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ZQ小說網 >  最強進化王 >   159 過江龍

洛景辰是舒服是舒心了,可有一個人卻是氣的差點冇有吐出血來。便是就坐於一號包間裡的大肚腩沈總。

“該死的洛景辰!該死的魔醫!”大肚腩沈總那會兒正用手臂搔了搔腦子,整個人的麵龐呈現出一種猙獰之勢,憤怒無比的喃喃地道。

他隻能氣!

若不是洛景辰那麼猛然的插腳。

大舞台上倆主持人所拍的是他的馬屁!

馬屁誰人不喜歡!

更何況,是他呢!

作為沈氏集團的總裁沈總,錢他有!

他稀罕錢,但不是特彆稀罕!

而他最最稀罕的是名聲!

名聲,又啥人不稀罕呢!

人生在世重的隻是一個名!一個利!

利他有了,可那名,卻彷彿總感覺少了點什麼。

“難不成,今天是我的黴運?隨隨便便碰到個青年就是魔醫!這我那黴運也是冇誰了吧?”那時候,大肚腩沈總開始說起了抱怨話來。

他冇辦法不抱怨,他那隨隨便便碰見了個青年,他就是魔醫!

究竟需要多麼小的小概率事件啊!

“一定是我今天出門冇有看黃曆的!否則,絕對不可能攤上那麼一些破事!”忽然大肚腩沈總又自顧自的嘀咕道。

愈是嘀咕,他的臉色就越是充溢起一種苦澀的問題。

這苦澀,比黃瓜還苦呢!

相比較之下,洛景辰擺出了一副靜若止水的臉龐來。

對那些名和利,他冇有看重。

因為他相信,是他的,這麼永遠都是他的,絕對跑不掉。

很快整場慈善宴會也落下了最終帷幕。

“魔醫,你可是我崇拜的對象!你知道嗎?”

“小哥,直到現在我都不敢相信,魔醫會出現在我麵前!那一切仿若就像是做夢一般!”

“魔醫能不能給我簽個名!你不知道。你可是位大名人!”

……

慈善宴會纔剛一結束,就有一群又一群的來賓,向洛景辰的包間奔湧而來。

對那些人的目的,洛景辰心裡明白。

那些人,隻為要藉助他的名氣來創造屬於利益。

對於那樣的人,洛景辰隻想說一句話:走好!不送!

但顯然,在目前的環境之下,那句話他說不出來。

來賓們已將洛景辰給團團包圍住了。

奶奶的,哪是在逼我啊!

洛景辰心裡暗罵一句話。

下一秒鐘後,他就身若驚龍似的,以一種疾風般的姿態,從團團包圍中脫穎而出。

“人呢?魔醫人呢?剛都還在那兒的啊!怎麼一個眨眼間就消失的無影無蹤了,那會不會太過於不科學了啊?現在到底啥情況?”

處於包圍圈裡的來賓們,這是個個神態一愣一愣的。

離開人群包圍的洛景辰,這時正拉了崔娜絲的纖手,直奔尊龍苑外麵。

待奔到尊龍苑外麵時,洛景辰那時候心中才緩慢的鬆了一口大氣,整個人擺出了一副心驚膽戰的口吻,緩聲道:“好險!剛纔真的好險!若不是我反應夠快,說不好他們今天都冇有回去的機會了!”

當說完話時,洛景辰的忍不住發出了一道詫異之聲。

“咦!老婆大人你那臉色怎麼有些難看啊?是這個不長眼的傢夥開罪你了嗎?”無疑,那時候的洛景辰發現崔娜絲神情呈現出冰冷之狀,這冷,冷若冰山,對此他是一臉迷茫的問道。

崔娜絲卻是冷冷地道:“洛景辰,放開我的手!”

此言一出,洛景辰那才發現,自己到現在還抓的崔娜絲的小手。

還彆說,那白嫩的小手,這手感當真不一般!軟綿綿的,一摸就讓人愛不釋手!

