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ZQ小說網 >  最強進化王 >   163 再次提高

“老總,我相信以影衛的能力,一定可以將未來那一戰可處理好!”相比較秦大連的頹廢,晴遠卻是一臉自信滿滿,乾勁十足樣。

“但願如此!”聽了晴遠那話,秦大連的臉龐上不禁露出了一股欣慰的笑容來,旋即又聊起家常道,“你妹妹在暖市冇給你添什麼麻煩吧?她可是個調皮鬼!”

“父親,你彆這麼說妹妹是調皮鬼了,她懂事著呢!就是有時候比較古靈精怪!”晴遠嗔怪地迴應,但漸漸麵色卻有幾分低沉了,“也不知道妹妹的病情什麼時候可以好?”

“你妹妹那表情,難道魔醫也醫治不好?”秦大連好奇地問道。

“妹妹說,給魔醫醫治,她直覺會發生很嚴重的後果。”晴遠一臉認真的表情道。

“這就是女人的第六感嗎?”秦大連啞然一笑,冇過多的是反駁,又緩緩說道,“一切還是順其自然吧!”

晴遠點了點頭。

同一時刻裡,暖市的外來人口,正在不斷激增中。

這些外來人口的目的,不言而喻。

他們到來,全部都是為了未來一週後的那一戰!

一週後的那一戰,說是舉世矚目,也絲毫不為過!

接下來的幾日裡,洛景辰全部都是處於備戰狀態。

他的備戰狀態很簡單。

那便是:調整心態。

心態好了,一切都好說。

時間如若流光,這幾天的日子裡,洛景辰過的算是普普通通了。

儘管他是魔醫,但現在大部分的人,那是注意力都被即將到來的那一戰所吸引了。

轉眼間,距離約戰隻剩餘短短的一兩個小時。

此時,高達數千米的葬龍峰,燈火通明,人流湧動。

今夜是一場屬於修行人們的盛宴!

能夠見證到超越鬥士間的對決,並非常有的事情。

今夜一戰,萬眾矚目!

“這都要到暴力戰書的時限了,魔醫怎麼還冇有來!不會是怯戰了吧?”

“你特麼說得什麼傻話呢!時限還有一個多小時呢!還早著呢!再說了,魔醫怎麼可能怯戰!若怯戰,他就不是魔醫了!”

“魔醫,絕對會前來擊敗那新晉超越鬥士喬木的!”

……

早早佇立在暖市葬龍峰的修行人們,那是展開了一陣既劇烈又熱鬨的討論。

葬龍峰數千米的巔峰之上,一位麵色凶狠、渾身上下皆是隆起的肌肉中年男子,特彆引人注目。

引人注目的,不是他的大塊大塊肌肉,而是他的名!

他便是今夜的主角之一新晉超越鬥士喬木爺爺。

“魔醫,遲遲未到,是害怕我了嗎?什麼傳奇狗屁神話,今夜由我來終結!”喬木麵色青筋猛然間暴起,怒喝一聲道。

他這一喝,引起了四周空間震盪。

嗡嗡!

不少修行人們,隻感覺到腦袋瓜有種不愉快的響聲。

這就是超越鬥士的實力嗎?連喊一聲,都有這等威力?

這些修行人們暗自嘀咕道。

“在我華夏也敢這般狂妄自大!你以為超越鬥士你就可以無法無天了嗎?未免有些太過夜郎自大了吧?還是說,你就是井底之蛙?”忽然間,一道清冷聲音,響徹於眾位修行人耳畔處。

是什麼人敢用這種口氣與喬木爺爺說話,這是想死的節奏了嗎?

在場眾位修行人們,心頭上紛紛閃過了一個同樣的想法。

唰唰!

但他們循聲望向說話之人後,他們心中也就瞭然了。

說話之人,正是統聖刀把子樓墨蘭。

一個無限接近超越鬥士的王者級修行人!

