尊了吧?”洛景辰一怔一怔的。

本來他就以為自己已經夠狂了,誰料想的到,真正的狂人那纔剛剛冒出頭來!

此時此刻,武曌的絕色端莊臉蛋,這是早已被樓墨蘭的話氣的又青又紫了。

“你那小女娃,夠狂!簡直是狂妄的不可一世!”武曌沉了臉,咬牙切齒的一字一語說道,“而狂妄的代價就是死亡!今天,你們人們都要死。無論如何都要死。敢挑釁朕的人,都要死。”

噝噝!

武曌的話語中仿若是帶了一股奇特魔力似的,使的李筱仙等女的嘴唇不禁顫了顫,她們也已經意識到了,情況彷彿一步一步向了糟糕的局勢走去。

“女帝,你覺的以你本事你可以決定我們的生死嗎?不要忘了,你已是個死人!就算你修煉秘法,成為一代魔族中的骨魔!這也不能改變你是死人的說法!”樓墨蘭青巾之下的容顏卻是冇有多大變化,隻是自顧自的冷顏一笑道。

唰!

此言一出,樓墨蘭再度成為了現場焦點。

洛景辰對樓墨蘭的話卻深深的明白。

這些帝王遺蹟、將帥遺蹟的帝王將帥們,統統無一例外的都是魔族中人。

因為修煉了魔族秘法,他們才能夠的意存活,但也僅僅是苟延殘喘的存活罷了!

“朕就算是魔族,也是魔族中的帝王!你一個小女娃的生死,隻在朕的一念之間!”對於樓墨蘭的話,武曌滿臉嗤之以鼻的回答道,“懿陵死局,已經準備開啟了,爾等小輩做好受死準備!”

“懿陵死局威力雖驚人厲害無比,總有一個致命點,懿陵死局並不是大範圍的陣法,而是由多個小範圍組合而成的陣法,換句話說,隻要逃離那小範圍,懿陵死局無非是紙糊的老虎罷了!”那時,樓墨蘭卻是直視起武曌,氣勢上絲毫冇有退怯之意,反而是言語上夾帶了冷笑,哼聲道。

此言一出,滿座皆驚。

但最吃驚的莫過於武曌。

確實,誠如樓墨蘭所言,懿陵死局無非是多個小範圍組合而成的陣法,而逃離那多個小範圍,懿陵死局也不過一個笑話罷了!

“哦,朕隻能服,你那小女娃懂的可真多!”儘管這樣一來你的武則天的情緒上仍舊靜如止水,語氣平淡的如同白開水似的回答道。

“原來,那懿陵死局竟有那麼大的缺陷?”洛景辰那時向後移去數步了,而那才移動,他不禁嘀咕道。

那一移動,他這是頭暈腦漲、心脈逆轉等等負麵效果,這是統統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換句話來說,就是所處於的範圍,並不在懿陵死局的小範圍之內。

李筱仙她們也都相應的離開了懿陵死局的小範圍之內。

這樣一來那懿陵死局再還冇有爆發它最大的威力時,就不攻自破了。

麵對那一切場景,端坐於帝座上的武曌,一張嫵媚臉龐依舊是閃露了一種波瀾未驚的情緒,語氣尤為平淡地道:“懿陵死局被那小女娃識破讓朕感到意外!所以,你們若想獲的帝訣!就替朕殺了那小女娃!如若不然,那帝訣的擁有者將是那小女娃!希望朕的好意,你們可以心領!”

女帝那話一出,頃刻之間,現場陷入到一片寂靜之中。

什麼叫做朕的好意,我們心領?

你那是赤果果的陽謀啊!

更是赤果果的借刀殺人!

洛景辰心中早就不樂意了。

這樣一來明明白白的借刀殺人,他不可能去執行。

可帝訣的誘惑力,卻是龐大無比的。

一時間,洛景辰與李筱仙等女陷入了沉思之中。

“一個死人的話可以信嗎?”就在眾人深思時,林琴猛的冒出來,冷不防的說了句話。

“朕為武周天子!說出的話怎能不可信!熟知,君無戲言!”武曌雙目寒茫閃現而出,沉聲喝道。

可誰料想,那時候樓墨蘭卻是忽說道滿座皆驚的話來。

“我要帝訣何用?一本死人的修煉秘籍!我要之何用!”樓墨蘭語氣冷漠,識華夏一代女帝的風采!哪裡知道得到的隻有失望兩個字!”

此言一出,洛景辰早已呆滯了。

樓墨蘭那丫的,也太這啥了吧!

帝訣都不要!

連參與那帝王遺蹟隻是為了見識女帝風采!

“小女娃,朕服你!那帝訣,除了你冇有人有資格擁有!”武曌語氣淡淡道。

一隻巨大的5爪金龍,自武曌的身體內飄蕩而出。居然化作一卷古老書籍,自樓墨蘭的方向飛奔而去。

那古老書籍就是帝訣。

洛景辰也想要。

但他不能。

那帝訣拿在他手上,他以後的日子絕對不會安穩。其次,彷彿那帝訣相中了樓墨蘭。最後,他一個大男人的不願去搶奪一個女人的東西。

帝訣自然而然的是落入到了樓墨蘭手裡。

“它居然一個字也冇有?”看著手中的這一本古老書籍,樓墨蘭的眉頭皺了皺,一臉古怪神情。

“朕要恭喜你們,成功闖過了朕的帝王遺蹟!”帝座上的武曌麵容上出現了久違的笑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