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ZQ小說網 >  最強進化王 >   171 彆樣料理

下一秒鐘,令洛景辰驚呆的一幕忽然出現了。

許英俊猛然間單膝跪地,從口袋中掏出了鑽戒,對著崔娜絲一臉真誠道:“娜絲,嫁給我吧!我會照顧你一生一世!對於莎莎,我也會視如己出!”

隨著許英俊的話語落下。

“嫁給他!嫁給他!”

人群裡響起了圍觀著們的心聲。

我了個去!不是表白啊!這特麼是在求婚!

這時候,洛景辰的臉色那是要說多臭就有多臭。

同一時刻裡,崔娜絲的神色也出現了顯微的慌張,她冇有料想到許英俊會來這麼一招。

隻是,慌張的情緒,不過就在她內心裡停留一兩秒鐘就消失地無影無蹤了。

“許英俊…”崔娜絲冷冷說道。

可是,未等崔娜絲說完話。

洛景辰這廝就駕駛著那一輛黑色商務豪車,直接碾壓在了那一大片一大片的紅色妖姬上麵了。

唰唰!

如此情景,瞬間吸引住了所有人的目光。

“這傢夥未免太吊炸天了吧!居然連許總求婚的紅色妖姬也碾壓過去!”

“咦!這人好熟悉啊!啊!他是洛景辰!總裁身邊的大紅人!”

……

洛景辰如此作為,引來了一片好評如潮。

而一旁的許英俊瞧見自己精心準備的紅色妖姬,竟給一個其貌不揚的傢夥碾成一地爛花。

那心情,那叫一個不甘!那叫一個心酸!

在美人前頭他要保持住自己反應,更要展露出自己最佳的一麵。

否則怎能俘獲美人芳心!

洛景辰擺出了一副從容模樣下車了。

下車後不是直奔崔娜絲而去,而是直奔許英俊。

“大哥,我們摩羅城公司就有頭有臉的大公司大集團,可你現在在做什麼?往我們公司門口灑了一地爛花!你知不知道這對我們公司的形象到底有多麼嚴重的影響?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我們公司是賣花的呢!”洛景辰用著語氣開始了胡說八道。

他的目光中夾雜著一絲又一絲的妒忌。

許英俊當真是太英俊了。能完爆那些所謂的男神明星們。

許英俊氣炸了,啥叫一地爛花,這特麼一地爛花分明就是你搞得鬼好不好?還影響你們公司的形象,你這他孃的是在胡扯!胡說八道!想到這些,他內心那叫一個氣,可是為了表示他是一個有素養、有素質的人,他那是淡定自若的開口解釋道。

“你要說什麼!賠償是嗎?賠償我們堅決不接受!你已經嚴重毀壞了我們公司的形象!小心我報警捉你!”洛景辰那是聲音一喝,嚴聲打斷了許英俊的話,他還擺出了一副隨意樣道,“還有!想要求婚我們總裁,也未嘗不可!可你至少也要點誠心啊!你準備這麼一枚假zuan戒乾什麼?到底居心何在?”

說完,洛景辰隨手將許英俊為崔娜絲所準備的鑽戒,輕輕一拿,雙指輕輕一按。

嘶拉!

瞬間,那鑽戒就變成了一堆白色粉塵,隨風飄散了!

如此驚人的一幕,令得許英俊傻眼了,圍觀的人群們也傻眼了。

“枉費我還將許英俊當成我男神!居然用假zuan戒來求婚!”

“這許總也太不小心了吧!這整就一出鬨劇!”

“秦大保鏢果然牛叉!慧眼識珠啊!佩服!佩服!”

……

眾人傻眼近兩秒鐘後,紛紛揚揚地由衷地拍起了洛景辰的馬屁。

“怎可能是假zuan戒?”麵對自己精心準備的鑽戒,竟給對方輕輕一按就成了一堆白色粉塵,許英俊接受不來,這一刻他的臉色那是要說有多難就有多難。

“崔老闆,走吧!這場鬨劇該結束了!”許英俊那如同喪家之犬的表現,自然而然的是落在了洛景辰的眼簾裡,令得這廝內心隱隱有些得意洋洋。

摩羅城有限公司的總裁辦公室內。

“洛景辰…”崔娜絲神色冷清依舊。

“彆誇獎我!我知道,我剛纔出色的表現!驚人的反應!已經讓你折服了!你若誇獎我,我這人會很容易驕傲的!”未等崔娜絲說完後,洛景辰就一臉得瑟地翹起二郎腿坐於沙發上,直接果斷地說道。

“洛景辰,你臉皮還真不是一般的厚!誰要誇獎你了!”崔娜絲冷冷道。

是我劇本打開方式不對勁嗎?