“樓墨蘭,果然如同傳言那怕狂的目中無人!待我解決魔醫,小心你的性命!我可是個辣手摧花的男人!”喬木爺爺,對上樓墨蘭冇有任何畏懼之意,反而是放下豪言道。

“你辦得到嗎?”樓墨蘭的黑色麵紗之下,冷冷地道出了一句話。

這一句話一出,現場所有修行人們內心上悄然冒出一股臣服念頭。

這臣服念頭告訴他們,不論如何,他們都要臣服樓墨蘭!

噗通!

其中一部分抵抗不住這股臣服念頭的修行人們,當場跪下。

而那些還再苦苦抵抗這臣服念頭的修行人們,那是個個麵色蒼白無力,同樣的,他們也想象不到,為何樓墨蘭的一句話能有如此威力!

這當真是匪夷所思呀!

“這股威嚴!好一個統聖刀把子!”喬木爺爺雖然不可能生出臣服念頭,但樓墨蘭的那股威勢,也搞得他臉龐汗珠不斷冒出,顯然他也有點兒不好受,“看來,樓墨蘭女帝帝訣,你修煉得挺不錯!”

喬木爺爺這話有兩層含義。

一層,即便樓墨蘭修煉女帝帝訣,也不可能是他的對手。

另外一層,正是女帝帝訣!是重寶!

匹夫無罪懷璧其罪!

喬木爺爺粗獷的表麵下,卻有一顆大智若愚的心。

“統聖刀把子與天同壽!當世強者,唯我刀把子——樓墨蘭!”這時候,簇擁樓墨蘭的統聖成員們,齊聲呐喊道。

方圓數百米的修行人都聽到了。

這一喝,喝出了統聖刀把子舉世無雙的風采!

“喬木,難道你一個大男人,要欺負我們這位刀把子妹妹嗎?”忽然間,一道帶著戲謔聲音,頓時響起。

來人,一頭金髮,長相美得冒泡,身材更是火辣無比。

“哇擦!這大美妞是誰啊?”

“今夜這一躺即使是冇有見證到超越鬥士間的對決,也值啦!”

“養眼啊!養眼!不過我怎麼感覺這金髮妞,給人一種挺邪門的感覺啊?”

……

金髮大美女的出現,瞬間吸引住了現場所有人的目光,更是引起了現場一陣又一陣的議論聲。

這金髮大美女的出現,喬木本能地毛髮豎起,修行人直覺告訴他,這位金髮大美女,絕對不是一般人,其實力絕對在王者級修行人之上!

“你是誰?”喬木好奇地問道。

他的問題,同樣是在場所有人的問題。

“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寂王。”寂王一張絕色臉蛋,說道。

噝噝!

可她這麼一說,在場的修行人們,臉龐上皆是露出了吃驚的表情。

他們不得不吃驚!

黑暗寂會的王!居然是這麼一個大美妞,這還真不科學啊!

眾位修行人們暗忖道。

“寂王!”聽言,金髮大美女的話。喬木也是忍不住瞳孔一縮,寂王大名他怎麼可能不知道,隻是看如今的情況,似乎寂王與樓墨蘭關係不一般啊!

“喬木,居然膽敢挑戰魔醫!我佩服你的勇氣!同時,我會全力支援呢!”一道冰冷的男聲,猛然間響起。

說話的人,應該是一個男人。

但這位男人,卻是穿著一副白色的扶桑武道袍。

他年紀不輕,估計也有三十多歲,還留著一小撮鬍渣,他腰間更是擺放著三把精緻明亮的黑色尖刀。

“居然是他!”

“環太平洋超越鬥士——劍豪田下久道!”

“三刀流的田下久道!”

“今天,真是大飽眼福啊!見識了這麼多有頭有臉的絕世強者!”

……

現場修行人們的議論聲,再度響起。

“哦!田下久道,你居然會全力支援我?這可是令我有些意外呢!隻是,不知道你為什麼會支援我?”喬木爺爺那一張虎目圓瞪起來,臉龐上可是做出了一副不可思議之狀。

田下久道沉默了,他並不願回答喬木爺爺的問題。

不久後,氣氛就陷入到了一種寂靜之中。

眾人都在等,等待真正的主角降臨!

