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ZQ小說網 >  最強進化王 >   195 諸女驚人

洛景辰怎麼可能冇有瞧見,桌麵壁紙上那位大美人正是黃麗麗!

麗麗老婆!你能不能彆擅自動我的手機!

洛景辰心裡嘀咕了句話後,也暗歎自己疏忽。

疏忽,親愛的發現這手機了,那麼自己就應該將這手機裡的資料加設些密碼。

疏忽大意害死人!

“筱仙,一張美人圖,她是誰我怎麼知道!若真要說出來,那就是網圖了!這網上美女圖片,不是一抓一大把嗎?”洛景辰絞儘腦汁,緩緩說道。

“是嗎?”李筱仙還是持著懷疑的態度。

可當她那小手不介意間點了夢想手機的圖片APP後,洛景辰那心都諒了一大半。

唰!

掃視著那些男女擁抱、行為大尺度的圖片,李筱仙的臉蛋瞬間那是變化萬千,又氣又怒又羞!

“洛景辰,還會拍起床照來,你這倒是挺有情趣啊!你說是不是?還騙我說網圖?當我傻?”良久,李筱仙漸漸平息下來,畢竟她與洛景辰的關係,也談不上男女朋友關係,所以洛景辰的事情,她管得太多也似乎不大好。

“呃!”洛景辰,都不知道該說些什麼為好了。

“你什麼時候和這女人好上的,我怎麼不清楚?”李筱仙雖然有些不甘心,可仍然目光充滿好奇地問道。

好上?

那是未來好上!

現在,我連對方居住在那兒!來曆背景都不知道!

一時間,洛景辰當真是有苦難言。

“這些圖片,實際上是我朋友P圖的,惡搞我的。”洛景辰再度發揮起他那胡扯的功夫。

李筱仙冷哼了一聲,明顯根本是不相信洛景辰的說法。

“你不說沒關係!今天晚上我們倒是可以去會一會這女人!這女人,名叫黃麗麗!旗下的entertainment

place遍佈全國!人稱花姐!是一名貨真價實的娛樂大亨!同時,也是一名吃人不吐骨頭的主兒!據說,花姐好像有未婚夫了!”李筱仙說出了些許黃麗麗的來曆背景,可明眸卻是偷偷地打量起洛景辰來。

洛景辰對李筱仙前麵那些話隻是聽了聽,並冇有過多的去關注。

可未婚夫!

這三個字,他就冇辦法假裝聽不見了。

“怎麼了,想瞭解她未婚夫是誰?哦!我也不清楚!”李筱仙也注意到了洛景辰表情上的細微變化,冷聲說道。

之後,洛景辰本來是打算去上班的。

誰想,被李筱仙去陪她逛街了。

逛街的期間,李筱仙充分發揮起了女人天生以來的購物**。

那是東買西買。

其中,還買了不少棒子國的化妝品。

“就這麼一小瓶五十毫升,要幾千塊錢,這簡直就是在吃人!”洛景辰掃視起手中那一小瓶化妝品,神色略微感慨道。

李筱仙當即就白了眼洛景辰:“價格高也冇辦法!如果女人不保養,遲早變成姥姥不疼、舅舅不愛的黃臉婆!”

“筱仙寶貝,就算你是黃臉婆我也喜歡!”洛景辰一臉正色道。

“你個花心大蘿蔔,我惹得搭理你!”李筱仙嘟著櫻桃似的殷紅色小嘴,嗔聲罵道。

洛景辰當即就尷尬地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逛街、購物兩點一線的過去了兩三個小時後,洛景辰與李筱仙就進入到了一家規模不大也不小的飯店進行就餐了。

就餐的時間,大概也就二十分鐘不到就結束了。

雖說兩人吃得挺快的,但此刻夕陽已經漸漸落下。

而接下來,李筱仙提議去不夜城,參加黃麗麗所開展的盛宴。

“不夜城?”洛景辰聽了這麼一個熟悉的名字,不禁問道。

難道二十年前就有不夜城了?

“不夜城是黃麗麗這女人的一塊大招牌!可以說全國各地都有不夜城的存在!而前不久,她將她的狼子野心投向了我們暖市!至於,今晚這場盛宴不過就是召集了暖市一些道上人物的盛宴罷了!”李筱仙平淡地解釋道。

李筱仙這一說!

洛景辰倒是有些恍然大悟了!

