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ZQ小說網 >  最強進化王 >   187 問題重重

“你們該死!”黃麗麗麵無表情道。

“大美人,打打殺殺的多不好啊!”就在這時,一輛天藍色的跑車裡,慢慢地鑽出來一個人影來,那人影長相年輕、帥氣,一身黑色衣著更令他的氣質徒然間,上升了好幾分。

來人,除了清酒亭還能夠是誰!

可現在的清酒亭,一雙眼珠子卻是全部落在了黃麗麗身上。

他想不清楚

一個普通小子,怎麼既與林家林大小姐認識,又與這麼一位國色天香的大美人認識,這小子走的是什麼狗運氣啊?為什麼自己就冇有這狗運氣?

“清公子好!”清酒亭出現的第一刻,那些黑色西裝壯漢們異口同聲地齊聲呐喊道。

“都好!都好!”麵對壯漢們的恭維聲,清酒亭顯得很是春風得意,擺了擺手迴應道。

“果然又是你這傢夥!真是夠煩人的!你當真想找死嗎?”洛景辰一臉平淡,又有些無奈地說道。

若是在過去,那麼他絕對會二話不說的擊殺這清酒清酒亭。

他才懶得管這是什麼清酒公子呢!

可這是在未來!

還是廿年後!

所以,洛景辰的一些作風行為舉止就大大地受到了限製。

“找死?今天,老子可是有備而來!值了!晚上有這樣的美人相伴!人生得意須儘歡啊!老子,今兒可真特麼高興!”清酒亭臉上得意洋洋,大手一揮道,“清酒死侍何在!”

嗖!嗖!

清酒亭才僅僅話說出口,下一個刹那間,整整十道黑衣人影就出現在了清酒亭麵前。

“死侍?”洛景辰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有些疑惑,於難以置信。

跟前這十道黑衣人影,以他的眼力判斷,這些傢夥統統都是王者級修行人。

可王者級修行人,在清酒清酒亭眼裡隻是他的手下,這未免有些太過於不可思議了吧!

“嗬嗬!小子,嚇傻眼了吧!死侍!哼!我要他們生,他們就能生,我要他們死,他們便得得死!這就是一級武道家族的底蘊!清酒,你個毛頭小鬼得罪不起!”洛景辰的表現,清酒亭儘是看在眼裡,這使得他一臉得瑟道。

這會兒,清酒亭當真是紈絝兩字,演繹的淋漓儘致。

“小鬼頭,看在你是清酒家大少爺,留你一條狗命!若還有下次,嗬嗬!大羅神仙來也救不了你!”久久不語的黃麗麗突然說道。

可未等,清酒亭一邊做出反擊。

他隻見得,黃麗麗的身影動了。

動的無比迅速,宛若一道淩厲疾風。

噗通!

噗通!

……

接下來,隻可見,黑衣壯漢們一個又一個地倒下,甚至那所謂的清酒死侍也一個又一個地倒下。

而這一切的始作俑者正是黃麗麗!

這身影如若魅影一般的!

呼!呼!

這一切的一切,清酒亭儘收眼底,也就因為儘收眼底,他怕了,怕的他呼吸都兒上氣不接下氣,聲音極度顫抖:“怎這麼可能!這些王者級修行人死侍,在你手上居然直接被秒殺的份!這不可能!不可能!”

儘管,他一邊說不可能,可麵對事實,他的話語卻顯得蒼白無力。

唰唰!

這時,清酒亭的臉龐早已蒼白一片了,蒼白的就像毫無血絲的死人麵容!

他怕了!

他真怕了!

這女人,未免太凶殘了吧!王者級修行人都能秒殺,那麼她的真實實力又有多高?

清酒亭心緒起伏不定,神色慘淡異常。

手刃近二十條活生生的性命,黃麗麗的臉蛋神色依然是那般平靜,彷彿剛剛所做的隻是一件再微不足道的小事情一樣。

“老公,麗麗表現你滿意嗎?”下一刻,黃麗麗仿若是換了一個人般拽了拽洛景辰的胳膊,撒嬌道。

“還行!”洛景辰動了動嘴皮子道。

清酒亭這會兒是傻眼的不能再傻眼了。

這麼一個毛頭小子,為什麼會有這麼一位國色天香的老婆?這太他娘不科學了吧!而且,他這一位老婆這戰力,當真是爆表!爆表!

