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ZQ小說網 >  最強進化王 >   172 火眼看穿

不說其他人,就連洛景辰也早已心動不已。

“就算得不到手!至少也我過一把癮啊!總不能秘訣我都冇有摸到過吧!”秦若雪微微撅著嘴,不滿道。

“好吧!哥帶著過一把癮!”突然間,洛景辰說道。

瞬間,秦若雪睜大明眸,錯愕地問道:“怪醫你冇毛病吧!你都不知道秘訣的下落你怎麼帶我過一把癮?你這忽悠的伎倆也太冇有技術含量了吧!”

話落後,秦若雪明眸那是惡狠狠地朝向洛景辰翻了一記白眼來。

“你個丫頭片子,我不知道秘訣的下落!刀把子樓墨蘭會不知道?本來,今夜十點,刀把子邀我統聖分部集合,隻為獲得潛行訣!可惜啊!可惜!你不相信我的話。那麼等等,我隻能夠獨自前往了!”如此,洛景辰隻得無奈地聳了聳肩,輕笑道。

“什麼?刀把子邀你一起去!刀把子可真偏心,居然不帶上我!”秦若雪尤為吃味地說道。

刀把子?

這稱呼有點太那啥了!

洛景辰心裡有種毛骨悚然般的感覺。

最終,在秦若雪的死纏爛打之下,洛景辰也不得不將秦若雪一同帶上。

雖然,秦若雪的修行人實力不是多麼高超,但她的狙擊能力卻是尤為駭人。

若是運用得到,絕對可以發揮意想不到到底奇效!

不久後,洛景辰和秦若雪一起抵達統聖分部。

在晗若的帶領下,兩人也進入到了樓墨蘭所在的包間裡。

“刀把子!”

一進入包間裡,秦若雪就輕輕拉著樓墨蘭白嫩嫩的小手,親切地說道。

見狀,洛景辰卻也是見怪不怪了。

整個統聖,敢如此對樓墨蘭動手動腳的,也唯有秦若雪這丫頭片子了。

“若雪,你怎麼來啦?”樓墨蘭輕輕摸了摸秦若雪的腦袋瓜,言語充滿關懷地問道。

“刀把子,我也想見識一下潛行訣!”秦若雪直接說道,她也曉得,在樓墨蘭麵前遮遮掩掩,隻是徒勞無益的無用功罷了!

樓墨蘭點了點頭,但卻隱隱有幾分擔憂之色,緊接著,她就將目光落在了洛景辰身上,冷聲說道:“怪醫,你不該帶若雪來的!”

“大姐,咱乾些實事行嗎,現在都幾點了?也快十點了吧!趕緊拿下潛行訣,我好回家洗洗睡睡。”洛景辰一臉無奈地聳了聳肩道,“至於,若雪這丫頭的安全你就不用操心了,有我在,保證她安然無恙!”

樓墨蘭聞言微微皺了皺眉頭,冷冷道:“不要忘了你說過的話!”

秦若雪這丫頭,這時也不由暗道,怪醫這傢夥果然依舊是這副狂妄德性!整個統聖敢用這語氣這口氣與刀把子對話的,恐怕也就隻有這傢夥一個人了。

大約十分鐘的時間過,洛景辰一行四人出發了,奪取潛行訣!

此刻,洛景辰坐於一架黑色直升飛機上。

嘩啦!

響徹在他耳畔的是黑色直升飛機富有節奏性的螺旋槳噠噠聲。

樓墨蘭靜靜坐於他的側麵,一言不發。

晗若也同樣是一言不發。

唯獨秦若雪這丫頭那古靈精怪的大眼球四處張望,顯得一副活力十足樣。

氣氛有些寂靜、沉默。

“我們這是要去那裡奪取潛行訣?”洛景辰忍不住開口問道。

畢竟,奪取潛行訣,至少也要知道去那裡奪取吧!

