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ZQ小說網 >  最強進化王 >   184 實力秒殺

黃麗麗已退出了出離能量訓練基地。

洛景辰所麵臨的困難,她也毫無辦法,若要掌握出離能量,除此之外彆無他法。

亭亭山莊凝聚著一股格外凝重的氛圍。

黃麗麗的身影纔剛剛回到亭亭山莊,女人們就向她拋出了一個又一個的問題。

“黃麗麗,那豬頭怎麼樣了?”

“樓裳,他能不能通過出離能量訓練基地的訓練考覈,如果不能的話,那麼……”

“樓裳,你認為…”

……

一個又一個的問題,令得黃麗麗連忙喊停,語氣沉重道:“姐妹們,你們擔憂,我何嘗不擔憂?可這道坎,那傢夥是一定要邁過去的。隻不過是早晚的問題,而今為了那秘訣由來,他是不邁也得邁!要知道,就他那實力去了死亡之穀根本說句實話是十死無生!練就了出離能量,方能有一線生機!”

頓時,女人們沉默了。

“黃麗麗,你不是自詡實力過人,在眾姐妹裡就屬你最厲害。那麼,你為什麼不去死亡之穀尋找那秘訣由來,或者說,我們這些姐妹一起去替死敗類尋找秘訣由來!”忽然之間,李筱仙的腦海中閃過了想法,這想法一出現,她便開口說道。

女人們都還冇有說些什麼,黃麗麗這大美人第一笑了,笑地腰肢招展,笑地一副肚子疼的模樣。

而黃麗麗的如此狂笑,自然是引得李筱仙的臉蛋上露出了陰晴不定的神色。

可未等李筱仙開口反擊,黃麗麗便沉吟一聲道:“筱仙妹妹,果然在洛景辰這問題上,你這智商明顯不足!是不是該充值充值點智商了?秘訣由來,倘若我冇有猜錯的話。除了洛景辰這傢夥以為,我們其他一乾人,那是尋也尋不到!就算尋到了也瞧不起!”

“你智商纔要充值呢!”李筱仙明白,在洛景辰的問題上,她經常無法做到理性思考,而現在卻被黃麗麗當麵戳穿,她又怎麼會讚同呢!不!她不同!一千個!一萬個!不讚同!

“這隻是你的猜測!當不得真!”李筱仙感覺自己的話似乎不夠分量,反擊力度不夠強,故此,她又補充了一句。

“來自女人第六感的猜測,又豈能夠不當真!”黃麗麗輕然一笑,平淡說道。

女人們陷入到了沉默之中,更陷入到了沉思之中。

“樓裳,你認為洛景辰通過那出離能量訓練基地的概率有多高?”靜靜坐於一旁,一襲黑裙,雙腿併攏的崔娜絲突然間問道。

“說真話,還是假話?”誰料想,黃麗麗卻是反問了一句話道。

“黃麗麗,當然是說真話,這還用問?”李筱仙宛若星辰般漂亮的眼睛,惡狠狠地瞪起了黃麗麗來,哼聲道。

唰唰!

這一刻,女人們的目光齊齊落在了黃麗麗身上。

對於女人們注目的目光,黃麗麗臉蛋上依舊冇有任何動容之色也用著猶如白開水的語氣說道:“尋常超越鬥士通過的概率或許有百分之一,但洛景辰那傢夥通過概率不足百分之一!”

噝噝!

女人們倒吸了一口冷氣,個個那明眸都睜地猶如燈籠般大小了。

“不足百分之一?黃麗麗,你這是把那死敗類往火坑裡推啊!”李筱仙現在是氣得直咬牙,殺了黃麗麗的心都有了。

何止是她,其餘諸女對黃麗麗也都充滿了恨意。

對於女人們的表現,儘在黃麗麗的預料之中,對此,她卻是沉默不語,不做任何反擊。

“筱仙,往火坑裡推!或許是!或許不是!但很重要的一點,黃麗麗想改變未來!假如洛景辰通過了那出離能量訓練,自然安然無恙。而萬一他在出離能量訓練中隕落了,你覺得我們姐妹之間還會坐在這裡嗎?”沉默不語的申眸突然說道,可她說出來的話卻是語出驚人,“我甚至懷疑,在這未來的時空裡,洛景辰死不了!”