可這會,清酒亭卻不敢生出什麼歪心思來,這女人太他娘可怕了,說殺人就殺人,完全就冇有絲毫拖泥帶水,整就一殺伐果斷的女魔頭!

“不過,麗麗當街殺人這影響似乎不大好吧!”洛景辰臉色有些古怪道,他心裡也有些佩服,自己這位未來老婆,未免太彪悍了吧!

相比較之下,自己似乎有些優柔寡斷了。

“嗬嗬!這事兒,不用我們操心,該操心的應該是這位大少爺吧!”黃麗麗一張絕色容顏似笑非笑地盯著清酒公子清酒亭道。

“這事我處理…保證…處理的完完美美!”清酒亭趕緊說道,隻是說起話來嘴巴卻是結巴了起來。

他太害怕了!

太恐懼了!

這女人,簡直就是女魔頭、更是惡魔!惡魔!

隨後,洛景辰與黃麗麗上了黑色跑車便一騎絕塵地離去。

“老公,我們現在要去那兒呢?”黃麗麗笑眯眯地問道。

“這我怎麼曉得。”對廿年後的暖市格局分佈,洛景辰無從知曉,他是攤了攤雙手說道。

“還真是一點兒情趣都冇有!”黃麗麗嗔怪道,“那便由我來決定!看電影逛逛街!”

黃麗麗這麼一說,洛景辰還能夠怎麼做,自然隻能夠遵從了。

不久,洛景辰在黃麗麗的帶領下,那是進入到了一家暖市大型影院。

影院所播放的電影,洛景辰本以為是愛情片,誰想,竟是血腥恐怖電影!

3D血腥恐怖電影,畫麵做工相當精緻,簡直就是使人身臨其境!

啊!!

啊!!

那逼真的畫麵效果,自然是引得電影院們,男男女女出於本能地發出了一聲又一聲的刺耳尖叫聲。

可洛景辰卻有些詭異的感覺了。

黃麗麗這女人看這血腥恐怖電影,臉蛋上完全就冇有流露出任何害怕的表情來,不僅冇有害怕,她臉蛋上那是隱隱約約露出了一種興奮、亢奮的模樣。

“麗麗,難道你喜歡看血腥恐怖電影?”洛景辰無奈地問道,心裡都在暗想道,若是黃麗麗害怕這血腥恐怖電影那該多好啊!自己絕對可以嘗試嘗試嬌軀在懷的美妙感受!哎!這女人的膽子真不是一般的大!

“不錯!”黃麗麗說道,可明眸卻依舊專注在電影世界裡麵。

呃!

好吧!

自己這位未來老婆的興趣特別緻特不同的。

洛景辰心中自己安慰道。

終於,長達近兩個小時的血腥恐怖電影結束了,期間,洛景辰完全就被黃麗麗晾在一邊。

這廝,心裡那是特彆想問,麗麗你丫的是叫我看電影嗎?丫的,完全就是在敷衍我!不然為什麼近兩個小時的時間裡,和我說話的時間不超過三分鐘!

當然,這些話他隻能夠憋在心中。

若說出來,指不定還有可能發生什麼不愉快的事情呢!

兩人並肩大步離開電影院後,洛景辰開口道:“麗麗,也快九點鐘了,這逛街就免了!回去吧!”

他之所以會如此說,原因很簡單。陪女人逛街,這真是一件苦力活。

而且還是一件冇有一點兒樂趣的苦力活。

他還能夠料想到,若一逛街,他充當的角色絕對會是一名“搬運工”。

“老公,怎麼你不想和我一起逛街嗎?”黃麗麗好像一眼就猜中了洛景辰的心思,輕輕挽了挽洛景辰的手臂,吐氣如蘭,聲音甜美動聽道。

黃麗麗如此舉動,使得胸前的兩團不禁都可洛景辰的手臂有細微的碰撞了。

如此,洛景辰的感受當真是特彆奇妙!

奇妙地就像上了天堂一般!

如果要用一個字來解釋的話,那就是爽!

“怎麼可能!與麗麗這麼一位大美人逛街,傻子纔不樂意呢!你覺得我是傻子嗎?”洛景辰幾乎是出於本能地說道。

咯咯!

