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應該怎麼解除那字元密鎖呢?”洛景辰轉著鐵匣,始終冇看出個什麼來。

愈想愈是苦惱。他整個人都坐立不安了。不如出去暖市逛一逛!

洛景辰的腦海中冒出這麼個想法來。

一有想法,洛景辰就立即付出行動。

可洛景辰纔剛下樓,端坐於沙發上的崔娜絲就好奇問道:“洛景辰,大晚上的你去這?”

“老婆大人你是在關心我嗎?我可有些兒受寵若驚啊!”洛景辰摸了摸鼻子,一臉訕笑的回答道,“大晚上的,在家裡你不感覺悶嗎?所以,出去逛一逛!是不2的選擇!”

“去這兒?”洛景辰的說話,也使的崔娜絲動起了心思來,幽幽的問道。

“當然,夜店體驗暖市夜生活!”洛景辰的回答道,可那一回答,他就雖有些兒不對勁了。

果不其然,洛景辰那回答,崔娜絲冰顏上的美眸這是冷冷的掃視起了洛景辰來,還語氣冷笑的道了句:“男人都是一副德性!”

洛景辰一臉尷尬樣,一時之間,也不清楚該咋辦了。

“洛景辰,你陪我出去逛一逛!但不許去夜店!”現場沉悶的氣氛,卻是被崔娜絲那冰山美人給忽扭斷了。

納尼,我冇聽錯吧?老婆大人要我陪她逛街?還是隻有我和她?

瞬間,洛景辰露出了一臉不敢置信。

“怎麼你不願意嗎?”就在洛景辰不敢置信的瞬間,崔娜絲一張精緻的冰顏上卻是展露出了一絲微怒之狀,冷冷地道。

聽言,洛景辰連忙,一臉笑容諂媚的回答道:“還能不願意,陪老婆大人你出去逛一逛!我這是相當樂意!至於夜店,那啥!咱們不去!絕對不去!”

洛景辰說得崔娜絲這微怒之狀,才逐漸消散下去。

很快洛景辰卻是自認為有些兒苦逼了。

他充當起了崔娜絲的駕駛司機來,而崔娜絲則是坐於副駕駛位置上。

男女間一起逛街,為什麼還要開車,一起散步走路那多好多浪漫啊?

可崔娜絲要開車,洛景辰也隻的領命。

洛景辰這一輛古浪跑車,正在暖市的公路上奔馳,這引擎氣管不時發出幾聲響亮轟鳴聲了。氣管裡不時還飛奔出一團又一團的白色霧氣。

“老婆大人,咱們去這兒逛一逛呢?”洛景辰詢問起崔娜絲來,畢竟他隻是個外來人,若要逛暖市,還是的問崔娜絲那暖市本的人士。

“你說呢?”誰料,麵對洛景辰的詢問,崔娜絲卻是反問了一句。

崔娜絲如此反問,是大大出乎洛景辰的意料。

老婆大人,你那不就在坑我嗎?對暖市,我你熟悉啊!

對於崔娜絲將問題重新拋回來給自己,洛景辰就湧起了一陣不滿的吐糟聲。

“要不咱們去暖市的大街小巷逛一逛?”可是,他的眼裡依舊強裝了鎮靜自若的姿態。

洛景辰那提議,崔娜絲隻是擰緊了幾下秀眉,便輕點螓首。

顯然,崔娜絲同意了洛景辰的說法。

“暖市最奢侈的大排檔!你值的擁有!”

“聽說那個冬天,暖市美味小吃與你更配哦!”

“專注手工麪條30年!好吃就等你!”

“帥哥漂亮妞們,瞧一瞧看一看啊!一件隻需9塊9!對!你冇有聽錯!不是一99!也不是998!隻要9塊9!”

……

暖市的大街小巷,就是鬨市。在那裡你可以見到滿的的小攤小販,也可以見到琳琅滿目的種種風味小吃店。

“那些小吃還真多!”鬨市,崔娜絲從未來過,對於商販們如此吆喝的場麵,她麵容上露出了微微的吃驚樣,但旋即她就語氣上帶了遲疑道,“洛景辰,那些小攤小販彷彿不符合規矩!暖市的城管不管嗎?”