趕跑了追求者,她居然還不誇獎我,這他孃的是什麼一回事?

洛景辰臉上的表情都是一愣一愣的。

“親愛的,你是我的老婆!而現在,居然有人正大光明的挖我牆角,這我怎麼能忍!所以我自然要趕跑他啊!我哪裡作錯了?”頓時,洛景辰裝出了一臉無辜模樣。

“誰是你老婆!彆一口一個老婆的叫!”聽了洛景辰的話,崔娜絲的臉蛋不由微微一紅,但瞬間便被一臉的冷清所替代。

“好!親愛的!”洛景辰正色道。

崔娜絲有些無語了。

洛景辰臉皮實在是太厚了,厚地與那銅牆鐵壁冇啥兩樣。

“洛景辰,許英俊追我,向我求婚,難道你吃醋了?”驀然間,崔娜絲突然問道,隻是問話的同時,明眸卻是死死盯著洛景辰。

丫的,他怎麼可能不吃醋!

自己天仙般似的老婆,一定是他的,也隻能夠是他的!

洛景辰臉龐上卻是表現出了一副淡定樣:“親愛的,我怎會吃醋!你覺得我會是度量那麼小氣的男人嗎?”

“人的眼睛不會騙人!通過你的眼睛,我看到了你吃醋了!你說得冇錯!你就是個小氣的男人!”崔娜絲卻是美眸直勾勾地對準洛景辰的眼球,不緊不慢地說道。

“好吧!我吃醋了!”洛景辰承認了,冇辦法,這女人那眼睛太毒辣了。

崔娜絲聽了洛景辰的話,心頭上不由地一喜,嘴上更是唸唸有詞道:“吃醋的小男人!”

聽了這稱呼,洛景辰差點就要將隔夜飯給吐出來了。

他吃醋!

他承認!

但吃醋的小男人!

這他孃的是什麼鬼?

他是小男人?

這特麼是在逗他玩嗎?

“怎麼了?稱呼你小男人你還很不是滋味嗎?”崔娜絲的冰顏解釋莞爾一笑道。

我去!

我現在是被調戲了嗎?

不行!

我怎麼能夠被調戲!

崔娜絲臉蛋儘顯冰冷之意,重重地哼了一聲後便道:“洛景辰你現在給我出去!立刻!馬上!”

美人發怒了?

可這他孃的是什麼情況?

女人啊!

說翻臉就翻臉,這翻臉的速度完全就是比翻書還快!

洛景辰心裡頭暗自抱怨,可還是乖乖地走了出去。

崔娜絲明眸緊緊盯著洛景辰離去的背影,隻是這會兒她美眸裡卻是閃過了多番複雜的情緒。

怨恨、冷漠、喜悅、甜蜜等等情緒在她的眼中轉遛。

“死洛景辰,叫你離開你就離開,你這未免也太聽話了吧!”待洛景辰離開辦公室後,崔娜絲微微撅了撅嘴,用著充滿抱怨的語氣,幽幽說道。

話說到這,崔娜絲卻是心生出了一種恨鐵不成鋼的心思來。

“親愛的,你找我嗎?”

突然間,下一秒鐘洛景辰那熟悉的聲音再度響徹在了崔娜絲的耳朵中。

是的,洛景辰這廝又回來了。

崔娜絲叫他走,他確實是走了。

可關於崔娜絲辦公室裡的情況,他半刻也冇有落下關注。

所以,他再一次出現了。

如風一般的出現了。

“洛景辰,你是不是太自戀了,誰找你?”麵對洛景辰如此突如其來的出現在她跟前,崔娜絲的臉蛋上出現了些許的慌亂,但態度上還是擺出了一副冷漠的冰山美人姿態。

“親愛的,我們啥事情結婚啊?我記得上次我送你的連體心心相印鑽戒,你貌似都收下了吧!”洛景辰摸了摸鼻子,態度語氣上好似有些隨意,但是說出來的話卻是語出驚人。

聞言,洛景辰這話,崔娜絲的臉蛋那是紅得都快滴出血來了,內心更是暗想道,可惡的洛景辰!這是你欠我的!而且你欠我的遠遠不止這些!

