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ZQ小說網 >  最強進化王 >   157 靠譜

“若是老婆大人你喜歡,我還想將鑽戒買下來送你呢!既然你不喜歡,這我就隻好放棄那枚鑽戒了!”洛景辰聳聳肩膀,擺出了一副無可奈何。

“你有錢嗎?冇錢裝什麼大款?”崔娜絲冇有奢望洛景辰有錢來買那連體鑽戒,對此她是冷眼,冷冷的掃視起了洛景辰來,語氣上帶了一股冰冷寒意,哼笑道。

聞言,洛景辰一笑,並冇有多講啥。

有錢冇錢!

等等就知道!

說再多的話,也不如行動來的實際。

“那高達40克拉的連體鑽戒,起拍價兩千萬,請大家踴躍參與拍賣!拍賣所的的款項全部都將會捐贈於洪朝希望工程!請大家竭儘所能的奉賢出自己力所能及的力量吧!”大舞台上劉晴那會兒微笑道。

待劉晴的話落下後,現場頃刻間響起了一道又一道的拍賣聲。

“6號包間兩千5萬!”

“4號包間3千萬!”

“張氏集團張總4千萬!”

……

拍賣的價格,節節攀升,這攀升的速度奇快無比。

足以證明,在場絕對都是有錢的主兒。

錢在他們眼裡無非是一串數字。

“沈總,7千萬!第一次!”劉晴拿一把黑色小錘子,微微敲打了一塊黑色桌麵,緩聲道。

可迎接她的,卻是現場所有人的沉默。

沈總什麼人!

尊龍苑的擁有者!

更是沈氏集團的頭把交椅擁有者!

他既然出手參與拍賣了,這麼在座的人,這可是要賣他點麵子的。

雖然那連體鑽戒非常稀有珍貴,可不要忘記那才僅僅是第一件拍賣物品!

說不好他們,後麵以及更加珍貴珍惜的拍賣物品呢!

所以,賣給沈總麵子未嘗不可!

“一億!”

可那時候,卻是間響起了一道不合調的調子來。

唰唰!

這樣不和諧的聲調吸引住了人們的目光。

就連劉晴也忍不住望向這聲音的來源處。

“這包間好像是崔小姐的包間呀!說話的人彷彿是她身旁的男伴!”

“崔小姐那個男朋友什麼來頭啊?還敢出價,就不怕開罪沈總嗎?”

“強龍壓不過的頭蛇,他還以為自己是過江猛龍?”

……

洛景辰說得可謂是引來人們的討論。

坐於一號包間的大肚腩沈總,那會兒卻是麵色有些陰沉了,陰沉的他額頭上都串起了一連串的黑線來。

“不知死活的臭小子!居然敢與我競拍那枚連體鑽戒,果然是初出茅廬不怕虎啊!”大肚腩沈總微微抿了一口紅酒,可眼裡的陰霾之色,卻是絲毫冇有減少。

與此同時。

端坐於包間裡的崔娜絲,這是美眸惡狠狠的瞪起了洛景辰來,冷不防地道:“洛景辰,你競拍那連體鑽戒是什麼意思?你有一億嗎?”

“老婆大人,我或許冇有那一億,可你會冇有嗎?”洛景辰露出了一臉賤賤來,有些古怪地道,“而你又喜歡那連體鑽戒,有句話說的好,喜歡你就買下來!”

“洛景辰,你!”麵對洛景辰那番歪理,崔娜絲這是氣的胸前起伏不定,臉蛋也泛起了怒意來。

“一億5千萬!”就在那時候,一號包間的大肚腩沈總,用了這霸道無比的沉聲說道。

此話一出,現場又是一片吃驚。

既震驚於沈總,果然有錢大夥都知道,可沈總一加錢就5千萬,這也太豪氣了吧!

是豪氣沖天!

“一億5千萬第一次!”劉晴麵容上也微微有些吃驚,那連體鑽戒雖然值錢,當世僅此一枚,可它的實際價格卻大概在56千萬左右,換句話來說,也就是沈總在捐款!

捐款資助洪朝希望工程!

“一億金幣!”洛景辰那時候打了哈欠,抿了抿嘴,以一副極其隨意的口吻說道。

轟啦!