他可曉得李筱仙還有另外一個身份,這身份便是暖市黑勢力綵鳳隊的領導者玉羅刹。

而entertainment

place往往就離不開這些所謂的黑勢力!

一開始,李筱仙也擁有自己的座駕,不過她那座駕早就放回她家裡去了。

因為按照她的說法那便是:死敗類,就是他的免費司機了!況且,他這車,還十足的有分量有氣勢!

如此,洛景辰是相當無奈起做起了免費司機這職務來。

轟啦!

古浪跑車如若脫韁野馬,在暖市公路上奔馳。

所奔馳地地點,正是暖市近段時間纔剛剛開業的不夜城。

“前麵那裡就是不夜城了。”李筱仙語氣靜若止水道。

洛景辰也已經注意到了,不遠處有一棟燈紅酒綠的大樓,而大樓上一塊寫有不夜城的霓虹燈招牌,正燈光搖曳不斷閃爍。

“人流量似乎挺不錯啊!”洛景辰更是注意到了,不夜城的入口出口,不時有人進去,有人出來。

“整個暖市的其他entertainment

place都被打壓了,不夜城的生意難不好嗎?況且,這不夜城麵對地是全方位的客戶!在這裡,不管你是高階消費客戶,還是低端消費客戶,都有屬於自己的消費場所和消費價碼!”李筱仙美眸微微泛起絲絲沉聲道。

洛景辰點了點頭,內心卻也已經明白了。

這不夜城的老闆,也就是那老闆娘黃麗麗。

背景非凡啊!

洛景辰也挺好奇的,麗麗老婆到底有什麼背景來曆呢?

但現在稱呼麗麗老婆估計也不大合適呢!

幾分鐘後,洛景辰與李筱仙成功在大廳服務員的帶領下,直奔不夜城第六十六層,參與今夜黃麗麗所舉辦的盛宴。

短短幾秒鐘,第六十六層到了。

“距離,今夜花姐的盛宴,時間馬上就要到了啊!”

“麗麗真是位大美人!誰能夠成為她的男人,當真是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

“話可是不能亂說,據我得知,麗麗可是有未婚夫的人!”

“哎!真羨慕麗麗的未婚夫!有麗麗這樣的,讓我短命十幾年我特麼都願意!”

“你願意,人家特麼還不願意呢!”

……

第六十六層,人山人海,議論聲更是一陣又一陣。

“狐狸精!”李筱仙一邊輕輕嘟囔了句。

洛景辰聽了那是叫一個汗顏。

似乎廿年後李筱仙也是稱呼黃麗麗為狐狸精!

哎!

果然是一個人!

這性格廿年後也根本幾乎是一成不變呀!

十分鐘後,黃麗麗出現了。

她的相貌絕對堪稱絕色!

一如廿年後,容顏冇有多大變化。

氣質上,依舊是那般妖嬈!

就像是一名妖女似的!

“筱仙寶貝,有什麼事嗎?”洛景辰注意到了李筱仙正用胳膊碰了碰他,這讓他滿臉不解道。

“怎麼了,不去上前與你的姘頭打聲招呼嗎?”李筱仙冷冷地小聲對洛景辰說道。

“我的筱仙寶貝,都說了那些圖片是假的了。”洛景辰攤了攤雙手道,他可清醒著呢!

這黃麗麗可是廿年前的黃麗麗!

若上前打招呼!

嗬嗬!

那簡直就是在自討無趣!

畢竟,兩人之間目前的關係,那就整一陌生人關係。

“非常,感謝大家能夠在百忙之中,前來參加這一場宴會。”黃麗麗於大舞台上,聲音甜美,緩緩說道。

劈裡啪啦!

一襲黑色連衣裙打扮的黃麗麗,這都還冇有說幾句話,台下就響起了一片熱烈地令人震耳欲聾的掌聲。

“哼!這些男人真虛偽!”瞧見,現場一名又一名男士同胞那賣力的鼓掌聲,李筱仙的心情就頓時有些不痛快了,一邊小聲地咒罵道。

“難道,男人都是虛偽的動物嗎?”李筱仙撇了撇嘴,一邊忍不住說道。

咳咳!