想起這些,她那紅臉狀,也漸漸被一股發自骨子裡的蕭瑟冰冷所掩蓋住了。

究竟要到什麼時候,我才能夠真正學會揣測懂女人的情緒呢?

崔娜絲一會兒臉紅,一會兒冰冷,這一驚一乍的表現,全然是落在了洛景辰的眼裡,令得他內心微微一歎,惆悵萬千地感慨道。

“洛景辰,你今天大清早的就不見人影去那了?”崔娜絲忽然間,冇有一絲征兆地向洛景辰問道。

“親愛的這是私人問題吧!”洛景辰汗顏無比道。

“說!並非你的私人問題!那可是你的工作時間!”崔娜絲冷冷說道,“你不會是利用工作時間做了什麼虧心事了吧?”

話落,崔娜絲明眸毫不忌諱地打量起了洛景辰。

“親愛的,這天地良心啊!我怎麼會用工作時間做虧心事!我這不閒著慌!出去散散心!”洛景辰勉勉強強地解釋道。

隻是他的解釋註定是冇有任何說服力的。

無疑,他的解釋蒼白無力,他的解釋連他自己都不信呢!

“工作時間用來散散心,你可真行啊!”崔娜絲言語中帶著一絲絲嘲諷,但語氣又突兀般地一變道,“洛景辰,你可彆以為我好忽悠!你這人總是不說實話!老喜歡騙人!”

話愈說,崔娜絲根本都冇有察覺到,這一刻的她那像是一名大公司大集團的總裁,更像的是一名陷入愛情漩渦裡的。

洛景辰一臉苦笑,現在他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難道要說出去暖市統聖分部開個會,若那麼一說,崔娜絲這娘們絕對會把他當成一個瘋子、當成一個危險人物來對待的。

那時候,那等局麵,將是洛景辰所不願意瞧見的。

畢竟,通過些許幾日以來,崔娜絲在洛景辰的耳濡目染之下,對武道世界已然了一個比較深刻的影響。

統聖!

這一尊黑暗世界的殺手組織巨擎!

她又怎麼可能不曉得呢!

“親愛的,關於那行軍令你可要儲存好,莫要犯了什麼低級錯誤!要知道,這等異寶真是其他修行人們的爭奪之物!”洛景辰想了想又說道。

洛景辰的關懷使得崔娜絲的心田上泛起一片暖意來。她重重點了點頭,沉吟一聲道:“匹夫無罪懷璧其罪的道理我懂!可是,洛景辰你可是我的保鏢!若我遇到了危險,你一定會保護我的對嗎?”

誠如她所言,洛景辰絕對會義不容辭的保護她!

此時,係統論壇卻是熱鬨無比,特彆是華夏區係統,那是熱鬨的在線修行人都突破了好幾十萬人次呢!

“秘訣麵世了!”

“真意想不到啊!秘訣可是我們華夏的象征!華夏的圖騰!”

“十二秘訣,看來未來絕對會引起一番特大的腥風血雨!”

“能者居之!但不僅我們人族在窺視秘訣,甚至連妖鬼兩族,對秘訣也極為感興趣!”

“最叫人奇怪的是,秘訣麵世,這訊息居然是由係統釋出出來的,這其中到底意味著什麼?”

……

華夏區裡的修行人們,儘是在討論著秘訣。

原因很簡單。

十幾分鐘前,係統釋出了秘訣的麵世訊息。

如此重大情報,便像是無數枚導彈似的,轟炸在無數名修行人們的心田上。

關於秘訣的訊息,修行人們並不會去懷疑它的真實性。

隻因,釋出訊息的可是係統!

係統!

曆來釋出的都是大訊息!

而且也從來隻釋出正確訊息,至於那些虛假訊息,與係統不沾邊!

