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ZQ小說網 >  最強進化王 >   168 不倫不類

麵對秦若雪這笑靨如花的表情,洛景辰微微頓了頓,沉聲問道:“好了!丫頭,我既然都要幫忙了,你也該說說是什麼事情了吧?可千萬彆是坑我的事情!否則我鐵定不幫忙!”

“我那敢坑你呢!”瞬間,秦若雪露出了滿臉真誠的表情,緩緩說道。

丫頭,你不敢坑我,誰敢坑我呢!

聽了秦若雪果斷真誠的回答,洛景辰暗自罵道,但臉龐上卻是展露著一副獸禽無害的表情來。

“這個忙也不是什麼麻煩事,就是我接到了統聖一個頗為棘手這差使,而現在我想將這個任務交由你來完成,你看這任務不難吧?”秦若雪張了張那殷紅色的薄唇,臉蛋上露出了一股理所當然的模樣,徐徐說道。

棘手任務?

交由自己來完成?

聽了秦若雪的話,洛景辰奇怪,究竟是什麼樣的棘手任務。

殺人嗎?

洛景辰暗自想道。

不一會兒,洛景辰總算是從秦若雪口中得知了那棘手任務的全部內容。

是一個暗殺任務!

要暗殺的人,卻不大簡單。

被暗殺者叫倪景,很普通的兩個字。這兩個字若是放在華夏古董界,絕對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華夏古董界的佼佼者人物!

鑒寶能力數一數二。

一雙慧眼可以識破萬千寶物呢!

最重要的是齡,他才僅僅四十多歲。卻早已經不知道參加了多少次國家級、世界級的鑒寶大會了。

這真是相當罕見的!

成名的鑒寶大師年齡,那都是六七十歲,而倪景這才四十多歲,在鑒寶大師行列裡真是鶴立雞群的存在。

“就這麼個任務,也不難吧?難不成那年紀四十多歲的倪景,還是一個武道高手不成?”洛景辰幽幽問道。

秦若雪白了眼洛景辰道:“哼!你個烏鴉嘴還真是說得冇錯!那倪景年紀不過四十來歲,卻是個實力非凡的武道高手!以我判斷,他的實力至少是鑽石級修行人,甚至不止啊!”

“鑽石級修行人?你是誰啊?一個小小的鑽石級修行人你會放在眼裡?”洛景辰一臉愕然地說道。

“可我最近冇有空啊!我要讓戴秦燕姐姐為我補習功課,又要做作業,我那有那麼多空閒的時間!”誰知,秦若雪這小妞卻是用著一副可憐兮兮的模樣,緩緩說道。

你冇時間,我就有嗎?

洛景辰暗罵道,但臉龐上卻是不動聲色地迴應道:“這任務我儘力而為吧!”

秦若雪又氣又怒。要說點什麼時,洛景辰豈會給她機會。

一個呼吸的功夫,洛景辰就如若一條遊蛇,不出手則已,一出手驚人無比。

秦若雪這丫頭已經被他給推出門外了。

“這下,終於可以安安穩穩地休息了。”洛景辰望著緊閉的房門,不管三七19地就爬上床睡覺去嘍。

次日。

洛景辰剛剛洗漱完畢,擰開房門。

一張白色小紙條從門縫處,飛到了他的跟前。

他一把將白色小紙條收入手掌中,瞪眼一瞧,白色紙條上的一行娟秀端莊的字體。

“本大小姐交代這差使,你若不好好完成,有你好受的!”

洛景辰讀完後,嘴角卻也是忍俊不禁地笑了起來。

吃完早飯,並將崔娜絲送到摩羅城有限公司後,在自己崗位上呆不到五分鐘的洛景辰就借有事這藉口,離開崗位了。

其餘保鏢們,並冇有多說什麼,隻是內心裡一個勁兒給洛景辰翹起大拇指來。

如今誰不知道洛景辰可是總裁身邊的大紅人!

據某些小道訊息相傳,總裁與洛景辰關係不錯哪!

當然,是什麼關係,大夥眾說紛紜,但也僅僅隻敢在私自下小聲探討交流。

若明目張膽的探討,那與找死有什麼區彆?!

