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之穀是被國家機構給掩蓋藏起來了,但若說掌控,那麼你就想多了!死亡之穀,不是國家機構所能夠掌控的!”崔娜絲正色道。

聽了這話,洛景辰的眼眸裡也忍不住流溢位了感興趣的色彩。他太感興趣了。

甚至,他都可以感受到自己的血液正在源源不斷地沸騰!燃燒!

“那麼親愛的,你倒是快快說說,這死亡之穀裡麵到底有什麼?莫非裡麵有域外生物?呃!也就是外星生物!”洛景辰這會兒那叫一個腦洞大開。

噗嗤!

隨著洛景辰話語落下,女人們笑了,笑地燦爛若花,笑地如若花開。

“有這麼好笑嗎?”洛景辰額頭黑線串起,擺出很不是滋味的模樣,哼聲道。

“豈止好笑!就差點冇笑到我肚子疼了!死敗類,你這腦洞開得可真大!還域外生物!外星生物!”李筱仙纖手微微捂住自己的肚皮,強忍住心中的滿腔笑意,徐徐說道。

被李筱仙這麼一說,洛景辰那叫臉上無光!

簡單來說就是兩個字:丟臉!

但,這廝的臉龐也相當厚。

僅僅就一秒鐘的功夫,他就臉色平淡如常也鎮靜自若。

“這臉皮厚地也是冇誰了!”洛景辰的表現,李筱仙儘收眼裡,小聲罵道。

李筱仙的碎罵聲,洛景辰怎麼可能聽不見。

但他卻無視了!內心更嘀咕道,哎!古人說地冇錯!唯小人與女子難養也!因此我隻能忍了,不與女人一般見識!

“死亡之穀裡麵有什麼,從字麵上難道還看不出來?有的隻是死人!”驀然,崔娜絲神色有些許詭異地說道。

“死人?”洛景辰聽了卻是吃驚的不止,今天令他吃驚的事物,實在太多了。

“冇錯.就是死去的人!洛景辰,你應該也曉得這世界上有許許多多的古墓遺蹟吧!而那些古墓遺蹟的強者,所居住的住所,不是他們的古墓,而是死亡之穀!死亡之穀,就像一道通往陰間的門!居住了無數死去的強者先輩!同樣的死亡之穀的空間很寬闊很龐大!有先輩曾經統計過,死亡之穀的空間,比之整個地球空間都可能還要大!大上數倍都不止呢!”崔娜絲還是那般語出驚人。

“比地球空間還大?還是大上數倍?那死亡之穀未免太詭異太不科學了吧?它在地球上它又怎麼比地球空間還大?”洛景辰一時間,心緒有些淩亂了。

“死敗類,你這智商是硬傷呀!穎姐姐不說了!死亡之穀是一道門!一道通往陰間的門!”李筱仙撇了眼洛景辰,解釋道。

聽了李筱仙這一解釋,洛景辰頓時就神色有些尷尬了。

“那些死去的強者居住於死亡之穀,可死亡之穀所出現的時間,好像比那些古墓遺蹟要晚上數百數千年,乃至更久吧!究竟是為什麼?”洛景辰轉動了自己的雙眼,又道出了自己心中的一個疑問。

“洛景辰,你當我是什麼?十萬個為什麼嗎?這我那知道!”倏然間,崔娜絲精緻絕美的傾城容顏上,就泛起了幾分薄怒之意,明眸冷冷地撇了眼洛景辰,冷聲道。

刹那間,洛景辰擺出無語狀來。

最終,經過女人們商談。

十日後,出發死亡之穀!

原因不難。死亡之穀並不是長期開放的場所,而是一個月僅僅開放一次!

也就是說洛景辰等人還有十天的準備時間。

夜晚,夜幕降臨,窗外點點繁星。

暖市的夜景,異常美麗動人。

可正在就餐的洛景辰等人那飯桌上氣氛,卻是顯露出了幾分沉重。

“這氣氛有些太沉重了啊?都趕緊吃飯啊!彆墨跡!墨跡了!”洛景辰瞧見如此沉重的氛圍,整個人也幾乎冇有了吃飯的心情。

“吃!吃!吃!就隻知道吃!”李筱仙朝向洛景辰翻了一記風情萬種的白眼,嗔罵道。

吃飯,錯了嗎?洛景辰心裡嘀咕,隻冇敢說出來。他如今是曉得了。

家裡,就是女人當家做主!

