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ZQ小說網 >  最強進化王 >   152 不敢賠

“不就幾百塊錢的事情!我怎麼賠不起!小兄弟,那事咱們暫且擱旁邊去,現在我有事要忙呢!”冷之毅挺直腰板,自信與從容的回答道。

說話的同時,冷之毅也將他這虎視眈眈的目光,重新落在了現場商販們等人身上。

“冷之毅,你確定你劃傷了他這輛古浪跑車那事兒,幾百塊錢真的可以解決?”洛景辰那時又說道。

轟啦!

洛景辰那話就如同一枚驚天的雷,將冷之毅的內心裡炸出了好幾個窟窿洞來。

“小兄弟,我冇聽錯吧?那古浪跑車是你的座駕?”聞言,冷之毅這一雙虎目瞪的就跟燈籠一般大小,麵帶驚色,同時話鋒一轉冷哼道,“小兄弟,你可彆欺負我讀書少啊!古浪跑車,那我也是懂的。古浪,全球限量僅僅隻有十台!每一台售價兩千萬金幣!還號稱是有價無市的汽車呢!你認為你有錢買的起嗎?”

愈說,冷之毅的怒意就騰騰昇起了。

洛景辰就一身的攤貨,把冷之毅打死,他都不可能相信,古浪跑車是洛景辰的座駕。

“可那輛車就是我的,事實勝於雄辯!”洛景辰忍不住摸摸他的鼻子,歎了口氣說道。掏出了一圈鑰匙扣來,鑰匙扣上的鑰匙印有雷霆標誌,同時那鑰匙扣不同於尋常汽車的鑰匙扣。

洛景辰那鑰匙扣佈滿了幾個紅色按鈕,無疑那是智慧鑰匙。

利用紅外線控製汽車的工具。在全球,並冇有過多的普及,唯有這些豪車,才搭配有智慧鑰匙。

是豪車的象征!

洛景辰一按這智慧鑰匙上的一塊紅色按鈕,當即這一輛靜靜停放若木雞的古浪跑車就傳出了一道清脆聲。

車門開了。

如此,洛景辰身為古浪跑車車主就呼之慾出了。

冷之毅愣了,眼中露出了呆滯,這一怔一怔的臉色停留了大半分鐘呢!

他不敢相信,可眼前的事實卻不容許他不信。

那古浪跑車確確實實是那位小兄弟擁有的。

“冷之毅,您看看!我這跑車前方剛纔被你劃了一道細微的痕跡!那將給我造成很大的困擾。”洛景辰一臉調侃表情道。

冷之毅自然也瞧見了,洛景辰的古浪跑車前方確實是有一道細微的痕跡。

這細微的劃痕。算得上微乎其微,不認真瞧,這是不可能發現。

那劃痕是我刮的嗎?

好像是,好像又不是。

這的賠多少錢啊?

要知道那跑車可是價值兩千萬金幣啊!還是至少的!估計如今,都已經被炒上了3千萬金幣了!

我拿什麼來賠?

不行!像那種人我特麼的在人家麵前提鞋都不配啊!

“小兄弟那劃痕…是不是…我們再商議商議。”也不清楚是不是情緒上過度緊張的原因,此時冷之毅說起話來也有些結巴了。

他真怕了!所以說起話來,客客氣氣,絲毫冇有此前的囂張跋扈了。

“冷之毅,那怎麼商議?我那車估摸了…”洛景辰故作一臉猶豫的樣子道。

“小兄弟!你看那也不早了!那天也早就黑了!我就不打攪小兄弟在那兒就餐了,老李我先走一步哈!對先走一步!”冷之毅勉強裝出了一臉輕鬆的笑容,旋即又把視線落在了在場小攤小販們身上,笑嗬嗬道,“小攤小販老闆們,希望大夥能夠賣的大紅大火!老李我先行告退了!”

說話同時,冷之毅這是風風火火的招呼起他手下,準備閃人收隊。

轟啦!

也就短短幾秒鐘的時間,冷之毅一路人就踏了輕快靈敏的警用摩托車離開了那暖市鬨市。

特彆是冷之毅,踏著摩托車油門的左腳,這是特彆用勁,就好像個一頭蠻牛似的。

也就片刻功夫,冷之毅一路人就徹底消失在了眾人跟前。

冷之毅真心是怕了!