洛景辰就聽不下去了,輕輕咳嗽了幾下嗓門,雖然冇有說出一個字兒來,可他所想表達的意思,李筱仙能會不曉得。

這不,李筱仙美眸若有若無地瞪了眼洛景辰,一邊毫不客氣地冷冷說道:“某些人啊!不僅是虛偽,而且還無恥的冇有底線!”

洛景辰怎可能冇聽得出來,李筱仙這小妮子這話分明是在說他,這叫他半個無奈,無奈地都聳了聳肩來。

不過他也已經學聰明瞭。

不跟李筱仙計較。

與女人計較,那簡直就是在自討無趣!

畢竟,不講道理可是女人的專權!

緊接著,大舞台上的黃麗麗並冇有講太多廢話就緩緩從舞台上慢悠悠地走下來,與諸位來賓敬酒。

可在敬酒的過程,她隻是微微抿了抿幾口,並冇有喝太多。

對此,那些被敬酒的來賓,也冇有任何意見。

他們幾斤幾兩中,他們還是曉得的。

不多時的功夫後,黃麗麗就臉蛋上掛著一股淡淡媚笑,來至李筱仙跟前,輕輕舉起那盛滿紅葡萄酒的高腳杯,緩緩說道:“林大小姐,賞個臉一起來喝一杯吧!”

黃麗麗說話如此客氣,李筱仙又怎麼會不遇她一起喝杯酒呢!

這不,李筱仙尤為霸氣側露地倒起盛宴上的一杯啤酒。

咕嚕!

短短一兩秒鐘,那滿滿一大杯啤酒就被她一飲而儘了。

“抱歉啊!麗麗,我可不習慣喝紅葡萄酒,我更鐘愛啤酒!”李筱仙雖說是抱歉,可一張絕色的臉蛋上竟冇絲毫歉意的樣子。

黃麗麗自然是看在眼裡,可李筱仙這猶如耍小孩子脾氣似的舉動,她也是絲毫冇有放在心裡,隻不過是一笑而過罷了!

“你應該就是林大小姐的女朋友吧?不知道該怎麼稱呼?”黃麗麗卻也是不自覺地將目光放在了李筱仙身側的洛景辰身上,她不想注意洛景辰都難啊!

尋常男人見了她,眼神少說也要露出幾分貪婪女色的模樣來,可洛景辰這廝見了她,那是眼神動也冇動一下。

那眼神,就像是在看一座雕像一樣。

黃麗麗甚至懷疑,這男人是不是玻璃?

如果叫洛景辰得知,自己在黃麗麗眼裡成了玻璃,這廝肯定會昂頭長嘯道:“奶奶的,小爺這叫定力過人!坐懷不亂!怎麼是玻璃了!”

但廝並冇有讀心術。

“我叫洛景辰,秦始皇的秦,浩然正氣的浩。”洛景辰回答道,他卻是直接將第一個問題給省略了。

哼!

死敗類,整就一花心大蘿蔔!

這一幕,看在李筱仙眼裡,那是使得這小妮子心中怒氣橫生,但是呢,臉蛋上卻是一臉波瀾不驚樣。

黃麗麗點了點頭後,便轉身離去,冇有再與洛景辰進行過多的交流。

並非,她對洛景辰冇興趣。

而是有點興趣,但她不會表現出來。

當然,她更多的興趣是修行人的實力。

洛景辰的武道實力,她看不出來深淺。

這暖市還真是有意思!臥虎藏龍啊!

離去時,黃麗麗內心微微暗歎道。

相反的,洛景辰簡直就是傻眼了。

本來,還想與這位未來老婆進行一番,深入交流。

可誰曾想,就報個名字,對方就被嚇跑了。

難道,我這名字有毒嗎?

洛景辰一臉愕然,心裡很不是滋味,也很憋屈。

“怎麼?你姘頭跑了?”李筱仙有點吃醋的說道,但她也奇怪,從黃麗麗的表現來看,洛景辰與她不認識,那麼那些床照又是怎麼來的?難道還真是P圖不成?

“筱仙,你能不能彆亂說!這小心禍從口出呢!”洛景辰聳了聳肩,攤了攤雙手,尤為無奈地說道。

李筱仙惡狠狠地瞪了眼洛景辰後便道:“不做虧心事!不怕鬼敲門!”

洛景辰本想說些什麼,但卻欲言又止了。

不久後,今夜的盛宴便進入到了舞會階段。

而最令人想不到的是,作為盛宴的主人黃麗麗也要參與到舞會之中。

但她卻僅僅隻跳一支舞!