黃麗麗忍俊不禁笑了笑。

如此,之後的時間便是逛街時間。

可洛景辰卻是後悔了。

說是逛街不假,可實際上呢,是黃麗麗自個在逛街。

這女人,一會兒要買什麼頂級護手霜、國外進口香水、最新款最時尚的夏秋流行裙……

總之,琳琅滿目地買了一大堆。

而這些東西呢!

卻是要交由洛景辰來提。

這就搞得,洛景辰左右手都提了滿滿好幾大包黃麗麗所購買的東西,甚至黃麗麗還將一些小包物件掛在了洛景辰的脖子上。

此刻的洛景辰就好像一棵聖誕樹般掛滿各種各樣的東西,看起來很滑稽。

“麗麗,咱該回去了吧!”洛景辰語氣特特無奈。

“彆嘛!老公,人家還想繼續逛一逛呢!”黃麗麗繼續展現地她撒嬌的功夫,說起話來的語氣特彆嬌滴滴。

“好吧!”洛景辰不願意了,可麵對美人的請求,他卻又不忍拒絕。

好在,又逛街了十來分鐘,黃麗麗便與洛景辰踏上了回家的路途。

纔剛剛躺在那大床上,他就進入到了夢鄉之中,不時還打幾道呼嚕。

翌日,清晨,微風徐徐,時間大抵在早晨五點多左右,洛景辰就展開了一雙眼眸。

有這麼多位老婆,居然還一個人獨自睡覺,也是冇誰了!

洛景辰睜了睜睡意朦朧的雙眼,心中卻是隨便嘀咕道。

可當他道完這句話時,他麵色的卻是突兀般地發生了千變萬化。

那臉色當真是既有驚喜!又有吃驚!更有錯愕!

無疑,他已經感知到了他的大床上躺有一位女人。

一位一絲不縷的大美人!

這還在熟睡的大美人,現在那是還挽著洛景辰的手臂。

洛景辰定睛一看!

這女人,正是黃麗麗!

她很美!

美的動人!

美的不可方物!

膚白胸大腿長!

而現在一絲不縷的他,那更是令洛景辰有種就地辦了的衝動。

這一刻,洛景辰的血液已經漸漸在不斷沸騰!

這一刻,洛景辰的身心已經進入到了一種亢奮狀態!

這一刻,洛景辰已經磨刀霍霍準備向豬羊開宰了!

不行!必須就地辦了了這一位女人!

我可不是坐懷不亂的柳下惠,要怪就怪這位女人自己送上門來。

送上門來的,小羔羊豈有不吃的道理!

洛景辰心中默默想道,可他的雙眼卻突然間被黃麗麗背後那細緻的栩栩如生的蝴蝶紋身給吸引住了,望著那一隻彷彿要飛舞出來的血色蝴蝶,他不由地感慨道:“這蝴蝶紋身可真漂亮!還真是好像要活過來一樣!”

我要吃了這女人!我要在這女人身上策馬奔騰、壯我男人雄風!

洛景辰緊緊捏起拳頭,心中爆喝一聲道。

“老公你吃了老孃這麼多豆腐還不滿意嗎?若老公你想亂來亂搞,老孃樂意奉陪!可老公你可莫要忘了!我可是上古媚體!現在的你,承受不了!如果你真想玩,那麼最後倒黴的一定是你!輕則萎了、終身不舉,重則命喪黃泉!”躺在床邊上的黃麗麗毫無征兆地睜開了她那一雙風情萬千的美眸,臉蛋上泛起一種淡淡笑容說道。

而她這麼一說,洛景辰來自男人的本能衝動,那是片刻間,消失地毫無蹤跡。

洛景辰麵色的這會兒更是如若鬥敗的公雞似的垂頭喪氣。

既然不可以,那麼麗麗你跑我床上來乾什麼?逗我玩嗎?還是搞得我一身火氣,可這滿身的火氣卻是無從發泄!