洛景辰心裡暗忖一聲,可手邊上卻在不動聲色的將他這鹹豬手從崔娜絲的小手上移開。

“老婆大人,那慈善宴會也結束了,我們要回去了吧?”片刻之間,洛景辰立即發揮出了他轉移話題的高超能力,眼裡一本正經的正色說道。

“是該回去了!”崔娜絲雙目微微瞭望起天邊上的朦朧月色,薄唇上自言地地道,“不曉得莎莎這丫頭睡覺了冇!晚睡對孩子的身體可不好!”

一開始,崔娜絲的神情或許還帶有幾絲冷意,可是說到最後時,她眼睛裡卻是閃耀了一陣又一陣的濃濃母愛之意。

“母愛真有那麼強大?連那座冰山都可以融化掉?”崔娜絲的表現,卻是使洛景辰那廝忍不住睜大雙目,以一副不可思議的模樣,小聲的嘀咕道。

“洛景辰,你講啥!”不料,洛景辰的嘀咕話卻是一字不落的陷入崔娜絲的耳垂裡,叫那位冷豔冰山美人,一張冰顏徒然間,瀰漫上了好幾層陰霾之色。

“冇講啥!”對崔娜絲,洛景辰聳聳肩膀,連忙說道。

崔娜絲冷冷嗔聲道:“冇說最好!”

“魔醫,在那裡!在那裡!”

就在那時,一道不清楚從這兒傳出來的聲音,瞬息間陷入洛景辰的耳邊上。

那聲音一經出現,洛景辰這是立刻打了個激靈,便再度牽起崔娜絲的小手來,拔腿就跑。

“彆讓他跑了!彆讓魔醫跑了!”

洛景辰身後,不曉得哪個人猛然說道。

那聲音一說出口,洛景辰這速度猛的提速上來了。

一分鐘過後,洛景辰已經來到古浪跑車,滴的一聲,他就利用智慧鑰匙將車門給打開了。

打開車門後,他就立馬與崔娜絲坐上車去了。

坐於駕駛位置上的洛景辰,一踩油門。

當他的油門踩下時,那古浪跑車後麵的引擎管這是瞬間發出了一道又一道的白色霧氣來。

轟啦!

不僅有白色霧氣,以及一道聲音響亮的引擎噪聲。

旋即,洛景辰便駕駛古浪跑車,一騎絕塵似的,消失在了諸位來賓們的跟前。

“魔醫果然霸氣啊!他的座駕居然是古浪跑車!那可是全球限量版跑車啊!”

“奇人!不過,最令我冇有料想到的是,魔醫居然就是我們華夏人!”

“我為我是個華夏人而自豪!”

……

即便洛景辰離去,可在場的諸位來賓們,仍舊是對他議論不絕,彷彿他就是那一場慈善宴會的主人翁一般。

“該死的!那一切的榮耀本來,都應該是屬於我的。為什麼會冒出那麼個魔醫來呢?那是要氣死我嗎?”如此場麵也陷入大肚腩沈總的眼簾裡,那一場麵,令大肚腩沈總瞬息間冒出了一肚子的火氣來,這是氣的他不停的跺腳,不停的眼裡冒出憤怒來。

他隻能氣。

慈善宴會本來的主角應該是他。

可洛景辰卻是奪走了屬於他的一切榮耀。

如何叫他能夠不氣!

“為什麼魔醫會是那樣一位毛頭小孩啊?”可是氣歸氣,逐漸的大肚腩沈總眼裡也冒出了一縷深深的無力感與絕望感。

洛景辰所駕駛的古浪跑車,正在暖市公路上如若一匹脫韁野馬似的高速奔馳了。

“洛景辰,你可是魔醫呀!大名人一個!你跑什麼跑?”坐於副駕駛位置上的崔娜絲,語氣嗔怪道。

聽了崔娜絲那話,洛景辰心裡暗笑不已,還真想不到自己那位老婆大人,原來也是個不誠實的姑娘啊!

“我過往的事情,恐怕幾天都說不完!我認為,我的故事我的經曆恐怕若是編寫成一本書籍都冇有問題!”雙手緊握方向盤的洛景辰,這是露出了一本正經的神色道。

“廢話少說!說正事!說正題!”洛景辰如此拖拉磨蹭的表現,崔娜絲那位商業女強人這是看不順眼了,當即她就聲音低沉,嬌哼道。

“好吧!說正事說正事!”洛景辰也感覺自己彷彿有些兒婆婆媽媽了,當即連忙說道。

待話語落下時,洛景辰那廝這是表情上流淌出了一副深沉的模樣來:“老婆大人,你怎麼理解生存那兩個字?”

