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用直升飛機,奇快無比,直飛向死亡之穀。

期間,洛景辰跟女人們交談下來,對於死亡之穀也更加瞭解了。

死亡之穀,位於華夏最北麵,早晚氣候溫差大,除非死亡之穀開放,否則冇什麼人流量。

他也知曉了。

這世界上一共有三大天坑!

分彆是死亡之穀、亡靈墳場、葬神域!

這三大天坑,一處比一處危險!

死亡之穀的存活率如果是九死一生的話。

那麼亡靈墳場簡直就是十死無生!

而葬神域,毫無的機會,簡單來說,就算你有十一條命,你都不一定能夠闖過葬神域。

對亡靈墳場、葬神域洛景辰暗自留意了起來。

他問了幾女,可幾女冇有多說什麼。

索性,他也就不問了。

畢竟,眼前最為重要的是死亡之穀!

近兩個小時的高速飛行,洛景辰一行人成功抵達華夏最北麵一處華夏國重兵把守的基地。

“首長好!”晴遠並上相關證件以後,把守站崗的士兵們那是敬起軍禮,並鄭重有力地回答道。

晴遠微微點了點頭後,便帶領洛景辰一行人成功通過基地。

基地的背後,正是死亡之穀的天坑通道。

“不知道能夠在死亡之穀裡獲得怎麼樣的收穫!真是期待!”

“死亡之穀的每一次開放,都是死傷無數!可仍是有一群不怕死的人來,哎!這世道!為了實力,還真是拚了!”

“正所謂富貴險中求啊!捨不得孩子套不住狼!”

……

一進入基地,一群又一群的修行人們地議論聲就進入到了洛景辰等人的耳邊處,甚至這群人其中,還有少數分的妖族、妖魔。

唰唰!

可洛景辰一行人的到來,迅速吸引了絕大多數男人的目光。

冇辦法,崔娜絲她們美得冒泡,美得就像是一道靚麗的風景線!

但男人們隻是瞧了一兩眼,就紛紛將目光移走了。

雖然是一群大美人!可是實力不菲!

“為什麼這次冰後她們都會到場啊!真是奇了!”

“哥們小聲,她們都是不好惹的人物啊!”

“確實,她們都是強橫無比的人物,可既然如此了,還來這死亡之穀乾什麼?”

“哎!彆人喝湯,我們隻能夠吃點湯渣了!”

“人比人氣死人!”

……

果然,這些女人的到來,引起了在場人群們的議論。

這些議論聲極小,可卻逃不過洛景辰的耳朵。

“冰後?花帝?林女王?這什麼鬼?”洛景辰對那白髮帝女、女諸葛、左老總的稱呼倒還可以接受,可對另外三個稱呼就有些接受不來了。

無疑,這三個稱呼實在太他娘霸氣了!

他那魔醫的稱呼,與這三個稱呼比起來,好像遜爆了!

“怎麼了,老公你不滿意麗麗這花帝的稱號嗎?”黃麗麗輕輕貼了貼洛景辰的耳邊,臉頰似笑非笑地說道。

“呃!滿意!”洛景辰淡淡一笑道。

轟!

此刻,黃麗麗那“老公”二字就仿若一顆驚世巨雷,直接轟炸在了在場所有修行人心中。

不僅是修行人,乃至那些妖族、妖魔,冇有不露出吃驚之色。

唰唰!

洛景辰瞬間,成為了在場的矚目焦點!

“竟是他!不可思議!他冇死?!”

“是他!是他!那個惡魔又回來了!”

“棄權!棄權!這次死亡之穀我退出了!”

“我也先行告退了!下次再戰死亡之穀!”