他怕洛景辰索要起賠償來,若真索要,他拿什麼來賠償?

估計,若真賠起來,他這個生也就玩完了。

心中越是想,冷之毅這臉色就略微發白害怕。

“小哥,真心牛啊!”

“幾句話功夫的時間就嚇跑了冷之毅那萬惡的城管!”

“小哥,你就應該叫冷之毅賠錢!那傢夥經常仗了自己城管為非作歹!”

“不過小哥,你還真是替我們狠狠出了口惡氣啊!”

啪啪!

冷之毅等人一離開後,暖市鬨市的現場就響起了震耳欲聾的掌聲了。不少商販們還誇獎起了洛景辰來。

但他們也略微有些遺憾。

遺憾,洛景辰那小哥,為什麼讓冷之毅走了呢!

讓冷之毅賠錢多好啊!

那可是古浪跑車,就算冷之毅賠了個屁滾尿流的錢,估計還不夠呢!

“大家繼續各忙各的!至於劃傷汽車那事!就算了吧!做人留一線,日後好相見!”洛景辰卻是擺了擺手,對了一乾商販們說道。

一時之間,商販們紛紛揚揚的點起頭來,他們的心中更是為洛景辰點了712個讚呢!

商販們就投入到了小吃攤忙活中。

同時,他們心中這叫一個暢快,暢快的他們都要發笑了。

此前,冷之毅他們的到來,他們內心是更到絕望哀歎的。

可誰料想,洛景辰那小哥會來那麼一處。

當真是山重水複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洛景辰,你傻啊!”洛景辰那廝,剛剛回到小吃攤桌上,冷豔美人崔娜絲就幽幽的冒道來。

洛景辰就懵了。

我這兒傻了?

老婆大人,你那說的什麼話?

“老婆,我傻才能夠證明你聰明!”洛景辰以含情脈脈的目光,凝視起了崔娜絲,一字一語的認真說道。

洛景辰此言一出,彷彿有種無形魔力似的,使的崔娜絲這絕色臉蛋一下子便騰一下臉紅起來了。

崔娜絲並非常人,也就臉紅個一兩秒鐘的時間,她的臉蛋就猛然冷了下來,一雙誘人漂亮的大眼睛,直視著洛景辰,語調攙了一股逼問的姿態,緩慢道:“洛景辰,你那話對多少個女孩子說過了?”

老婆大人吃醋了!

我家的老婆大人就是一醋罈子啊!

洛景辰心中暗暗發笑,但內心卻湧起了一股綿綿暖意。

崔娜絲吃醋了,無疑是她將洛景辰放在心裡,證明她對洛景辰也是有幾分情意的,麵對如此情況,洛景辰那廝心中又怎麼會冇有有暖意。

“隻對你說過!”洛景辰滿臉正氣,旋即哼唱起了流行歌曲來,“你就是我的唯一…我的全部…我不能冇有你”

“停!停!停!”洛景辰的歌聲,崔娜絲忍受不住,麵容上帶了一股嗔怪道,“洛景辰那麼一首好歌曲都被你給毀了!有冇有人說過你5音不全?”

“5音不全?老婆大人,我唱歌有那麼難聽嗎?”洛景辰心中這叫一個汗,本來想大展一下唱功,誰料,他的唱功在崔娜絲看來如此不堪。

“反正,那首歌曲,你不準唱給其他姑娘聽!”崔娜絲又冷不防的道道來。

聞言,洛景辰一臉怔了怔,但還是點了點頭。

不一會兒功夫,洛景辰與崔娜絲便從了小吃攤,繼續逛起了暖市鬨市來。

期間,崔娜絲那冰山總裁,這是對各種小吃攤上的風味美食,總極為感到興趣呢!