洛景辰那話,完全就像一枚重磅的雷,炸在眾人的心田上,這是將眾人心田炸出了好幾個坑洞來。

無疑,洛景辰實在太誇張了!

誇張的人們都露出了呆滯來。

彆人出價一億5千萬,可他倒好,一出價一億金幣!

那是金幣啊!

“那小子怎會那麼有錢?我冇聽錯吧?一億金幣?”在一號包間舉了高腳杯喝了紅酒的大肚腩沈總,讓洛景辰所說的話,嚇的一愣一愣的。

沈總呆了,現場所有人何嘗不是如此!

“洛景辰你瘋了!”崔娜絲卻是臉蛋焦急的動了動紅唇說道。

“放心,老婆大人,老公貌似冇送你禮物吧!那連體鑽戒就是送你的第一個禮物!”洛景辰滿眼地道。

洛景辰這副口氣,好似一個億在他是一串微不足道的數字罷了!

“你今天出門吃藥了嗎?”崔娜絲卻是滿臉正氣的問道。

第268章

濫竽充數

“老婆大人,你能不能彆逗我!啥叫我吃藥了冇有?我可冇病!”對崔娜絲的話,洛景辰慚愧說道。

“你知不知道。就算把你這古浪跑車賣了,也冇有一億金幣!不!不對!就算把你整個人給賣了,也賣不出一億金幣來!”崔娜絲麵容上泛起了一層又一層的冷意來,可她內心卻是有些苦澀。

苦澀於接下來的局麵怎麼處理?

那一億金幣,她給不出。

她是拿的出來,可她若拿出來,摩羅城的流動資金一定會週轉不開來的,到這時候公司一定會麵臨巨大的經濟危機。

可她若不拿出來一億金幣,這她敢肯定,洛景辰那傢夥一定會成為暖市上流人士之間的笑話!

那是她所不願意得到的。

該什麼辦?該什麼辦?

儘管,崔娜絲見過無數次大風大浪,可本次她反應卻是有些亂了,亂的一顆芳心都無法安慰下來。

“老婆大人,你就拭目以待吧!不就一億金幣!你老公怎會給不出!”洛景辰卻是微微拍了拍崔娜絲的香肩,滿眼地道。

崔娜絲想要說點什麼時,卻欲言又止了。

最終,洛景辰以一億天價拍的連體鑽戒。

劉晴拍完了第一件拍賣物品後,卻還冇起拍第2件拍賣物品,因為她在等第一件拍賣物品價格結算。

現場所有來賓們也都在等崔娜絲這一位男伴支付出一億金幣來!

“臭小子,我倒要看看你怎樣丟人現眼的。就算是崔娜絲這臭娘們,恐怕也給不出一億金幣吧!”一號包間裡的大肚腩沈總,那會兒這是笑的比花兒都要燦爛。大肚腩都一顫一顫的。

隻不過,臉上卻是悄然無息閃過了幾絲陰狠神色,心裡更是暗暗下起了重誓來,崔娜絲那姑娘我一定要的到手!雖然是名寡婦!可是,寡婦一定非常不錯!因為,寡婦的活兒好!

想起那些的時候,大肚腩沈總眼裡逐漸露出了幾分紅光來。

“恭喜洛英雄成功支付一億金幣!他為希望工程所奉賢出的力量!我們都會銘記於心!他是位不折不扣的大慈善家……”可在時候,大舞台上的劉晴,卻是說出了一連貫恭維洛景辰的話來。

倏然間,大肚腩沈總傻眼了,震驚了,更是吃驚的嘴巴都合不上了,“那怎會!一個臭小子,居然擁有一億金幣!那!怎會!”

大肚腩沈總不能置信,可事實卻不容許他不能置信。

絕大多數來賓們的表現,與沈總相比較,也好不到這兒去。

他們同樣萬萬冇想到,崔娜絲那位男伴如此豪氣,豪氣的一出手一億金幣!

那才轉眼間就結賬一億金幣,那傢夥到底什麼來頭?

瞬息之間,在場來賓們,冒出了一個疑問來。

“原來,洛景辰你就是個扮豬吃老虎的主兒呀!”包間裡的崔娜絲現在完全是被洛景辰給震驚到了,因為她也同樣冇有想到,自己身旁居然就有一位大財主。

“彆崇拜哥!哥隻是個傳說!”誰料想,洛景辰那傢夥卻是眼裡掛了一幅賤賤說道,“老婆大人你也彆吃驚!不就一億金幣嗎?那點小錢!算不了什麼!算不了什麼!”

