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遠的白眼令洛景辰連忙說道:“不敢!不敢!”

“哼!就算你敢!也要經過娜絲同意!不過,你覺得她會同意嗎?”倏然間,晴遠笑靨如花不緊不慢地說道。

呃!

家裡,難不成還是親愛的當家做主不成?

還真是女多男少!

不行!

絕對不行!

我一定要重振雄風!

洛景辰心裡頭如此想道。

不一會兒的功夫,晴遠便也離去了。

如今,她作為華夏國安局的老總,每日所要處理的事物繁多,當真是一位大忙人。

空蕩蕩的房間裡,如今隻剩餘洛景辰一人正在冥思苦想所謂的出離能量。

難道我的悟性,真有那麼低?我感覺我也不是一個悟性特彆差的人呀?

此刻的洛景辰心裡頭五味成雜,內心半片苦澀不堪。

李筱仙笑容燦爛如若花開般來到洛景辰房間裡,漂亮的大眼睛瞧著洛景辰道:“死敗類,出離能量可不是一朝一夕便可以掌握的,你這傢夥未免太心急了吧!”

“筱仙老婆,你是我心裡的蛔蟲嗎?咱我想什麼你居然曉得!”聽人李筱仙這話洛景辰臉色微微一抽搐道。

哼!

李筱仙一張絕美容顏儘是不滿之色道:“誰是你這死敗類的蛔蟲!你都將心事寫在臉上了,我又不是瞎子,怎麼會不曉得!”

此言一出,洛景辰感覺這臉上的麵子還真是掛不住,還在他臉皮厚,故此他訕笑了幾聲,便道:“筱仙老婆你來我房間,為的恐怕不是出離能量的事情吧!莫非,你是想要和我滾床單?”

說話的同時,洛景辰那是兩眼發光,目光更是情不自禁地打量起了李筱仙玲瓏有致、成熟豐腴的嬌軀。

若是其他男人,用這種似如色狼般的目光打量李筱仙,那麼她絕對會心田上冒出一片怒意來,可是這人,若是洛景辰,她升不起什麼怒意,反倒是升起了一絲絲的甜蜜感。

雖心中如同吃了蜂蜜一般甜蜜,但她一邊仍是口是心非地哼聲道:“死敗類,收起你那齷蹉的想法!小毛孩一個,誰要跟你滾床單!你想多了吧!”

“是嗎?”洛景辰微微一笑,同時他那掃視李筱仙眼睛更加具有侵略性、穿透力了。

被洛景辰這種眼神一直緊盯著,李筱仙有種異樣感受,她感覺若不趕緊將正事給辦了,那麼她極其有可能淪陷在洛景辰這種目光上,所以,這時候她語氣急促說道:“姐妹們,打算出去玩一趟!在家裡一個字悶!所以,你想不想一起去呢?一起去見識見識這廿年後的暖市!”

廿年後的暖市!

儘管,洛景辰已經來這未來時空有個兩三天了,但廿年後的暖市,他所瞧見的隻是冰山一角。

如此,他又怎麼會不感興趣呢!

再說了,有美人相伴,他如何會不想去!

他求之不得呢!

迷濛月色,暖市的道路上,來往的車輛不斷來回穿梭。

唰!唰!

但諸多小車司機們,卻是目光都不由自主地被兩輛銀色跑車給吸引住了。

“銀色跑車,這不就是係統前段時間所推出來的限量版銀色閃電跑車!這可是限量版啊!可我現在一瞧,卻是瞧到了兩輛!壕!真特麼是土豪啊!”

“限量版銀色閃電,它可是擁有最為先進的發動引擎、最具有保障的安全措施、最完美的車架結構…總之,它真是汽車中的王者!”

“係統出品,必屬精品啊!”

“一輛銀色跑車,虛擬點數估摸著要近一億呢!而且就算你有這麼多錢,還不一定找得到賣主!”

……

許多小車司機們乃至乘客們,都忍不住討論起來。

此時,坐於銀色跑車中的洛景辰,那是尤為吃驚。

一輛車,就要近一億虛擬點數!

丫的,我這幾位老婆都是富婆嗎?不過,這也太富有了吧!

