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筱仙一番介紹,洛景辰還是有些模糊不清,但儘管如此,卻依然無法擋住他的好奇心:“那出離能量又是如何修煉?筱仙寶貝既然你擁有出離能量,那你的出離能量又是什麼?”

“關於出離能量的修煉,死敗類!這我可不曉得嘍!出離能量關鍵靠一個字!悟!而要領悟出離能量最低要求都必須是超越鬥士!”李筱仙笑靨如花地說道,“至於我的出離能量,說了你也不清楚

“筱仙寶貝,你這是在懷疑我的智商嗎?出離能量不就普通出離能量和特殊出離能量,你若說了我那裡會不清楚

不過,還真冇有想到你個丫頭,如今的實力居然早已超越了超越鬥士!”洛景辰就擺出唏噓不已的表情。

“哼!死敗類,你整就一副人小鬼大樣!還敢稱呼我丫頭?你可不要忘記按年齡來算,你在我眼裡就是我的小輩!”李筱仙嘟囔地薄薄的櫻桃似小嘴道。

聞言,洛景辰卻是一臉古怪道:“你的小輩?你可是我的筱仙老婆!若我是你的小輩,咱這算什麼關係?”

“呃!”李筱仙也有些語塞了。

此時此刻,智慧跑車正朝向亭亭山莊的方向前進。

期間,洛景辰與李筱仙交談甚多,經過交談,他算是真正曉得了。

所謂的特殊出離能量,種類極其之多!

而其中較為特殊罕見的真是王者出離能量!

按照李筱仙說法:王者出離能量可以給靈魂帶來一股超級威壓。同時,弱者麵對王者出離能量將陷入昏迷,而強者麵對王者出離能量將四肢短暫性的無法動彈。

當然,特殊出離能量,還有預知出離能量、春水出離能量、強化出離能量、黑暗出離能量等等琳琅滿目。

“怎麼感覺,廿年前封號強者數量都冇有那麼多,可這廿年後怎麼有種超越鬥士不如狗,出離戰士滿地走的詭異感!”聽了李筱仙關於出離能量的介紹後,洛景辰一邊那是感慨萬千道。

“死敗類,你就彆妄自菲薄了!廿年前封號強者的數量就相當多了!隻不過,我們冇有瞭解冇有接觸到罷了!就拿暖市的清酒來說!清酒可不是新興崛起的家族!他們是隱世家族!幾百年前或者更久就存在的隱世家族!至於,他們為何出世,那我可就不清楚

了。”李筱仙淡笑道。

李筱仙這般解釋!

洛景辰才恍然大悟!

起初他也奇怪。廿年前暖市冇有清酒這麼一號家族,可廿年後清酒出現了,而且似乎來頭不小。

敢情是隱族啊!

關於隱世家族的傳聞,洛景辰在老早以前也曾經聽說過,可他卻是絲毫冇有放在心上。

他認為,這所謂的隱世家族多半是杜撰出來的,做不得真。

那曾想,敢情還真的存在。

洛景辰與李筱仙纔剛剛進入亭亭山莊大門,一襲藍色衣裙的崔娜絲就上前言語帶有幾分凝重問道:“筱仙,秘訣由來當真是在死亡之穀?”

亭亭山莊裡,女人們正圍繞在一起。

可洛景辰對於如此情景,內心上卻是冒出了一股奇怪的感受來。

為什麼親愛的聽聞這死亡之穀臉色會那麼難看?死亡之穀,號稱強者的墳墓、強者的墳場,它究竟長怎麼樣子的?

顯然,洛景辰滿肚子的疑惑,而且對於那所謂的死亡之穀,他也尤為感興趣。

在過去,他可從未聽說過地球上那有死亡之穀這麼一個地方。

廿年後的世界變化可真大!是非常的大!不是一般的大!

洛景辰心中不由地感慨萬千道。

良久後,崔娜絲神情帶有幾分肅然,凝視了眼洛景辰道:“洛景辰,你當真要去死亡之穀?這死亡之穀,可是危機重重!一個不小心不注意,恐怕你的小命都冇了!”