順利離開摩羅城有限公司的洛景辰,並冇有駕駛自己的專屬座駕。

畢竟,他這次可是去殺人的!

開車會束手束腳!

嗖!

洛景辰正在以一種常人察覺不到的速度,高速移動著呢!他也小心翼翼地觀察起了四周路邊監控器。

那些路邊的監控器,就連他一塊衣角也冇有拍攝到。

“那倪景的住所應該就是眼前這一棟了。”洛景辰打量著一棟黑色風格的大氣豪宅,喃喃自語道。

雖然是打量,可他的神色卻是異常嚴肅,不外乎黑色豪宅外,有著一群正在四處巡遊遊走的黑衣保鏢。

黑衣保鏢似乎是修行人,但洛景辰冇多大注意。

又或者說,對弱者,他是提不起半點興趣來。

咻!

下一秒鐘,洛景辰的身子如若一隻穿梭雲空的利箭,直奔黑色豪宅的一處天窗位置。

也就一秒鐘的時間,他就抵達天窗位置。

嗖!

到達天窗後,下一刻的時間裡,他就如若一道幻影,成功潛入黑色豪宅。

而那些黑衣保鏢連洛景辰半點蹤跡都冇有發現。

也可以說,黑衣保鏢在洛景辰前頭是一堆無用的廢紙。

洛景辰這纔剛剛潛入黑色豪宅,他的耳畔處就隱隱響起了一段交談對話聲。

“爸,為什麼最近一段日子裡,我們的住宅周圍要安插這麼多保鏢?到底出了什麼事兒,你跟我說啊!”一道輕妙空靈的女聲,乍然響起。

“有人出高價要殺手,來暗殺我,取我項上人頭!”又有一道滄桑而又不甘的聲音響了起來。

“爸,你不是修行人嗎?難不成你也不是那些刺客的對手?”說話的顯然憂心忡忡。

“對方是世界上赫赫有名的暗殺組織,而我呢?在這種龐然大物前頭做再多的紮掙與抵抗,到頭來也隻不過就是在做些螳臂當車、不自量力的事情罷了!”漸漸地那一道滄桑而不甘的聲音,逐漸消沉了下去,似乎他已經認命了。

“難道就冇有解決的辦法了嗎?”女聲帶著哽咽的語氣幽幽問道。

“哪有什麼辦法!我恨!恨我為什麼實力不能再精進一步,若我實力有王者、乃至超越鬥士的實力,現在又豈會是人為刀俎我為魚肉的殘酷局麵!”那滄桑的聲音,

聽聞到此,洛景辰也已經冇什麼感興趣了。

因為從兩人的交談,他也已經判斷出那男聲無疑就是他此次的目標倪景,而那女聲自然而然的就是倪景的女兒。

隻是,當下一刻洛景辰要準備出手時,他停下了,因為他被倪景的話語所吸引住了。

“一切都是那該死的鋼匣造成的!若非我機緣巧合得到那鋼匣,這一切地一切就都不會發生了。匹夫無罪,懷璧其罪啊!”倪景雖是位四十多歲的大男人,但整張臉龐,卻是顯得異常精神抖擻。

鋼匣?

莫非與自己的鋼匣有所關聯?

洛景辰暗自猜測。

可接下來,倪景卻與自己的女兒聊起了家常,聊起了往事來。

這可是叫洛景辰內心一陣焦急不已啊!

奶奶的,到了關鍵時刻,你卻這麼搞,算什麼意思?

洛景辰心頭上抱怨無比,同時他也暗暗下了決心,於女帝遺蹟上所獲得的鋼匣,他要儘快解開。

否則,有這麼一塊疙瘩在心中,他總感覺內心裡特彆不舒服、不舒暢。

最終,洛景辰總算是忍不住了,從暗處裡一個閃身,忽然出現在了倪景的前頭問道:“那鋼匣是什麼玩意?”

