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ZQ小說網 >  最強進化王 >   164 都怕死

誰能想到,洛景辰此前那番話,卻是令劍豪田下久道產生了猶豫不決的情緒。

他竟然猶豫是否要出手擊殺魔醫,隻怕會為此付出慘重的代價。

“男人婆婆媽媽算個什麼樣!田下久道若你有膽子擊殺魔醫,算我一份!”就在這時,一道冷清女聲乍然響起,隻不過這女聲說話的口氣帶著一股濃重的外國腔調。

當眾人循聲望去時,這說話的,正是一襲黑衣的寂王。

這算什麼回事?

難道寂王也敢魔醫有仇恨?

難怪,都聽人說,魔醫在黑暗世界樹敵無數!看來,此話不假啊!

眾人心頭上一愣一愣的,不過瞬息呼吸後,便又恍然大悟了。

“寂王!”田下久道皺了皺眉頭。

關於黑暗寂會的寂王大名,他也有所耳聞。

可讓他意外地卻是寂王,居然是一名女人。

這著實是令他意外!

旋即,他的眉頭就漸漸舒緩了,白淨的臉龐上也漸漸露出了一股發自內心的喜悅笑容。

是的,他高興,非常高興。

若他一個人想要擊殺現今的魔醫,指不定還要付出什麼代價呢!

可有寂王的加入,他擊殺魔醫,半點兒代價也不需要付出!

寂王雖非超越鬥士級修行人,但其實力戰力卻絲毫不輸給那些超越鬥士。

看寂王與田下久道要合作擊殺自己,黑袍裡的洛景辰表情那是不由地露出了一副苦澀樣來。

寂王究竟是處於什麼樣的目的要取自己性命呢?

對此,洛景辰一概不知。

難道,今天是我黴運當頭的時候?

若是對上田下久道,洛景辰或許還有幾分勝算,可若對上田下久道與寂王兩人,那麼他的勝算無限地接近於零。

該死!今天出門當真是冇有看黃曆啊!

洛景辰心裡不斷地發起了牢騷來,對這死局,他根本不知如何破解。

逃?

在寂王與田下久道跟前,要逃很難很難。

即便逃了,他也隻是逃得了一時,逃不了一世,該麵對的終究是要麵對。

同一時刻裡,在某處角落的秦大連臉龐上也微微感慨萬千道:“看來,一代神奇神話就要隕落了!”

“父親,或許,魔醫能夠脫離這死局也說不準呢!”聞言父親的話,身側的晴遠言語上反擊道。

“難咯!不說樓墨蘭這女人視魔醫為眼中釘,就說寂王、田下久道這兩人魔醫就有可能應付不過來了,而且你不要忘記,在這些修行人裡還不知道潛藏著多少名,想要取魔醫性命的修行人。”

晴遠卻是不甘心地反駁道:“魔醫樹敵萬千,同樣的他朋友也滿天下,我相信即使是必死之局,他也定可以找到逃脫的方法。”

“晴晴,你還真自信!你不覺得你自信過了頭了嗎?”秦大連愕然笑了笑道。

對自己這大女兒,秦大連看很好,也很疼愛。

隻是呢,這大女兒做事風格總是果斷、毒辣。

“哼!就讓我們拭目以待!”晴遠看得出來,自己這父親明顯還是不太相信自己的話,這使得她嗔聲哼笑道。

這一對父女間的對話,隻算得上是現場的一道小插曲。

此刻,現場的氛圍依舊是火熱而又高漲。

洛景辰與田下久道的對決,也即將一觸即發!

可就在雙方即將雙戰時,一道蒼老的人影,猛然間出現在了眾人視野裡。

“這老者感覺好眼熟啊!”

“眼熟!簡直就是眼熟地不要不要的!”

“他不就是超越鬥士大棍申室嗎?”

“這申室貌似是魔醫關係不錯的朋友吧!看來,幸運女神是站在魔醫這一邊的啊!”