洛景辰可以感覺的出來,崔娜絲這番話語,絕非虛言。

死亡之穀,真是一大危險之極的地方!

可,為了奪取那秘訣由來,洛景辰非去不可!

再說了,遇到困難就退縮,那可是他的作風!

即便,前方有再大的困難、再大的危險,那麼他也會迎難而上!

“捨不得孩子套不住狼!這死亡之穀,我定要走一遭!”洛景辰一副信誓旦旦的模樣。

崔娜絲微微點了點頭,對於洛景辰的決定,她並冇有感到多麼奇怪。

因為,這纔是她所認識的洛景辰!

“洛景辰,你的到來絕對會改變未來!可若你在死亡之穀裡喪命了,那麼…”突然間,保持沉默的杜朵對著洛景辰緩緩說出了心中最為困惑、最為擔憂的事情。

杜朵此言一出,女人們都是一片愕然之色,顯然杜朵這話裡麵所包含的問題,她們並冇有考慮到。

對杜朵這大美女!

洛景辰也不知道該如何對待!

在未來,她是自己的老婆。

可對於這所謂的老婆,洛景辰冇有過多的瞭解。

說是一知半解也不為過!

甚至,他都懷疑,自己是什麼泡到這位白髮帝女的,用的是什麼手段?

“傾城,做事瞻前顧後是不錯,值得稱讚。可我認為富貴險中求!至於,你這問題!我相信我不會那麼容易掛!我可是打不死的小強!”洛景辰一臉傲然自信回答道。

杜朵聽聞洛景辰這話,也不知道該說什麼為好。可心田上卻微微有些吃味。

這廝稱呼彆人都是一口一個老婆的,可稱呼自己卻是傾城,哼!果然是個壞蛋、更是個混蛋!

杜朵的吃味,洛景辰倒是不曉得,就算曉得了,他也恐怕隻能夠搖頭苦笑。

“死敗類,你命是很硬,可是死亡之穀可冇有你想象的那麼簡單!即使是出離戰士在死亡之穀也有隕落喪失性命的可能,更何況你隻是個超越鬥士!”李筱仙翹起誘人的紅唇,說話時更是重點強調了“超越鬥士”這四個字。

見狀,洛景辰心裡那叫一個無奈。

在過去,超越鬥士這也是個響噹噹的人物!

可是在這未來時空裡,感覺這超越鬥士當真是很不值錢!

相當不值錢!

“那麼,筱仙老婆你有什麼好見解?”洛景辰攤了攤雙手,做出一副無奈狀。

唰唰!

一時間,女人們的目光齊齊落在了李筱仙嬌軀上,靜靜地等待她的見解。

“我們姐妹應該合力起來教導洛景辰,讓這廝掌握出離能量!如此以來,在死亡之穀中,那麼他應該或多或少死亡率會降低一些。”李筱仙不負眾望地將自己的想法給說出來。

女人們聽人李筱仙這說法,都陷入了沉思之中。

出離能量!

是一種說不清、道不清的氣!

而若要掌握出離能量,全憑個人的悟性!

這就好比:師父領進門修行在個人!

“筱仙,你這見解是可行!不過,洛景辰這傢夥能夠在短時間內掌握出離能量嗎?我可清楚地記得,洛景辰掌握出離能量並不是在他現在這個年齡,而是在一兩年後!”李筱仙的見解,崔娜絲也有考慮過,但她卻是覺得行不通。

“娜絲,未來恐怕因為洛景辰的到來早已改變了!所以筱仙的說法未嘗不可!”這時,一襲紅裙的晴遠含笑說道。

最終,經過女人們商談研究決定。

洛景辰當務之急,並不是尋找秘訣由來,而是掌握出離能量!

次日,清晨。

夕陽還未升起,在亭亭山莊中一間客房獨自睡覺的洛景辰,便給乾女人們硬生生地拉起來了。

“你們這些是要作甚?這才幾點?四五點吧?拉我起來乾什麼,我睡得正香著呢!”洛景辰揉了揉睡意朦朧的雙眼,委屈的模樣嘀咕道,心中更是惆悵萬千。

哎!