“為討口飯吃,小攤小販能怎樣!時刻注意城管動向!估計城管一來,他們就望風而逃了。”麵對那群小攤小販們,洛景辰心中不由的莫然惆悵的回答道。

崔娜絲不再多言。

很快,崔娜絲就於一處風味小吃攤上坐了下來。

“小籠包?那些小吃好吃嗎?”崔娜絲纖手微微打開小攤位桌麵上的菜單,麵容上露出了一抹好奇寶寶似的神情來。

對菜單上的東西,她聽說過,可卻是從未吃過。

她的早晨無疑都是彆墅裡華嫂精心準備的進口牛奶與熱烘烘的上檔次麪包糕點。

而扁食小籠包等等風味小吃,這是與她是毫無邊界、毫無關聯。就仿若兩個世界,從不交叉,從無交集。

“老婆大人,你便是個含了金湯匙出生的人,那些你口中的扁食小籠包都是尋常老百姓最為普通的早晨或者夜宵。”洛景辰以一臉頗為感慨說道。

洛景辰隨意一說,卻是令周圍幾位想要搭訕崔娜絲的男士們退怯了

都是彆人的老婆了,周圍男士們這有搭訕的法子啊!

“洛景辰,你有種再說一遍!”崔娜絲聽了洛景辰的話語,一下子就有些發火了,一臉不喜的回答道。

這樣便生氣了,哎!也太過玻璃心了吧?

洛景辰心中暗忖一聲,但眼裡也露出了一副賠笑表情來。

不一會兒的功夫後,洛景辰就點了兩份扁食以及兩份熱烘烘剛出爐的小籠包。

作為小吃攤的老闆,是位50老頭,且在他熟練的手法下,僅僅3分鐘,就將洛景辰所點的小吃準備完畢了。

“小夥子,慢慢享用!”那老頭為洛景辰送完小吃後,臨走前還眼裡露了微笑,意味深長地道。

唰!

老頭話落,崔娜絲的臉蛋就有了一絲細微的變化。

洛景辰看在眼裡,瞧他連忙說道:“那老頭,還真是!算了!老婆大人,咱們來品嚐品嚐那小吃味道如何吧!”

旋即,兩個人便開始吃起了桌麵上的小吃來。

洛景辰的吃相,這是大大咧咧,完全冇顧忌。

相比較之下,崔娜絲的吃法就有些含蓄了。

她一口一口的吃,這吃相端莊無比,是標準的教科書吃法。

“老婆大人,不就吃個小吃,冇必要搞的跟吃西餐一般!”崔娜絲那吃法雖然吃相極佳,可是洛景辰看在就有些看不過去了。

洛景辰那番話,在崔娜絲看來卻很是不中聽,引的美人小鼻子一挺,嗔聲回答道:“我又不是餓死魔!難不成要我學你的吃法?對不起我辦不到!”

餓死魔?

老婆大人咱們能不能好好說話?

洛景辰眼裡一愣一愣的,最終隻好歎了口氣說道:“好吧!”

“城管可來了。”

也就恰在此時,熱鬨擁擠的暖市鬨市,不清楚誰喊了那麼一句話出來。

此話一出,現場小攤小販們的老闆,瞬間這可就打起了12分的精神來。

要知道,若是被暖市城管們,查到他們擺小攤小販,這麼一定會冇收他們所有小攤小販的工具,以及處一定金額的罰款。

那般後果,他們是無論如何也承擔不起。

連有些小攤小販們,這是個個大驚失色。暖市城管對他們來說,當真可謂是“談虎色變”!

小攤小販們,都開始收起了攤子來了。動作是一個快過一個。

畢竟,老虎來了,再慢吞吞的收拾,這一定是在等都不得活。

“洛景辰,城管是老虎嗎?怎麼那些小攤販們,反應的是不是有些兒誇張了?”麵對小攤小販老闆們收拾攤子的場麵,崔娜絲麵容上露出一絲困惑來。

“那些城管這是比苛政還要凶猛!”洛景辰卻幽幽地道。

“你們倆也趕緊收拾收拾吧!”那時,這50老頭也已經將大部分雜物工具給收拾好了,就差洛景辰那一桌了。

“可我們還冇有吃完呢!那…”崔娜絲卻是微微擰緊眉頭。

“算啦。不收費!不收費!那城管都來了,我個老頭,哪以及心思收費!若被城管給逮住,他這個月賺的錢,估計都不夠賠呢!”老頭卻是眼裡掛了淒慘笑意,唉聲歎氣地道。

“人們誰都不住走!”可就在那時,一道尖銳的聲音猛的響了起來。

唰唰!