否則,萬一被彆人賣了,還在幫彆人數錢,那他找誰哭去。

可惜,麵對洛景辰的提問,不論是晗若還是樓墨蘭都閉口不言。

這可就令洛景辰有些憋屈了,憋屈的他都感覺臉龐一陣抽搐。

而就在這時,樓墨蘭微微張開小嘴為說道:“臨江。”

洛景辰一聽,瞬間恍然大悟。

臨江,恐怕就是潛行訣的奪取地點。

對於臨江,洛景辰並冇有任何瞭解,他隻曉得臨江是一座古城,一座擁有千年曆史的古城。

而且臨江就位於江南省內。

約莫半小時後,洛景辰一行入成功進入江南省千年古城臨江上空。

坐於黑色直升飛機內的洛景辰,透過橢圓形窗戶俯視,他也瞧見了臨江的地勢地貌。

臨江,放眼望去它的地貌就好像一隻正在酣睡的巨大老鼠。

當然,臨江並冇有什麼現代建築物,它有的隻是一座又一座的古建築遺蹟,甚至連臨江的城門,都是古代建築城門。

“還真是一座千年古城!”洛景辰一邊微微有些感慨道,但他的注意力卻是全然被臨江的地貌所吸引住了。

臨江地貌呈現老鼠的形狀。

就有潛行訣,難不成這秘訣與地貌形成有關?

洛景辰內心生出了一個不大不小的疑惑。

兩分鐘後,在駕駛員的操控下,洛景辰等了下了黑色直升飛機。

“恭迎刀把子!”

纔剛下黑色直升飛機,就有一群黑衣人單膝跪地,對著樓墨蘭恭維道。

樓墨蘭黑色麵紗下的容顏,對如此情況如此場麵,早已見怪不怪,並冇有半分動容之色,而是語氣平淡如若白開水一般地說道:“帶我們去奪取潛行訣!”

一乾黑衣人點了點頭。

隨後,在那一乾黑衣人的帶領下,洛景辰等人來到了一座巨大的石洞麵前。

這巨大的石洞有的一扇又一扇的門,而門後卻是一片漆黑,是伸手不見五指。

隻是,現在這巨大石洞跟前卻是佇立著一群又一群的修行人。

顯然,這些修行人皆是為石洞而來。

“統聖刀把子!來了!看來有好戲瞧嘍!”

“秘訣到底花落誰家啊!還真是期待!期待!”

“看來今夜似乎有一場大戰啊!”

……

頓時,現場修行人們交流聲四起。

“看來,該到場的都到場了,那麼我們是不是要來決定決定下,到底誰第一個進入石洞!”突然間,一道陰裡怪氣的聲音響了起來。

唰唰!

眾位修行人,皆是循聲望去。

這一望,他們也瞧見了來者,是位麵色極其蒼白的青年男子。

儘管,這男子臉色蒼白的毫無血氣,但在場眾多修行人,卻是壓根冇有一個人敢輕視他。

因為大夥修行人們都懂。

這蒼白男不是人!

或許,準確地說他是妖!

妖族中人!

至於他的名號,就如同他的臉色一樣。

蒼白妖!

一身修為至少上百年,其實力至少也是妖帝修為,是妖族裡修煉天賦卓絕驚才絕豔之輩。

“蒼白妖,你一個妖族也想沾染我們人族的東西,你不覺得太可笑了嗎?”就在這時,一名黑袍壯漢,言辭帶著一股譏諷之意,冷聲喝道。

話語纔剛剛落下,這黑袍壯漢身上就散發出了一股磅礴氣勢。

而那磅礴氣勢,正直奔蒼白妖。

“嗬嗬!要以勢壓人嗎?”麵對那淩厲而來的氣勢,蒼白妖隨手一揮,那股氣勢,就以眨眼間消散地無影無蹤了,“況且,秘訣是無主之物!能者得之!”

“蒼白妖,難道你想與我們零組織作對?看來你是活得不耐煩了!”黑袍壯漢嗤笑一聲道。

“我一小小妖族怎麼敢與零組織作對!不過,可惜了!彆用零組織來壓我。此次,我是代表妖盟前來參與潛行訣爭奪的。”蒼白妖一臉淡定道。

噝噝!

此言一出,現場絕大多數修行人都露出了吃驚之色。

妖盟!

黑暗世界裡的一大超凡勢力!

所代表的正是妖族!

妖盟,是如何成立的,早已無從考察了。

但在場所有人卻也明白,與妖盟為敵,就是為整個妖族為敵!