……

蒼老老者的出現,立即引爆全場。

眾位修行人們,不由竊竊私語道。

“女兒,你這是打我的臉啊!還是秒打臉!”本來一臉沉色的秦大連,現在那臉色要說有多臭,就有多臭。

“誰叫你說我自信過頭了!”晴遠卻是微微撅了撅嘴回答。

這一迴應,秦大連隻得一邊掛起苦笑來,便也不再多言。

因為,現在他已然將所有的注意力集中在了魔醫等人的身軀上,明銳異於常人的直覺,告訴他,接下來或許還會有令人驚奇的事情發生。

“申室,難道你要阻止我?”申室這老頭的出現,令得田下久道臉色彌布起了陰霾之色,冷哼一聲道。

“神說要有愛!而作為神的子民,我們豈會亂殺人!要知道,這世道上還有一樣東西,那叫做法律!我們必須做一個遵紀守法的好公民!”誰料想,滿頭白髮蒼蒼的申室,卻是朝著田下久道說出了一連串語出驚人的話來。

“這老爺爺也太逗人了吧!”

“我想絕大多數修行人都視法律為空氣吧!”

“神說要有愛?”

“老頭子好可愛!”

……

申室使得一乾修行人們臉龐上冒出一種啼笑皆非的情緒。

可下一個瞬間,他們卻是再也笑不出了。

他們瞪大眼睛,流淌出了一副不敢置信的表情。

他們眼前出現的場麵,不難。相當的簡單。

這不,申室纔剛剛對田下久道說完話。

可誰能夠想到,田下久道這傢夥居然噗地一聲,自他的一邊飛濺出了大量殷紅色的血水來。

顯然,他受傷了,而且受傷還不小!

這就受傷了?現在究竟是什麼一回事?難道,這老爺爺說話還可以傷人不成?

眾位修行人們一顆心瞬間亂了起來。

畢竟,眼前的場麵實在太過於匪夷所思了。

“你做了什麼?”此刻,田下久道隻感覺胸口處血水不斷在翻滾,那種滋味尤為難受,若非他是超越鬥士級人物,恐怕絕對會輕則當場陷入昏迷,重則當場暴斃,而冥冥之中,他感覺一切地罪魁禍首就是諸葛家,這使得他目光帶著猩紅色,語氣嘶啞低沉道。

“我做了什麼?這誰知道!”諸葛家卻是掛著一幅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態度來。

“你!”這使得田下久道不由地一氣,氣地圓瞪眼睛,氣地話都說不完了,氣地更是再度噴濺出了一口猩紅色鮮血。

“神說要有愛啊!”田下久道的表現落在申室這老者眼裡,使得申室眼眸裡儘是泛起了滿滿的失望感,似乎是在失望田下久道的表現太過於不爭氣了。

不就說幾句話嗎?至於吐血麼?

“老朋友,好久不見哈!”田下久道這傢夥,這時候也被申室晾在一邊了。

對於眼前這笑眯眯打著招呼的申室,洛景辰也是隨便點了點頭,然後臉色徒然一沉道:“你是不是早就到了?”

洛景辰這話,話裡的意思無非就是怪申室。早就到了,不會早點出來幫忙嗎?

“非也!非也!剛到剛到!”申室一張老臉上卻是正色地說道。

“是嗎?”洛景辰一臉懷疑樣。

“必須的!必須的”申室淡淡一笑道。

兩人完全就無視起了寂王和田下久道。寂王反應倒還好,可田下久道反應已經接近要炸了。

“你…”田下久道才說了一個字,申室又笑眯眯地道:“神說要有光,於是這世上便有了光!”

申室這話語看似普通,然而這普通的話語自他一邊說出來,就顯得有些不普通了。

這不,申室此言一出,田下久道隻感覺眼前,瞬間出現了一片幾乎可以刺瞎他眼球的炫目光亮,這炫目光亮地他摸不清那個方向是東那個方向是南。

“死老頭,你到底對我使了什麼怪招?我怎麼感覺眼前一片光亮,分辨不清東西。”田下久道心頭上尤其不甘心,帶著這種不甘心的情緒,他扯了扯嘴皮子,哼聲說道。

事到如今,田下久道不是傻子,他可以斷定,此前自己所遇到的一係列怪事,真是大棍申室搞得鬼。

“傳言超越鬥士大棍申室,可以用言語殺人,文字誅人!一開始,我特麼居然還以為假的呢!可現在,我特麼信了,服了!”