李筱仙瞧見了洛景辰眼巴巴的求助眼神,內心冒出了一種特彆愉悅的心情,可一邊毫不留情地冷冷道。

至於,其他幾女,態度上也與李筱仙、崔娜絲大同小異。

“你們都是壞人!都是壞人!”無奈之下,洛景辰隻得先將肚子給填飽,可大口吃飯的同時,他嘴巴上卻也是不依不饒地囔囔道。

聽言洛景辰的話,女人們皆是流露出了古怪神情,隻因,她們還真冇有想道,洛景辰這傢夥會有如此“可愛”、“俏皮”的一麵!

“令你抱憾終身的事情,說多不多說少不少!就是戴秦燕之死!”崔娜絲緊接著又道。

儘管,這一刻的崔娜絲說起話來風輕雲淡,臉色平靜。

可她的話語卻給洛景辰一種前所未有的震撼,使得洛景辰整個人神色都陷入到了震驚之中。

“戴秦燕那丫頭死了?這怎麼可能!”洛景辰不知現在自己是什麼心情,總而言之,現在的他心情極度複雜,複雜的說起話來都有幾分顫抖。

“事實勝於雄辯。”洛景辰的反應,自是看在崔娜絲的眼中,對此她隻是語氣淡淡道,“戴秦燕的死亡時期就是她的畢業晚會。”

洛景辰心裡現在有種涼颼颼的感覺。

“親愛的你這些話語的可信度高嗎?”洛景辰眯了眯眼球,試探性地問道。

“可信度不用多說了,是未來的你告訴我們的。”崔娜絲淡淡說道。

聽了這話,洛景辰一邊也不知道該如何回話了。

可對這兩件事,他卻已經牢記於心了。

他要改變!

戴秦燕絕對不能死!

輕輕呼了幾口氣後,洛景辰內心的思緒也漸漸平息下來。

不久後,吃罷。

洛景辰就被黃麗麗這位妖嬈美女給偷偷拉出去玩耍了。

按照黃麗麗的話來說,大晚上的呆在這亭亭山莊多悶啊!

轟啦!

黑色跑車宛若一連串的雷閃,在暖市的道路上不斷奔馳、閃爍。

“呃!麗麗,我們現在算是幽會嗎?”洛景辰坐於副駕駛位置上,盯著正在開車的黃麗麗,幽幽問道。

內心卻也暗自自喜道,未來的自己還真特麼有眼光!隻是,這樣的大美妞是怎麼樣泡到手的,難不成未來的我已經達到了情聖的境界?!若是,那可真是一件天大的喜事!

想道這兒,洛景辰的臉龐就不免地露出傻笑表情。

“傻笑個什麼勁,冇看過美女嗎?”黃麗麗揚了揚她那一頭精緻而又漂亮的黑色長髮,笑容可掬道。

“恩。”洛景辰小雞啄米地點頭道。

“那是崔娜絲那幾個妞美,還是麗麗美?”黃麗麗嘟了嘟那薄薄的嬌嫩香唇,臉蛋上掛著綿綿不斷地含笑道。

女人,為什麼總喜歡比美!

也對,是人就有攀比之心,更彆說是女人了!

凡人,真是俗不可耐!俗不可耐!

洛景辰心裡一陣惆悵萬千。

“牡丹、玫瑰,各有千秋!”洛景辰搪塞了一句。

畢竟,黃麗麗這問題,著實是叫人難以回答上了。

說她美,又得罪了崔娜絲她們。而說她不美,又得罪了她。

簡直就是裡外不是人!

“那我是牡丹還是玫瑰?”對洛景辰的回答,黃麗麗顯得見怪不怪,黛眉微微一蹙,問道。

“玫瑰!”洛景辰心裡還嘀咕了一句,是玫瑰不假也一朵嬌豔欲滴的帶刺玫瑰!

“玫瑰?可我喜歡牡丹,牡丹可是百花之王哦!”黃麗麗似乎有些口是心非道。

呃!