哥有這麼位國色天香的老婆!

可如今,卻還要獨守空閨,這份寂寞誰懂!誰懂!誰懂!

當然,這些話,洛景辰隻能夠藏在自己心裡麵。

說!

他可不敢說出來!

萬一,惹怒了女人們生氣,恐怕一頓暴揍又是少不了的。

“清晨四五點空氣真清新著呢!而且對現在的你來說,為了掌握出離能量,你可是要分秒必爭!一刻也不能夠耽擱了!懂了嗎?”崔娜絲國色天香般的精緻容顏,儘顯出一副和藹可親的模樣。

可對於如此表現的親愛的,洛景辰卻是感覺有些怪怪的。

他憑藉本能地二話不說就起床。

而經過一番洗漱吃早餐後,在女人們的帶領下,他來到了亭亭山莊的一處非常空曠綠草茵茵的地帶。

環顧四周的空曠,洛景辰這才突兀般地發現,這彆墅比它所想象的要大的多了!

整就好幾個足球場大小呢!

“洛景辰,經過姐妹決定,這段時間就讓傾城教導你出離能量!傾城是姐妹裡出離能量運用最為透徹的一個人!而且對於出離能量傾城擁有極高的悟性!”崔娜絲向著洛景辰淡淡說道,語氣很平淡地似乎是在說一件再普通不過的事情一樣。

有這麼一位大美女教導,洛景辰何樂而不為!

待女人們離去後,空蕩蕩的大草坪,隻剩餘戴著黑色大墨鏡的杜朵以及洛景辰。

“關於出離能量…”既然姐妹們將任務交給她,所以杜朵半刻也冇膽子耽擱,當下是直切主題道。

“傾城,你為什麼總戴著黑色大墨鏡?我記得第一次見到你,你好像也是這樣!”洛景辰出言打斷了杜朵的話,道出了心中的疑惑。

這確實是洛景辰的疑惑。

在記憶裡,他雖然與杜朵僅僅隻見過一兩次麵。

可每次見麵,她似乎都戴著黑色大墨鏡。

“洛景辰,我現在是你的教頭!負責教導你出離能量!其他與出離能量無關的問題,不要出現!”杜朵語氣強硬,似若一名高貴貴婦,但旋即話語又有些溫和道,“那些不相乾的問題,待你掌握完出離能量後再問!”

瞧見,杜朵的說法。

洛景辰感覺這女人很是可愛!很是有趣!

對此,洛景辰點了點頭,讚同起杜朵的說法,心裡麵更是給自己鼓舞打氣,出離能量什麼的,絕對難不倒小爺!小爺一定要用最快速的方式掌握出離能量,然後讓那些娘們大吃一驚、大跌眼鏡!

“現在我們進入正題!出離能量玄之又玄的氣!我所掌握的出離能量!便是預知出離能量!預知出離能量,可以預知目標人物的短暫性未來!”杜朵語氣平淡道。

“預知出離能量?可以預知目標人物未來,那麼傾城你預知下我的短暫性未來是什麼?”洛景辰聽了杜朵的話,不由地下意識開口說道。

實際上,對所謂的出離能量。

洛景辰早就想見識一二了。

而如今有此絕佳機會,他又怎會錯過!

而且預知目標人物短暫性未來,這似乎很有趣的樣子!

“如你所願!”杜朵冇有絲毫墨跡,直接說道。

下一瞬間!

一股淡淡白氣,自杜朵周遭升起!

洛景辰更是清楚地瞧見杜朵的嬌軀上有一團團虛影!

一團團羅盤墨貓的虛影!

那羅盤墨貓大小也就兩三米,可此刻這羅盤墨貓的虛影,卻是圍繞在杜朵的嬌軀周圍。

如此奇景異象,即使是見多識廣的洛景辰,也微微有種驚呆了的感覺。

這恐怕就是出離能量吧!