“奇事啊!果然是天底下一大奇事!文字也可以殺人,真特麼長見識了!”

“文字!文字!諸前輩的文字果然不同常人啊!真有種當場拜師的衝動!”

“究竟是什麼樣的手段呢?超越鬥士,也太他娘神奇了吧!文字可殺人!”

……

圍觀修行人早就震撼不已了,震撼地他們的嘴巴都快合不上去了,震撼地他們的眼睛都不願意閉上去了,震撼地他們頭腦發麻,心臟更是不爭氣地高速跳動起來了。

“老頭,不曉得你在說些什麼!”對於周圍修行人們的評價討論,申室擺出了一副置之不問的態度來,甚至對田下久道的發問,他還擺出了一副無辜的態度來。

田下久道氣得差點冇吐出血來!

“老傢夥,你就繼續裝!今夜我將你和魔醫兩人的性命一起收割了!”處於暴怒狀態的田下久道,說起話來也多了幾分毛躁之意。

話音才落,田下久道腰間處三把黑色尖刀就脫鞘而出。散發出了一道幽深的深邃刀芒。

那刀芒,如若黑色流星,閃亮了眾位修行人們的眼球。

而這些修行人們,幾乎可以憑藉本能地肯定,這三把黑色尖刀,絕對都是絕世好刀。

也就隻有絕世好刀,才配得上超越鬥士田下久道的高貴身份。

“今夜,看得當真不虧啊!值了!值了!”

“據傳言,劍豪這三把黑色尖刀,在扶桑那可都是絕世名刀!三把黑色尖刀,都有不凡的來曆背景!”

“哼!在不凡的來曆背景,又能怎麼樣!諸前輩,絕對可以虐殺劍豪的!”

“虐殺?錯了!是吊打劍豪!”

……

這一刻,大棍申室在人群修行人裡麵的呼聲,立即遠遠地超過了劍豪田下久道。

這也是在大多數人的意料之中。

畢竟,田下久道成就超越鬥士不過就十年不到的功夫罷了!

可大棍申室,成為超越鬥士少說也有三四十個年頭了!

眾位修行人們,心中還有個想法:諸前輩,冇有將田下久道放在眼裡!

因為打從骨子裡,兩者就不是一個級彆的對手!

超越鬥士也有強有弱。

“來自遠方扶桑的客人,你可彆嚇唬老頭了,老頭可不是嚇大的。”申室露出他一口白淨光亮的牙齒,忽然以種悲天憫人的情緒道,“你丫的也太冇有尊老愛幼的覺悟了吧!神說要有一顆尊老的心靈!因此我們每一個都應該常懷這麼一顆心!”

平平淡淡的話出來,卻好似擁有魔力一般。

一口血水,再一次從劍豪田下久道一邊飛濺而出。

此刻他的臉龐,那是要說有多臭,就有多臭。

他真不知道,現在是啥情況。

為何這怪老頭,說出來的話就會對自己造成不小的傷害呢?

這特麼未免太邪門了吧!

一股危機感,自田下久道的內心中迸發而出。

危機感一經生出來,修行人的自覺,就敏銳地告知了田下久道。

若他在不逃離這是非之地,恐怕今夜絕不是魔醫的隕落之夜,而是他的隕落之夜!

嗖!嗖

二話不說,下一秒鐘,田下久道就宛若一道奔騰閃電。

短短一秒鐘的速度,他整個人的身影就徹底消失在了眾人跟前,足以可見,他的速度奇快無比。

逃了?

超越鬥士田下久道這就逃了?

也是!

大棍諸前輩,居然可以文字傷人,文字殺人!如此詭異,田下久道若不逃跑,估計隻有等死的份呢!而且,諸前輩,連續幾次出手,恐怕田下久道也傷地不輕了啊!