在場所有商販們齊齊望向這聲源處。

說話之人,年齡也就30來歲,是個禿頂壯漢,但他身上所穿的藍色服裝,無疑表明出了他暖市城管。

同時。身後還佇立了十多名手持棍棒的暖市城管。

“完了!完了!城管們那是有備而來啊!”

“誰說不是!這都騎了警用摩托車可來了。”

“那是要把我們那些小商販往死裡整嗎?”

“幾個月賺的這麼點錢!今天卻栽了個大跟頭!我不服!我不服啊!”

……

頃刻之間,現場小攤小販們,這是個個一副苦瓜臉色,同時現場更是響徹起了一片哀嚎之聲。

“暖市絕對不容許你們那些小攤小販的!幾次的來我大暖市擺的攤,你當我大暖市是什麼的方?那裡可是國際大都市!豈容許小的攤的!不收拾你們!我李某人那城管大隊長的頭銜恐怕都要不保了!”他們的為首之人,明顯是那禿頂壯漢。

“冷之毅,我們那些小攤小販,賺點錢,你說我們容易嗎?就不能…”此刻,個小攤販老闆,鼓起了勇氣,聲音鏗鏘有力地道。

“為了錢,你們無視法律法規的!像你那樣的人,我若不處理,這要我那城管隊長何用?”禿頂壯漢,卻是皺起了這濃鬱的黑色眉毛,語氣低沉的打斷那小攤販老闆的話。

此言一出,現場所有的小攤販們都陷入到了沉默狀態中。

他們認栽了。

常在河邊站哪有不濕鞋的道理!

對於,現場那種突兀般的冷清範圍,崔娜絲徒然間皺起了眉頭來,莫名的開口說道:“洛景辰,你幫幫那些小攤小販吧!”

老婆大人你有冇有搞錯?

我怎麼幫他們?

我丫的也要用暴力?

況且,城管執法,我怎麼幫忙?

我師出無名啊!

洛景辰心裡這叫一個無奈,可既然老婆大人開口了。

這麼那事兒,就由他來解決。

那忙,他是不幫也的幫啊!

“老婆大人,你就放心好了,那啥城管,由我來搞定!保管那些商販們萬事無憂!”洛景辰一挺胸膛,理直氣壯的對崔娜絲徐徐說道。

“小夥子,你那自信是從哪來啊?”一旁這名50老頭問道。

同時,那老頭佈滿皺紋的臉頰更是忍不住抽搐了好幾下。

明顯,他認為洛景辰這番話,為了哄自己老婆開心的話。

他一個小夥,又如何能夠幫的了他們的忙!

要知道,那可是城管啊!

就算在暖市,再不濟他們也是個小官!

儘管比芝麻官還要小!

但民不與官鬥!

“老頭,你放一百個心好了!景辰出手,一切問題迎刃而解!”既然向老婆大人承諾瞭解決城管這疑問,這麼那事,洛景辰絕對勢在必行。

老頭狐疑的點點頭,也不清楚信了洛景辰的話,還是冇信。

洛景辰剛一起身,就微微咳嗽了幾下嗓門,好似那樣做法,可以引起他人注意一般。

果不其然,那種沉寂的氣氛中,洛景辰那一咳嗽聲,果然是引來不少人的注意力。

“怎麼?小兄弟莫非我們城管執法,你要來摻和一腳不成?”禿頂壯漢冷之毅如刀鋒般的目光,看了一眼洛景辰,聲音冇好氣道。

“不!城管執法,我哪敢瘮和!”洛景辰聳聳肩膀,摸摸他的鼻子,一臉隨性的回答道。

崔娜絲微微撅起了嘴,心裡暗罵道,洛景辰那傢夥究竟在搞啥?他不是要幫忙嗎?可他現在卻是在乾什麼?打醬油嗎?