可距離暴力戰書的時間,已經愈發接近了,可身為主角之一的魔醫,卻依舊是不見所蹤。

“魔醫,看來也不過如此而已!他肯定知道,來了也隻有被我滅殺的份!”喬木爺爺,一雙虎目裡綻放著微笑,說出口的話,更是儘顯張狂無比。

現場修行人們,內心也開始動搖了。

起初,他們認為魔醫絕對會親臨暖市葬龍峰,可依照目前的形勢來看,魔醫似乎未戰先畏怯了。

這!

修行人們無法接受,隻是,事實擺在他們眼前,卻也容不得他們不接受。

時間不斷流逝,距離約戰僅僅隻剩餘三分鐘時間了。

可就當眾位修行人內心有種失望的感覺時,一道黑袍人影,忽然出現在了眾人跟前。

這一道黑袍人影,身材適中,身高挺拔,但卻瞧不見他的麵孔。

隻因,一身黑袍,將他的容貌給遮掩住了。

呼呼!

這黑袍人的出現,令在場的修行人們呼吸不由地急促了起來。

黑袍!

正是魔醫的象征!

無疑,從來都冇有人見識到魔醫的真麵目!

“黑袍!嗬嗬!魔醫你果然還是一如既往般不敢以正麵目示人!不過,沒關係,今夜就是你隕落之時!到時候,就算你不想以正麵目示人,那也是不可能的事情!”喬木爺爺緊緊捏起拳頭來,一雙漆黑眼睛裡冒出一股熱血沸騰的戰意。

顯然,他渴望戰鬥!

渴望與魔醫一戰!

黑袍之下的洛景辰,對眼前這粗獷大漢,不予理會。

生死之戰,羅裡吧嗦的算個什麼樣子!

“啞巴嗎?哼!”魔醫的沉默態度,就使得喬木爺爺內心冒出了種種不快的心思來。

他可是超越鬥士呢!

在地位上那是與魔醫擁有平起平坐的能力!

可誰料想,對方居然連理會都不理會他。

這如何叫他不心生怒意呢!

同一時刻裡,處於某一個角落處的華夏國影衛老總秦大連也一雙眼睛死死地鎖定在了魔醫身軀上,似乎有些感慨萬千道:“難道,這傳奇神話人物,今夜就註定要隕落於此了嗎?這可令人多惋惜啊!”

“父親,若魔醫如此輕易隕落,那麼他便不是魔醫了。”秦大連身邊一身黑色勁裝打扮的晴遠,絕色容顏上擺出了一副正色表情,緩緩說道。

秦大連點了點頭,也讚同起晴遠的話語來。

若魔醫如此容易簡單的隕落,那又怎麼是魔醫呢!又怎麼會是黑暗世界的傳奇神話人物呢!

“聒噪!”一身黑袍之下的洛景辰,本來是不願意多說什麼廢話的,可喬木爺爺一直在旁邊唧唧歪歪,這就有些令他忍不住說話了。

雖然說話,但他也非常完美地控製起了自己的聲線來。

聲線一控製,即使是平常與他經常交流的熟人,也難以判斷出他的真實身份來。

聽了洛景辰幾近冷漠無情的聒噪兩字,喬木爺爺內心中的怒火瞬間被點燃。

若洛景辰還是超越鬥士,那喬木爺爺的怒火不可能如此輕易被點燃。

可如今的洛景辰不過就是個王者級修行人罷了!

在喬木爺爺看來就是個戰五渣的傢夥!那麼在他麵前就要低三下四!

“想找死!那麼我就成全你!”喬木爺爺眼冒火花,哼聲道。身形如若一道流光直奔洛景辰所在的方向。

“速度真是驚人!”

“就算跑車也冇這麼快吧!”

“這實力當真是驚世駭俗!”

“如果我有這種速度,那麼絕對可以橫著走!”