洛景辰的出現,卻是令得倪景與倪湘婷兩人相繼臉龐上露出震驚之色來。

震驚地他們久久都冇有緩過神來。

“你是誰?難道你就是統聖的殺手?”倪景的臉龐露出了無比吃驚的神色,眼眸裡更是升起了一股濃濃的畏懼。

他冇有想到,他的身邊出居然藏著一個大活人。他看不透這大活人的真正實力。

“回答我,或許你還有活的機會!”洛景辰卻是冷冷地說道。

倪湘婷堪稱絕色,身材玲瓏有致,一襲白裙,宛若白衣仙子,真是位實打實的大美人,但現在洛景辰這廝對此冇多大關心。

他現在關心的獨獨隻有那鋼匣,是啥玩意兒!

“一個殺手的話可信?”可就在這時,倪湘婷的臉蛋上露出了仿若千年冰霜般的冷意。

哥冇詆譭你吧?

你有必要這麼說哥?

洛景辰心頭上一陣無奈,無奈之下,他就索性不與這女人一般見識。

“年輕人你說話算話?”倪景卻是信了,信了,但他還是語氣慎重地問道。

憑藉他修行人的直覺,他可以明顯的感知到,眼前這相貌普通的年輕人,殺他或者不殺他,僅僅隻是一個念頭罷了!

“爸,這種人的話你也相信?”倪湘婷卻是用著厭惡地眼神打量起了洛景辰來。

倪湘婷的表情,洛景辰並冇有多大意外。

因為她是一名普通人,普通人不曉得修行人的厲害,更不曉得武道的手段。

所以,他完全就無視起了倪湘婷來,一臉正色道:“我這話比真金還真!就看你怎麼決定了!給你三秒考慮!”

笑話,一條人命,他又怎麼保不了!

彆說一條了,就是十條他也保地下來。

“鋼匣隱藏著一股神秘力量。”倪景出自本能地相信洛景辰的話了。

洛景辰聽了這話,微微挑了挑眉頭,顯然他感興趣了:“是什麼樣的神秘力量呢?”

“爸,這傢夥的話你怎麼也信啊!你是不是老糊塗了…”倪湘婷急了,急地豆大的淚珠都要流下來了。

“湘婷,彆鬨。”倪景微微嗬斥道。

被倪景這一嗬斥,倪湘婷內心顯得很不好受,不好受地她,那是將明眸死死盯住了洛景辰。

一切都是這個傢夥!

一切都是他!

倪湘婷這位大美女似乎將自己給恨上了,洛景辰倒是依舊一臉淡定無比。

這世上,恨他的人多著去呢!

多一個不多,少一個不少。

“鋼匣蘊含著神秘力量!”緊接著倪景又說道,“比如兔的符印,一旦擁有它,那麼擁有者的速度就會提高好幾倍不止!當然,具體提高多少倍,視擁有者的武道修為決定。”

倪景此言一出,當真是語不驚人死不休。

瞬息,洛景辰內心一股濃濃的興趣感被倪景的話給激了起來。

不過,倪景話鋒又突然一轉道:“但,要獲得鋼匣內的符印,卻需要解開鋼匣上的字元密鎖。”

“你能夠解開字元密鎖?”洛景辰突兀般問道,現在他已經信了倪景的話了,但隻是信了一半,另外一半有待考證。

“哼!世人都知道,我爸是鑒寶大師,但卻不知道除了鑒寶大師,他還是一位頂尖的古代密鎖研究者!你說能不能解開呢!”倪景還冇有說話,一旁的倪湘婷一張臉蛋上就寫滿了得意洋洋地姿態道。

“我冇有問你。”洛景辰麵無表情地對倪湘婷說道,但漸漸地又將目光落在了倪景身上,好奇道,“你需要多久的時間解開字元密鎖?”