老頭卻輕歎,並冇不滿。

洛景辰那小夥子,如何能夠與凶悍的城管一鬥!

兩者相鬥,吃虧的無疑是洛景辰那小夥子。

若洛景辰知道,老頭內心的想法,說不好他們洛景辰那傢夥一定會笑出聲來呢!

“不敢你就給老子滾邊去!彆讓老子看了礙眼!”禿頂壯漢冷之毅是個暴脾氣的傢夥,對洛景辰那廝這是愈看愈不順眼,無疑他嫉妒。嫉妒洛景辰,那一身的攤貨的傢夥,為何就能夠與一位漂亮妞同桌就餐呢!

冷之毅的話,洛景辰隻是一笑,便將手指頭,指向了一處方向,語氣平淡地道:“你們的警用摩托車劃到我的汽車了!”

“劃到又怎樣?你當我們賠不起!”在冷之毅看來,劃到洛景辰的汽車,能怎樣,也不過頂多就幾百塊錢的事情,那種小錢他怎會付不起,再說了,他可什麼人!暖市城管隊長!他估摸了,就算他想付錢,彆人都特麼不敢收呢!

“依我愚見,你確實賠不起!”洛景辰微微打量了眼冷之毅,片刻才緩慢道。

“小兄弟,劃到了汽車,那種事幾百塊錢就能夠解決。既然是幾百塊錢就能夠解決的事,在我李某人這算是事嗎?”冷之毅卻是高傲無比的回答道,顯然對於劃到汽車那事,他是不放在。

可冷之毅的一乾手下們,卻早已眼裡呈現出了呆滯表情來。

他們都看到洛景辰所指的方向。一輛深藍色跑車。前杠上有一個閃電式的標誌。

那閃電式的標誌,便代表了雷霆跑車的標誌。

雷霆跑車,可是世界上頂級的奢侈品牌汽車之一,儘管那些城管們從未見過現實版的雷霆跑車,可冇吃過豬肉也見過豬跑啊!

雷霆跑車,不僅是奢侈品牌汽車,甚至在廣告那一方麵也下了極大的力度。

也就因為雷霆跑車,這無孔不入的商業廣告,甚至華夏人對那汽車品牌可謂是家喻戶曉。

唰唰!

此時此刻,那他們臉上這是個個露出了驚愕之色,同時心中更是嘀咕了一聲:冷之毅啊!那車還真不是幾百塊就能夠解決的事兒!

可是,那些話,城管們隻好在心裡麵想想,說?他們不敢。

他們可深知了禍從口出那道理呢!

“連你們那群傢夥也覺得我的賠不起?”冷之毅能夠坐上暖市城管隊長那張椅子,足以證明他是個會察言觀色的傢夥,而他們神色上這種大幅度的變化,他當然瞧在眼裡的,他微微翹起嘴角來,目光帶了一種冷傲,語氣低沉哼笑道。

說完話後,冷之毅那禿頂壯漢就的回過頭去了,他倒要看看洛景辰口中的汽車到底什麼車!

不就是劃了下汽車嗎?

那算啥事情。

那事,若他都解決不來,這他那個暖市城管隊長,豈不是白當了!

可當冷之毅扭過頭去後,瞬間粗獷的手掌不斷揉起了眼球來,顯然麵對眼前那一幕情景他不能置信。

為什麼車會是古浪跑車呢?

完全就不科學嘛!

“咦!一定是它!”,冷之毅的臉色逐漸變的有些好看了,因為他看到那古浪跑車不遠處還停留了一輛國產車,而這國產車也不清楚是什麼雜牌的汽車。看來,就算劃傷了,他賠償個一兩百塊絕對頂天了。

他什麼人!

暖市的城管隊長!

他估計一兩百塊連賠的必要性都冇有。

“冷之毅,你賠得起?”洛景辰一臉淡笑地道,可內心卻有些奇怪,奇怪那冷之毅為什麼直到如今,還一副嘴裡唸唸有詞、鎮靜自若的模樣,難道他是個隱藏富豪不成?那古浪跑車劃了下,他也賠的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