“眸眸,你這前麵那句話,我們或許還能夠勉強理解。可後麵那一句話又是什麼意思,死不了?死敗類是誰?整就一超越鬥士實力的修行人!在這時空裡,就連我們姐妹他都不是對手,更不用說他那些敵人了!怎麼會死不了!”李筱仙簡直就無法理解申眸那一番話。

李筱仙不理解,其餘諸女卻也同樣不怎麼理解。

死不了?

這什麼見解?

這簡直就是在胡扯!

“廿年前我爺爺還能夠模糊不清的看透洛景辰的命運運勢!可前幾日,我爺爺再度與洛景辰見麵時。我爺爺卻是私底下告訴我了,洛景辰這傢夥的命運運勢如今已是一片模糊了!模糊都到以他如今的修煉都看不透看不穿!所以…洛景辰的命運運勢已經改變了!簡單來說:未來從他到來的那一刻起,已經發生改變了!”申眸當真是語不驚人死不休。

她這一番話語再度說出口,又引得女人們一片愕然。

黃麗麗卻也不得不認同這番話,華夏大棍申室的名頭可不是蓋的。

一個人的命運運勢,他都看不清,那麼當真是一件古怪到極致的事情。

“未來發生改變了?可眸眸,我們現在所處於的未來那裡變了?好像什麼都還冇有變!什麼都是老樣子啊!未來的洛景辰還是死了!”愈說,李筱仙臉蛋上的哀傷之色,無法遮掩。

而李筱仙的問題,同樣是諸女的問題。

“未來改變!已經正悄然進行了,當洛景辰迴歸過去後,那麼一切的一切都將變的與眾不同。或許,到時候我們是姐妹還是敵人都難說呢!”申眸神秘一笑,一臉古怪道。

敵人?

姐妹?

女人們聽了是一愣一愣的也感覺申眸怎麼有種當神棍的潛質潛力。

顯然,女人們不信了。

認為,申眸說得太誇張了。

而女人們不信的姿態,申眸儘是看在眼裡。

這不,接下來她更是拋了一個重磅炸彈道:“悄然改變,或許你們還冇有發覺,隻是時機未到而已!可我認為一個人或許已經發覺了!你說,是不是呢!黃麗麗!”

話落,申眸那一張絕色容顏上的美眸落在了黃麗麗身上。

瞬間,黃麗麗便毫無疑問地再度成了現場矚目的焦點。

“申眸你此話何意?”被女人們如同馬戲團裡的小醜盯著,黃麗麗顯得有些不爽快了,說起話了也毫無客氣可言。

“未來已經變了!它在悄然的變化!而這變化,是悄然中進行的。就比如一個人的記憶!我認為,黃麗麗你現在對於洛景辰的記憶,或許已經不一樣了!”申眸一臉沉思才說道。

記憶!

聞言這兩個字,黃麗麗的臉蛋上閃過了一絲異樣的神色,但那絲異樣神色馬上就被她給遮掩住了。

她遮掩的相當迅速,堪稱是影後級的演技,影後級的反應,影後級的表演。

然而,在場女人們又豈是普通人。

她那點伎倆,或許騙騙普通人普通修行人還可以,可若欺騙出離戰士,無疑是自討無趣。

“諸葛老爺子,果然是當之無愧的牛人!連他的孫女都有這般神算能力!”黃麗麗唏噓一番後,果斷承認道:“申眸你冇猜錯!對洛景辰的記憶,我基本上都是記得。可現在,我卻唯獨忘記了一件事!我第一次與他見麵是在什麼時候!我居然忘了,想都想不起來!這絕對不是我記憶力有問題!”

“或許,就像申眸所言未來已經變了,悄然無蹤地正在變化之中!”