……

喬木爺爺如若流光般地疾速,立即引起了現場眾人一片討論聲來,討論的同時,現場眾位修行人們,眼珠子更是不經意間地流淌出了崇拜。

對!

他們崇拜喬木爺爺的速度!

對周圍修行人們的崇拜樣,喬木爺爺表情淡定從容,但內心卻暗暗竊喜不已。

儘管,他是超越鬥士,但虛榮心他還是有的。

而且,他的虛榮心還很大!

若虛榮心不大,他又何必會去挑戰魔醫呢!

一切都是虛榮心在從中作梗。

在這種極速狀態,也就下一個呼吸間不到的時間裡,喬木爺爺就飛奔自洛景辰跟前。

可真當他要發動攻勢時,誰料,洛景辰卻是抬手就是一拳。

一拳毫無疑問地擊中在了喬木爺爺的頭顱上。

轟!

那一拳仿若集聚了萬斤力量似的,發出了一道響亮無比的轟鳴聲來。

響地眾位修行人們耳膜上尤為不舒服,不少修行人們,更是當場噗通倒在地麵上。

因為,這些修行人們承受不住,這帶有巨大沖擊力的轟鳴聲。

可緊接著,在場所有人卻都驚呆了。

僅僅看似普通的一拳,居然直接將喬木爺爺的腦袋瓜給砸碎了。

殷紅色的腦漿四處飛揚。

喬木爺爺這就敗了?有點兒太過於匪夷所思了?

魔醫的實力不是大跌了嗎?

怎麼秒殺了喬木爺爺?

在場的修行人們內心冒出了無數個念頭、無數個想法來。

他們皆皆是表情上流露出了一副不可思議的表情來。

是的,他們非常不敢置信。

可事實,卻不容許他們不相信。

究竟是什麼回事?秒殺超越鬥士?這實力,尼瑪未免太誇張了吧?

在場修行人們,表情不可言狀地露出了古怪,內心更是雜亂無比。

“也就這實力?嗬嗬!”洛景辰的聲音相當冷漠,冷漠地如同機械一般。

剛纔那一拳,看似普通平常,但他卻是清楚著明白,那一拳耗儘了他絕大部分的真氣。

一拳更是蘊含著精湛到高深莫測的殺人技巧!

這殺人技巧,正是快準狠!

高手對手,生與死,隻在一念之間!更在一招之間!

當然,他這樣輕易地轟碎喬木爺爺的腦袋瓜,其中最大的原因便是:喬木爺爺輕敵!大意!

這真是修行人們不容犯下的錯誤,因為一犯錯,那麼離死亡也就不遠了!

更彆說,高手對決,輕敵大意,簡直就是在自尋死路!

“果然,廢物!一個!我卻還指望他擊殺魔醫,看來真是一件令人可笑的事情!”現場沉寂的氣氛,突兀般地被一道冷漠的男聲打破。

唰唰!

在如此安靜的情況下,有這麼一道不和諧的聲調,那是瞬間引起了全場所有人的矚目。

說話之人,正是一身扶桑白色武道袍的超越鬥士田下久道。

難道,他要魔醫的性命?可他與魔醫好像井水不犯河水啊?

眾人心田上,不由地想道。

洛景辰卻是擰了擰眉頭,修行人的自覺,他可以察覺到,田下久道對他有著一股強烈的殺意。

這殺意發自於內心深處,絕不是假裝出來的。

這可是令他內心有些懵了。

他與這扶桑人田下久道,好像也冇什麼深仇大恨吧?

既然,冇有深仇大恨,對方又怎麼會對他產生殺氣?

難不成,這田下久道與那喬木爺爺一樣,是想踩自己上位?

驀然間,一襲黑袍之下的洛景辰,神情也沉了下來。

剛剛纔擊殺喬木爺爺,若他現在與田下久道一戰,他冇有把握。

真氣已用了大半,他又怎麼會是田下久道的對手呢?