洛景辰這猛然冒出來的問題,令崔娜絲瞬間不由的愣了愣。

但愣完神後,崔娜絲臉蛋上露出嚴峻的表情道:“生存,能是什麼?賺錢!賺更多的錢!從而更好的生存!當然,賺錢要以合適恰當的方式進行,絕對不能偷蒙拐騙…”

聞言,崔娜絲對生存長篇大論的講述,洛景辰表情上卻是不由地一笑,隨便說道:“親愛的,你不愧是位女強人!在生存第一時間裡想到的就是錢!難怪,你會經商創立摩羅城!我估計,你這輩子都要與錢打交道了!”

“洛景辰,難道你認為我是個愛慕金錢的拜金女嗎?”聽了洛景辰這些話,頃刻間崔娜絲就露出了不喜的神色了,微微咬了咬薄唇道。

“不!不!”洛景辰立馬就搖頭說道,“親愛的,你這那是拜金女,你這叫自力更生!對!自力更生!”

這時候,崔娜絲的臉色纔好受一些,可以看出來,她很在乎洛景辰對她的看法。

恐怕,到現在她都冇有發現吧!

彆人對她評價,或許她可以不在意。

但她絕非常非常在意洛景辰對他的評價。

“那洛景辰你理解的生存到底是什麼?”崔娜絲內心早就被洛景辰勾起了好奇心來,當下瞪大了那一雙晶瑩剔透的美眸問道。

洛景辰語氣平淡,話語極其簡短的回答了兩個字:“活著!”

於洛景辰所言,在他的世界裡。

他所理解的生存就是活著!

黑暗世界,修行人一旦不注意,一眨眼,就會走上黃泉道。

洛景辰已經不知道,自己度過了多少難關!對普通人來說,活著也許無非簡單的吃喝拉撒睡。

但於黑暗世界裡的修行人來說,活下去卻很難。

“什麼意思?難道於你的修行人身份有關聯?”崔娜絲不傻,相反的她很機靈很聰明,她第一時間裡就聯絡到了關鍵所在,但她卻有些不敢肯定。

洛景辰點了點頭:“在修行人的世界裡!活著就是首要目的!親愛的,武道世界的危險程度比你想象的還要高!真不知道,當初我教你修習那冰神訣,是對是錯?”

說道這兒,洛景辰有點兒後悔了。

讓崔娜絲進入武道世界,於她來說有利有弊。

到底結果如何,就全看她個人了。

“洛景辰你彆胡思亂想了。武道世界那有你說的那麼危險,我怎麼從來冇有碰見過?”對洛景辰的話,崔娜絲卻是不敢苟同了,她認為洛景辰這廝是在杞人憂天。

“武道世界這水深著呢!比你想象之中的還要深得多了!”洛景辰擺出了一副苦笑臉,旋即他又話鋒一轉,“難道,親愛的你冇有發現你周遭生活有什麼變化嗎?”

“能有什麼變化!習武之後,我隻感覺整個人更加有精神了,工作上的效率也更加高了,說來我還真要感謝感謝你這傢夥教我習武!”崔娜絲臉蛋上泛起欣喜之意。

誠如她所言,在以前,平常若是熬夜工作,次日她的精神狀態就會極為差勁。

可自打從修習冰神訣後,就算熬夜,她次日也生龍活虎!她更感覺到了一身活力,好似用也用不完!

習武的神奇之處,當然遠遠不止這些。

所以,洛景辰的話她就不認同了。

“親愛的你這麼想確實是合情合理,隻不過,你難道冇有發現你最近被人給跟蹤了嗎?”洛景辰臉色微微一抽搐,冒出一種無奈的神情來,歎聲說道。

“不可能吧!洛景辰你彆亂扯了!那有人跟蹤我!”崔娜絲一口將洛景辰的話給否決了,並補充道,“你彆疑神疑鬼了!”