“也就是說,眸眸我們姐妹之間,或許未來有可能會是敵人,是嗎?”李筱仙也不知道現在心中是怎麼滋味,總是她那滋味並不怎麼好受。

“恩!有可能會是敵人、亦也有可能會是朋友、更有可能會是姐妹!”申眸輕輕抿了口翡翠茶桌上那冒著清香的特等好茶,淡淡道。

伴隨申眸這話,現場陷入到了沉默寂靜之中。

那沉默、那寂靜,就仿若死一般,毫無生氣毫無生機。

同一時刻裡,洛景辰費儘九牛二虎之力,總算是成功通過了出離能量訓練基地的白色光球攻擊。

“剛剛是無數個白色光球攻擊,那麼接下來等待我的又是什麼考驗?”洛景辰暗自琢磨道。

他認為這出離能量訓練基地,絕對不可能那麼容易成功通過。

隻是,這白色光球考驗,又與出離能量有什麼關聯呢?

洛景辰當真是有種想不通的趕腳。

嗡嗡!

道道細微的金屬碰撞聲,突然間毫無征兆地響徹在了洛景辰的耳邊上,對此,這廝瞬間進入戒備狀態,一刻也冇膽子放鬆鬆懈。

他曉得,若是放鬆鬆懈而導致出絲毫差錯,那麼他恐怕死了都不會曉得。

呼呼!

猛然間,下一刻,洛景辰就感覺渾身仿若壓了一座山一樣,異常重,那重量都使得,他呼吸有些就急促了。

“這好像與那重力樂園有著異曲同工之妙,但似乎這裡的重力倍數有些大啊!”豆大的汗珠已經從洛景辰的臉龐上流了出來。

十倍重力!

二十倍重力!

三十倍重力!

……

一百倍重力!

……

兩百倍重力!

……

憑藉,修行人敏銳的感知能力,洛景辰可以輕易地感知發覺這基地的重力倍數正在不斷提高不斷攀升。

“這…重力…倍數…到底…有冇有儘頭!”洛景辰如今已經是汗流浹背了,估計那衣裳用力一擰緊,都可以擰出好幾斤汗水來,不僅是如此,這一刻他說起話來也有些斷斷續續了。

他累!

太累了!

那幾百倍的重力,就彷彿一座超級大山,壓得他隻剩下半條命。

堅持!

堅持纔會勝利!

正如同一首詩:

咬定青山不放鬆,立根原在破岩中。

千磨萬擊還堅勁,任爾東西南北風。

洛景辰心裡不斷呐喊也不斷地在自我勉勵。

現在,他哪還有退路?唯有向前行!

若退了,那麼將是萬劫不複之地!

若這幾百倍的重力他無法承受住,那麼他的下場真是悲慘的。

估計,他的整個身體會被碾壓成一塊又一塊的碎肉。

想想,他都覺得可怕呢!

這時,洛景辰的眼皮已然微微要閉合上的趨勢了,他感覺太累了,累地他幾乎是頭暈眼花。

基地在此刻的他看來,那更是一道道朦朧虛影。

“不行!堅持!一定要堅持到底!”驀然間,洛景辰緊咬牙關道,咬得他的嘴皮子都破了,絲絲殷紅色的鮮血更是宛若一場超小型的血雨一般,不斷在基地中飄揚、激盪。

可隨著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洛景辰感覺眼前的視線早已模糊不清,模糊地他都分辨不出東西南北了。

“這就堅持不住了嗎?有句話好像叫什麼來著:數英雄人物還看今朝!所以我要堅持到底!”洛景辰累了,他已經快要累垮了,可他卻是自己給自己打氣道,“是個漢子就要挺住!挺住!”

也就在五分鐘過後,那數百倍的重力突兀般地消失地無影無蹤。

噗通!

隨著重力的消失,洛景辰躺在了冰涼的金屬地板上,接連不斷地喘著大氣。

“一開始是白色光球,剛剛是數百倍的重力考驗,接下來又會是什麼呢?這出離能量訓練基地,未免太折騰人了吧?不過,也對!出離能量速成,又豈是那般簡單的事情!”

先進,對於出離能量的領悟,結合起杜朵此前的那番理論教導,洛景辰好像明白了點什麼。

可仍然缺少契機。

契機一但到來,,領悟出離能量於他來說!你還說不是分分鐘的事情。

馬上就在洛景辰猝不及防的時候,他眼前居然陷入了一片黑暗!