“洛景辰,你裝逼過頭了!”崔娜絲嗔聲說道,但還是忍不住又問道,“洛景辰,剛剛說出來的話還算數嗎?”

“裝逼,哪兒會?”洛景辰摸了摸鼻子,旋即,一臉裝傻充愣道,“老婆大人,我說過很多話,你指得哪一句話啊?”

哼!

崔娜絲冷哼一聲道:“洛景辰,你彆裝傻了!也要我明說!好!如你所願!我指的就是你要將這連體鑽戒送給我!是不是真的?你不是要送給其他姑娘吧?”

當說到最後一句話時,崔娜絲自己恐怕都冇有意識到,她這最後一句話的口氣,就是一怨婦口吻。

“老婆大人,那心心相印的連體鑽戒非你莫屬!”洛景辰展露出了一本正經說道。

“哼!”

崔娜絲嬌小的鼻子動了一下,表麵上雖然是一副生氣的模樣,但實則內心都在暗暗竊喜。

竊喜於洛景辰那枚連體鑽戒是送給她的。

鑽戒,姑孃的致命剋星,崔娜絲也不例外,因為她也是一名姑娘。

更彆說是這枚高階大氣上檔次的連體鑽戒了。

“接下來我們第2件拍賣物品就是唐代有畫聖之稱的吳道子作品《孔雀明王像》!史書曾有記載,唐吳道子,天下無比!他的畫技氣勢磅礴,神魔莫測!絕對配的上畫聖一稱!”劉晴再度為來賓們介紹起了第2件拍賣作品的來曆。

隨後,《孔雀明王像》便出現在了眾人跟前。

“那畫技果然夠絕了!”

“不愧是吳道子!果然是畫中之聖!”

“那樣的頂尖作品,絕對具有極大的收藏意義!”

“可不是,若是收藏了,後代子孫賣的話,恐怕價格上都要翻個好幾倍呢!”

……

在場的大多數人並不懂畫技,可卻是裝出了一副懂畫技的模樣來,更有甚者還大言誇讚起吳道子的畫技筆跡落落,氣勢雄峻,看了令人愛不釋手。

“那群人,究竟懂畫技呢?還是不懂裝懂?”對這些來賓們的表現,洛景辰儘收眼底,他是眼裡浮起滑稽的表情,緩聲道。

言外之意很簡單。

那群傢夥,不懂裝懂!

“洛景辰,難不成你懂畫技?”洛景辰的話崔娜絲聽了就有些不舒服了,冷不防的問道。

洛景辰雖然尷尬,但眼裡卻正經道:“略懂!”

“哦!那麼你對於那《孔雀明王像》有何評價?”崔娜絲一雙美眸裡儘是一種嘲諷色,語氣幽幽問道。

洛景辰眉頭一揚,有模有樣的娓娓說道:“吳道子早年行筆較細,風格稠密。中年雄放,筆鋒遒勁。而且他素來以畫釋道筆畫為主,一生之中畫了3百餘幅不止的釋道筆畫……”

崔娜絲瞧了口若懸河的洛景辰,一雙誘人的美眸,卻也忍不住閃過光彩奪目來,但這一張櫻桃般的小嘴卻不誠實地道:“洛景辰,倒是看不出來,你懂的倒是挺多的。既然你懂的那麼多,這算是略懂?”

說話同時,她更是美眸惡狠狠的瞪向洛景辰,這眼神彷彿在說,洛景辰你個傢夥,彆老是裝逼。

懂就懂,不懂就不懂。

哪來略懂略懂?!

聞言,洛景辰不由的摸了摸鼻子,攤了攤雙手,做出一副無奈的模樣來。

“那《孔雀明王像》真是吳道子的真跡手筆嗎?會不會是一件高仿假冒產品?”

諸位來賓中,也不清楚是誰提出了那麼一個問題來。

唰唰!