……

現場炸了。

而更加詭異的事情發生了,一名又一名的修行人陸陸續續地退出,不僅是修行人,那些妖族妖魔也陸續退出,他們是一刻也不想呆了。

僅僅十分鐘的時間。

原先龐大的人群,現在就剩下洛景辰一乾人了。

“這什麼情況?”麵對如此空蕩蕩的場麵,洛景辰一臉懵逼,神色吃驚無比。

“我還真是忽略了,人的名樹的影!”崔娜絲臉蛋尤為感慨地說道。

“好像那些人說的是我?我有這麼可怕嗎?”洛景辰一臉吃驚,吃驚的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了。

“論天賦就說穎姐姐你都比不上,可論氣運!我們在場人加起來估計都冇有你多!也就因為有氣運,所以未來你的實力很強很強!”申眸輕啟朱唇道。

“氣運?”洛景辰一臉愕然。

“氣運虛無縹緲的存在。就好比有些人出門都能夠撿到錢,買個彩票都能夠中大獎,而又有些人天天出門禍事一堆,買彩票輸賭博輸!這就是氣運強與弱的緣故!擁有強盛氣運的人,如若不隕落,必將是一方霸主!”申眸淡淡道。

氣運,還真是神奇,可儘管如此,未來的我似乎還是隕落了,不!不對!我要改變未來!未來因我而變!

洛景辰心裡嘀咕了一聲。

轉眼幾分鐘後,洛景辰等人踏入了死亡之穀。

死亡之穀!

一座深不見底、麵積奇大無比的峽穀!

四處都是陰氣縱生。

溫度少說零下四五十度不止。

若是普通人,估計進入死亡之穀冇一兩個小時就嗝屁了。

“這死亡之穀貌似啥都冇有啊!那該如何尋找秘訣由來?”洛景辰掃視了眼空蕩蕩的死亡之穀,眉宇間露出了絲絲疑色道。

“死敗類,你彆急!你莫非以為這裡就是死亡之穀?這裡不過就是供修行人們喘息休息的地方罷了!前麵不遠處纔是死亡之穀的真正入口!”李筱仙撅了撅小嘴,語氣略帶嘲諷地說道。

洛景辰尷尬笑了笑,不再多言。

短短五分鐘,洛景辰他們加快行動步伐。

而死亡之穀的真正入口,也出現在了他們跟前。

那真正入口是一條長長的隧道。

隧道深不可測。

“這就是入口?”洛景辰雙目凝視起了這黑不溜秋的隧道,張臉露出了古怪的表情,徐徐說道。

“恩。”崔娜絲點了點頭道。

頃刻後,洛景辰一行人一步一個腳印的踏向這一條黑乎乎的陰森隧道。

呼!呼!

一陣又一陣的陰風,不斷在洛景辰等人的耳朵中響起。

“爾等速速離去!若不離去死!死!死!”

洛景辰等人步行隧道,不過一分鐘,一道咆哮般的怒吼聲就響徹在了他們的耳邊上。

麵對這冷漠的咆哮聲,洛景辰等人並冇有停下腳步依舊是大步流星地前進。

度過漫長的十五分鐘後,洛景辰等人終於是通過了那黑暗隧道。

“這裡的環境好像挺奇怪的啊!”洛景辰一眼望去冇有儘頭,無疑,眼前是一片巨大無比的空間。

可當他無意中望向天空時,天空卻是掛著兩輪明月。

兩輪血光瀰漫的明月!

與其說明月,倒不如說是血月來得貼切形象。

“這裡就是死亡之穀的內部空間!”崔娜絲說道。

“爾等!不離去,那就把命留在這裡!”那冷漠的聲音,再度響起。

刹那間,一名蒼老身影,出現在了洛景辰等人麵前。一雙眼睛充斥著血紅之色。

同時,這蒼老身影手持一把巨大鐮刀。

鐮刀光芒四射,殺氣騰騰,絕對堪稱是一把不世神兵。

“鐮刀?蒼老身影?這逝去之人,應該是戰國時期的殺神白起!”申眸一張臉蛋靜若止水,毫無波瀾地說道。

“小女娃,知曉老夫的名號!你還說不退去!不過,現在你們冇有機會退去了!你們都得死!”白起手持巨大鐮刀,露出猙獰的表情,冷冷哼聲道。

轟!

下一個瞬間。

白起動了,動若幻影,揮舞鐮刀。

鐮刀所過之處,灰塵四起,更也是硬生生地砸出了一個又一個的巨坑來。

“老公,這白起就交由我來解決。”黃麗麗躍躍欲試地說道。

洛景辰等人自然冇意見,以他們的眼裡看來,這殺神白起對其他修行人來說,固然是強,可對於他們來說,弱!很弱!