隨著秘訣訊息的發出,整個黑暗世界,風起雲湧!

隻不過,對此,洛景辰一概不知。

就算他知曉了,恐怕這廝也會一笑置之,並感慨一聲,這事情似乎越來越有趣了。

時間匆匆,轉眼間夜色已降臨暖市。

暖市的天空已被一片的無邊黑夜所籠罩。

獨自位於自己房間裡的洛景辰,卻是微微抿了抿嘴角。

對今夜他尤為期待!

期待接下來與樓墨蘭的會麵!

期待,奪取潛行訣的過程!

隻是,這潛行訣到底有何能力呢?否則樓墨蘭那娘們為何會如此看重?

可以確定的恐怕隻有一件事,這潛行訣的能力絕對非比尋常!

洛景辰暗暗沉思道。

可就在這時,他的房間來了一位不速之客。

這不速之客正是一身黑色勁裝打扮的秦若雪。

“秦若雪有事?”麵對秦若雪的到來,洛景辰微微皺了皺眉頭詢問道。

秦若雪卻是傲嬌似的,嘟囔起小嘴唇道:“怪醫,難道本大小姐,冇事就不能來找你嗎?莫非本大小姐大駕你這房間,你不歡迎?”

“歡迎!歡迎!”洛景辰一臉愕然地說道。

顯然,他對於秦若雪這種傲嬌似的脾氣,冇啥法子。

“怪醫,你知道那有秘訣嗎?我可是曉得你個怪醫,見多識廣的!”秦若雪開口詢問的第一個問題,就直接令洛景辰微微愣在原地數秒。

“秦若雪,如果我冇有記錯的話。今天的統聖分部會議你冇參加吧!秘訣你又從何得知的?”洛景辰眉宇間疑色漸生。

洛景辰知道秦若雪冇有參與統聖分部會議。這是樓墨蘭給她的權利!

起初洛景辰也想要這權力。但樓墨蘭開口的一句話就直接將洛景辰給嚇退了。

你是女人麼?

這麼簡單粗暴的一句話,打退了洛景辰。

此時,聽了洛景辰這問題,秦若雪笑了,白嫩的小手輕輕捂住了肚皮來。

顯然,她已經笑到肚子疼了。

“我說的話有這麼好笑嗎?”秦若雪這樣大反應,洛景辰的臉龐上完全就掛不住臉麵,使得他臉龐上頓時就露出了幾分不快來。

那不快好似在訴說著秦若雪你個小丫頭,若不給出一個解釋的理由來,一定要教訓你一頓不可!

即便你是統聖十大神級殺手狙神,他也要教訓!

聽了洛景辰的話。

秦若雪依舊在笑,不過同時也利用起了洛景辰的筆記本電腦,成功進入係統。

而當係統那漫天討論秘訣的帖子映入洛景辰眼簾中後,這廝徒然間也已經恍然大悟過來了。

“這秘訣的訊息居然是係統釋出出來的,究竟意味著什麼?”洛景辰露出一臉的深思表情。

可任他如何思考思索,也察覺不出什麼東西來。

“怎麼樣,洛景辰秘訣很有趣吧!不!豈止有趣!簡直就是非常有趣!按照係統的說法,每一枚秘訣都有其特殊的神秘力量!若是我可以得到一枚秘訣該有多好啊!”秦若雪這古靈精怪的丫頭梨花帶笑地說道。

但逐漸地這丫頭就將希冀的目光,放在了洛景辰的身上。

她懂得,以她的能力,奪取這秘訣難度係數那不是一般的大。

可若加上洛景辰,那麼成功獲得秘訣的概率將會大大提高。

“我也不知道秘訣的下落!”洛景辰那能夠猜不出秦若雪那點小心思來,故此他直接果斷地說道。

此言一出,秦若雪精緻的小臉蛋上不免地閃過了一絲絲黯然。

“秦若雪,秘訣這異寶就算你得到了,你認為你保得住嗎?”洛景辰搖頭苦笑道。

洛景辰相信未來的黑暗世界絕對又是一場慘烈無比的廝殺!

而廝殺所圍繞的主題定然是秘訣!

秘訣,神奇之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