一時間,洛景辰也有些無語了。

與女人打交道,他並不怎麼擅長。

“麗麗,未來的我,是什麼泡到你的?”洛景辰感覺有必要問一問,這麼一問,那麼一旦回到過去,那泡黃麗麗真是一件手到擒來的事情。

“你想知道?”黃麗麗好像是猜出了洛景辰的想法一樣,眨了眨那長長地充滿魅力的眼睫毛,笑吟吟道。

“必須的!”洛景辰幾乎是冇有任何思考,脫口說道。

“我們的關係是從敵人到老婆,至於你怎麼泡到我的,這是秘密!”黃麗麗笑靨如花道。

敵人到老婆?

這難度係數似乎有點高啊!

而聽到秘密這兩個字時,瞬間,他感覺自己被這女人給耍了!

被女人耍,是個男人心情都不好。

可被自己的老婆耍了,他的心情卻不怎麼糟糕,甚至他一邊依然還不死心地問道:“能不能透露點訊息!來增加下成功率!”

“那好吧!我就告訴你一個我的秘密!不過你可不需告訴其他人!”黃麗麗見狀,臉蛋上的笑容更濃了。

“你知我知天知地知,絕對不可能有第三者知曉!”洛景辰一臉正色地向黃麗麗保證道。

下一刻,黃麗麗貼近洛景辰的耳畔,小聲地說道:“我的後背紋有一隻血色蝴蝶紋身!”

呼吸美人身上的芳香,洛景辰當真是有種幸福來得太突然的感覺,可他又忽然問道:“假如我們第一次見麵,互不認識,我說出了這個秘密,那麼你會有什麼反應?”

說完話,洛景辰的明眸緊緊注意起黃麗麗的神色變化,可他卻是失望了,黃麗麗的神色冇有出現多大的起伏變化,依舊是滿臉平靜平淡。

可誰料想,下一刻,黃麗麗整張臉蛋上居然出現了一種蕭然殺氣,語氣有些低沉道:“這是屬於我的私人**!可卻被你曉得了,並且說了出來。你覺得我會怎麼做?答案很簡單!殺了你!”

“麗麗,怎麼能不能溫和點,一言不合就殺人!這似乎有些不太文明吧!”洛景辰擦了擦臉龐上露珠大小般的汗水,連忙說道。

“老公,我殺的人,可冇有你多哦!”黃麗麗卻是嬌滴滴的撒嬌道。

她這麼一撒嬌,使得她整個人魅力四射、嫵媚動人。

咳咳!

洛景辰輕輕咳嗽了幾聲道:“看來泡妞也是一件難事啊!”

“老公有事者事竟成!”黃麗麗又鼓勵道。

黃麗麗一口一個老公的叫,那是搞得洛景辰渾身上下有股旺火正在源源不斷地燃燒。

瞧著黃麗麗那絕美容顏和完美身材,洛景辰出於本能地嚥了口口水,擺出了表情道:“麗麗,能不能彆老公老公的叫,搞得我都想吃了你!你這是在玩火啊!”

確實,黃麗麗這大美人著實是個誘人的小妖精。

好在,洛景辰定力過人。而是換成其他人,指不定早已經如狼似虎地撲上去了。

“玩火嗎?我不覺得!你可是我的老公!我是你的老婆!我們若做那事不是天經地義的事情嗎?”黃麗麗臉蛋嬌羞含著笑意道,“不過,由於我的體質關係!你真的要做的話,絕對會被我吸掉所有精氣,變成你死我活。”

起初,聞言黃麗麗的前半句話,洛景辰那叫一個心猿意馬。內心更是在糾結,做那事,還是不做那事?

冇等他糾結完,黃麗麗那後頭的話,就像一盆冷水直接倒在了他的頭頂上。

使他仿若成了落湯雞一樣。

體質!

這詞,洛景辰並不陌生。

熟知,大千世界,體質琳琅滿目!多種多樣!

“那麗麗你是什麼體質?做那事還有講究的?”洛景辰一臉狐疑問道。

“我的體質說了你也不懂!上古媚體!若要做那事,你的實力必須高過我!”黃麗麗言簡意賅的解釋道。

上古媚體?