這疑問一經提出來,現場所有人的目光再度彙集在了大舞台上的劉晴身上。

對周圍這一雙雙眼睛的注視,劉晴依舊是一臉風輕雲淡的從容表現,足以可見她是一位臨危不亂的優秀主持人。

“大家放一萬個心!《孔雀明王像》是經由咱們洪朝頂級鑒定家鄭老鄭觀海老先生所鑒定的作品。經過鄭老鑒定,那幅作品完全是唐代吳道子真跡。其中所蘊含的收藏價值,再次我就不多說了,免的被你們嫌囉嗦。”劉晴說起話來大方又的體,“那吳道子真跡作品起拍價兩百萬!”

劉晴話音纔剛剛落下,台下方就響起了一道又一道的吵雜聲來。

“500萬!”

“6百萬!”

“千萬級!”

“一千兩百萬!”

……

眾位來賓們出價的熱情這是非常高漲,也就因為那些來賓們的熱情,《孔雀明王像》那一畫作的拍賣價格,這是呈現直線上升的趨勢。

最終,《孔雀明王像》被一位喜好收藏的企業家以兩千萬的高價拍賣到手。

接下來,慈善宴會的拍賣依舊在持續進行了。

拍賣的物品,種類繁多。

既有珍奇古玩古董,又有名家書畫字帖,更有許多珍稀奇寶。算得上應有儘用,無所不有。

可是對於那琳琅滿目的拍賣物品,洛景辰卻始終堅持了一種圍觀的態度,並冇有出手。

並非他不想出手,而是這些拍賣物品,於他來說毫無用處。

既然冇有用處的東西,又何必參與到拍賣裡麵呢!

相比較來賓們這滿腔的拍賣熱情,那會兒的洛景辰,已經臉露昏昏欲睡之狀。

顯然,那種乏味的拍賣,洛景辰是一滴點兒興趣都冇有。

“洛景辰,你擺出那麼一幅無精打采的精神麵貌是要給誰看?”洛景辰的表現,在崔娜絲看來就有些不快了,當即就冷聲嗬斥道。

被崔娜絲那一嗬斥,洛景辰一下子便好像打了雞血似的來了精神。

“老婆大人,你說笑嘛?我這兒冇精神了,我那精神飽滿了呢!”洛景辰一臉精神抖擻的正色道。

崔娜絲冷冷一哼聲道:“裝模作樣!”

被崔娜絲說得洛景辰算是徹底無語了,能夠做的隻有將眼球移動到大舞台上,佯裝出一副看拍賣會來。

儘管,那慈善拍賣會異常無聊!

可就在洛景辰覺的無聊之際時,慈善宴會的拍賣環節卻是已經結束了。

結束後,便進入接下來的重頭戲——慈善!

簡簡單單的兩個字,內容也相當簡單——捐款。

“捐款,我那褲襠裡可冇多少錢啊!捐毛線款!”聽言要捐款,洛景辰這是露出了一副委屈來。

“洛景辰你說話能不能正經點!什麼叫做你褲襠裡冇錢!我可記的剛剛可是花去了一億!注意是一億金幣!”崔娜絲卻是美眸冷冷的撇了眼洛景辰,嗔聲道。

洛景辰聽了這是不由的裝出了一副視而不見的模樣。

“死洛景辰!”崔娜絲碎罵了一句,便再也不搭理洛景辰了。

同一時刻,台下來賓們正踴躍捐款了呢!

捐款之人,這是多如牛毛。

“健康產品有限公司劉總捐款一百萬!”

“張氏傢俱張總捐款500萬!”

“恒天牛奶魏總捐款6百萬!”

……

在來賓們捐款的同時,劉晴臉上掛了大方的笑容,緩慢說了各位來賓們的捐款金額。

“想不到,那些企業家們,倒都是熱愛慈善的慈善家們,暖市有那樣的企業家當真是難的!難的!”目睹暖市企業家老總們的捐款後,洛景辰忽冒起一股諷刺的笑意。

確實,他在諷刺!在冷笑!

那些老總們,一年賺個一兩千萬恐怕都不再話下,可他們捐起款來這是畏手畏腳的,說句難聽話便是,那些企業家老總們都是摳門吝嗇的主兒。

甚至在洛景辰看來,那些老總們會捐款隻為給企業打打廣告,以及積積德。

“洛景辰你彆在那兒說風涼話了!說的好像你捐款很多似的,我可冇有瞧見你捐款!”崔娜絲白了眼洛景辰,哼聲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