洛景辰心裡不滿地嘀咕道。

“要不老公,麗麗用手用嘴幫你解決吧!聽說男人,憋久了,對身體不好!”黃麗麗胸前的那兩團凶器緊緊靠在洛景辰胳膊上,語氣嬌滴滴地說道。

“這樣不好吧?”洛景辰現在是眼冒金光,可說出來的話卻壓根就是口是心非。

“不願意那算了!”黃麗麗咯咯一笑道。

“彆啊!”洛景辰連忙說道。

“誰叫你這麼矯情!晚了!”黃麗麗朝洛景辰翻了一記風情萬種的白眼。

該死的,這種關鍵時刻我居然還矯情!好了!矯情的到手的肥羊都要飛走了!矯情是罪啊!

洛景辰心裡大大的責罵自己,可一雙賊眼球卻是不斷打量起黃麗麗那妖嬈驚豔的身材。

被洛景辰這麼一雙賊眼睛不斷地停,是個人都會不舒服。

更彆說是渾身光溜溜的黃麗麗。

唰!

黃麗麗被洛景辰盯地臉蛋發紅,紅地就像天邊的紅燒雲。

“老公,你這眼神能不能彆亂東張西望!你這樣望的,我渾身難受!”若是尋常人用這種目光瞧黃麗麗,恐怕那人已經是死得不能再死了,可這人若是洛景辰,那情況就大不相同了。

這不,此刻黃麗麗說話的語氣都帶有幾分哀求。

強迫女人做她不喜歡的事情,絕不是洛景辰的風格!

故此,洛景辰就轉過頭去。

索性不看了!

不是他不想看,愈看,他是滿身火氣。

當真是有就地辦了黃麗麗的衝動!

忍啊!

色字頭上一把刀!

我可不想英年早逝!

不過,麗麗的戰力到底多高?

洛景辰心裡喃喃自語道。

黃麗麗!

雖然對洛景辰冇有任何惡意,可憑藉修行人的本能,卻自始至終地在告訴洛景辰一個事實。

這事實便是:這女人很危險!很危險!能夠離她有多遠就多遠!不然死了都不清楚!

兩三分鐘的功夫,黃麗麗就道:“老公,我衣服穿好了。”

洛景辰隨便轉身。

映入他眼簾的是黃麗麗的一襲淡黃色衣裙,配合上那一雙白嫩嫩的美長腿,當真是美極了、美極了。

美地洛景辰都驚呆了一兩秒鐘纔回過神來。

不久後,洛景辰也是三五下的將那一套休閒裝給穿上,但臉色還是有些奇怪地問道:“麗麗,你什麼時候跑到我房間來了,我怎麼不清楚?”

昨夜,洛景辰儘管熟睡了不假。

可對周圍環境潛意識裡還帶有一層又一層的警戒感。

這警戒感是他多樣以來養成的習慣,冇想到昨夜身邊多了一位大活人,他是連察覺都冇有發覺。

“老公,不喜歡麗麗給你暖床嗎?”黃麗麗語氣嬌滴滴,臉蛋上一臉嗔怪表情道,“而且,老公你不清楚很正常。麗麗現在的實力可比你高哦!”

暖床!

這個可以有!

必須可以有!

實力比我高?我也忍了!

這個女人當真是一個尤物!

洛景辰暗想。

幾乎是眨眼間,洛景辰房門被撞開了。

來人素顏朝天,就算如此,依然是位頂尖的大美人,隻是這會美眸中流動著一種憤怒的情緒,死盯著洛景辰。

“筱仙,大早上撞門似乎不大好吧!”洛景辰還真冇料想到,李筱仙會這樣撞門而入,令他神色尤為不淡定的說道。

李筱仙瓊鼻微微一挺,嗔罵:“死人渣!你真是個花心大蘿蔔!黃麗麗是你的老婆雖說不假!但那是在未來!你們如今才認識多久?幾天的功夫!竟然好上了!你真的是一個死敗類!大豬頭!”

說完,李筱仙胸前起起伏伏的兩團才漸漸平穩下來。

李筱仙這般如同深閨怨婦的表現,令得洛景辰臉上當真有些過不去,神色微微愕然道:“筱仙老婆,我們可什麼都冇發生!”

“難不成,你還真想發生點什麼?或昨晚你們發生點什麼,或者做出一些出格的舉動!那麼我想,今天你就不能安然無恙地躺在這裡了。”李筱仙嘴角泛起一絲冷笑道。

李筱仙這話,洛景辰卻是信了。

畢竟,黃麗麗這上古媚體註定了,自己若與他發生點什麼,倒黴的真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