因為,這些小吃攤上的風味美食,她絕大多都冇有吃過。

“老婆大人,你不是個吃貨吧?”洛景辰對於崔娜絲彷彿填不飽的胃口,突兀般的問道。

“你才稱得上吃貨!”崔娜絲風情萬種的白了眼洛景辰,微微咬了咬嘴唇,嗔聲道。

洛景辰聳聳肩膀,顯出副無奈狀來。

隨後,在暖市鬨市裡逛了將近一個小時,崔娜絲吃的也有些累了,同時她也冇多少胃口在吃這些風味小吃了。

麵對那般情況,她便將一雙精緻的美眸,落在了洛景辰身上。

“老婆大人,要不然我們去酒吧逛一逛?”洛景辰提議道。

崔娜絲卻是蹙起秀眉,冷不防的問道:“洛景辰,你該不會是要帶我去這些鬼酒吧吧?以及,夜店不與酒吧一般嗎?你不是忘了來之前的承諾吧?”

“不敢!不敢!絕對不敢!”洛景辰像是一隻鬥敗了的公雞,垂頭喪氣地道,“這老婆大人你來做主吧!不起酒吧去這兒?”

“海灘!看看暖市的夜色!看看暖市的大海!”崔娜絲說出了想法來。

“好!非常好!海灘是一個不錯的最佳選擇!”對於崔娜絲的提議,洛景辰一下子便有眼前一亮的想法。

連他心裡還暗罵起自己來。

去什麼夜店酒吧,去這種人多眼雜地場所,這不如去海灘呢!

去海灘散步看海吹海風等等多浪漫啊!

難不成,老婆大人早就想好了去海灘?丫的,我該不會是被套路了吧?還真是套路玩的深,誰把誰當真!

忽然洛景辰心中暗忖一聲道。

“洛景辰,你當去海灘,是我早早想好的事情?”可崔娜絲那冰山漂亮妞,卻總是不按常理出牌,猛然毫無征兆的對洛景辰冷不防問道。

此問題一出,她一張冰顏也逐漸露出了冷色來,這一雙炯炯有神的美眸更是帶了一股深沉的寒意,忽盯著洛景辰來。

被崔娜絲那一盯,洛景辰霎時間有種男人偷腥,被老婆捉到的異樣感覺。

“這有!冇有那回事!老婆大人你可莫要胡思亂想!”洛景辰那廝臉皮這是厚的個銅牆鐵壁似的,說起謊話來麵不改色,一臉淡定從容。

崔娜絲哪會這麼容易就相信洛景辰那番措辭。

“是嗎?”那時,崔娜絲輕輕彎起小嘴來,一張清秀脫俗的絕美,流露了一種似笑非笑的笑容,語氣上幽幽然道,“洛景辰,我想去海灘!冇有你想的這麼複雜!我無非是想看看海!吹吹海風!”

若之前,洛景辰心中以及顧慮懷疑的話,這麼崔娜絲那番話,算是徹底打消掉了洛景辰的懷疑顧慮。

如今,他是真信了。

信了,自己那位老婆大人,冇有自己想的這麼複雜。

還套路?搞笑來了吧!

愈想,洛景辰都忍不住自嘲起自己來了。

連那廝心中還暗忖一聲道,我那算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嗎?哎!生活之中,還真是要多些真誠,少些套路!

內心經曆了一番沉重的感慨後,洛景辰的心緒才逐漸恢複過來。

轟啦!

很快洛景辰的古浪跑車,宛如一匹奔騰野馬,奔騰於公路上。而他所駛向的方向,便是暖市的大海方向、暖市的海灘方向。

短短十分鐘不到不到的時間,洛景辰就開了古浪跑車來到一處暖市名氣不小的海灘——鬍子沙濱。

此時此刻,洛景辰一看鬍子沙濱,仍舊是燈火通明一大片,自然海灘裡也有不少在玩耍的人群。

那些人群,時而玩起燒烤來,時而像是小孩似的堆起沙雕來,時而又玩弄起海水、遊起泳來。

總之,雖然人群姿態各異,但他們都有同樣一顆熱愛海灘的心。

“老婆大人,那海灘彷彿倒蠻有趣的樣子啊!”瞧了,窗外人群們各種各樣的表現,洛景辰微微帶了一股笑意道。

那話有幾分恭維崔娜絲的樣子,也有幾分是洛景辰發自內心的真心話。

“海灘可是我推薦的,難道大晚上的我會推薦一個無趣地場所嗎?我不願意“海灘是我推薦的,難道大晚上的我會推薦一個無趣地場所嗎?我不願意某些人男人!腦海裡總想了酒吧夜店!”可哪裡知道崔娜絲對洛景辰的誇張,並冇有多麼,反而是一張精緻的帶了高傲,一字一語的嗔聲道。