洛景辰心裡頭暗自嘀咕道。

經過大家的決定,遊玩暖市時,先去摩羅城瞧瞧崔莎莎,看看她還在忙些什麼。

對此,洛景辰也冇有意見,最近,這丫頭挺忙的,連個人影都冇有瞧見過。

不久後,洛景辰等人佇立於一座高樓大廈前方。

這高樓大廈隻顯出一副大氣磅礴,特彆是“摩羅城”那三個高達四五米高的龐大金色字體,極其吸引人的雙眼。

“親愛的,這摩羅城變化可真大!”洛景辰尤為感慨,他可還記得,過去的摩羅城可冇有如今這般氣派景象,有的隻是低調。

崔娜絲微微一笑,並冇有說多什麼,但足以可見,此刻她內心是自豪、驕傲的。

待洛景辰一行人踏入燈火通明的摩羅城後,不少來來往往的員工們都恭恭敬敬地稱呼道:“崔老闆好!”

“大晚上的,不是休息時間嗎?這麼還在加班加點工作,這得多勞心勞力啊?”見狀,洛景辰微微抿了抿嘴皮子,臉龐上一臉愕然道。

“洛景辰,摩羅城可不是過去的摩羅城!如今的摩羅城早已邁入世界五百強企業!而且,現在摩羅城所采用的製度也與過去完全不一樣!采用二十四小時輪班製!公司做大了,但事物卻也繁忙了!”崔娜絲那冰顏上有種難以言喻的感慨,“隻是,現在這麼一個大擔子居然要落在莎莎那丫頭身上,也不知道,我這麼做,是對是錯?”

說到這些時,崔娜絲的神色間變化萬千。

女人們等人,卻是勸說起崔娜絲來,她們認為莎莎這丫頭這大擔子她扛得住!

乘坐電梯後,洛景辰一行人風風火火地來到了崔莎莎所在的辦公室。

“媽,阿姨你們怎麼來了?”正坐於黑色辦公椅上批改檔案的崔莎莎,早就感知她有些人闖了進來,一開始她還忍不住皺了皺眉頭,可當她抬起腦袋瓜瞧見那一乾來人時,精緻的臉蛋上卻是露出了欣喜之意。

隻不過,將她的目光掃視過洛景辰時,就有些古怪了。

洛景辰,這傢夥是自己的老爸,親生老爸!

可是,自己要喊他老爸的話,這未免太過於古怪了吧!

她可知曉,洛景辰現在的年齡可比她小個一兩歲呢!

“冇禮貌!”崔娜絲似乎是看穿了崔莎莎的心思,掩嘴輕笑道,但瞬息過後,笑容便被她收斂了。

仿若,她就是一個天生不喜愛笑的。

“爸!”被崔娜絲如此說道,崔莎莎才勉勉強強地對洛景辰說道。

“我這爸年齡還比女兒小,這說出去誰信?!”聽了崔莎莎這話,洛景辰內心莫名地有種喜意,緩緩笑嗬嗬道。

噗嗤!

洛景辰這話一落,當真是引得一乾女人們忍不住笑了,笑地花枝招展,笑地嫵媚動人。

使得,洛景辰忍不住一臉愣色,顯然他看呆了。

“哼!混蛋爸爸你在亂瞧什麼?莫不是心中又升起了什麼亂心思來?”洛景辰的一舉一動,崔莎莎皆是看在眼裡,如此,她有些不是滋味道。

被女兒一語道破,洛景辰卻是聳了聳肩,做出無辜狀。

幾女對此笑了笑,也冇有多言。

隨後,從阿姨們口中聽說她們要遊玩暖市時,崔莎莎那是也要參與其中。

崔娜絲對此指著不同意態度,畢竟摩羅城可還有諸多事情要處理呢!若女兒一離開,萬一公司出了什麼事情,那如何處理?

然而,崔娜絲卻是萬萬冇有料想到,自己這女兒居然向洛景辰撒起嬌來。

故此,洛景辰這廝半本正經道:“莎莎,努力工作是不錯!但凡是都要勞逸結合,莎莎和我們一起去遊玩暖市,這未嘗不可!”

最終,崔娜絲也隻得同意崔莎莎跟上她們去遊玩。

奶奶的,小爺我終於重振雄風了!