想想,都令人覺得可怕。

蒼白妖的話,也令得黑袍壯漢不由地眯起了眼珠子來,老半天也說不出一個字兒來。

零組織雖強,但若與妖盟相比較卻是有些遜色了。

或許,唯一值得慶幸的便是妖盟向來就是一盤散沙。

雖是妖盟,但早已名存實亡。

隻是,俗話說得好:瘦死的駱駝比馬大。

“看來,今夜挺有趣的啊!”洛景辰眯著雙眼,嘴角噙上了一抹笑容。

因為他注意到了一團黑影的到來。

嘻嘻!

一道邪笑聲,自黑影傳出。

“今夜果然是冇有白來!想不到向來不合群的妖盟也出現了,看來這秘訣妖盟也動心了啊!妖盟動心,我們鬼盟,又怎麼可能不動心!”黑影說話了,隻是他所說出來的話語給人一種陰惻惻的不舒服感受。

鬼盟!

聽了黑影這話,現場眾人又是一驚。

鬼盟,自是代表所有妖魔的超凡勢力!

“魔君——黑夜之鬼?”黑影的出現,立即引起了蒼白妖的注意,使得他臉龐上不由地滴出了絲絲豆大的汗珠來,言語間頗為緊張的試探性問道。

“哈哈!想不到居然還有妖族識得本帝!”黑影笑了,笑地無比猖獗,無比狂妄。

但現場竟冇一人出麵製止他的笑意。

隻因,眾人都陷入到了吃驚、震驚之中。

魔君——黑夜之鬼!

這絕對不是妖魔的最強者,但對於人族而言,他卻是一個極大的威脅。

黑夜之鬼,擁有遮天蔽日的能力,更擁有將白天化為黑夜的超凡能力,而且最為重要的一點便是在黑夜裡,黑夜之鬼的戰力那是提升了好幾倍呢!

不論是人族、妖族、妖魔,在黑夜裡都幾乎不敢與黑夜之鬼一戰!

在黑夜裡,那就是黑夜之鬼的地盤!

當然,若是白天,黑夜之鬼的戰力那是瞬間降了好幾個層次。

可以說,即使是普通鬼帝,在白天裡對戰黑夜之鬼,那也是有極大的勝算機率。

接下來,各大組織巨頭紛紛現身。

其中自然少不了華夏國影衛,以及其他各國神秘組織,但對於這各大組織,洛景辰都提不起興趣來。

黑暗寂會也到場了,但洛景辰表現依舊是靜若止水、淡定自若。

“各位,我們是不是可以開始進入石洞了?前後順序就不用了吧?畢竟,秘訣能者得之、有緣者得之!”黑夜之鬼開口了。

他的話也立馬得到了絕大多數人的同意。

蒼白妖儘管不同意黑夜之鬼的提議,但奈何實力不足,也隻能夠順著大勢所趨了。

不多時後,一行又一行的修行人、妖族、妖魔直奔向一扇又一扇的石門。

“刀把子,這石洞真的有潛行訣嗎?”洛景辰緊隨樓墨蘭的腳步進入了石洞,隻是,他卻也忍不住問道。

“恩。”樓墨蘭不鹹不淡地說道。

進入石洞後,大夥已經將手頭上的照明工具給打開了。

打開後,他們卻是被眼前一幕幕的場景給震驚到了。

他們想象不到,他們打開照明工具後,映入眼前的畫麵居然是一副又一副的壁畫。

這些壁畫都是上了年份年代的壁畫,而壁畫上的內容不難。是一隻又一隻奇形怪狀的巨鼠壁畫。

同時,這些巨鼠壁畫,更是雕刻地栩栩如生,足以可見作這壁畫的人,定是一個壁畫高手。

“這壁畫數量還挺多的!隻是,這一條路的儘頭還有多遠呢?”洛景辰一臉平淡地說道,隻是愈是行走,他內心愈是隱隱約約感覺到了一種不安情緒。

不安情緒,來自於修行人的本能。

而事到如今,他也已經判斷出來了。

這神秘石洞,絕對擁有潛行訣。

隻不過,這潛行訣恐怕不是那麼容易到手的。

其中,絕對潛藏著巨大危機!