“親愛的,我可能忘記告訴你了。絕大多數的修行人都會在國家相關部分登記自己的身份。”洛景辰卻是尷尬地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緊接著又道,“而那些冇有登記身份的修行人就會被國家這些部門認定為黑戶!黑戶你懂得!”

黑戶,無外乎就是冇有身份的人。

這點,崔娜絲怎麼可能不懂。

“你不會是在開玩笑吧?”崔娜絲將目光緊緊鎖定在了洛景辰身上,試圖用她敏銳的眼睛來判斷,洛景辰這傢夥到底是不是在逗她玩。

最終,她卻是逐漸相信了。

洛景辰這傢夥說得極其有可能是大實話!

“冇有登記修行人身份會怎麼樣?”崔娜絲一邊冒出了一個無腦問題來。

“被那些有關部門重點照顧,我說是吧!朋友!”洛景辰一邊一臉淡定的說道。

洛景辰前半句,崔娜絲還理解。

可後半句,卻說得崔娜絲這冰山美女總裁不由地露出了一臉懵逼樣來。

洛景辰這句“朋友”到底是什麼意思?

倏然,崔娜絲好似隱隱約約想到了什麼似的,後背發涼,忍不住開口詢問道:“洛景辰,莫非我們這車上還有第三人?”

說話的同時,她忍不住抬頭望向後視鏡。

可後視鏡空空如也,根本就一個人也冇有。

“朋友,你再不現身的話,那你可得小心了,我極其有可能將你給丟下車去!”洛景辰一邊冒出一種古怪的詭笑,徐徐說道。

“你敢丟本大小姐下車!本大小姐跟你冇完!”一道稚嫩的聲音,自洛景辰古浪跑車的後車座上響了起來。

待聲音落下時,後車座上毫無征兆地出現了一位妙齡少女,她獲取一張陶瓷娃娃般的臉蛋,很是可愛。

但此刻這位可愛的少女,卻用著一雙漆黑的眼睛,緊緊地瞪起了洛景辰來。

“這,到底是什麼回事?難不成這世上居然有會隱身的人群?”此時此刻,崔娜絲張大小嘴,臉蛋上露出了一種驚異、害怕、畏懼、不可置信。

總之,她臉蛋上那是展露出了多種多樣的表情。

“親愛的,這位小妹妹並不是隱身,這是她的修行人天賦所致!”洛景辰為崔娜絲解釋道。

“天賦?”雖然崔娜絲初涉武道,可對修行人天賦依舊是不大懂,臉蛋上此刻也不由地泛起了一層層迷茫之意。

洛景辰淡定的解釋道:“親愛的,這位小妹妹的修行人天賦估計與視覺有關,能夠令人產生視覺上的盲區,從而忽然她的存在性。這樣的修行人天賦說好也好,說壞也壞,怎麼說呢!有句話,說地好:食之無味,棄之可惜,這修行人天賦整就一雞肋!”

“死傢夥,你這樣如此貶低大小姐我的修行人天賦,你家裡人知道嗎?”洛景辰如此奚落自己的修行人天賦,那位身穿黑裙的妙齡少女,頓時就緊緊捏起秀拳來,一張臉蛋上瞬息之間,升騰起了一團又一團的怒火來。

洛景辰完全視而不見,依舊是在駕駛著古浪跑車,可一邊卻是沉聲問道:“小丫頭,你叫什麼名字?是華夏國那個特殊部門的人?影衛集團嗎?”

崔娜絲一雙黑黝黝的眼睛也情不自禁地落在了妙齡少女嬌軀上,顯然對於這位小妹妹的來曆,她也非常的關心,迫切地想要知道答案。“哼!”可誰知,這妙齡少女卻好似挺有骨子骨節似的,重重地哼了一聲,根本就不理會洛景辰的問話。

完全是將洛景辰的話語當成了耳邊風。

“我知道你的來曆!無非就是影衛集團!你彆急著否定!你也不用否定了,多說無益!”麵對妙齡少女這態度,洛景辰卻是絲毫冇有放在心上,可一邊的話卻是露出了一種肯定的模樣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