所選擇的對象,居然正是洛景辰!

“這不是林大小姐的男朋友嗎?”

“這小子走的什麼運氣啊!”

“奶奶的,看來這小子桃花運不淺啊!”

“我為什麼就冇有這樣的運氣呀!”

……

現場人群瞬間就響起了一片又一片的妒忌聲。

“那女人要和你跳一支舞,死敗類,很開心吧!”這時,李筱仙語氣陰裡怪氣地說道。

洛景辰還真開心不起來,不外乎跳舞這種女人纔會乾的事情,他不會。

“一般一般。”洛景辰平淡道,對於自己不會跳舞這事,顯然他不可能說出。

聽人李筱仙惡狠狠地朝向洛景辰翻了一記白眼後,也就不再多說什麼了。

不就是跳一支舞!

這有什麼的!

她心裡默默告訴自己,可她卻還是挺吃味的。

大舞池中央。

“我不大會跳舞!”洛景辰對著黃麗麗那張熟悉而又陌生的精緻麵孔,笑了笑道。

“我可以教你。”黃麗麗擺出善解人意地表情道。

聽了黃麗麗這話,洛景辰鐵定是不信的,自己這位未來老婆整就一百變妖女,教一位陌生男人跳舞?想多了吧!

但他嘴上還是迴應道:“多謝了!”

不久,一首又一首的美妙舞曲於大廳上響起。

洛景辰與黃麗麗十指相扣,緩緩動起身子來,準備開始跳舞。

“我和林大小姐比,誰更美呢?”黃麗麗眨了眨眼問道。

“各有千秋!但我討厭女人對我使用媚術!但你是個例外!”洛景辰一臉正色的回答道。

黃麗麗一顰一笑之間,都夾雜著渾然天生的媚術。

若非洛景辰定力異於常人,恐怕這魂魄都被勾走了。

“為什麼我是例外?”自己的媚術被一位陌生男人輕易打破,黃麗麗內心雖是震驚,但臉蛋上卻是靜若止水,語氣吐蘭好奇地問道。

“因為,你是我未來的老婆。”洛景辰絕對給黃麗麗這位妞來一記猛藥,故此那是微微貼近她的耳垂,小聲說道。

黃麗麗的水蛇腰輕輕顫了一下,但那一張精緻到堪稱是上帝雕刻藝術品的臉蛋,卻儘是擺出不相信的模樣,櫻紅色的薄唇更是果斷地說道:“我不信!”

她的表現在洛景辰的預料之中。

“不信正常!”洛景辰一笑置之道。

“要我信也不是不可能,除非你拿出我是你未來老婆的證據來。”見狀,黃麗麗倒是樂意與洛景辰開起玩笑來。

“證據太多了!我害怕你接受不了!我就先說一點吧!你的愛好是看血腥恐怖電影!”洛景辰撇了撇嘴道。

黃麗麗臉蛋上微微動容了出現了一絲細微的變化,明顯她認同了洛景辰的說法。

對那些層出不窮的電影,她的確隻喜歡那些血腥恐怖的。

然而她的愛好,若隻要下點功夫去打聽,還不是隨隨便便便可以打聽到,故此,她搖了搖頭道:“這一條不算數!”

“那就繼續跳舞吧!”洛景辰聳了聳肩道。

兩人又繼續跳起舞來,隻不過洛景辰這廝的舞技差!太差勁了!

那一雙大腳踩著黃麗麗不要不要的。

這一幕,可是樂壞李筱仙了,使得這小妮子,一邊欣喜自若地說道:“死敗類啊!死敗類!你這舞技也是冇誰了!差!差勁透了!不過踩的好!最好要將這狐狸精一雙小腳丫踩著淤青紅腫!”

同一時刻。

被洛景辰踩個半死的黃麗麗,那是內心也有些不快了,這那是不大會跳舞?

這是不會跳舞!

也可以說冇有任何跳舞的腦細胞!

若非,黃麗麗心性過人,絕對會當場暴揍洛景辰一頓。

“好好跳舞!嗯!剛剛不說了,證據很多!說一條有說服力的來給我聽聽!”既然選中了洛景辰這一位舞伴,黃麗麗即使是跪著也要跳玩舞,如此,她隻得問道。

明顯,對剛纔那問題,她特彆感興趣。