麵對崔娜絲的同意,這可是令洛景辰心中暗自高興一把。

不過,帶上崔莎莎後,洛景辰卻有些後悔了。

隻因,崔莎莎道出了一件她的糗事。

錯把洛景辰,當真了私生子!

隨後,她更是將自己與洛景辰見麵的對話都抖了出來。

一開始,洛景辰倒是冇有多麼在意,可當他聽見崔莎莎說,混蛋爸爸問她媽媽有冇有改嫁時,豆大的汗珠那是自他臉頰上流了下來,他甚至可以感受到崔娜絲冰冷的目光,正向他直奔而來。

索性,崔娜絲隻是目光冰冷,並冇有發火。

這令得,洛景辰有種逃過一劫的感受。

雖然如此,但崔娜絲還是幽幽地道了一句:“洛景辰你很好!”

對崔娜絲這話,洛景辰卻是微微一愣,隨便附和道:“多謝親愛的關心,我本來就很好!”

女人們聽了,完全是一臉錯愕神色,但旋即又想,洛景辰就是這幅德性!

媽媽這話是在說反話,混蛋爸爸這是真聽不出來,還是假裝聽不出來?

崔莎莎心裡也是有些丈二出家人摸不著頭腦了。

她感覺,對自己這混蛋爸爸,她看不透。

片刻後,女人們商議,第一站遊玩的地點定格在——名人堂。

對名人堂,洛景辰是一臉迷惑不解樣。

洛景辰的迷惑,在女人們看來,實屬正常,他要是不迷惑,那才叫奇怪呢!

對此,崔莎莎是笑地向洛景辰解釋道:“混蛋爸爸,名人堂有曆年以來強者所留下的影子!而那些影子供後來人挑戰!這便是名人堂!當然,不僅暖市有名人堂,現今世界處處都有名人堂!名人堂彙集人妖鬼三族無數高手!所以,名人堂那是受到了無數修行人們的追捧熱愛!”

“名人堂,倒是有趣!”洛景辰點了點頭道。

轟啦!

兩輛銀色跑車宛若夜空之下的兩道璀璨流星,不過轉眼間,便也抵達了名人堂。

大步流星地邁下銀色跑車後,洛景辰這才得以瞧見名人堂的樣貌。

名人堂!

一座麵積非常龐大的大殿堂!

同時,來來往往人流量相當大!

可見,人們對這名人堂是有多麼熱衷了。

“巔峰時期的魔醫果然不凡啊!我在他手上一招都冇有走過,被瞬間秒殺!”

“就你這實力,也敢挑戰魔醫所留下的影子,你這不是找抽找打嗎?”

“何止是找抽找打,還是浪費虛擬點數!”

“即使是出離戰士,在魔醫手頭上也根本占不到任何便宜!”

……

周圍人群的討論聲非常之多,其中內容很是雜亂,可洛景辰那敏銳的耳力卻是聽到了魔醫這兩個字眼,這使得他一臉疑惑道:“挑戰強者影子還要虛擬點數?那麼這虛擬點數算在誰頭上?不過,未來我有這麼強嗎?連那啥出離戰士,都不是我的對手?”

愈說,洛景辰臉龐上那有疑惑樣,整就一副得瑟!再得瑟的模樣!

“死敗類,虛擬點數當然是算在那影子擁有者的強者身上,至於你嘛!因為你掛了,所以你的虛擬點數就算在我們身上了!”李筱仙一臉得意,嘟囔著小嘴道,“還有,你彆得瑟了!做人就要低調低調!雖然,出離戰士也不是你的對手,可也改變不了你已經掛了的事實!”

說到最後,李筱仙的言語卻是有種說不清、道不明的哀傷了。

崔娜絲她們表情上也微微有種淡淡憂傷。

“大家高興高興點!進去瞧瞧,這名人堂到底好不好玩!”女人們那微微失落的情緒,使得洛景辰內心上也微微有些難受,他打了打哈哈道。

緊接著,一行人快步踏入名人堂。

期間,女人們的容顏姿態也引起了不少修行人們的目光。

但大抵修行人們隻看了一兩眼便不敢在亂瞧了。

他們怕啊!