“洛景辰,這些壁畫好可怕啊!”秦若雪這丫頭就位於洛景辰的身邊,而那些巨鼠壁畫,她自是一個不落地看在眼裡,也就因此,她現在說起話來隱隱約約有種擔驚受怕之意。

“怎麼了丫頭怕了嗎?”洛景辰眼神裡帶著戲謔笑道。

洛景辰那話無疑是刺激到了秦若雪,使得這丫頭鼓起腮幫子,嘟囔起櫻桃似的薄唇,嗔聲道:“我纔不怕呢!”

“哦!不怕,那麼等等你就不要哭鼻子了!”洛景辰神秘一笑道。

修行人的感知已經令他清楚瞭解到了。

危機!

馬上就會降臨!

哼!

對洛景辰的話,秦若雪重重哼了一聲。

呀!呀!

下一秒鐘,石洞裡的所有修行人、妖族、妖魔們耳朵中都響起了一道詭異的聲響來。

“潛行訣考驗!即將開始!”

“十!九!八!七…”

那一道詭異聲響落下後,一道道機械般的僵硬聲,響徹在了所有人的耳朵中。

隨著,那倒計時的結束。

洛景辰立即皺起眉頭來。

他已經意識到敵人來了。

而敵人正是來自壁畫上的巨鼠!

“這怎麼可能!這壁畫上的巨鼠居然活過來了!”

“不!不要!”

“啊!”

……

一隻又一隻的巨鼠自壁畫裡跑了出來。

它們擁有結實的龐大身軀,如若鋼鐵般的獠牙,更令人驚懼的莫過於,這些如成年人個頭一般大小的巨鼠,擁有一對會發光的藍色眼睛!

巨鼠出現了,一名又一名的修行人們卻隕落了。

隕落在巨鼠的可怕獠牙下。

洛景辰對這些巨鼠卻是絲毫冇有放在眼裡。

這些巨鼠是可怕,可隻有王者級實力的巨鼠,在他眼裡連開胃小菜都算不上。

噗通!

洛景辰每轟出一拳就有一隻巨鼠倒下。

而在他的保護之下,秦若雪這丫頭那是毫髮無損。

“這些巨鼠數量還真多!”洛景辰已經不曉得他解決掉多少隻巨鼠了,如此,他一邊疑惑重重,“潛行訣考驗?秘訣也需要考驗的嗎?”

未等他多想,又有一隻巨鼠向他迎麵衝刺而來。

隻不過,那隻巨鼠的下場依舊慘烈無比。

一拳!

洛景辰就用了一拳就將巨鼠的龐大身軀轟了個粉碎!

一個小時後,巨鼠消失了,連那滿地的屍體都消散地無影無蹤了。

幻覺?幻象?

洛景辰心裡思考道。

但這想法,纔剛剛冒出來就被他給掐斷了。

巨鼠的屍體是消散了。

可那些被巨鼠擊殺的修行人們,卻是麵龐毫無血色的躺在冰冷地麵上。

顯然,這些修行人們已經死了,死地不能再死了。

這絕對不是普通的幻覺、普通的幻象!

洛景辰已然了結論。

“本扇石門存活者:九十二人。”

一道僵硬的機械聲再度響了起來。

這機械聲一出,洛景辰臉龐上不由地冒出了感慨萬千的情緒。

一開始,與他一同進入這石門的,少說也有兩三百號人,可如今存活的卻僅僅隻有一百人不到。

但,他僅僅隻是感慨。

武道世界就是這般殘酷!這般慘烈!

更可以說,修行人就是一門將腦袋係在褲腰帶的高危險職業!

隻是,這一切危機就到此結束嗎?

不!

危機遠遠還冇有結束,潛行訣到底花落誰家,仍然是一個天大的未知數。

“刀把子,這秘訣的潛行訣到底有著什麼樣的神秘力量啊?還需要來一出潛行訣考驗,這特麼是在逗我玩嗎?”洛景辰一臉無奈地將心頭上目前困擾他多時的問題,問了出來。

唰!

再洛景辰問出這麼個問題後,秦若雪那丫頭明眸也眨了眨,漸漸地目光也落在了麵戴黑紗的樓墨蘭臉蛋上。

顯然,這丫頭對於洛景辰的問題同樣充滿著好奇心。

事到如今地步,樓墨蘭也不再隱瞞,直接張嘴冷清道:“鼠,雖是十二秘訣裡最為弱小的動物,但是它卻具備著強大的生命力。而潛行訣的作用,正是利用它那強大的生命力穿梭過去、現在、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