這丫的,洛景辰聽都冇有聽說過。

“我現在可是出離戰士了,這實力還輸給你?”洛景辰頗為好奇的問道。

“老公,你未免太異想天開了吧!領悟了出離能量,就是出離戰士,這不錯!可出離戰士也有孰強孰弱啊!”黃麗麗輕輕一笑道。

她這一笑,儘顯風情萬種!活脫脫的就是一名誘人的妖女!

“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宮粉黛無顏色!”洛景辰隨便誇獎道。

“呦!這詩句麗麗愛聽!”黃麗麗滿意地笑了笑,旋即又道,“出離戰士實力的劃分標準很簡單!便是戰力!”

“戰力?”洛景辰一臉好奇道。

“對!就是戰力!係統最新出品的戰力測試儀!它可以測試出人、妖、鬼的戰力!它可是蘊含了係統最新型的科技結晶!”黃麗麗緩緩道。

“那戰力測試儀在那兒,你有嗎?”洛景辰現在是越來越好奇了,如此高科技產品,搞得他都想擁有一台呢!

“戰力測試儀的價格不過區區一千萬虛擬點數,你說我有嗎?”黃麗麗淡淡抿嘴一笑,語氣上不以為然道。

“那拿出來瞧瞧唄!”洛景辰現在對於那戰力測試儀那是相當好奇,他的好奇心已經被完全地給勾起來了。

“老公,現在討論這個話題合適嗎?”誰想,黃麗麗卻是語氣嬌滴滴地說道。

她這麼一說,洛景辰立即忍不住流露出了一臉懵逼的表情。

但旋即便也恍然大悟了。

他也不是什麼二愣子,他已經發覺了有人在跟蹤他們!

“麗麗,還真有點兒掃興!”洛景辰隻得無奈地聳了聳肩道。

嗤啦!

黃麗麗笑了笑不語,但上卻是刹車用力一踩,暴力地將黑色跑車給強製停了下來。

嗤啦!

黑色跑車一停,緊跟其後的幾輛顏色各異的跑車也停了下來。

洛景辰與黃麗麗下車後,那幾輛跑車也下來了一堆人。

隻是,這一堆人個個臉帶凶神惡煞,年齡大抵都在二三十歲左右。

他們更是清一色地穿著套黑色西裝,明顯,這是一群有組織有紀律的傢夥。

無疑於,他們來者不善!

“無知的小子,你居然敢揍我們清酒家大少爺,活膩了嗎?”這一群打扮地人模狗樣的人群,其中一名為首的國字臉壯漢,陰陽怪氣地說道。

聽言,洛景辰一邊忍俊不禁地抽搐了好幾下,本來他還以為跟蹤的人群是找黃麗麗不對勁的,冇想到這件事竟是衝著他來的。

清酒?

大少爺?

好像,自己是得罪了這樣的人。

還真是夠不對勁的,三天兩頭就來煩人!

洛景辰心裡那叫一個不是滋味,而不是滋味的他,隱隱有種殺人的衝動。

可洛景辰殺氣漸起時,他身側的黃麗麗輕輕拍了拍他的肩膀,有意無意地向他拋了個媚眼來。

這媚眼所要表達的意思很簡單:這事兒,交給我來辦!

男人的事,怎麼能夠交由女人來解決呢!

再說了,男人就應該擋在女人麵前!

為女人遮風擋雨!

洛景辰心中如是想到。

“彆說話!你吖還是老樣子大男子主義!這事我來!”可真當洛景辰想要說點什麼時,誰料想,黃麗麗卻是纖手一動,輕輕按住了洛景辰的嘴唇,淡淡一笑道。

“怎麼了,原來你個小子還是個吃軟飯的傢夥啊!不過,這美人兒長得可真水靈真漂亮!”為首的那國字臉壯漢,一邊都微微露出了哈喇子來,一雙賊眼珠子更是死死盯著黃麗麗的臉龐、嬌軀亂瞧個不停。

他身旁的小弟們,比他表現的那是更為不堪入目。

這不,那些小弟們個個都早已經拉出了一團又一團的口水。

冇辦法,黃麗麗真的太誘人了,太水靈了。

這些小弟們敢肯定,即使是電視上麵的那些美女大明星,與眼前這女人相比,那簡直就是一個天一個地,完全就冇有任何可比性可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