畢竟,以他們的眼界來判斷。

殺神白起,在這個死亡之穀頂多是算小嘍囉人物罷了!

那些蓋世帝王、絕世強者,纔是真正的**oss,纔是他們真正的敵人。

“小女娃你莫要瞧不起老夫!!!”白起怒了,想他一代殺神,坑殺四十萬趙軍,可如今呢,一個小女娃居然這般瞧不起他。

他怎能不怒!

“再強,你也不過區區一道亡魂罷了!”黃麗麗嘴角泛起冷冷笑意,說起話來半點兒都毫不客氣。

“小女娃你該死!你該死!”瞬間,白起蒼老的麵孔,呈現出了可怕的猙獰之狀,語氣極為暴怒道。

嘩啦!

白起手持巨大鐮刀,直奔向黃麗麗。所過之處,寒氣縱生。

他手中的那一把鐮刀就宛如要收割人命一般。

接下來的一幕卻令白起一張毫無血色的麵孔,展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

黃麗麗力道十足的一拳,正麵轟中了殺神白起,使得殺神白起整個的身影都宛若空氣般瞬息間在眾人眼前煙消雲散,不留下一絲痕跡。

“是殺神白起太弱,還是麗麗老婆太強了?”注視著這一幕的洛景辰,內心忐忐忑忑,一時間整個人都傻眼了。

以他所見,這殺神白起至少也有超越鬥士的實力。

可這超越鬥士的殺神白起,在黃麗麗麵前連一拳都擋不了!

一拳!

直接轟殺掉殺神白起!

當真是恐怖如斯!

“老公,繼續前進吧!”黃麗麗輕輕挽了挽洛景辰的手臂,擺出小女人的姿態,嬌滴滴地說道。

洛景辰點了點頭,黃麗麗這般小女人與之前的表現,當真是大相徑庭。

“狐狸精!果然是一隻狐狸精!哼!”李筱仙對黃麗麗的表現,特彆不滿,使得她小嘴微微努了努,咒罵道。

“怎麼了?誰惹我們的林女王生氣了?”黃麗麗一張臉蛋上掛著淺淺的笑容,對著李筱仙轉遛起美眸來,幽幽問道。

哼!

李筱仙微微挺了挺瓊鼻,重重哼了一聲,壓根就不理會黃麗麗。

對此,黃麗麗隻是笑了笑,冇多說什麼,內心卻暗暗笑道,我的筱仙妹妹還真可愛!

不一會兒的功夫,洛景辰一行人又持續向前方前行。

期間,他們也遇到了一些古代名將亡魂,隻是那些所謂的古代名將亡魂,不夠他們一合之敵。

可儘管如此,通過這些古代名將亡魂們的口中,他們也已經得知到了秘訣由來的一些具體情報。

八個字:秘訣由來,源於帝王!

換言之,秘訣由來跟君王有著極大關聯。

“死亡之穀的蓋世帝王,數量雖然不多。但個個都是頂尖強者,看來要獲取這所謂的秘訣由來,難度係數非同一般!”崔娜絲微微思量了下,語氣頗為沉重道。

並非她長他人誌氣滅自己威風!

而是稱得上蓋世帝王的強者,無一例外地統統都是出離戰士!

秦始皇嬴政,統領千軍萬馬,誰敢不從,不從者殺無赦!

比如說唐太宗,天下英雄儘攬囊中,誰還能與他為敵?誰還能撼動他的江山?

神武皇帝鐵木真,征戰無數,金戈鐵馬,所向披靡,是為常勝將軍,他一生,但求一敗!

……

“這麼多位舉世無雙的蓋世帝王,我們應該怎麼下手?”對如今這般情況,洛景辰一臉沉思,詢問起女人們的意見。

“千古一帝秦始皇!”這時候,崔娜絲她們卻是極為有默契地異口同聲道。

呃!

麵對,如此有默契的女人們,洛景辰臉色微微愣了愣才道,“那就先從秦始皇下手吧!”

良久後,洛景辰一行人腳步如飛地朝向死亡之穀的北麵而去。

因為,此前通過情報他們得知。

北麵,擁有一座皇朝!

那皇朝,正是秦始皇所建立的秦城!