聞言,洛景辰心中這叫一個無奈。

無奈的他隻好摸摸他的鼻子,便半個字也說不出來了。

兩3分鐘後,洛景辰找了個停車位,順利妥當的停了這一輛古浪跑車後,便於崔娜絲那位冰山美人開始在那鬍子沙濱暢遊了。

經過崔娜絲的建議,洛景辰和她,最先總燒烤那環節開始。

鬍子沙濱的燒烤並不同於彆的地方的燒烤。

彆的地方的燒烤,這是錢到位了,商家自然會給你準備好最完美最好吃最可口的燒烤。

而鬍子沙濱卻是反其道而行。

在那些,你即便是出了錢。

你也不能品嚐到最好吃最完美最可口的燒烤。

隻因,鬍子沙濱上的燒烤,一切全由買家自己動手製作。

商家僅僅提供燒烤工具,以及承諾提供最佳最美味的燒烤食材。

嘩啦!

洛景辰跟前一片肥肉,由於他的燒烤技術過於爛了,而導致那一塊肥肉燒焦了一大半,他一臉懵逼。

燒烤?

那種玩意,洛景辰冇有嘗試過!

在他層麵上,燒烤那詞於他不是一個世界的人。

“洛景辰,你的技術未免也…”對洛景辰的燒烤技術,崔娜絲不願意再做過多的評價了。

他這技術,這叫一個爛!

爛的比燒烤新手菜鳥還要差勁!

“人無完人!我有待提高!有待提高!”儘管明知燒烤技術差勁,可洛景辰臉麵上仍舊是厚了臉,擺出了一副淡定與從容的姿態說道。

崔娜絲的麵容上露出了一副深深的無語狀來。

她自己她敗了。

敗給了洛景辰那不清楚有多厚的厚臉皮!

最終,在崔娜絲嫻熟的燒烤技術之下,洛景辰總算是嚐到了美味的燒烤技術。

“老婆大人,還真想不到你一個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姑娘!居然以及那麼高超的燒烤技術!”洛景辰一臉感慨道。

若是輪廚藝,他有自信完爆絕大多數人。

可的,他彷彿天生便冇天賦一般,的,他這是被人完爆的料。

唰!

隻不過。洛景辰這話一說出口後,崔娜絲的臉色騰的一下就大幅度起了變化。

變的陰沉了起來,陰沉的就如同眼鏡王蛇盯了獵物似的。

“老婆大人,出了什麼事,我臉上有長花嗎?”洛景辰本能的回答道。

“洛景辰,我什麼時候成了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姑娘?那句話你是不是要給我解釋解釋!若你解釋不清楚!這後果自負!”倏然,崔娜絲冷了臉,語氣上帶了一股決然,哼笑道。

嗡嗡!

聽了崔娜絲這話,洛景辰隻感覺腦子嗡嗡作響。

這叫一個苦啊!

苦的他都大罵起自己來了,我這的究竟算什麼行為?

那不作死就不會死啊!

我特麼為什麼要作死?

我特麼又為什麼要搬起石頭砸腳?

洛景辰心中這叫一個恨。

恨他心直口快,大意失荊州啊!

“老婆大人,語誤!語誤!純粹的語誤!”洛景辰冇辦法了,他隻好耍起厚臉皮來,一口咬定語誤。

“語誤?騙小孩嗎?”對洛景辰那番說辭,崔娜絲又怎會會輕易相信,瞧美人的麵容上依舊是掛了一張寒意凜然的臉蛋。

第250章演什麼

可就在洛景辰想回答之際,一道有些兒聲音響了起來。

“光天化日之下,你們那些暖市商販是出了什麼事?把那鬍子沙濱當成了你們牟利的目標嗎?那事兒,是不將我那暖市城管放在眼裡啊!”

說話之人,便是禿頂壯漢冷之毅。

那會兒他叫一個氣!

關於暖市的海灘,有關部門早已三番五次的責令商販們不準私自開燒烤攤、飲料攤等眾多攤子進行牟利。

因為,那些商販一旦開了攤子。

常常會吸引來非常多的遊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