這最好不過!一個扶桑人,就安心在扶桑這彈丸之地待著,跑來我大華夏,瞎折騰個什麼勁!

在場眾位修行人們的認知被衝擊了。

從來就冇有超越鬥士不戰而逃的事例,可今天有了!

隻不過旋即,在場眾位修行人心中便也釋然了。

遇上大棍申室這麼詭異的攻擊方式。

逃跑纔是上上之策!

“這就走了?現在的客人啊!還真是不懂禮貌!你要走至少也應該與主人說一聲啊!”麵對田下久道的逃走,大棍申室搖晃了下自己的腦袋瓜,便有感傷地說道。

對申室這糟老頭的話,洛景辰是理會他。

申室這糟老頭,不僅是算命一流,而且武力同樣也異常驚人!

而且他的武力絕對異於常人。

他的武力,就是他那張嘴巴。

他說出來的話,可以殺人可以誅人!

這真是一張特彆稀有特彆神奇的嘴巴!

對此,洛景辰還是略知一二的。

大棍申室,之所以擁有這樣的能力,完全歸根於他的武道天賦。

可,到底申室的武道天賦具體是什麼,他卻冇說。

洛景辰也冇問,畢竟若申室這糟老頭願意說,那麼他遲早會告訴自己,若不願意說,自己再去問,那豈不是件自討無趣的事情啊!

“寂王,你的幫手還真是中看不中用,居然扔下了你這麼一位嬌滴滴的美人卻獨自跑了。怎麼樣,還敢於我為敵嗎?”洛景辰說話的語氣異常是一如此前那般冰冷,隻是冰冷的同時,還隱隱約約帶著幾分戲謔之意。

“少一個劍豪!我照樣可以殺你!”誰料想,寂王這位金髮大美女卻是語出驚人道。

現場在座冇有不吃驚的。

寂王就隻有一人,還是一個女人!

如此局麵,寂王豈會是魔醫等人的對手!

這女人腦袋瓜不會是壞掉了吧?

眾位修行人們心頭上不由地想道,雖然是這麼想,可在場所有修行人們,卻都冇有一個人敢說出。

這女人可是寂王啊!

黑暗寂會的王!

遇上這麼一類人,一定要管好自己的嘴巴。

若不管好自己的嘴巴,萬一說錯了話,恐怕即使是神仙來了,也救不了他們。

修行人們明白著呢!

寂王若要殺他們,簡直就是大象踩螞蟻似的,絲毫冇有什麼難度係數可言。

聞言,寂王的話,洛景辰那是黑袍之下的麵容都有些古怪了。

這女人到底依仗著什麼?

難不成,還有什麼幫手不成?

洛景辰暗暗揣測,揣測的同時,他也有明確的答案了。

寂王這女人絕對有幫手!

否則,絕對不可能會擺出這麼一副有恃無恐樣來。

隻是,這女人的幫手是誰呢?

統聖刀把子樓墨蘭?

似乎感覺並不是這麼簡單!

忽然,一陣涼颼颼的陰風自現場悄然響起,伴隨陰風的到來,還出現了一道若有若無的濃霧。像團空氣。

“這濃霧是什麼鬼?”

“現在這是啥情況?”

“陰風?濃霧?不會是鬼族吧?”

……

修行人們心頭上也不平靜了。

其中,稍有見識的修行人,那是立即判斷出了這一團濃霧的來曆。

這濃霧真是鬼族之人!

鬼族,若冇有占據人類的身體,隻不過就是一團霧氣,但這一團霧氣,卻可以幻化為萬千事物來。

“今兒就算大棍申室到來,魔醫你也插翅難逃!”那一團霧氣,毫無征兆地說出了一段話來。

濃霧說話,這濃霧真是鬼族中人!

眾位修行人們也斷定了濃霧的具體來曆。

霎時間,洛景辰沉默了,儘管他曉得,自己樹敵無數,可冇見到,這一團不知其名的霧氣,居然視他為敵人。

這未免,太尼瑪誇張了吧?

他什麼時候得罪了這麼一團霧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