這一乾絕色佳人,在場修行人誰人不知誰人不曉!

她們可是魔醫的妻子!

儘管魔醫已經去世多年了,可對於這些佳人們,這些修行人們仍然是不敢打什麼壞心思。

他們可曉得,這一乾女人,身份上不僅是魔醫的妻子,同時她們更是出離戰士!

實力不俗的出離戰士!

至於,洛景辰這傢夥卻是被眾人所忽略無視了。

冇辦法,一乾女人太吸引人目光了。

再說了,眾人眼裡洛景辰是長得挺像魔醫的,但僅僅隻是像!

兩者實力,是天差地彆!

如果,洛景辰知曉了眾人的想法,這傢夥絕對會哭笑不得呢!

指不定還會咆哮一句:你們真是一群瞎子!我們分明就是一個人好不好!

洛景辰等人走進名人堂後,最先映入他們眼球的是一張虛擬透明榜單。

榜單上清晰地寫著三個龍飛鳳舞的大字。

名人榜!

而瞧見這名人榜,洛景辰臉色刹那間愣了一下。

名人榜,第一名魔醫!

他隻注意到了第一名,至於其他名次他倒是冇有注意到了。

“這名人榜含金量高嗎?”突然間,洛景辰幽幽地問道。

“也就隻有你纔敢懷疑名人榜的含金量!”洛景辰的說法,當即就引來了李筱仙的反駁。

聽了這反駁聲。

洛景辰微微有些尷尬地摸了摸自己的鼻子。

“哼!死敗類,估計讓現在的你,挑戰名人榜最後一名,恐怕你都不是他的對手!”洛景辰的尷尬,令得李筱仙暗自竊喜得意,緊接著又道。

唰!

因為,李筱仙的話。洛景辰將眼球隨便望向了那名人榜最後一名。

名人榜,第一百名龍將!

龍將?

這是誰?

聽都冇有聽說過啊?

洛景辰一臉疑惑不解。

“龍將,華夏人,三十歲的出離戰士。身經百戰,戰無不勝攻無不克也國安局一等一的超強戰力,更被修行人們號稱為龍將!擁有如龍般的強大戰力!”身側臉蛋黑色大墨鏡的杜朵似乎看出了洛景辰的不解般微微張開那櫻桃似的紅唇,富有耐心地解釋道。

聽及這一解釋,洛景辰對這龍將就更多感興趣了,他決定他要挑戰一下龍將!

試一試,這如龍般的強大戰力,到底有多強!

接下來,通過崔娜絲等人的介紹,洛景辰也知曉了名人堂的挑戰之法。

名人堂的挑戰之法,利用的正是虛擬遊戲頭盔。

與過去廿年前的戰網頭盔有著異曲同工之妙,但相較於戰網頭盔,如今的虛擬遊戲頭盔功能那是更加完善、完美。

“這就是名人堂的挑戰空間?”洛景辰隻記得他頭戴一款類似戰網頭盔的玩意,然後下一個瞬間,他就發現自己置身於一處龐大的空間之中。

龐大空間,人流湧動。

但好在崔娜絲她們並冇有與他走散。

“恩。”崔娜絲平淡地回答道。

不久,洛景辰就利用挑戰空間,成功向龍將發起挑戰,共計耗費一百點虛擬點數,而崔娜絲等人利用觀戰係統,也觀戰到了洛景辰的挑戰。

儘管是觀戰,但每一名觀戰者,都需要花費一定量的虛擬點數。

同一時刻裡,當成功向龍將發起挑戰時,洛景辰隻感覺周圍空間,千變萬化。

下一刻,他就發現自己置身於一處空曠的沙漠時帶。

灼熱的太陽將這一方天地一方沙漠,變成了一個巨大的大熔爐。

“區區超越鬥士級小輩,也敢挑戰我!不知死活!”

洛景辰冇有瞧見龍將的人影,但一道粗獷的聲響,卻是傳入到了洛景辰耳朵中。

不多時後,那聲音的主人終於來到了洛景辰跟前。

是位年齡在三十歲左右的漢子,長得相當粗獷豪邁,甚至一雙炯炯有神的虎目正死死盯著洛景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