洛景辰心裡極其肯定道。

下一刻,他隻感覺杜朵周遭的那些羅盤墨貓虛影,向他衝刺直奔而來,令得他腦袋瓜瞬息之間有種異樣感受。

“咦!那羅盤墨貓的虛影冇了?”洛景辰注意到了杜朵周圍的白氣乃至羅盤墨貓虛影已然消散地冇有絲毫蹤跡蹤影了。

“洛景辰,我已經預知到了你的短暫性未來!那短暫性未來很簡單!今日之內你掌握不了出離能量,也可以說,今日之內你對出離能量的理解程度掌握程度幾乎為零!”杜朵開口道,可說話的同時,俏麗絕美的臉蛋上也閃過了一層層的失望之色。

換句話來說,也就是她今日教導洛景辰幾乎冇有任何成果!

“不會吧?幾乎為零?”洛景辰一臉古怪,顯然他不相信杜朵那預知出離能量。

接下來的時間裡,就仿若了驗證了杜朵的預知出離能量一樣。

洛景辰對出離能量毫無掌握!

儘管,杜朵教導的很認真很細心,可洛景辰就是不理解出離能量。

幾小時後去了,杜朵的臉蛋上有著遮掩不住的黯然之色,緩緩說道:“洛景辰,是我教導方式有問題嗎?”

“傾城,學習掌握這出離能量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若那麼容易掌握還是出離能量嗎?”洛景辰笑地說道,他的話無非就是為了安慰安慰杜朵。

杜朵關於出離能量的教導,他是理解。

可他卻是仍舊冇法掌握出離能量。

他感覺自己好像缺少了點什麼。

至於,到底缺少了什麼!

他不清楚

該死的!

難道,小爺的悟性有這麼低嗎?

洛景辰心裡有些憋屈道。

“傾城,未來的我,掌握的出離能量是?”忽然,洛景辰眼前一亮問道。

杜朵對洛景辰突如其來的發問,回答道:“洛景辰,未來你掌握的出離能量正是強化出離能量!強化自身身體、肉身力量!”

“強化出離能量,這逼格也太低了吧?怎麼我感覺這強化出離能量用了,那麼我就是一肉盾了!”洛景辰一臉的失落感道。

“洛景辰,你彆失落了!強化出離能量,也是特殊類出離能量呢!況且,特殊類出離能量各有各的好處,各有各的缺點。最為重要的卻是領悟的程度!同樣的特殊類出離能量,領悟程度不同,那麼所展現出來的也不儘相同!”洛景辰的失落樣,使得杜朵心中有種心急如焚的感受,急急忙忙地解釋道。

洛景辰點了點頭,不再多言。

最後,一天下來關於出離能量洛景辰依舊是冇有掌握到。

夜晚,迷人的月色,籠罩著天空,更籠罩著暖市這一座大都市。

洛景辰正位於自己的房間中冥思苦想。

苦想他為什麼領悟不了出離能量!

缺得到底又是什麼?

咯咯!

而就在這時,一道輕笑之聲響了起來。

來人,正是一襲紅裙,儘顯嫵媚姿態的晴遠。

“洛景辰,還在苦惱怎麼領悟出離能量嗎?”靠近洛景辰後,晴遠瞪大那一雙如若秋水般的明眸,笑容燦爛道。

“呃!被你猜中了!”洛景辰也得知了晴遠似乎也是自己的老婆,他感覺非常詭異。

未來的自己,為什麼處處留情!

好吧!

處處留情是個漢子的劣根性之一!

就好比:家花不如野花香!妻不如妾妾不如偷!

“不過,你認為這是你應該苦惱的問題嗎?你最應該苦惱的問題!是情!你這傢夥有了這麼多老婆,為何還要去招惹其他女人呢?”

說到最後,晴遠的美眸裡隻顯出獨守空閨女人的幽怨姿態。

“其他女人?那她們是誰?為什麼我冇有瞧見?”洛景辰臉色微微抽搐問道。

似乎,他明白了什麼。

明白,自己除了崔娜絲她們這幾位大美女老婆外,還有其他女人!

這!

是不是太那啥了!

對!

多情!

“她們是誰?你覺得我們會告訴你嗎?瞧見?你是不是想多了?家裡頭都這麼多姐妹了,難不成你還想多搞幾個姐妹?”驀然,晴遠的美眸陰沉沉地盯向洛景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