“魔醫,你很疑惑!我說得冇錯吧!疑惑,我為什麼對你產生殺意!”田下久道語出驚人道。

此言一出,修行人們皆是一驚,同時心頭上更是暗暗高興,高興今夜他們冇有白來了。

不僅見識到了魔醫乾淨利落的擊殺喬木爺爺,而且接下來還會見證到魔醫與劍豪田下久道的對決。

“要戰就戰!”洛景辰語氣冷清而又僵硬道。

他就不是一個磨蹭的人。

對方要戰,那便戰!

磨磨蹭蹭的算什麼大男人!

男人就應該果斷!果決!

而不是像一個女人似的,婆婆媽媽!

“還真是夠急躁的!你是著急送死嗎?”田下久道一副淡定表情,“哼!今兒你必死!葬龍峰就是你的墳墓!”

洛景辰冷笑一聲:“我曾經的每一位敵人,都曾如你一樣,說過這些話。可到頭來,他們卻一個一個地在地獄裡懺悔著呢!”

儘管,現在洛景辰的真氣消耗大半了,情況非常緊急。

可這廝,在氣勢上,卻是一點兒也不輸給田下久道!

若是敵人對手是其他人,或許早就被洛景辰這股氣勢給嚇住了。

然後,洛景辰的對手卻是劍豪田下久道。

豈會這般容易就被洛景辰給唬住呢?

若那般,輕易被洛景辰給唬住,那他也不是劍豪田下久道了。

此刻,隻見田下久道表情以往既然地展露出了古井般地沉穩,並臉龐靜如止水,一字一語地說道:“魔醫,你說的話是不錯!可你忘了一個事!這事兒,就是前提,你是最佳的狀態!剛纔那一番,與喬木那傢夥對決,我想對你的真氣損耗一定不少吧!這樣以來,你我交戰,你隻會是我的手下敗將!”

唰唰!

田下久道這話語一說出口,在場修行人們臉龐上的臉色當場發生了翻天覆地的大變化。

顯然,這些修行人們也是當場被田下久道的話給點醒悟了。

魔醫是強,而且對付起新晉超越鬥士喬木爺爺來說,整個過程也行如流水、絲毫冇有片刻拖拉。

可就算如此,那一場風輕雲淡的對決,絕對會耗費魔醫不少真氣的。

否則,他又怎麼能夠當場轟碎掉喬木爺爺的腦袋瓜。

達到超越鬥士的修行人,自身的防禦力,那是強悍到極致,即使是坦克裝甲車等高科技產品,也無法輕易摧毀轟殺超越鬥士。

魔醫危險了!這危局,隨時隨地都有可能令他命喪於此啊!

眾位修行人們,都不由自主為魔醫擔憂了起來,擔憂地他們神色上都不自覺地冒出了幾分緊張情緒來。

洛景辰確實曉得,以自己如今的狀態,若要對決劍豪田下久道,勝率不足兩層。

這是事實,這是洛景辰所無法逃避的事實!

該死的,居然冇有唬住田下久道,看來這傢夥也是個心思縝密,有心機的人啊!

洛景辰心中一陣感慨,但臉龐上神色卻依舊是波然不驚道:“就算如你所言好了!您認為你可以輕易地殺了我?你知道你殺我,要付出什麼樣的代價嗎?這值得嗎?”

洛景辰並不願與田下久道一戰,故此一邊纔有這麼一番話來。

倘若,對方執意一戰,那麼他便奉陪到底!

“魔醫畏怯劍豪田下久道了嗎?”

“畏怯個毛線!要不是,魔醫現在狀態不好,還不分分鐘滅殺田下久道!”

“纔剛剛轟殺掉新晉超越鬥士喬木,魔醫當然是需要休息休息哈!”

“就是!就是!若是魔醫全盛狀態,哼!田下久道絕無可能是魔醫的對手!還真是虎落平陽被犬欺啊!”

……

兩人間的對話,也引得周圍修行人們不斷地發出了感慨聲來。

他們感慨魔醫不是全盛狀態,否則田下久道隻會是魔醫的手下敗將!

但,他們也隻有感慨的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