“古人以北為尊,這秦始皇到死後還不忘這一點啊!”洛景辰一邊小聲地嘀咕了一句。

三個小時,秦城的麵貌就進入到洛景辰跟前。

一座龐大的古城!

整座古城周圍,一名又一名秦軍正在巡邏把守,但儘管如此,整座古城,依舊是散發出了一縷死氣沉沉的氣氛。

咻!咻!

毫無疑問的,洛景辰等人利用高深的身法,潛入古城。

潛入期間,闖過了重重關卡,秦軍無一人察覺發現。

若他們察覺,或許能夠感知到的隻有一團細微到肉眼都無法瞧見的黑影。

洛景辰等人的速度太快了!

奇快無比、快地驚人!

“那應該就是秦皇宮了吧?秦始皇的亡魂就在那裡?”洛景辰等人隱藏於一處陰暗角落後,洛景辰麵色古怪地凝視著前方不遠處,一座氣勢磅礴、黃磚堆砌而成的皇宮,喃喃自語地嘀咕道。

然而,異變忽然間毫無征兆的發生了。

一道帶著滔天怒意的冷聲,這一刻自秦城的皇宮裡乍然響起,聲音之大,傳遍整座古城!

“朕的秦城!居然闖進來了幾隻老鼠!這幾隻老鼠,未免太不將朕放在眼中了吧?”

“我們是老鼠?這秦始皇就一死人,還那麼牛氣哄哄的。”洛景辰第一個不樂意了,被人稱之為老鼠他怎麼能夠樂意。

同時,他也奇怪。

他們掩飾得不錯,這秦始皇是如何發現的?

當真是

崔娜絲她們麵色的也好不到哪裡去。

被稱為“老鼠”誰麵色的能夠好,那才叫怪事呢!

“這秦始皇還以為他是誰啊?就是一個已死之人,還這般狂妄自大!”李筱仙嘴角微微一翹,一臉不滿,話鋒又徒然一轉,“也是,若不狂妄自大!那麼他就不是千古一帝秦始皇了!”

“接下來,我們是要硬闖,還是繼續潛行暗中進入皇宮?”洛景辰掃視了眼女人們,詢問道。

可是,這話一問出,他就感覺他自己宛若一個呆瓜似的。

這不,此刻,洛景辰等人周圍已被一名又一名渾身散發死氣、麵色毫無血絲的秦軍給包圍得水泄不通了!

洛景辰等人似甕中之鱉!

“看來,隻能夠硬闖秦皇宮了!”洛景辰摸了摸自己的鼻子,一臉無奈,攤了攤雙手道。

既然,躲不過,那就戰吧!

轟轟!

呼呼!

拳聲、風聲,在下一刻驟然響起!

一名名秦軍,不斷向洛景辰等人奔來。

然而,這些秦軍的實力在洛景辰等人看來,微不足道。

也就幾秒鐘的功夫,秦軍已經倒下了一大片。

“這是要用車輪戰消耗我們嗎?”洛景辰掃視了眼這周圍持續不斷奔湧上來的秦軍,眉宇間也不由自主地泛起了愁苦之意,語氣極其不耐煩地說道。

“朕不屑用車輪戰!來者是客!爾等若有膽量就進來皇宮一坐!”

那道冷聲,再度響起。

“這秦始皇的待客之道倒是不錯!我們去那秦皇宮坐一坐!順便會一會這秦始皇,到底何德何能能夠稱為千古一帝!”麵對秦始皇的相邀,或許也些微的激將法成分在裡麵,可洛景辰毫無畏懼,沉聲宣佈。

洛景辰冇意見,崔娜絲她們自然也冇有意見。

她們也想見識見識這所謂的千古一帝!

轉眼間,那龐大數量的秦軍整齊有序的退向兩側,給洛景辰等人讓出了一條寬敞的通道。

通道直達秦皇宮!

麵對秦軍無數虎視眈眈的眼睛,洛景辰等人昂首挺胸無所畏懼地大搖大擺直奔秦皇宮。

表麵上洛景辰等人是毫無畏懼、大搖大擺,但他們自己心裡曉得,他們已經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來。

他們要麵對的畢竟是千古一帝秦始皇!非同一般的人物!

若小覷對方,那麼最後倒黴的絕對會是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