黑暗!

映入眼簾的儘是黑暗!

伸手不見五指!

“好像不僅僅是黑暗!”一絲可怕的猜想,在洛景辰的內心悄然冒出。

倏然間,洛景辰幾近傻眼。

他已經發覺了此時此刻,他正在逐漸喪失五官感知力!

視覺!

聽覺!

味覺!

……

五官的感知力,冇了!徹底冇了!

洛景辰如今,對整個基地全然不知。

這時,映入他眼簾的是一片漆黑!一片黑暗!

噗!

片刻之間,一口血水自洛景辰的一邊飛濺而出,但對於這突如其來的攻擊他感受不到任何痛意,無疑,他的痛覺神經已經喪失了。

甚至,什麼會吐血,他無從曉得。

噗!

短短幾秒鐘,一口血水再度從他的一邊吐了出來。

奶奶的,究竟是什麼回事?這就是真正的出離能量訓練嗎?敢情,之前那些出離能量訓練就是開胃小菜啊!如今的纔是正餐!

洛景辰心裡微微有種道不出的苦澀滋味。

要冷靜!

越是困境,越要冷靜!

五官感知雖然早已喪失,洛景辰仍舊是在心裡自己給自己打氣道。

幾乎是刹那之間,他憑藉本能輕輕一移。

試圖,躲過即將來臨的攻擊。

可誰料想,這一次他居然連續吐血了三口血水來,換言之這一次的攻擊至少有三次。

再這麼下去,恐怕彆說通過出離能量訓練考覈了,小命能不能保,都是問題!到底該怎麼辦?怎麼辦啊!

一時間,洛景辰心裡不斷自問道,他已然點兒沉不住氣了。

可一道又一道的攻擊,來自那個方位,他毫無頭緒!

也就在此刻,洛景辰的腦海中閃過了一個荒唐的想法。

莫不是,現在要考驗地是我的抗壓抗打能力?

內心浮起這種想法時,洛景辰的額頭半連串的黑線不斷串起。

或許,也正如洛景辰所猜測的那樣。

接下來,洛景辰吐了一口又一口的血水,到最後他仿若適應了那無形攻擊一樣,半口血水也冇有吐出來了。

但這會兒的洛景辰卻不負此前的色彩了,若是有人瞧見此刻的洛景辰定然可以發現,這廝此刻半副臉色蒼白樣,蒼白到麵色毫無血絲,蒼白到麵色黯然無光也蒼白到如同一個死人一樣!

也就短短幾個呼吸間,洛景辰那消失的五官感知力,又突如其來的回來了。

而這時,走進他眼簾的依舊是基地的場景,可地麵上卻是一灘可怕的黑色血水。

“這猶如墨水般的漆黑色血水,是什麼?我又為什麼會吐血這漆黑色血水?”洛景辰一臉丈二出家人摸不著頭腦樣,但他卻感覺吐出這黑色血水,於他來說,有益無害。

這不,這一刻的他蒼白的麵孔,漸漸露出了淡淡血絲來,同時,他的體力似乎也在高速恢複之中。

“莫非,這黑色血水是我淤積已久的暗傷?”洛景辰腦海中倏然之間,冒出了個想法。

修行人少不了打鬥,而打鬥的過程,卻會造就暗傷。

一些明麵傷勢,或許冇多久的時間就可以完全恢複過來,但暗傷不同!

就算再普通的暗傷,也需要幾個月乃至幾年或者更長的時間來調理來恢複!

暗傷,是修行人必須麵對的問題,也是修行人逃避不了的問題。

“我這算因禍得福嗎?”洛景辰聳了聳肩,摸了摸鼻子嘀咕道。

話落,他的神經再度緊繃而起。

他不可能相信,出離能量訓練考覈就這般簡單!

肯定,還有考覈!

而下一刻仿若就驗證了洛景辰的想法一樣!

一團又一團的白色霧氣突兀般地憑空出現在了基地裡。

這一團又一團的白色霧氣上麵更是圍繞著一條又一條栩栩如生的羅盤墨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