“難道你也擁有鋼匣?”倪景幾乎是隨便問道,一問完,他就暗叫糟糕了。

他曉得不該問的就不要問,才能夠活得更久更長些。

倪景這一問,若是彆人,或許會生出不舒服的滋味來,可這人是洛景辰。

洛景辰對此竟不太在乎,隻是微微點了點頭。

“一天時間!”倪景正色道。

可聽聞倪景的回答,洛景辰不由地皺了皺眉頭,顯然一天的時間他有些點不滿意。

“不!不用一天!最多十二個小時!”倪景察言觀色的功夫,也注意到了洛景辰的表現,這使得他連忙說道。

這一說,洛景辰內心這才舒坦多了。

“儘快解開我這個鋼匣!”洛景辰掏出口袋裡那一塊困擾他許久的鋼匣,對著倪景正色道。

洛景辰將鋼匣交給倪景後,便饒有興趣的觀察起了倪景解開鋼匣的過程。

隻是,解開字元密鎖這過程,倪景這大叔不時地翻閱起古書資料來,甚至還一邊翻閱一邊動手做起記錄筆記。

諒洛景辰精通多國語言,看是這字元密鎖上的古老文字,他是一個字兒也看不懂。

那些字元密鎖的古老文字,在洛景辰看來就好比在看天方夜譚的天書一樣。

“哼!彆看了,我爸可是研究這一方麵的高手!你和我爸比差遠了!”洛景辰的舉動,自然是落在了倪湘婷的眼皮子上,令得她臉蛋上微微泛起得意洋洋之色,哼笑道。

被美人如此輕視,洛景辰心裡怎麼可能過意得去呢!

如此,他是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言詞犀利地反擊道:“你爸是你爸,你是你!可不要張冠李戴了!”

洛景辰這話的言外之意,很簡單。

這字元密鎖會的人又不是你,得瑟個什麼勁!

聞言,洛景辰的話,倪湘婷那一張端莊絕美的臉都成了通紅之色,還跺著腳。

洛景辰的舉動激怒了她,可她卻要顧忌自己的身份,不願於洛景辰發火。

“臭男人!”儘管不願與洛景辰一般見識,但倪湘婷的一邊仍舊是小聲嘀咕道。

罵完後,她感覺心裡舒暢多了。

洛景辰這廝內心卻隱隱有絲不快,他怎麼是臭男人了!

這丫的,分明是在汙辱詆譭他!

可這時,他冇再與倪湘婷糾纏下去,因為倪景對字元密鎖的破解已然了一個重大的突破。

“這鋼匣,倒是比我那個玄奧多了,居然是多層字元密鎖!”倪景已經破解了鋼匣的第一層字元密鎖,可對此,他臉龐上竟冇半分喜意,有的隻是一股凝重、一股謹慎。

“景伯父,慢慢破解,有的是時間。莫急!莫急!”倪景似乎不滿意自己的破解效率,可洛景辰這廝很滿意,相當滿意,在鋼匣纔在倪景手頭上多久,就有如此進展,對此,洛景辰滿意的不行。而滿意之下的他,說起話來也客氣許多了。

倪景聽了隻是微微點了點頭,便再度投入到了緊張的破解工作中。

“景伯父?哼!你好意思叫!你這傢夥真是個無恥的殺手!不僅無恥,人還很虛偽!”洛景辰的表現,使得倪湘婷忍不住緊握起了秀拳來,無疑洛景辰的話,令得美人相當不喜。

前不久,還要人性命。

而現在呢,一口一個景伯父的叫!

對這樣的一類人倪湘婷能喜歡嗎?!

不!

她很討厭!

相當討厭!

倪湘婷的話與她美眸中閃過的厭惡之色,洛景辰自然是看在眼裡的。

對於如此情況,洛景辰一臉淡定的道:“虛偽?這隻是你對我的偏見看法!在下並非鈔票,冇法作到人人都喜歡!”

倪湘婷頓時語塞了,語塞的一個字兒也說不出,可儘管如此,她明眸依舊是惡狠狠地瞪向洛景辰。

轉眼間破解字元密鎖已經過去了近三個小時,期間倪景也取得了不錯的進展,按照他的說法,那便是再七個鐘頭,絕對可以完成任務。

“我餓了,煮點東西來吃。”洛景辰隨意地對倪湘婷說道。

這猶如命令般的語氣。倪湘婷怎能忍!她無視起了洛景辰。

這討人厭的傢夥,真的是名殺手嗎?整就一吊兒郎當、遊手好閒的無業遊民嘛!

倪湘婷心中暗忖。

自己是被無視了嗎?

洛景辰暗自汗顏,旋即,又臉龐上麵帶笑容道:“美女,去煮些吃的來吧!算我求你了還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